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560 名都花苑的8號樓

楚云升人在亢奮之中,哪里會料到背后突然殺出一個人來。只覺脖子一緊,人就向后飛去。
  砰地一聲,桌子椅子撞倒一地。
  “影影,你沒事吧?”魁梧大漢沉著臉,冷冷盯著四仰八叉摔在地上的楚云升。
  也不是他反應過ji,實在是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以往那些公子少帥雖然也不全是行為端正者,但也從來沒有發生過有人捏著宋影下巴并將她弄哭的情況。
  再退一步說,如果僅僅只是這樣,魁梧大漢也許仍是能夠稍微更冷靜一點處理,但他剛從軍方密會中出來,聽到了一些他必須如此做的東西。
  “我沒事,姜叔叔,不管他的事情。”宋影脫離了楚云升眼神范疇,渾身好像虛脫一般,仔細看,還能看見細膩的皮膚上布滿明亮的小
  水跡。
  她不知道出于何種目的,為楚云升注釋了一句,可是,疑惑釋還好,這一注釋,那名魁梧大漢的臉繃得就更緊了,yin沉的似是能擰出水來,透著濃濃的擔心。
  這時候,楚云升晃悠著從地上爬起來,左手捂住砸在桌角的右手肘,卻看不到疼痛的表情,反而是一臉的驚怖,像是見到鬼一樣,嚷嚷道:“不可能,我后來沒見到你,你應該早死了,不可能還活著!你是死人!”
  一邊說著,一邊連連搖頭,一步步朝著門口慌張后退。
  他腦袋完全亂了,亂成了一鍋粥,那一剎間的感覺,令他覺得這個女孩應該死了,不可能是活著的人,但恰恰就站在自己眼前,活蹦亂跳。
  門外的過道上什么人也沒有,空幽幽的,楚云升一口氣跑到過道的另外一頭,趴在欄桿上,冷靜自己的腦袋。
  “你要喝點水嗎?”
  一個高聳但很好聽的聲音,從他背后傳出。
  楚云升猛地轉過身,像是受驚的山羊一樣跳起來,大聲道:“你是誰,不要過來!”
  “我姓趙,我們在實驗室見過的。、,端著水杯的女孩淺淺一笑,指著手中的杯子,道:“可能喝點水會好點,很多人都被怪物嚇怕了。”楚云計蹲在yin暗角落,揪著頭發,腦袋亂糟糟的,就是沒有一個有序的畫面。
  兩人頭頂上的上方,攝像頭輕微地轉動了一下,信號通過電纜幾乎同步傳入試驗大樓的某個會議室中。
  “我認為比起宋小姐,楚云升的精神問題更為嚴峻。”回憶桌的盡頭,慢慢站起一位頭發huā白的白大褂,脫掉眼鏡,發言道。
  “我反對。”孫教授也跟著站起來,示意助手切換另外一臺攝像頭,并在電腦中回放,不斷到宋影莫名其的走近楚云升并主動打招待的畫面,然后停下,對著畫面分析道:“從晚飯之后,楚云升就不斷坐在這里,并沒有任何異常,但你們看”
  說著,他伸手示意助手開始慢鏡頭播放兩人交談的一幕,繼續道:“大家看,宋主動與楚說話,兩人在交談中,不斷沒有異常的楚慢慢的表現得控制不住自己,行為奇異,而奇怪的是,宋在這個時候,卻沒有任何正常的舉動來打斷楚,最終楚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這時候姜出現了,打斷了畫面所以從邏輯上說,宋精神出問題在楚之前,you發了楚也出了問題。”
  “我不同意。”那位頭發huā白的白大褂搖頭,指著他跟前的一部同步顯示屏,道:“我仔細看了宋小姐的面部表情,像是一種懼怕,擔心。”孫教授馬上針鋒相對道:“既然害怕,為什么要靠近楚呢?這說不通。”“我覺得”頭發huā白的老者仍然堅持自己的觀念,但被一位肩膀上扛著將星的軍官打斷。
  “兩位教授!”軍官沉了沉聲音,道:“沒有必要搞得那么復雜,既然從最早的攝像上,只能判定是在宋和楚同時跌倒的時候,那只怪物才主動后退,且行為異常,那就說明兩人都可能有問題,終究車禍發生時,只有他們倆人在現場,精神上都產生了一些變化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不用再討論了,宋和楚都要嚴密監控,隨時掌握他們的身體狀況。”孫教授見軍方老大說話,也不再多說,找著椅牟坐下,手扶桌面道:“小楚背景簡單,暗中隨便找個人跟著就行,而明面上我讓趙菱去和他接觸了,進試驗的時候,楚就盯著小趙看,應該是有些好感不會抵觸,不過,宋小姐那邊……”他的意思再明了不過了,楚云升是個平頭百姓,軍方隨便怎么監視擺布都沒問題,但宋影就不同了,她父親的身份與職位在那里擺著,可不是好惹的存在,即便是軍方也得顧忌著三分。
  那名扛著將星的軍官大概也感覺到辣手,tiǎn了tiǎn嘴chun,最后道:“這事我來辦,我去一趟宋家。”
  眾人見他親身出馬,不由都松了一口氣,在座的諸位,拿著軍方特勤部的文什。去宋家客客氣氣的請人行,但要是說去監視人家的女兒。。誰也不愿意去得罪這個人。
  軍官見沒人說話,揮了揮手,道:“今天就到這里吧,兩位教授也該早點休息了,怪物尸體的研究工作還要仰仗二位,不能累垮了身體。宋和楚也送回去吧,一時半會也看不出太大的動靜,不要引起外面的慌亂。”
  這話說的有點勉強,楚云升他能夠繼續扣著不放,但宋影必須放回家,否則那邊真動怒了就不好辦了。
  眾人心中雪亮,但自然也不會說出來,又不是傻子。
  蹲在過道盡頭的楚云升,還不知道自己不斷被人家監視著,等王軍官出現的時候,他已慢慢恢復了一絲鎮定。
  趙菱給了他一張名片,并告訴他隨時能夠與自己聯系。
  楚云升心中雖有疑huo,但他這回學乖了,不問了,打定注意距離這些人遠遠的,絕不再靠近,要不然,再看出個“死人”來,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真的瘋掉?
  和進來的時候一樣,出去也要méng著眼罩,顛簸了近一個多小時,王軍官開著越野車將楚云升送到了秋林路。
  “楚先生,如果有什么事情,隨時給我打電話。”
  在楚云升要下車的時候,王軍官撕了一張便條,塞在楚云升手里,抱歉地笑了笑道:“沒想到今天會發生這么大的事,辛苦你了。”楚云升對王軍官的感覺不斷還不錯,拿著他賽過來的紙條,想想今天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情,心情低落,擺了擺手,跳下越野車。
  好在鑰匙在自己身上,進家第一件事,給余小海打了一個電話,確定背包在他那里,便再也支持不住,倒在chuáng上就昏昏睡去。
  這一覺睡的很香,沒有做惡夢,也沒有見到影子,等到大天四亮,他才倦倦地爬起來,馬上去余小海那里,將背包拿回來。
  接下來三天,他都足不出戶,宅在家里,說來也怪,一切都仿佛平靜下來,像是又回到了從前正常的日子,沒有惡夢,沒有影子,也沒有血臉,那天的事情,仿佛一個離奇的夢一樣,讓楚云升覺得不〖真〗實,就連在實驗室中見過的那些人,那個怪物,都覺得不〖真〗實。
  因為,這三天中,他們再也沒有出現過,好像全都消失了一般。
  終究調整好心態的楚云升,繼續開始實行他的末日計劃,聯系中介,先賣房子,再租房子,同時大規模采購物資。
  他的瘋狂舉動,幾乎驚訝了所有人,一開始很多人以為他只是說說,網上有很多這樣的〖言〗論,但沒想到他真這么干了!
  有苦口婆心勸導他的,也有冷言冷語說他腦袋壞掉的,當更多的是看笑話的。
  大約又過了一個禮拜,他拿到了賣房子的錢,因為時間不夠,他要求買房必須現金,以節省銀行審批貸款的時間,相對的,價格上就要給人家做出讓步。
  還掉當時的貸款,楚云升現在手里捏著近五十萬人民幣,這些錢,一部分是他父母去世前留下的,一部分是他這些年攢出來的,還有一小
  部分是姑媽的,都是血汗錢,所以在得知他賣掉房子的消息后,遠在南京的姑媽一天三個電話問他是怎么回事!?
  他的注釋在楚涵面前毫無說服力,若不是姑父在病chuáng上,她估計就要殺到上海了。
  第二天,被楚云升折磨了快一個星期的中介小周,終究又打電話來了:“楚哥,你要一梯兩戶,而且兩戶還要同時出租的房子,又必須靠近古云社區,我上哪里去給你找啊?”
  “你只需幫我搞定了,除了中介費,我答應給你si人兩千塊那事仍然算數!”楚云升一邊利you一邊沉思著是不是要再加一千?時間緊迫,錢通萬事。
  “這可是你說的啊。”1小周語氣一邊,高興地說道:“名都huā題號樓空了幾間房子,正要有一對門都要出租,房東一個馬上要出國,一個在深圳,全委托我們了,你要不過來看看?”
  “好!”楚云升心中一喜,馬上關掉電話準備出門。
  名都huā苑就在古云社區對面,隔著一條馬路,雖然不及古云社區奢華和神秘,但里面住著的也大都是有錢人,房子自然不會便宜,可楚云升也不準備租太久,只需兩個月就足夠了。
  如果對方不愿意短租,簽一年的合同也行,不過錢只先給兩個月的!
  但他沒想到,過去快有兩個禮拜的惡夢,再次向他襲來!
  老楚很快就要蘇醒了,出色馬上就會開始,飄火這兩天存存稿子,這兩天要回去一趟,老媽摔了一跤,手腕骨折,接了一次沒長好,這么大年紀還要再拉開重接一次,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