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538 神技

眼見柳璃就要走到年輕人跟前,楚云升瞳孔一縮,扭頭突然冷靜道:“你放我出去,剛才那兩神人能進到這里,說明這里可能并沒有那么危險,那什么年輕人的話絕不可信!”
  年輕人來之后,突然發生的事情太多太亂,楚云升腦容量有限,轉速沒那么快,很多事情一閃就過去了,比如水晶衣人是怎么進來的?霸占柳璃身體的那個氣柱口中的“域使”又是怎么回事?卓爾星人是誰?棺材能否就是它們口中的域所?等等包括黑霧形成的物納符之類的還有很多,沒頭沒腦的,亂作一團,到了眼前節骨眼上了,他才想起來其中一個問題水晶衣人怎么就能進來了?
  女尸卻詫異道:“你竟沒看出它們是機器人?”
  “機器人?”楚云升懵了一下,但前方柳璃只差年輕人幾步之遙了,急道:“我見過它們真身,怎么可能是機器人!”
  楚云升說完倒是想起來了,當初在申城第一次遇到水晶衣人,他真的還就刺開過其中一個神人的水晶戰衣,里面包裹的好像不是正常的人體組織,反而是一堆晶光閃閃的復雜組織。
  但如果說水晶衣人是機器人,那狐貍精可是有血有肉,又作何注釋?還有皇北櫻,怎么看也不像是機器人!
  不過現在不是理論的時候,柳璃想干什么,楚云升不用猜也知道,她是想刺殺年輕人,為他和女兒爭取活路,但楚云升又豈能愿意讓她再為自己付出?
  況且,柳璃百分百是殺不掉年輕人的,如果因為這個,讓柳璃像那個王叔一樣分解為塵埃,連個尸首都落不下,楚云升更是痛苦。
  女尸精致的眉頭悄然一蹙,眼光看向一處縫隙,道:“有的是,有的不是,比如有櫻序的就不是,它們沒有思維只有程式,是多能族的前身……奇怪,卓爾星人中現在還有憐憫者存活嗎?第三不是死了嗎?……楚,你看到那處縫隙了沒有,剛剛其中一個機器人向你使了一個眼神,還用腳尖把一樣東西踢入縫隙,我懷疑背后操縱它的是一個憐憫者,你有辦法將東西取過來嗎?”
  “柳璃!”
  楚云升這時卻突然驚叫一聲,嚇了女尸一跳。
  楚云升的目光不斷不曾離開柳璃半分,見她猛地抬起右手,朝著年輕人xiong口扎去,他呼吸都快窒息了,不顧一切的再次加大黑sè霧氣的輸送,幾近瘋狂。
  但她已經到了燈盡油枯的地步,再加上與氣柱意識以前的排斥反應,雙雙都到了最后之際,那一刺,帶著她所有的希望,帶著她所有的愛,以及留給人世間最后的一副畫面,刺了下去!
  二十多年的癡癡等待,也終究到了盡頭,她憐愛地看了孩子一眼,更想回頭再看看令她hun牽夢繞的那個男人一眼,想把他現在的mo樣深刻在心底,用力記清楚,好讓她再過二十年,三十年……也還能記得!
  鋼筋斷鋒順著年輕人的衣服劃來,隨著倒下的柳璃,一劃到底,咣當一聲落在地上。
  “云升,我走了……”她貼著冰涼的地面,慢慢閉上眼睛。
  空闊的溶洞中,吹來一陣涼風,呆呆的楚云升,腦袋一片空白,向后眩暈了一下,思維停止。
  “楚,快把那個東西拿過來!”女尸推了他一下。
  “不會的,不會這樣的,不會的,不會的。”楚云升呆呆的搖著頭,聽不到任何聲音,也感覺到不心跳,好像心突然走丟了,再也找不到了。
  沒有痛,沒有悲,只有一片空白,空dàngdàng的,什么都沒有。
  “楚!”女尸覺察到楚云升的異樣。
  “沒了,沒了,她沒了,她沒了!”楚云升嘴角爬動不停,眼淚嘩嘩地崩裂出來,癡癡呆呆。
  女尸想說些什么,卻一下子堵在嘴邊,驚訝地望著楚云升四周八身,一股股黑氣如云涌般,沖棺而起!
  不是黑霧,是凝結成型的黑氣!
  零維空間中,那顆種子顫栗著鉆入靈hun深處,而黑sè漩渦席卷整個空間,威勢dàngdàng,翻江倒海。
  得到黑氣注入的物納符懸空竟形突然成一個幽冥的黑洞漩渦,怒卷殘云,溶洞內殘泥斷塊震動著飛起,一片片消失在黑洞中。
  年輕人終究臉sè大變,用盡全力也慢慢支撐不住令牌被吸走的震dàng,不顧身上的刺痕血跡,疾呼道:“七神釘!”
  隨著話音,黑氣彌漫的棺材中射出七道寸芒,一只只像是舍不得黑氣一般,依依不舍。
  年輕人見了,一臉駭然,但立即鎮定下來,容貌以看得見的速度枯萎下去,歷吼一聲:“宣,七神釘,歸位!”
  這時候,年輕人再也控制不住手中的令牌,只能眼睜睜地望著它被吸走,得到了令牌,年輕人竟出現一絲緊張,緊緊盯住七只飛旋的神釘。
  仿佛接到了不可抗拒的命令,七道寸芒一只接著一只射出黑氣圈,飛旋于年輕人四周。
  得到七釘的保護,年輕人的臉sè終究緩和下來,這本是最后的手段,卻不料提前用了,但只需七神釘在,年輕人敢萬般確定,沒人能夠阻止自己。
  擺脫吸力糾纏,年輕人終究能夠再次一步步走向嬰兒。
  棺材中,楚云升忽然發了瘋一樣沖撞棺體,在黑氣的侵蝕下,這具堅不可摧就連皇北櫻都沒辦法打開的棺材,竟嘎吱吱直響,搖搖yu墜。
  女尸站不住了,棺材一破,她也跟著遭殃,這回輪到她開始掐楚云升的脖子。
  “楚,冷靜!冷靜下來!”
  “你還有女兒!還有”
  她的話音戛然而止,她看到楚云升忽然停了下來,雙眼猶如來自地獄般幽冥,又如來自天堂般的摯愛,相悖卻神奇的膠合在一起。
  人都一個極限,傷心極度的楚云升腦袋剛剛就像休克了一般,空空dàngdàng,但只需恢復一點點,便立即想起肩上的責任,柳璃的托付,他的骨肉,一股強大的力量令他想起父親所說過的話,要像一個男人站起來!!
  “楚,你現在想活著出去,只有一個辦法!”事關女尸自身生死,她也不得不全力尋找辦法。
  “說!”楚云升雙眼死死盯住年輕人背后,他現在沒有資格傷心,他要活下去,為了柳璃,為了孩子,也為了他自己!
  但他也不怕,他想好了,如果救不了孩子,他就自爆零維空間,釋放黑sè旋渦,大家同歸于盡。
  女尸用眼光向楚云升示意不知道什么時候被吸到距離棺材不遠處的金sè秘牌,慎重道:“如果沒我記錯的話,它應該是傳說中“罪門”,所有犯了不可寬恕之大罪的高維生命,都會被丟進這個門,剝奪意識,剝奪一切能力,降為低維生物,如行尸走肉。”
  “我聽兩位域使說,你有神位守護意識,再有這黑霧、氣,穿越此門,應當意識不丟,但你所有在四維空間中修煉的成果將一抹干凈,否則也無法在低維空間活命,我不知道這個神話中的東西怎么會在這里,應該和地球有關,就連神靈聽說也想得到,但你如果想試的話,我能夠幫你一試!”
  “不過你出去后,沒有了四維空間的修煉能量支撐你目前的境地,零維空間將愈加不穩,崩塌大概會提前!”
  “還有,你出去后,能夠用黑氣殺他,這也是一種能量,雖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能量,但能將我意識慢慢修復的東西,遠不是樞機源門后的力量能夠比擬的!”
  “告訴我怎么用!”楚云升沒有時間了,年輕人已經到了立方體旁邊,再不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對方有了七釘護體,他在棺材中就算研究出攻擊符文也一時殺不掉,不想辦法走出棺材,等年輕人掉過頭來再開館,還是一個死。
  但只需他能出去,就能有無數種辦法糾纏住年輕人。
  “維度差,將它放在有維度差的地方,再注入能量!”女尸敲了敲棺材壁,繼續道:“你只需能把弄進來,剩下的交給我,我能夠把它嵌入域壁之中,形成緯度差!”
  “好!”楚云升回答簡單而迅疾,符命一下,黑sè懸空漩渦立即就將地上的金sè秘牌吸入其中,再下一刻,出現在他手掌上。
  女尸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但沒有說什么,飛快地運轉冰能量,操控棺材,就在楚云升眼皮底下,那張金sè令牌神奇融入棺壁,并逐步變大,直到秘牌上的巍峨大門能夠通過一個人的大小。
  “快!穿過去,我支撐不了多久!”女尸語氣急促。
  楚云升沒時間懷疑她所說是真是假,哪怕是假的,也只能一試了,因為他沒有第二個更好的選擇!
  沒有猶豫,連遲疑都沒有,楚云升邁開腳就向bo紋漣漣的大門踏入。
  女尸猶豫了一下,慢慢道:“最后送你一句我自己的心得,這個世上不用聽別人怎么說,1號告訴過你很多東西,但不一定都是真的,世界的本源只能自己去尋找,沒有必要覺得別人騙了你,因為他們也不知道真相。”
  棺材外,一只虛影中的腳正飛速以三維空間的形式凝結成型……
  另外一邊,年輕人正在爭取速度打開立方體,臉上一片寧靜,卻忽然覺得背后寒風凌厲!
  “劍式!”
  楚云升來不及檢查身體狀況,也來不及觀察零維空間的狀況,當頭便凝結黑氣成劍,拿黑氣當元氣,一劍殺出!
  漫天黑氣,凝結為一劍,突地一下子消失了……
  “神技!?”位于棺材中的女尸失聲驚道。
  以后再也不熬夜了,今天一天都沒精神,渾身難受,到了晚上才恍然大悟,原來已經不是能夠連續三天三夜通宵不下傳奇線的年紀了。
  ^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