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539 天下伐楚

神技?
  所謂神技,無非兩種,一種神靈的本領,一種效果如神靈的本領。
  無論哪一種,都是足以驚天動地的招式,殺人斬物自不在話下,引起各方震動掀起腥風血雨才是真格的,誰也沒見過親眼真正的神靈,可神技雖稀罕雖多少年不得一見,但有人實實在在的見過啊,誰要是學會了,那當真是能夠橫著走的。
  神技不同于神物,就像七神釘,知道它們是神靈遺物也沒什么用,終究不是自己的東西,哪天飛走了也沒辦法,神技若學到自己身上,那便永遠是自己的東西,對真正的高手而言,兩者價值不可同論。
  楚云升在鄱陽湖時,就將劍技精進至精深級,光華褳去鈴華盡洗,樸實而精華,劍式存在只為取敵命攻殺往復,再無一絲華而不實的東西。
  故而當他以黑氣為元氣,遵循劍技之法,擊出第一劍式,黑芒劍氣嘶銳斬出,形成一道狹窄小劍鋒,呼嘯之間,突地在視線中消失了,心中亦是一怔。
  消失有很多種,一種是完全消失,劍式失敗。此時的情況卻并不是,楚云升還能感覺到細小劍鋒向前以極高的飚飛,所以,還有一種就是視覺消失,也就是依靠人類的眼睛看不見了,但卻不等于不存在。
  楚云升眼底深處來自因靈hun深處種子融合而引起的影響再次凝結,一抹淡淡的光華向內斂收,剎那間,消失的狹小劍鋒以另外一種感知形式出現在眼底深處。
  “二維攻擊!”
  以黑氣為元氣發出第一劍式,竟然消失了一個維度!
  難怪尋常的視覺看不見了!?
  不同于以前的符文攻擊,那還仍是以紙張為載體,看得見mo得著,只有憑空篆制的符文才有點類似的意思,但也不如此刻黑氣演化的純粹,毫無拖泥帶水的純二維形成打擊。
  楚云升雖然剛剛得到所有元天境地但對前輩戰技的理解卻反而更上一層,正應了那句話,很多東西要跳出來才能看得更清楚。
  不受元氣本身攪擾,單就劍式而言,楚云升頓然明白了,前輩陳列的五種等級,前三級,入門、普通直至精深,這一階段,以成功將劍式之威逼入三維之中為標志一步步退去光華退去四維光暈,達成三維中感官上的樸實精華,但跟著的第四級,便是質的飛躍,再削一維!
  而真正的神技級,楚云升也推而得出,一維!
  將劍式產生的巨大殺傷力逼入獨獨一維之中徹完全底無sè無味無聲無息,卻又無孔不入無處不在,從組成世界的最基本最底層的第一維度上實施攻擊,這是何等的恐怖?
  楚云升是個工程師對此處的理解十分通暢,通常最底層的編程語言,能力和效率也是最大的!當然,同樣,實現的難度也是最大的!
  將高維的打擊逼入最低維,這才是真正的神之戰技!
  棺材中的懈親王障眼于劍式之形,稱這一劍為神技楚云升可是明白,他這一劍,還遠不達不到神技級,只能算是在以黑氣為元氣基礎下,成功的絕技級劍式。
  但僅是這樣其殺傷力完全以幾何級數飛速攀升,削去的一維,足以對年輕人產生毀滅xing的打擊。
  這與寒武hun引不同,那是意識領域的東西,不屬于攻擊xing能量系統,它以至能夠藏于零維空間本身就是產生于更底層的東西,再往高層走,沒什么殺傷力。
  年輕人也感覺到了致命的危險但沒有回頭的時間,二維層面上的攻擊仗著少一個維度,它能夠以“維度欺騙”楔入三維空間中隨便哪兩個維度,無孔不入,間接打擊在被它死死盯上的目標上,釋放驚人破壞能量。
  和四維攻擊模式以多出的一個維度簡單且公開繞過三維空間不同,楚云升這一擊劍式是暗帶著高維層次上的能量卻以低維形式從三維內部欺騙進去,這需要極高超的技巧,以及神一般的手法,令人防不勝防,逍無所逍,兩者之間的攻擊方式與殺傷力完全是本質之別!
  并且,前輩的劍式還有另外一個特別之處,不達目標,劍鋒誓不回鞘!
  年輕人得到了域證令牌,能夠依仗的只有七神釘,也是唯一能夠與楚云升以黑氣為元氣締造的絕技級劍式對抗的憑仗。
  一場以維度為關鍵的大戰,本該是上位者之間才能觸發的戰斗形式,神奇地在溶洞中突然迸發。
  年輕人不敢輕敵,楚云升一切都能夠在自己的算計之中,但唯獨武力上無法意料。
  含糊不清的發出幾道“宣命”七神釘亢鳴微震,如mi蜂般穿棱飛舞,劃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如唐裝飛舞的長袖,纏繞年輕人四周,鎖死一切方位。
  但楚云升的劍式可不并是僅僅只有二維上的危險,還有來歷不明的黑氣,年輕人遠比楚云升聰明,自然明白,僅這么一小會的功夫,就能斷定楚云升攻擊自己的只能是唯一能夠出棺的黑氣。
  只在一念之際,年輕人便分出了最〖自〗由的第七神釘,直取楚云升腦袋,寸芒ji閃,瞬息將至。
  楚云升遇到了武力上有生以來最為難纏的對手,雖然第七釘由于年輕人掌控力有限,寸上芒光清晰可見,說明還仍局限于三維的形式,但它的速度絲毫不慢于狹小劍鋒,以至更快!
  若被它擊中,命源必被抽取一空,身死霎時。
  半空中,楚云升和年輕人的攻擊與反擊都是取最短的直線距離,狹小劍鋒與第七釘猶如兩列對開的高鐵,但沒有正好相撞,卻呼嘯而過,兩者身上的緯度差以及能量排斥,產生一股強大引力場,使得雙方原攻擊線路都稍稍偏差幾分。
  但這點偏差毫無作用,年輕人太虛弱,跑不了多遠,楚云升也剛剛由四維降入三維,身體還在異樣,第七釘速度又極快,躲也多不掉,兩人不得不各自殺出第二招。
  防御!
  如今之勢,誰先中招,誰先死,一招足以斃命,就看誰撐得的時間長。
  年輕人首先動作,立即調用剩下六根神釘高速飛舞織成一面寸芒拖曳而成的大網,釘盯昂首以待,鎖死看似狹小卻暗藏無限殺機的無影劍氣。
  另外一邊,楚云升拖住年輕人打開立方體的目的也初步達到,心神稍定,腳下用力,向后高高dàng起,快速退去,同時符令疾出,溶洞頂端已形成黑洞洞漩渦面貌也全非的物納符加速移動,從身后與他交錯而過,阻擋于第七釘與他身體之間。
  下一刻,第七釘首先穿入黑sè漩渦,緊接著,狹小劍鋒閃入六釘飛芒大陣。
  兩人生死大戰,一旁觀戰的女尸懈親王,亦是驚心動魄。
  七神釘之威,她第一次看見,動魄在所難免,但楚云升穿出棺壁仍有如此驚人戰力,逼得格域使全力以赴,懈雖有心理準備,卻仍心驚不已。
  難道第三肥語臨死前猜測的事情是真的!?
  懈的眼皮跳動了一下,只見第七釘進入黑sè漩渦后,四周瘋狂涌出團團黑氣,高速旋轉,形成巨大吸力,使其突破速度登時大減,溶洞中更有無數碎石攪動,順著引力牽機,形成更大的“飛石流”漩渦。
  尚未落地的楚云升,指若流沙飛舞,一道道符文線條脫指凝結,黑芒閃閃,形成一組組復雜奧義圖案。
  在他的對面,溶洞的另外一側,殺機同樣上演,無影狹小劍鋒一頭鉆入第一只迎擊神釘,順著它光芒流溢的表面滑行而過,但〖運〗動方向卻因為“欺騙”入釘面,而跟隨釘子飛行的長長弧線遵循物理規則發生改變,直到完全脫離出釘,似有靈xing一般快速調整劍鋒所指,尋至目標發力〖ji〗射。
  但它前方直通目標體的道路上,仍有五只神釘蓄勢待迎,它們雖然本體功能尚未開啟,無法像第七神釘一樣發起主動攻擊,但終究是非同尋常的兵器,速度奇快,遵循物理規則,改變狹小劍鋒的〖運〗動方向,還是能夠勉強做到的。
  即便這樣,年輕人也無法分神,神釘雖多,但雙方速度都極快、極迅捷,只需稍微有個差池,讓狹小劍鋒欺騙到身前,這副孱弱不堪的身體,一擊即可崩潰。
  唯一的出路,就是催逼第七神釘盡快處理楚云升。
  年輕人思路十分清晰,亂中卻不慌,楚云升是依靠本身產生的黑氣作戰,和自己依靠神釘不同,黑氣再多,也有用盡的時候,黑氣到底是什么,年輕人比其他人聰明,不會費精力去猜測,只需黑氣耗盡,楚云升便是廢人一個,手到擒來。
  但在廝殺戰場上一霉具備出奇冷靜優勢的楚云升,又豈會那么容易給年輕人對耗的機會?
  第二封以黑氣為元氣制造的物納符完成后,他便立即斬出第二道破刺劍式!
  你不是釘子多嗎?看看是你的釘多,還是我的劍氣多!
  第二道黑sè劍氣半途速飛中再次消失,形成狹小劍鋒,直取年輕人釘芒弧線上下飛旋如棱一般的圈網,同時第七神釘也終究拖枯著錐形黑氣尾巴,鉆出黑sè漩渦面,似乎取得了黑氣滋養,光芒再次大盛,一頭猛地扎入楚云升第二道防御物納符漩渦。
  與年輕人越來越蹩腳的處境一樣,楚云升也是飲鴆止渴!第七釘每獲取一次黑氣滋養,光芒必定大漲,能力也隨著上升,攔截自然也越來越困難。
  他的唯一出路,和年輕人還是一樣,必須先殺了對方!
  但楚云升還有一個特點,絕不輕易冒險,即便是冒險也要險中求穩,在斬出第三道破刺劍式后,黑氣開始明顯減少,第七釘威勢第二次大漲之時,他忽然冒出一個念頭,如果用黑氣作元氣,能否篆制出一張“聚元符”?或者著六甲符文,戰甲符文?
  另外一邊,面對三道狹小劍鋒攻擊的年輕人,雖然沒有黑氣不足之憂,但同時應付三道狹小劍鋒的欺騙,且速度奇快非常,眼亂繚亂,繞是智商過人,也被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只需稍稍,只稍稍那么一丁點的操作不當,逼人的劍氣就會霎時奔襲騙至咽喉之下!
  年輕人眉頭鎖起,她可不是要和楚云升玩命,她的目的很明確,既然楚云升已經自己走出了棺材,那么留在溶洞也得到本來的約束意義,不如出去,四維空間,想要將攻擊壓縮到二維,難度也會遠是這里的百倍!
  但外面,也有楚云升的定力,尤其是那飛速趕來的八百殤珉大軍,年輕人不得不猶豫了一下,才下了決心破空道:“十三肥語,五族之民,我以域使之名,詔天下伐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