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548 奪權

“楚光生,蜀都大部分人是做錯了,不該幫著神人,可也不是所有人都站在神人那一邊啊!這點冰族的人能夠作證的,我們不斷有與她們簽訂的救世同盟協議,這個協議當初您也是聽到過的啊。
  對了,還有,昨天的那場大戰,我們也有擁護您的人,不惜向自己人開火,關鍵時辰,唐小姐和軍方,還是站在您這邊的啊!這些,五大勢力不能都裝作看不見,就一心就想把我們從地圖上抹去啊。”
  陸ting用力抹掉臉龐上的血水冰塊,喉嚨嘶啞著大聲乞求,語氣中卻難掩一絲對五大勢力不分青皂白的憤怒。
  “武源大人,您可千萬別相信他,像蜀都這種兩面下注的墻頭草,根本就是欺人騙世拿別人當傻瓜的伎倆!”
  不知道從哪里忽然冒出一個穿著制服的中年官員,眼見陸ting說的情緒ji昂,楚云升那邊似乎又在“認真”的聽,急忙站出來分辨道。
  “你等等”楚云升倒不是認真,他是越聽越糊涂,疑huo道:“陸隊長,我沒聽明白,你先把話講清,到底是多能族攻打蜀都,還是五大勢力攻打蜀都?”
  “是”陸ting滿是臟血的嘴巴,剛張開到一半,就立即被中年官員打斷,他見楚云升都稱陸ting為陸隊長了,苗頭明顯不對,急忙搶先說道:“武源大人,蜀都的那些人昨天可都是想至您于死地的人類叛徒啊,如果不消滅干凈,過不了多久就會死灰復燃,將來那就得死更多的人啊!”
  “你放屁!”陸ting滿臉憤然之sè從地上掙扎起來,噴了那中年官員一臉血水,手指顫栗指著他的鼻尖道:“姓楊的,你說誰是人類叛徒!?昨天我們第五,第七和第十九編隊在神人背后幫你們偷襲立方體,這事你怎么不說?整整三個編隊數千人全都集體陣亡了,他們就不是人?”
  那中年官員也不是好惹的角sè,被噴了一頭血水,怒火也上來了,撕住陸ting鄙視道:“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們臨陣倒戈,神人立方體怎么能沖進來?天空之城的冰火戰隊能轉眼陣亡超七成以上!?”
  “我說了,那是一部分人,不是所有人!”陸ting不甘示弱的仰頭爭辯。
  “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商量好的?兩邊都下注,不管誰贏了,你們都不會輸,正是好打算啊!你們把我們都當傻子嗎!”中年官員冷齒不屑。
  “你!”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眼看著就要廝打成一團,楚云升腦袋本就炸裂裂的作痛,自身境況更是一團糟,正煩不勝煩,不由得大怒一聲:“都給我閉嘴!”
  他話剛說完,陸ting和那官員還未來得及有什么反應,就見楚云升身下的小老虎“呼”地一聲便沖了出去,速度極快,在雪地上閃出一道金黃sè的疾影,等他們再看清楚,兩人xiong口登時一陣火辣辣的劇痛,跟著就被撲倒在地上,一人xiong前重壓著一只巨大的鋒銳虎爪,而那個恐怖的虎頭,正瞪著拳頭大的眼睛,朝著他們倆發出陣陣掀人頭皮的虎嘯!
  這兩人一口氣驚的還沒提上來,登時又見呼啦一下子周圍猛地又圍上一大群兇神惡煞的猛獸,低嗚嘶吼,個個都用著吃人的目光盯著他們,嚇得hun飛魄散。
  “虎仔,回來。”楚云升雙手抱著腦袋,猛敲了一下太陽xué位置,才抬起頭,沖著一旁帶陸ting過來,卻不斷未說話的秦奇英,道:“秦將軍,你來說吧。”
  秦奇英看了一眼一下護主心切的虎王,問道:“我能夠過去說嗎?”
  楚云升點子點頭,一把抱住飛撲回來的小老虎的腦袋,道:“你放心過來,有我在,虎仔不會傷你。”
  雖然他這么說,秦奇英也的確相信,但當她獨自一人走入猛獸軍團所圍成的大圈中,仍不免心跳加速。
  這些猛獸不比尋常動物,個個身形高大,面貌猙獰,有的以至好像猛犸大象一般魁梧,抬腳就能將人踩扁,有的個頭雖小,但憑仗驚人的彈跳力與迸發力一旦發動襲擊,有時候比大家伙更為恐怖。
  如履薄冰的走過猛獸群,秦奇英背后已是冷汗連連,在楚云升面前不足五米的距離上停了下來,這個距離是小老虎能容忍的極限了,一到這個位置,它立即從楚云升懷里鉆出來,渾身虎毛都倒豎起來,虎視眈眈地盯著秦奇英的一舉一動,似乎只需她稍有一絲不軌,就會立即將她撕碎一般。
  秦奇英面對虎王濃濃的敵意,略顯尷尬,但還是欽佩地笑了笑,以釋善意,轉頭坦率地想楚云升說道:“楚先生,不敢瞞您,我帶陸隊長來見你,就是懇請您能出面阻止五大勢力的全球屠殺行動。”
  “為什么?”
  剛剛陸ting與中年官員的爭吵,楚云升多少也聽明白了一些,心中也有了定奪,但還是很奇怪秦奇英為什么要冒著得罪五大勢力的風險,來攪這趟混水?
  秦奇英嘆子口氣,語氣黯淡道:“總司令昨晚去世了”
  楚云升腫得不像樣子的眼皮竟然跳動了一下,老頭終究還是死了,他身上隱藏了太多的秘密,很多都來不及說出來,尤其是最后一枚玉…
  佩,楚云升猜測應該在他手上,終究他自稱自己是楚術門人的門主,他這一死,最后的線索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重新找到。
  古書暫時是指望不上,身體降為三維血肉之軀后,若不是憑仗八百珉體的力量,恐怕連古弓來取不出來,如今重傷成這樣,若沒有同樣半殘的殤,就是一具重傷的普通身體,雖然知道古書就在零維空間,但一時半會也聯系不上。
  秦奇英看不出楚云升什么表情,實在是他面貌全非的嚇人,什么也看不見,只好繼續說道:“總司令一走,反抗軍、多能族以及楚術門人登時群龍無首,再也無法合起來成為一股勢力,對抗五族五勢還有神人。所以,雖然昨天一戰驚天,您個人的威望也確實達到了頂點,但掌握天下實際大權的,仍然還在五大勢力與許多大小諸侯手上,局勢并沒有改變多少,反而可能愈加蹩腳。
  比如現在,五大勢力在五族的支持下,正借著您震撼天下的威望,以肅清伐楚派叛逆為借口,實際上是以血腥屠殺作殺雞儆猴,威嚇各地打小勢力迅速向他們歸順,加速五大勢力對全球的吞并進程!
  殺多少人,肅清多少叛逆并不重要,因為那些投靠神人與域使的叛徒并不是遍地都是,大都數人都是盲目聽從上官的指揮,昨天仗都打完了,還有許多下層的伐楚派戰士在被抓獲前還以為不斷自己是擁楚派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向誰開的火。
  所以,五大勢力真是要肅清叛徒,只需日后慢慢將真正的叛逆頭頭除去就行,完全沒有必要大動刀兵形成全球xing的血腥恐慌,說誰是叛逆誰就是叛逆,以至完全不講證據,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要讓那些大小勢力驚恐之下迅速歸順,不敢反抗。”楚云升拉起脖子,用力撕下一塊粘糊糊的異常難受的血塊沉思了一下,反問道:“全球如果統一指揮,加快合并進程,實現政令合一,不是好事嗎?”
  秦奇英搖了搖頭憂愁道:“統一是好事,但這樣的統一實權實際是在五族五勢手里,您與天下共主就會被邊緣化,他們只會表明上尊重您和余共主,實際上仍是我行我素,當然如果他們真的能夠統一好政令合一也就罷了,你應該也聽過,當年神人隱匿的時候五族之間可是接著迸發奪權大戰的,所以如果讓他們瓜分了全球接下來的必定就是五大勢力之間的火拼,戰爭的規模將更大,殉葬的人類就會更多。
  異族的人死多少我不關懷,但是真正的人類都會成為他們的炮灰,總司令可能沒有告訴您一件事,他老人家以為我不知道,其實有一個科學家早就秘密發覺了,只是不斷不敢說,我們這些不能覺醒的人,有可能并不是寒武前人,尤其是我們東方的普通人類,身體中含有極微弱的對異族排斥的東西,可惜現在還搞不清這些東西究竟是什么。
  但不管如何,一旦讓五大勢力瓜分完全球,我們就再無反身的機會。”楚云升恢復了一點力氣,扶著小老虎,站了起來道:“所以你是想讓我替你們奪權?”
  秦奇英知道楚云升最恨的就是別人騙她,所以也沒有準備掩飾自己的目的,點頭直言道:“楚先生,我知道您可能已經不在乎這個,但余共主是您親手扶立起來的,你也保證過他不是覺醒的人類,所以,我們愿意追隨他,尋找我們自己的出路。,…
  她這番話說得很有技巧,既點明了楚云升和余寒武的間接關系一你把他放在這個位置上,自然不能撤手不管:也表明了她的立場。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楚云升不得不慎重的思索了頃刻,雖然讓余寒武做天下共主的計劃…,早已被人家看穿個稀巴爛,事情演變到今天,原本的意義可能也沒法實現,但,是他將余寒武推上這個位子的,于情于理,他都不能不管,也不能對余寒武一個小孩不負責。
  有的事情,推上去容易,再拿下來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皇帝”
  的座位,一旦做過,只有兩種結局,一是坐到死,二是死了坐。
  想定了后,楚云升咳了咳嗓子,開口道:“你有什么計劃?”秦奇英也是個聰明的人,立即就明白楚云升這句話背后的意思,不需要明說,明顯他是支持余寒武的。
  來的時候,她已經準備好一些初步的計劃,雖然沒有詳怕成型,但楚云升草草問起來,她也心中有數,所以從容不迫地說道:“首先,以您的表面,通電天下,招降各方叛逆,讓他們立即歸順余共主,使他們在五大勢力的屠殺下找到一條活路,樹立余共主的恩威。
  第二步,既然五大勢力現在抗著您的旗吞并版圖,而且噶爾洛夫市條約的明面上他們也是歸順您的,我們不妨反利用一番!昭告那些大小
  諸侯,不歸順余共主的,就是不歸順您,不歸順您,那就是正正的叛逆,這樣一來,名正言順,就是他們有心倒向五大勢力,也不敢這么做,而他們一旦歸順余共主,五大勢力就再沒有理由要挾吞并他們,否則就是自砍大旗,只需您的威望還在,他們就絕不敢這樣挑釁。
  第三步,合并反抗軍、多能族與楚術門人于余共主勢力之下,既然多能族現在還以為我們不知道事情,不妨先利用著,您能夠詐稱老頭將1號天導人的位置承繼給余共主,以您現在的威望,就算有人不信,
  也不敢反駁,之后馬上以楚氏第一人的身份,讓余共主入主楚術門人門主之位。
  第四步,分化五大勢力,首先我們就能夠拉攏植物人森林……”望著秦奇英滔滔不絕的說著長長的計劃,楚云升沒時間再聽下去,冷不丁地打斷她道:“蜀都呢?”
  秦奇英話音一停,意識到楚云升沒興趣聽太多的細節,對楚云升與蜀都的問題,她也是知道一些情況的,所以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慎重的思索了一下,道:“叛逆不可不殺,否則有損您的威信,但蜀都也不能盡毀,五大勢力猛攻蜀都,除了殺威,還有一個就是看中了蜀都的黑暗工作室。所以,我建議您告知五大勢力,蜀都與您之間滲有個人恩怨,因而,所有參與投靠神人的蜀都叛逆,你都回親身去蜀都處理,不許他們插手,這樣一來,擁楚派的戰士們也不會心寒,而蜀都大部分勢力也會保存下來,日后,我們再慢慢清理蜀都中真正的叛逆頭頭。
  楚云升點了點頭,說實話,秦奇英給他的辦法,比他自己定下來的決斷更聰明也更靈活,除了個別細節,他也不反對,但這些計劃都存在一個巨大的漏洞:“你說的,我大體上不反對,但現在寒武在神人手里,你的計劃如何能實現?”
  秦奇英聽到楚云升認可了自己的草定計劃,心中就像有一塊大石頭終究落定了,人一下竟然輕松了許多,淡淡笑道:“您昏mi的時候,神人通過植物森林璧主,已經將人全部送回來了,現在就在我的軍部。”
  楚云升哦了一聲,卻立即想到另外一個問題,神人這是什么意思?
  來主動找自己談判了?那樣也好,省得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找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