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542 蟲尊

葉其勝沒有呼叫,一道貫空射來的白芒光束洞穿了他的前xiong,橙紅戰甲破開巨大的口子,血液來不及流淌,蒸發在空氣中,腥味登時鉆入姚翔的鼻孔。
  “其勝!”
  姚翔驚吼一聲,撲了上去,他和葉其勝在金陵城就是戰友,二十多年的交情,兄弟們死得死殘得殘但他沒來得及抱住葉其勝的身體,眼前一陣刺眼的紅光橫刷掃射,他所在的棱機當場騰空爆炸,一截為兩段,整個身體火光中拋飛出去。
  懸浮戰甲隨即被動式反應打開,但姚翔頭部受了傷,血液順著額頭流入眼睛,模糊中只見蜀都的戰機鋪天蓋地沖上來。
  “王八蛋!”
  另外一艘棱機上的陸羽恨罵一聲,剛要拉起機身,去救姚翔,卻驚訝的發覺群蜂一般涌上來的蜀都戰機群連連暴起紅光,一片內亂。
  “是內杠!快組織反擊!”
  “媽的,叛變中的叛變!全都他媽的亂了!”
  說話的是云宗飛騎第一官嘎子,年輕不再的他,臉龐上更增添了幾分成熟穩重,但面對此時此景,叛亂中再生叛亂,也控制不住地暴了幾句粗口。
  嘎子這邊一動,已被擊落一只還剩下四只的立方體突襲編隊立刻鉆到空子,一口氣沖至距離火焰飛焚位置不足百米的距離,齊齊打出四道白芒!
  然而,光芒射過,火焰深處竟紋絲不動,怒吼的余下百只不到的珉體飛旋疊至,霎時撕碎了一只立方體。
  遵照丁顏之命,慢慢趕來增援天空之城第二出擊戰隊吳克照,對著突圍進來的敵人,不論是誰,一陣狂轟濫炸,剛將剩下的三只立方體再次驅除出危險區,卻還未喘出一口氣,就猛地見到遠處冰洋上,一艘艘海洋巨艦慢慢鉆出水面,列裝飛彈聳立朝天。
  黝黑巨艦上的標識,赫然就是千葉勢!
  “**大爺,這群不中不日的孫子一”
  吳克照剛想立即組織防御外罩釋放,就見那些巨艦上的飛彈尖一陣亂舞,最終除了一小部分照著他開火,其他大部分的飛彈全都落入了蜀都機群中……
  地面上,更是亂七八糟,之前不斷在此待戰的人還好些,知道敵人在那,剛剛趕來的援兵,簡直丈二和尚mo不著腦袋,誰不知道朝誰開槍!?
  上層的通訊系統,到了最底層,完全脫了節,許多人以至都不知道自己在為哪一方打仗。
  正在混亂間,只見東彌漫起卷卷黃sè大霧,翻騰不息,風吹戰火推下,幾乎是席卷著風雪而來。
  “是植物林畢老怪的毒氣軍團!大家快跑啊!”
  不知誰帶頭喊了一聲,瞎打亂打的密密層層人群登時一哄而散,恨不得爹娘少生了一條tui,死命朝高處奔逃。
  管他神靈不神靈的,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天上地下打的瘋狂,誰還在乎我一個?
  再說,他娘的,到底打誰啊!?
  往往只需有一個人高喊一聲:敵是“某某處”!弄不好,同屬“某某”一方的人也跟著沖上去,劈頭蓋臉就是一陣猛攻,打了半天才發覺,竟然打錯了!
  亂戰的規模像瘟疫一樣越擴越大,也就有越來越多的人陷入混亂,但在地面上,出現了一絲異狀。
  黃sè濃霧彌漫的冰原,游漸傳來鐵騎敲擊地面的震動,并越來越強,不到一會的功夫,幾乎到了地動山搖的地步。
  有人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嚇得hun飛魄散。
  只見那濃霧黃姆之中,先是一個模糊的影子,緊接著影子越來越清晰,再接著一頭兇悍巨大的猛虎破霧而出,仰**吼,遍傳戰場!
  一頭,兩頭……
  濃霧黃煙中,一只只兇悍惡狠的猛獸嘶吼跟隨奔出,足足有上萬只,從那只仰天長吼的巨虎身邊,飚奔穿過,洪流般直沖向人類戰場。
  來不及思考,以至來不及做出反應,濃霧黃煙中繼續向外射出一道道藍bo紅光,追著人類的屁股,撲打在雪huā飛揚的地面上,ji起陣陣碎冰……,
  “天空之城的猛獸軍團!”
  “多能族的機械人大軍!”
  “這幫孫子怎么搞到一塊去了?”
  “真他媽全亂了,這都那跟那啊!?”
  “別廢話了,快逃命吧!”
  密密層層的人群,不管是擁楚派,還是伐楚派,都暈了,都不知道怎么辦了,不過被突如其來的變故所刺ji,倒是統一起同一個“意見”一趕緊閃人!
  保命要緊!
  但多能族的精神控制沒給他們機會,很快一bobo思維沖擊籠罩下來:“擁楚者隨我大軍橫掃,伐楚者誅殺不赦!”
  地面下的戰火,隨著猛獸軍團與多能機械大軍在濃煙掩護下澎湃推進之時,天空上的戰火越演越烈,它們才是最為關鍵的地方。
  然而,叛亂叢生,有的以至剛剛叛變為伐楚派,不到頃刻的功夫,主官被刺殺,立即又集體向擁楚派倒戈,如此反反復復,混亂不堪。
  不過,這大都來自于人類勢力,比如各方諸侯、大小聯軍等等,而水晶衣人、五族復蘇以及天空之城三方大營一直紋絲不動!
  混亂中,秦奇英冒著九死一生,以十架戰機護送懈親王的棺材終究抵達冰族飛艦大營。
  楚云升墜入溶洞,煥細致考慮后,還是將懈的身份通知了冰族復蘇,終究前有沙漠一行,冰族大面積癱軟這一奇怪現象需要注釋,后有楚云升一事,為避免五族再起矛盾猜疑,索xing說了,再說懈的身份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刻,她一出現,冰族的人立時士氣大振,崇敬之情有如陽光時代老百姓見到大明星。
  “我需要一個人的生機!”懈的棺材剛落地,她便睜開眼睛,直奔主題,一句廢話也沒有。
  “要自愿的!”懈又補充了一句,但剛剛狂熱的復蘇冰族人,立刻眼神就猶豫起來。
  她們能夠去戰場拼命,去死戰不降,生命在自己手中,戰死了也是一個過程,是一段意義,現在馬上選擇死亡,那就等于間接去死,沒有任何過程,任誰也無法草率決定,那可是自己的命。
  “我愿意!”
  寂靜中,忽地一個聲音響起,十分高聳。
  “好,你叫什么名字?”懈只略微打量了站出來的后裔一眼,語氣仍很間接。
  “漓!”那女人平靜說道。
  懈bo瀾不驚的神sè猛地再次注視了這人許久,啞笑道:“看來我今日和這個名字有緣!你可放心,日后我成就樞機源門,必定替你找到〖自〗由之身!你今天的選擇未必就是錯了,此一戰,不知道多少人將身死此地,和我在一起,至少可保你安全。”
  “是。
  ”那女人望了一眼時辰都在死人的戰場,心中一橫,堅定道。
  “進來!”
  懈面sè一凝,輕喝一聲,棺材壁慢慢打開,一絲絲冰霧登時漫地而起,包裹著漓攝入棺材中,同時,冰霧大氣,兩人連同棺材一起消失在眾人眼里,隱藏于冰霧之中。
  如果楚云升在這里,會駭然發覺,懈正在使用的方法與他合體之法,有著驚人的類似,只有一絲的細微差別。
  不過,這絲細微差別十分致命!
  頃刻之后,冰霧散去,棺材中的懈活動了一下手指關節,再慢慢動了一下膝蓋,徐徐走出。
  一眾冰族人面面相覷。此刻懈的樣貌似乎較之剛才有了微小變化,但說不出來,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
  “哈哈,枯木融春的手術竟然真的存在,懈親王果然五族第一人!
  能與您再次并肩作戰,榮幸之至!”
  天空中飛來一道火影,頭戴斗笠,身披斗篷戰衣,落地便高聲出言。
  “煥,你我多年未見,想不到仍是如此xin著她話鋒一轉道:“你可敢與我一道去偷襲域使!?”
  荊辣城的叛亂已經到了尾聲,但他們的防線也瀕于崩潰邊緣,一只只立方體頭也不回地沖出廝殺圈,直奔烈焰所在的位置。
  姚翔已經與吳克照合并一處,圍成一個大圈,將烈焰守在其中,再讓云宗飛騎以高機動的速度形成一柄刺刀狀,穿棱飛往,每遇到從防線中沖過來的敵人,便讓他們繞到背后,呼嘯沖入,沖散陣型,分而殺之。
  烈焰火團也已經到了尾聲,面對不惜代價重重壓上的叛軍與立方體方正,姚翔猛地吸了一口,只這一小會的功夫,他們已經傷亡過半,如果楚云升再不出現,更多的敵人沖過來,只怕就要失守了!
  站在浮雕頂端的年輕人,俯視一切,沒人能夠沖到這里,即便有,在剩下的六神釘,尤其是第七神釘下,都毫無要挾。
  但她很焦急,雖然看不出來,楚云升如果不能被擒住,她就不能降臨女嬰,否則初臨的虛弱根本不是楚云升的對手,恐怕連七神釘都控制不住!
  所以她必須等,等楚云升被拿下,哪怕她親身出手。
  但她又不能離開這個地方,必須守住女嬰,這是她躲開尊上滅口的唯一生路。
  第十三dayun已經親身去烈焰位置了,但她估計煥不斷在等十三dayun,一時之間無法得出結果,她只能等待。
  不過,即便沒有煥,年輕人也知道,楚云升就是個刺猬,即便是第十三dayun也未必能夠輕松拿下。
  就在她沉思之時,立方體方陣齊齊突破最為已經最為脆弱的荊棘城防線,百道光芒橫空射起,奔襲烈焰深處。
  最后一只珉體終究鉆入烈焰……
  姚翔只覺得頭頂上一熱,什么東西飛過去了,等到看清楚的時候,立即ji動起來。
  “楚弄終究出擊了!”
  滾滾烈焰包裹著一團黑影,拖撤著火星,翻騰不息地向浮雕巨柱沖去,一切擋在這團火焰身前的飛艦戰機,全都被沖的七零八落。
  那團火影越飛越高,速度奇快非常,竟沒有一艘飛艦能夠追得上,直到它沖上云端,蓬地一聲,火焰散去,lu出本體!
  無數關注這里一舉一動的人,心臟忽然像是被什么東西揪住了一般,一股噩夢般的感覺襲上心頭…
  “蟲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