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545 死也不松手

七彩漩渦不得不放棄古書,卻牢牢攥住嬰兒與柳璃。
  雪白戰甲頭盔上的眼甲慢慢閉上,戰甲紛紛碎落,四散旋開,重新凝結成一柄平平無奇的小劍,射入楚云升〖體〗內。
  隨后,古書的字符也紛紛收攏,各自落入各自書頁,重新成冊,再合頁為書,跟著小劍,鉆回楚云升的零維空間。
  同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楚云升內耳中響起:“我能幫你的也只能到此為止了,以后剩下的路,你要自己去走了,若……唉,也是天意。
  物子碎片,是我在你們的星球上偶然發覺,大概應是杰始祖的遺物,十分干凈,望你善加利用。
  切記,兵者,器具而已,無需沉mi,修己才是根本。
  這是我給你的最后一段留言,想來你已經集齊地圖,找到了我的遺藏,并與“那人之后”剛剛交手,你的生物等級與她相差太大太大,遠不是她的對手,物子碎片中也只有我最后的一絲能量,只能救你這一次!
  趕緊用我留給你的東西,離開此處是非之地吧。
  唉,若非七根破釘的相關xing,茫茫宇宙,浩如煙海“那人之后”
  也定位不了你們星球的〖真〗實位置。不過,只需你離開此地,隱入無盡星空,她便再也無法追蹤于你。
  宇宙極大,星系彭十無常,素無恒定坐標,你眼里看到的,永遠是星系的歷史位置,不過是光線跑了幾百萬年以至幾千萬年到了你的眼睛,等你趕到那里,它們早已經離開了無數萬年,什么都不會有。
  所以在星空中,切記,永遠不要相信你的眼睛看到的一切,因為你看到的永遠都是過去的歷史,而不是現實。
  就像距離你們星球五千光線奔跑年之外,如有生物在那里,它大概能夠看到我剛剛來到你們星球的時候……
  如果你仍有很多事情放不下,想回到過去看看,那就跑得比光快吧,去追隨去看看你想知道的事情。那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我年輕的時候也曾樂此不彼,追逐不斷以光速向前奔跑的過去,會讓你明白很多事情。
  可惜我無法追上億億萬年前的光,那太遠太遠,即便足足追上我一生,也望不到那無盡的盡頭。
  希望有一天,你能追上,看到我沒看到的東西。
  不過在此之前,我要提示你一句,以你現在極低的學問與水平,極容易在星空中mi失,千萬要按照我在遺物中交代的辦法去做,否則你大概一輩子都有可能碰不到一顆星球,一輩子都mi失在空空dàngdàng的宇宙中,更不要說找到我來的地方了。
  ………”
  楚云升猛地睜開眼睛,一切聲音全部消失一空,瞳孔中倒影著蒼穹上慢慢上升即將進入七彩漩渦中的一人一立方體。
  “想帶走她們,除非你們踏過我的尸體!”
  楚云升振起黑甲長翼,提起紫火長槍,凌云直上,迎面撲來的強勁氣流,將他渾身火焰向后呼嘯拉起,形成一道長長的火尾,映照在天空之上。
  七彩漩渦之強,只有那本書與戰甲能夠與之抗衡,幾乎震撼了所有人,但那本書和戰甲都消失了,楚云升竟然要僅依靠自己單槍與它一戰,更是令下方戰場上所有的人都不得不齊齊一震,心中由然生出一股真正的佩服。
  這是要凡人之軀刺神啊!
  擁楚派中,個別對楚云升武力極度崇拜的人,眼神狂熱,死死握緊拳頭,ji動的心臟都快跳出了嗓子眼!
  這一槍刺下去,不論結果如何,只需楚云升能活下來,哪怕只有一口氣,從此便天下無神!
  一個新的時代就會由這一槍戳開大幕。
  許多人心中dàng漾起萬丈豪情,仿佛即將刺出那一槍的不是楚云升,而是自己。
  可是,他能活下來嗎?
  更多的人停下廝殺,懷著既ji動又害怕的復雜心情,將目光紛紛投向天空中的那支燃燒著的長槍。
  屏住了呼吸,只聽到心臟在砰砰跳動。
  一雙兩雙,十雙百雙,成千上萬雙,灰sè、棕sè、藍sè、各sè虹膜包裹的黑sè瞳孔中,劃…過一道火尾流星,射向蒼穹之上的七彩漩渦。
  時間突然緩慢下來,心臟有力的砰,坪,一下一下的清晰跳動。
  黑暗的天幕,將七彩漩混與逆天而上的火尾襯托的格外奪目,像一幅史詩巨畫般永遠定格在那里。
  一秋,兩秒,三秒!
  凌云直上的火尾越來越接近七彩漩渦,無數人緊張到了極點,身體像是被施了魔咒不能動彈!
  四秒!五秒!
  第六秒剛開個頭,那支燃燒著怒火的長槍一槍扎入巨大的七彩漩渦,天地之間,雷霆一聲巨響,瞬息千里,不計其數的戰艦玻璃霎時粉碎,成千上萬人的耳膜血huā飚出。
  蒼穹之外,陽光普照的地方,一抹筆直向前的黑sè箭氣,陡然轉還。飛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將黑sè的影子擦過一艘艘冰冷的太空戰艦外殼,呼嘯著,一頭扎回那顆曾經湛藍的星球。
  一陣陣怒吼從楚云升口中傳出,竭盡全力將全身上下所有的火元氣釋放出去,讓它們橫沖直撞闖入七彩漩渦中,ji起一串串耀眼火光,遍天開huā。
  他這一槍,完全ji怒了七彩漩渦,猛地一道彩虹旋轉抽出,狠狠地拍在楚云升身體上,巨大的力量幾乎讓他差點暈死過去,整個人向后飄dàng起來。
  但他身后就是柳璃的身體,就是女兒的立方體,縱然是粉身碎骨,也不能退開半步!
  手中登時一緊,將甲翼張開到極限,用力全力握住已牢牢扎入漩渦中的長槍,不顧掌心已是鮮血淋漓,用力上拉身體,再次回到漩渦跟前,一聲悶吼,將浴火長槍向前又刺入幾分。
  他咬緊牙關,頭頂七道彩芒抽打,血肉模糊,甲片逆向扯開,骨髏錯位,就是不肯松手,不肯后退半步!
  “想走沒那么容易,不管你是誰,不管你用什么辦法來這里,又用什么辦法回去,就算是穿過空間壁障,只需你現在想走,這一槍就必定刺在你身上!”
  楚云升努力將皮肉撕裂血流不止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死死抱著長槍扎在漩渦上,僅在眨眼的功夫,七道彩芒照著他的腦袋全身抽打了上百次,從下面的人眼中來看,速度已經快到無法看清,只能看起來像是楚云升被七彩漩渦包裹著。
  上百次的抽打,即便是八百珉體的合體,前一百只,每一只也快挨上一鞭了,這可是七神釘化作的“鞭子”每一鞭都能要走一只珉體的xing命!
  “不怕,我有八百只!不怕,我有八百只!”
  一道道凌厲的神釘七彩芒鞭,抽得楚云升肉爛骨穿,甲碎筋斷,抽得他意識慢慢模糊,只憑仗一股巨大的意念保持清醒,口中喃喃不絕的說道。
  他相信對方就算再強再厲害,逾越如此遙遠的空間距離出現在這里,不管用了什么形式,都必定無法持久,他才不相信對方是什么神,不是神就有極限的時候,只需拖到那個極限,他就贏了!
  一只只珉體凄厲地從他身體中分離出去,身體騰空粉碎,消失在七彩芒鞭中。
  “嚯!”隨著珉體一只只的死亡,楚云升感覺到力量正在飛速消逝1拍打千瘡百孔的甲翼,竭斯底里迸發一聲巨吼,用盡所有的力量,將槍尖上移一個手掌的距離。
  也正是僅僅一個手掌的距離,登時令整個七彩漩渦轟轟作響,晃動了一下。
  七彩芒鞭霎時瘋狂起來,陡然之間,以數倍的速度狂抽楚云升的身體,似乎對它來說,時間和自身都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想要將楚云升與他的長槍完全的抽出去。
  一鞭鞭淋漓粘血的抽打,dàng起的沖擊余bo,呈半月形彩芒掠掃天際,一道道四散勁射。
  不知道它抽了多少鞭,快到已無法感覺。
  楚云升的眼睛快要睜不開了,甲翼也扯斷了,整個身體已不**形,完全蜷縮在長槍上,任憑七彩芒鞭如何抽打,卻死也不肯松手。
  天空下,戰場上,看著這一幕的人們,紛紛雙手合攏,捂著嘴,不愿再看下去。
  仿傣有一種東西,堵在他們的xiong口。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最后一只珉體也戰亡了,只剩下最后的殤,七彩漩渦似乎也害怕了,它的七彩芒鞭不再那般凌厲,完全的慌亂起來!
  楚云升卻好像仍不肯放過它,死死抱住長槍,一直不肯撤手。
  意識mi糊間,他仿佛從血肉模糊的眼皮一絲縫隙中,看見立方體中的嬰兒打了一個哈欠,然后抱著小小的拳頭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他lu出一絲慘淡的淺笑,抵在長槍上掛拉著的腦袋,伴隨殘破蜷縮的身體,隨著彩芒一鞭鞭抽打一陣陣抽搐抖動。
  順著他的眼神,七彩漩渦一下子像是終究知道這個死纏爛打近乎不要命打法的家伙,為何死也不松手了,急忙丟下立方體,丟下那具女尸,只拔走她頭頂上的氣柱……
  楚云升終究松開了手,抱著柳璃的尸體,背靠著立方體,漫天飛雪中,飄零落下。
  地面上,半空中,無數的人群飛艦蜂擁上去棱天而來的黑sè箭氣終究還是來遲了,它凄厲地洞穿眼見即將消失不見的七彩漩渦,帶出一片殷紅的血液,一頭扎入得到主人的長槍。
  長槍嗡地一聲,嗚嗚飛轉輪下大地,戧地一聲,刺入冰川之巔,黑氣圍繞槍身繚繞,迎風而立。
  從此它有了一個新名字一刺神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