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552 只夠一次的開門工程

楚云升趕緊爬了起來,剛剛不知道在零維空間待了久時間上有點錯亂,萬一已經是十幾天或者幾十天之后,外面一定發生了許多變故。
  他實在是被零維空間困住的那二十年搞怕了!
  遠處開來的宏大戰艦懸停在山峰之巔,龐大的身影籠罩著整個山谷,給人一種異常壓迫和對龐然大物的恐懼之感。
  這只巨艦十分陌生,五族還是多能族,他都從來沒見到過,倒是多年前在艦冢中似曾見過一點影子。
  楚云升因而十分警惕,雙眼一刻不離開戰艦的武器平臺,緊緊盯著。
  不警惕不行,人家只需一炮就能立馬送他去見前輩,保不齊有人還真敢這么做,荒郊野嶺的,誤擊么,總是有理由的。
  但楚云升現在不想死,也不能死,孩子是他的希望,沒救活孩子之前,絕對不能死。
  在進入零維空間仍然沒有找到辦法的打擊下他不得不面對現實,重拾信心,給自己打氣,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行馬上就開始再重新修煉元氣,有黑氣的協助,他相信進程應該會很快。
  所以即便面對壓頂而來的巨大戰艦,強大心理壓力下,他仍然強迫自己開始主動吸收天地元氣進入體內一絲絲從頭構筑納元體第一元天境地,時間寶貴,絕對不能浪費。
  巨艦沒開火,不斷停著沒動,它全身上下有多處戰痕傷口,有幾處還冒著濃煙,不過正在慢慢愈合,十分神奇,似乎只是恰好懸停在這里休整,并未注意到下方一個渺小的生物。
  楚云升將身體連忙藏匿在凸起的山石后回頭望了巨艦一眼,便隱入黑暗之中,這時忽然聽到黑暗中,有人向他“噓、噓噓”幾聲。
  “誰!”楚云升大驚之下,差點跳了出去。
  那人急忙從黑暗中伸出一只武裝整齊的手,將楚云升拉住,極力壓低聲音道;“武源大人,是我千萬別出聲,我是天空之城派來接應你的。”
  黑暗中看不到對方的mo樣,但正兒八經的金陵口音楚云升還是能聽得出來的,為以防萬一,來不及多想,但也沒動,保持極高警惕,驚疑不定道;“出什么事了?現在是幾號了?”
  那人在黑暗中mo索了一陣子,給楚云升遞來一個小型頭盔示意他戴上,低聲道;“是天外的戰艦,不知道怎么就鉆進來了一艘,太先進太厲害了!就一艘幾乎橫掃了我們所有聯合戰艦!”
  “什么!?”
  楚云升抬頭又望了那只巨艦一眼,思維有點混亂連忙道;“我在這里幾天了?”
  他生怕那人說出任何帶“月”以上的時間單位,因而極度緊張。
  “天。”
  那人小心翼翼的將楚云升往里面拉了拉,又道;“武源大人,您到這里的第二天,它就出現了,從赤道附近繞著地球軌道,一圈一圈貼近鉆進來的,非洲那邊已經全軍覆沒了現在所有人都朝北極圈逃亡為了避免暴lu您這里的目標,上面商量決定只安排我一個人在這里接應您現在多少軍隊都不管用,越多越容易暴lu。”
  楚云升見他語氣極為緊張不像是說謊,再加上頭頂上巨艦從未見過,已是信了八分,于是趕緊將頭盔戴上,眼前登時一片綠sè,一個全副武裝的軍人出現在左側暗溝深處。
  “知道它們什么來歷嗎?”楚云升指了指上面的巨艦,壓低聲音道。
  那人搖了搖頭,呼吸沉重,將身體貼在山石上,緊緊抱著手中的黑sè槍只,道;“我已經按照密文向上面發出信號了,等會上面會派人過來接我們,希望這家伙早點離開。”
  看得出來,這兩天,他每天都緊張到了極點!
  “北極現在什么情況?”楚云升恢復了鎮定,事發突然,僅僅才三天的時間,竟發生如此巨變,好在聽這名士兵說“逃向北極”,說明北極還沒有遭到完全的打擊。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個普通士兵,它現在仍然只是轉著軌道飛行,一下子可能到不了北極對了,武源大人,您千萬別動體內能量,這艘巨艦追殺所有覺醒的生物,一個都不放過,它們的探測技術連地上的老鼠都能分辨出來!”那人咽了口吐沫,緊張道。
  楚云升心中一驚,難怪這只巨艦會忽然停在這里,自己剛剛吸收一點天地元氣,就馬上被它發覺了,這樣敏銳的程度,實在是太恐怖了!
  不過現在停下修煉,估計已經遲了,對方肯定是發覺了山谷中的異常,停在這里不走,這就說明問題了,但為什么不開火呢?
  他正疑huo間,只聽到北面天空中傳來一陣陣破襲空氣的聲音。
  “是我們的人。”那名士兵貓著頭看了一眼,興奮地低聲說道。
  大約十六只小型飛艦編隊,從北方呼嘯插來,隔著很遠的距離,飛艦上便打開武器端口,一束束光線劃亮天空,直撲巨艦。
  藍光線束穿越寒冷的天空,一頭扎在巨艦的身體上,但并沒有任何的爆炸聲,只見巨艦體外受襲的地方犯起一陣陣漣漪,藍光線束跟著就消失了。
  接著巨艦不知道什么地方傳來嗡的一聲,也沒看清楚怎么回事,沖在最前面的十只飛艦當場騰空爆開,化作一團火焰,支離破碎。
  剩下的六只,慢慢打了一圈,以最快的速度立即逃離戰場。
  這時,巨艦開始慢慢移動,龐大的身體巡著軌道接近追去,慢慢離開山谷。
  “快走!”
  那名軍人連忙拉著楚云升,向山溝一處平坦的地方拼命奔跑。
  兩人一前一后,大約全速跑了一分鐘左右,從南邊黑暗天空中又鉆出一只速度極快的三角形飛行器,一閃便到山谷上空急速降下。
  楚云升在那名士兵的領路下,朝著三角飛行器疾奔,幸虧有秦奇英送的機械骨骼,要不然這段崎嶇山溝路他一步也跑不到。
  天空上,那只巨艦還在巡著軌道打擊剩下的六只殘艦,對這里的微弱元氣bo動似乎不再感興趣,但它飛行的速度很奇快,明明每一個動作都很緩慢,但是又不合邏輯的一下子就能到你的眼前像是眼睛里看到的是一個錯覺。
  活著說是某種視覺欺騙?
  楚云升從來沒遇到遼這種情況,他心系著北極,加快腳下的奔跑速度,一口氣沖到三角形飛行器艙口下。
  這種飛行器楚云升見過,當初他被騙到太平洋孤島上的坐得就是它,然而他更沒想到的是,里面出來接他的,竟然也是譚凝。
  一霎時,楚云升遲疑了‘不想上去,他擔心又被騙了。
  被一個人騙一次,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被同一個人騙兩次,那就有點弱智了。
  楚云升正猶豫著艙門中的譚凝急道;“楚大哥,我能幫你找到玉牌!”
  楚云升猛地盯著她,壓低聲音道;“你怎么知道”
  那名士兵不知道楚云升和譚凝之間的那么多事情,他的任務就是接應武源回北極,見楚云升站著不動,又連忙折逐身返拉著楚云升不由分說地就往船艙跑。
  楚云升想阻止也沒阻止不了,他現在沒什么戰力就靠機械骨骼撐著被全副武裝的士兵強拄著,也掙脫不了不得不“被逼”進入船艙。
  兩人剛一進入,艙門立即關閉,飛行器微震一下,馬上起飛,繞過蜀都,從西方兜個大圈子,再向北面全速飛行。
  “楚大哥,其實你從北極基地走的第二天我就去找你了。”譚凝支開那名終究完成任務僥幸還活著的士兵,語氣低落道。
  “|號的玉牌在你手上?他都告訴你了?”楚云升立即燃起巨大希望,只需取出前輩的遺物,以前輩留給自己的飛行戰艦,上月球肯定問題不大,否則前輩也不會不斷說自己能夠早點離開地球,另外,以前輩的高度,他老人家的戰艦對付這艘巨艦,應該也沒有問題。
  面對楚云升熱切的目光,譚凝低下頭,避開道;“不是,楚大哥,|號去世前,將有關楚術門人的秘密保留在我這里,自從蜀都一劍后,他知道你當時要找的是一枚玉牌,所以后來的二十年間,我們也不斷在努力尋找,但一直找不到。”
  “不過,楚大哥,你別著急,|號對我說過,如果他死了,而你和我們都還活著,那就說明你沒有采用他給你的計劃,他雖然沒告訴我計劃的具體內容,那是絕密,但他告訴過我,如果計劃失敗,我就要找到你,啟動備用計劃,用寒武前人的最大秘密幫你找回玉牌!|號說過,只需玉牌存在過,就一定能找到!”
  “什么秘密?”楚云升剛剛滅下的希望,又一次百折不饒的點起。
  他的確記得老頭說過寒武前人發覺迂一個天大的秘密,不過這個秘密說起來算是“找死”的災星秘密,剛剛發覺,就迎來滅族之災,被人家花去五百萬年時間肢解打散不說,至今還在被**著不得翻身。
  “開門工程!”譚凝抬起頭,望著楚云升,道;“這是反抗軍的叫法,為方便,我們暫且也這么叫吧,其實正確的辦法,|號早就知道,他不斷沒有說出來,是因為寒武前人留下的特殊能量,只夠一次“開門”,而這一次只能用在最為關鍵最為迫切的時辰!所以”
  “我明白!”楚云升這回反應比較快,立即意識到譚凝的意思,點頭道;“其實,就算找不到第五枚玉牌,只需我還沒死,就會想辦法和你們一起干掉那艘巨艦,這里不光有你們的家,也有我的,最少我還不想我的女兒沒有未來!”
  聽到楚云升講起自己的女兒,譚凝的神情不知道為何暗淡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過束,擠一絲笑容道;“大家已經在想辦法了,只有一艘巨艦,總會有辦法消滅它的。”
  楚云升皺起眉頭道;“避東西是怎么鉆進來的?水晶衣人不是說它們進不了低緯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