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550 夜長夢多

楚云升去蜀都了!
  這個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樣,從北極冰原起飛,不到十幾分鐘的時間,便飛遍五大洲四大洋,幾乎每一個較大勢力的高層人物案頭都擺放著這則無秘可守的情報。
  許多嗅覺敏銳的人立即意識到楚云升這是不滿五大勢力的清洗行動了,竟要親身出手了!昨天夜里還在巨大恐慌中搖擺不定準備歸順五大勢力的一些割地諸侯,也馬上開始觀望起來,頻頻開會,研究到底是倒向五大勢力,還是倒向新立的天下共主,眼下也只剩下這兩個選擇,哪邊利益更大,自然就會倒向那邊。
  而盤踞于蜀都周圍,東方三大勢力的軍隊天空之城、云宗、植物森林清洗行動的聯合指揮部則是一片寂靜,停下所有軍事行動,靜靜等待總部的最新決定。
  楚云升不來,光憑秦奇英的文件,還命令不了他們,蜀都距離北極太遠,等清洗結束了再做注釋也不遲,但楚云升來了,誰也不敢再打一顆子彈,有的事情能夠背著干,可如果當著楚云升的面還在進攻,那是打臉!打天下第一武功的臉,會有什么結果用腳趾頭想也知道。
  不過這三家之中,云宗因內亂元氣大傷,植物森林因為空中力量不足,再加上與神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因而,所謂的聯合盟軍,也就是天空之城一家獨大。而要等的決定,其實也就是天空之城的最后決定。
  說起來,天空之城也不能算是完全意義上的東方勢力,別的不說,單是科技方面的人員以上來都來自于太平洋對岸的美利堅,楚云升身陷零維空間的那二十年,它從金陵城更名為天空之城,也不是一時興起的兒戲,更多的是從政治上的一種考量。
  當年對美利堅本土勢力的吞并原金陵城的人武力與懷柔兩種并行政策,否則根本無法在當時極為復雜的環境下生存下來。
  如今的天空之城,不論從覺醒戰士的單兵能力上,還是各種武器裝備先進xing上,又或者整體綜合能力,都穩穩居于五大勢力之首若非這樣,煥也不會選它作為自己的老巢。
  大概融合了許多美利堅的勢力背景,天空之城在二十年后的黑暗時代,仿佛取代了美利堅當年全球的地位與影響力,不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都有它的影子,凡事它都極具影響力。
  就比如蜀都清洗行動,五大勢力的另外兩家寒武紀與位于巴黎的歐洲聯軍總部是沒有任何機會插手的,但天空之城卻能夠,它一邊在東方派遣大量軍隊,一邊在歐洲與非洲大陸,同樣能夠派遣大量軍隊參與各地的戰后勢力分配。
  但說真的,楚云升不斷實在搞不懂丁顏曹正義他們這些人為何要搶那么多地盤?這又不是農業時代,有地就有糧,看看人家神人,至今也沒什么像樣的地盤,但哪一次大規模出動不是嚇得五族五勢屁滾尿流?
  如今拼得是高技術能力,拼得是高端戰力,要那么多的地盤干嘛!?
  直到經過秦奇英的注釋‘他才蚜白原來吞并大小勢力,為得正是高端科技與高端戰力。
  這要從遍布全球的大小諸侯起源說起能夠裂土稱王并能在火蟲橫行天下的時候仍保有一席之地的,沒有一些特殊的原因,根本是不可能的,那些普通的幸存區域早死在火蟲進攻與歷次大戰之中了。
  剩下的這些,不是如植物林一樣承繼了某個霸主的遺物,就是像寒武紀一樣尋找到某個未知飛船的殘骸或遺址,而植物森林與寒武紀則是他們之中的典范,也是興起的最大勢力,反而云宗與天空之城就十分奇異,似乎是僅憑仗著自己的力量興起,尤其是天空之城,至今消失的那段時間,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包括當年仍在城市里的金陵人,都是一個謎。
  但不管怎么說,從秦奇英的角度出發,認為云宗與天空之城一直沒有得到霸主的遺物或殘骸遺址,所以內心中愈加渴望得到,以增強自身的實力,終究那些遺物遺址在小諸侯小勢力手上,連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挖掘不出來,若是到了他們手上,那就不一樣了。
  植物森林與寒武紀的動機就愈加簡單了,他們是分別嘗到過遺物和遺址甜頭的人,面對更多的這些東西,自然是要心動的,就算不心動,退一步說,至少也不能讓云宗與天空之城全都搜集去了,否則雙方的差距將越來越大。
  而這其中,蜀都的黑暗工作室,隨著全球通訊體系重新建立,武器之間的買賣屢次,名頭自然也是越來越響,雖然蜀都不斷堅稱是依靠自己的努力才取得的成就,但似乎沒人相信,就連其內部都用“影子”的謠言,更不要說其他勢力了。
  不過楚云升卻不這▲認為,根據他的了解,蜀都黑暗工作室的背后要么是水晶衣人在搗鬼,要么還真有可能是人類自己搗鼓出來的,他對自己的智商從來不自信,但對別人的智商不斷都是很相信的。
  他這次來蜀都,雖然不是為了這件事,但已經在客觀上產生影響了。
  乘坐反抗軍的戰斗機,從北極到重建于山城的蜀都,即便是新式戰機,也用去了近一個小時的時,出發的時候,他最終還是將小老虎留在北極,讓它看護立方體,目前他能信任的也只有了,另外ji發大樹種子的時候,是會發生抽取命源的異象的,到時候小老虎如果護他心切,反而會害了它,所以想來想去,他還是將虎仔留在了北極,戰機間接降落在蜀都的用機場,事先雙方通了話,得知上面搭載的是楚云升路上基本暢通,三大勢力的飛艦也遠遠的亮燈致敬,并派出王牌編隊伴飛引路。
  到了機場,楚云升卻任何人也不見,立即搭載方便降落的天空之城的梭機,直奔他當初重逢小老虎的地方那個葫蘆口子鎮外的一座大山上。
  楚云升是不急不行,別看他外表上裝腔作勢,嚇唬完五大勢力又嚇唬了狐貍精,其實心里面比誰都擔心,武力全失的真相遲早是要敗lu的,他的那些個對手有哪一個是省油的燈?
  只能想盡一切辦法,仗著昨日驚天大戰的余威,在最短的時間內搞定木源體的事情,至于五大勢力的奪權,若非因為余寒武,他哪里還有那個心思?
  好在秦奇英給他弄了一則機械作戰骨骼,安裝在身上,以機械做支撐外固,并以電驅能量為動力各關節行動自如,速度與力量也成倍增加,這本是增強反抗軍單兵作戰能力的裝備,卻正好適合楚云升目前行動不便的狀況。
  另外在外面再罩一件大衣,也沒人敢往他里面仔細瞧能壓住一時就是一時。
  三大勢力的指揮軍官們本想給楚云升接個風吃個飯什么的,終究里面還是有幾個熟人的,但楚云升誰都不見,蜀都方面具有同樣心思的官員們也被他立即打發了,只留了一個路導。
  在來之前,他仔細問過被關押在北極的蜀都“戰俘”,葫蘆口子鎮外的那顆大樹不斷健在,蜀都重建后沒多久它就被開發出來建立了外圍基地,重點用于科技方面的研究。
  不過現在十有**已經落在三大勢力的手上。
  等楚云升趕到的時候,果然,大樹周圍,里里外外幾乎有上百的工程人員,打亮如白晝的探照燈,機器轟鳴,正忙著準備給這顆大樹“搬家”。
  “誰是這里的負責人?”楚云升一下直升機,立即見到一群士兵圍了上來,便開口問道。
  士兵們不認得楚云升,但認識楚云升身邊的那位上校路導,而且他們也剛剛接到前線聯合指揮部的命令,命令上說有一個大人物要過來,要求他們一切聽從指揮與配合。
  聽到楚云升詢問,有個年輕的軍官從大型機械上跳下來,小跑過來,行了一個軍禮,道;“您好,我是天空之城第九戰隊少校顧思遠,執行第62|號命令,負責搬遷任務。”
  “顧少校你好,這顆大樹你們暫時不要挖了,我”楚云升指著正在被大面積挖掘的大樹,道。
  顧思遠面lu為難之sè,看向楚云升身邊的那位上校,不知如何做決定。
  楚云升見狀,估計他也不能做主,也不為難他,話鋒一轉道;“要不這樣,你這里有沒有通信設備能夠間接接通你們總部?我自己和丁顏說。”
  在機場的時候,他為了避免和上層多接觸,話也沒講到底,誰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不太想讓丁顏太早知道自己的真正目的,以防有什么變故,等他一旦到了現場,確定見到大樹后,一切變數才會不存在,才能夠說出真正的目的。
  這事可不是鬧著玩的,關系到最后一枚玉牌的下落,極為重要,楚云升不敢大意。
  而按照那顆大樹的功用,大都數人也的確只以為他是想取走一部分大樹的果實,所以也并沒在意。
  但顧思遠不知道楚云升是什么來頭,楚云升的那副臉現在還腫得像是饅頭一樣,就是余寒武也一下子沒認出來,別說他了,不過聽到楚云升直呼丁顏的名字,而且語氣十分自然,馬上意識到此人身份非同小可,立即道;“謝謝您的理解,請跟我來。”
  給楚云升做路導的上校本想當即說出楚云升身份的,但轉念一想,要是間接說了,以武源的身份壓在這里,那就不能再請示城主,可是這么大的事情不請示城主,回頭上面再處罰下來,他又擔當不起,兩面都難。
  現在既然楚云升自己都沒說破,他也就順勢不想惹這個大麻煩,干脆當起了啞巴,什么也不說。
  三人前后走到一艘中xing梭機邊,顧思遠從里面取出通話機打開并交給楚云升。
  “我找班士君,,,對,班將軍,是我,請幫我接一下丁顏,我有事找他。”
  這部通話機只能聯系到天空之城在蜀都前線的指揮部,要打到丁顏那里還得再轉一次。
  但通話機那頭馬上傳來一翻話;“楚先生,是那棵樹的事情嗎?你要的話,我馬上讓顧少校配合你,不用再請示城主。”
  通話機不是秘線,為了克服戰場上的噪音,聲音通常很大,以致班士君的話幾乎一字不落地聽在顧思遠的耳朵里。
  他有點不敢置信地看著避個臉龐浮腫的人,竟然是昨日一槍刺天的楚云升,太令他驚訝與不測了,神情在極端的時間內接連變化敏次,明顯是措手不及,眼神中難掩一絲興奮。
  “班將軍,謝謝你的好意,但我要的是整棵大樹!”楚云升沉聲說道。
  班士君是杜岐山手下為數不多令楚云升有好感并尊重的人,如果因為這件事鬧得他在丁顏面前亢法交代,楚云升也不愿坑他,雖說自己擔心夜長夢多,但還不至于怕了丁顏!
  而且他人已經到了現場,大樹還在,基本也沒什么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