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537 愛恨只在一瞬間

……柳璃說著還用力站起來…扶著立方體透明壁,拿著同歸于盡的目光盯死年輕人,看得對方發寒發麻,才望向溶洞頂不存在的天空,虔誠敬畏:“行苑的人,是永遠都會忠于尊上的!”
  她的話應該不是說過年輕人聽的,但這里除了楚云升也沒別人,ting奇異,讓人捉mo不透。
  大吃了一驚的楚云升,還沒來得及搞清楚她在說什么,急忙停下手中“規畫”想要問個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又變成自己的不對了?柳璃的事情不斷是他的心結,不能就這么不明不白。
  但他還是遲了一步“柳璃”張開五指,披頭分發,四腳朝天口中發出女人特有的尖叫,像是鋒利刀片刮了耳膜,叫人難受。
  年輕人見了,立即沉下臉,將早就準備好的令牌又翻了出來,叱責一聲:“束!”
  令牌黃芒電閃,馬上就看見立方體的八個頂角各嗦嗦射出八道扭動不已的能束,分別纏死“柳璃”的頭、雙手、頸椎以及腰雙tui等地方,叫她動憚不得,有什么本領也施展不出來。
  這邊楚云升見事不對,擔心年輕人當場殺了“柳璃”聲sè俱厲道:“1小子,你敢動她,我誓殺你!”
  年輕人頭也不回,就當沒聽見,捆住了“柳璃”便挪動腳步移向嬰兒立方體,神情中看得出十分緊迫。
  楚云升雖聽不懂她們的語言,但從年輕形態舉動上看,也能發覺對方要動手了,這邊“柳璃”被捆著尚未消停,那邊更是嬰兒令他心切如焚。
  斷然不能讓年輕人害了自己的女兒!
  楚云升一用力,身體撕裂掙出“女尸”胳膊的阻擋,緊貼棺壁,手指如飛,年輕人虛弱無力每走一步都十分艱難,還有時間趕在前面攻擊一符!
  沒人注意到他身邊的女尸眼皮輕微跳動一下。
  “格域使!你以為這樣就能夠阻止我了嗎!”“柳璃”冷冷直笑,臉sè煞白,眼睛突起并瞪得很大,嘴角也帶血,似承受了極大的痛苦,十分猙獰。
  年輕人完全不理會她,努力朝嬰兒撲去。
  “hun滅!”
  “柳璃”眼球**,咬牙帶血唳嘯溶洞,凄聲來回震dàng像是yinhun出鬼關!
  不僅溶洞內,通道外駐守反抗軍也聽到了,個個寒毛林立,頭皮發麻,似有一股勾hun奪魄、yin風陣陣的力量吹過,只需一個不小心,就會走hun失魄。
  再看“柳璃”懸頭三尺,一股氣柱沖天而起,吹得立方體土崩瓦解,只剩下八條電閃扭動的索束仍舊纏著不放且越捆越緊,就像那蜘蛛網線一樣,沾上就別想掙脫。
  “楚云升,我把柳璃換給你了!”“柳璃”目光妖艷紅,語氣急促:“阻止格域使!她現在不敢殺你,你一死,孩子就會第一順位承繼神位護估她就奪取不了孩子的意識!一定要在她轉臨孩子之前,殺死她!殺死她!殺!”
  一連說了三個“殺”“柳璃”眼中的紅光幾乎盛開到了極點,猛地朝內一縮,紅芒盡收歸入眼底,消失,并在同時,頭頂上的氣柱也隨之而脫離,完全懸空。
  得到束縛的“柳璃”身體踉蹌栽倒柔弱無力,但就在霎時,瞳孔一片灰黑她又似從噩夢中驚醒一般,彈射起來不顧一切地沖向嬰兒立方體。
  “孩子,不要奪走我的孩子!”她雖是個弱女子,也剛剛掌控自己的身體,行動生硬遲緩,且跌跌撞撞,但比起虛弱不堪已滿頭大汗的年輕人,還是算得上“敏捷”的,不到三四秒的功夫,就沖到年輕人身后僅不足半米的地方。
  “滾!”
  年輕人不得不轉身翻出令牌,口chun輕啟,一個“解”字就要嘣出!
  眼見柳璃可憐剛恢復〖自〗由,卻連自己的孩子都來不及瞧上一眼,就要挫骨揚灰。
  一道黑sè符文騰空射起,懸于溶洞頂端,霧氣大盛,黑sè符芒從中探照射出!
  年輕人手中令牌剛剛鉆出的金黃sèbo紋登時得到了準頭,一頭扎入黑霧之中,噼噼啪啪,霧閃電鳴。
  “毀滅能量!?”年輕人臉沉如水,退后半步,緊緊握住手中令牌。
  維度之限不僅不利楚云升,對她也是極大束縛,萬般本領,都不如域證令牌好使。
  卻疑惑楚云升的黑霧竟能吸走令牌攻擊。
  “我看你能吸多少!”年輕人冷哼一聲,弱手輕揚,又是一道金黃sèbo紋變幻鉆出。
  “老子就連你也吸了!”楚云升悶哼一聲,強行不顧骨折將左手從身下抽出,一把按住女尸精致面孔,逼它后仰貼壁,阻止它再分用自己的黑霧,集中全力向懸空的黑霧版物納符輸送源源不斷的漩渦能量。
  剛剛情急之中,楚云升一時也不知道黑霧能夠篆制成功何種攻擊符,黑霧與天地元氣不同,天地元氣可或調動或轉化為冰火等純凈元氣,黑霧是怎么回事,他也搞不懂,萬一用它篆制火攻擊符或冰攻擊符沒有任何效果,后果將不堪設想,現在不比剛才,緊迫的救命時間不會給他有第二次機會!
  物納符是他最為熟練的,也是等級最低的,篆制速度快,穩定,熟悉,最重要的,物納符的xing質與黑霧并不起明顯沖突,至少成功率高。
  一試之下,雖勉強可用,但其內功效十分奇異,楚云升也沒時間去研究,只需它能吸走年輕人的攻擊就行!
  管它那么多做甚!?當務之急,就是殺了年輕人!
  另外一邊,柳璃終究沖到立方體前,緊張而柔愛地看著里面沉睡的嬰兒,四周尋找入口,想要把孩子抱出來。
  “到這邊來!”
  楚云升見狀,一邊加大旋渦輸送,一邊急忙大喊。
  年輕人詭異莫測,智商偏又奇高,突見屢屢被誤為毀滅能量的黑霧也處變不驚,沉重應付,柳璃距離此人僅幾步之遙,十分危險。
  他現在還搞不清楚柳璃的情況,但越是搞不清情況,就越不能讓柳璃死。
  他這一喊,卻見柳璃渾身一頻,不敢置信地回頭一看,眼淚登時止不住地如落線一般。
  “云升?真的是你!”柳璃飛一般地撲過來,眼神中滿是驚喜、冤枉、以及如洪水一般的思念:“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不會不要我的!我就知道她是騙我的!你不會不要我的!”楚云升的心登時顫抖了一下但死死咬住嘴chun,他需要一個注釋。
  柳璃滿是淚痕的臉龐緊緊貼在棺壁,伸手似要撫mo楚云升的面頰,喃喃淚泣:“云升,真的是你么?我好想你,好想你!”
  年輕人乘著楚云升分心之際,陡然加大令牌攻擊頻次,一道道金黃sèbo紋連連鉆出,張牙舞爪鉆入符文黑霧,強大的分解力幾乎將黑霧拆散。
  遭到重擊的楚云升一咬牙,不顧零維空間隨時可能崩潰的危險,再次加大黑霧的輸送力度。
  得到黑霧補充的黑sè物納符馬上一掃頹勢,一舉吞下七八道金黃sèbo紋,更逼向年輕人手中的域證令牌。
  噗嗤!
  年輕人臉sè煞白,虛弱地吐出一口血肉,向前接連被吸得踉蹌幾步,才重新穩住身形。
  雙方再次平衡對峙。
  “為什么?”楚云升知道想殺掉年輕人,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拼身體,誰先撐不住,誰就先完蛋,正好也乘這個時間,他要問柳璃個明白。
  他被柳璃一前一后的變化,以及剛才的那番話給完全搞糊涂了,現在還在云里霧里,不知所以然。
  柳璃似乎被楚云升質疑的眼神嚇到了,臉sè慘白,內疚道:“云升,對不起,我知道你不想要孩子,你想再奮斗幾年,可是我想要,做夢都想要,所以我瞞著你沒吃藥,我就是想要個孩子,和你結婚,踏踏實實,我……”
  楚云升不相信,ji動道:“可是,那,你又為什么要走?就算你走,為什么連個聯系方式都不給我?qq找不到你,微信短信你不回,電話打不通,我問了所有人都沒你的消息,你最好的朋友筱筱,還有你爸媽都不肯說,你知道我找你都找瘋了嗎!?”
  “對不起,對不起,云升,都是我不好,我不該自己做主要孩子的。”柳璃痛苦萬分地抽泣。
  看著她熟悉的眼神與啜泣聲,楚云升忽然意識到了什么,剛才像是另外一個人一般的“柳璃“所說的話如重錘一樣敲入他心里,一陣劇痛,聲音幾乎顫栗:“是不是有另外一個人?”
  柳璃咬著嘴chun,啜泣道:“那天我去醫院,知道懷上了,一路上又高興又害怕,心想著不知道該怎么和你說,我就去超市買了huā買了紅酒,準備晚上找機會告訴你,可是我連超市門都沒能出,忽然就昏倒了,醒來就是一片黑暗的地方她后來告訴我,她不斷在等我懷上孩子,一懷上就奪走我的身體,我求她不要傷害你,她一開始不理睬我,后來被我磨得受不了了,告訴我你不會要我了,你也早就放棄找我了,還說你會有很多別的女人,我不相信,就和她打了一個賭,她問我哪里來的那么大的信心,我說我信任你!”
  楚云升眼淚師地一下子涌了出來,再不用別人說什么,他什么都明白了,也什么都懂了,心如針扎刀絞,痛徹靈hun,愛恨原來只在一霎時!
  那一聲“我信任你”幾乎令他恨不得殺了自己!
  “璃,不要說了,是我對不起你,是我,都是我!是我這個該死的身份!是我害了你!”
  柳璃眼神突然渙散了一下,像是很乏很累,但她仍憑仗著一股意志支撐著,lu出一個笑容,孩子般的笑容:“云升,看見你我好開心,真的好開心,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的,你一定回來的!”
  “我”楚云升不敢說下去,因為他真的沒有做到,他真的放棄了,他覺得和柳璃對他的愛比起來,自己一錢不值,還害了她一生。
  他想罵自己,抽自己,掏心挖肝。
  柳璃伸出飛速枯萎的小手隔著棺壁虛堵住楚云升的嘴,愛意融融:“不要說,別說,讓我在幸福中離開這個世界……”
  楚云升猛地吸了一口氣,淚滿盈眶,死死咬住自己的嘴chun,不停地顫抖,他覺得自己不配也承受不起柳璃這份沉甸甸的能夠壓垮世間一切的感情。
  二十多年近三十年啊,沒有任何一個人比楚云升更為清楚零維空間的恐怖,五階崩心,無邊的空虛,無盡的孤單,誰能承受!?
  可是他現在卻只能看著她,隔著棺材看著她!
  他想再抱抱她,想再wěn一次她,卻是奢望!
  他連她的一個衣角,一個手指頭都碰不到!
  柳璃合了合眼,她全身以看得見的速度在蒼老,楚云升渾身劇烈顫抖,嘴chun抽搐,憤怒**,因為他什么都做不了,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最親愛的女人在自己面前片片凋落,慢慢死去!
  而他還他媽的赤身luo體和另外一個女人身在一處!
  “放我出去。”
  楚云升抽搐了一下,死死低聲道。
  “放我出去!”
  他一下子掐著女尸的脖子,厲聲道。
  女尸一動不動!
  “放我出去!!!”
  楚云升迸發出一股無法想象的力量,幾乎將女尸的脖子捏斷,大吼道!
  “你清醒一點,你出去,也救活不了她!”
  女尸終究說話了,嘆息一聲道。
  “我不管,我欠她的!讓我出去,我用黑霧和你換,你想吸多少都行!”楚云升悲痛yu絕。
  女尸搖了搖頭,睜開眼睛,帶著一絲憐憫的目光看向柳璃,道:“這里,棺材打開,你我霎時死亡,有何用?”
  “我不能看著她死!”楚云升眼神堅定道。
  “云升!”剛剛mi離了一下的柳璃,勉強笑了笑,打斷道:“那是我們的孩子,我給她起了好多的名字,可是沒一個覺得好聽,以后就交給你了,你要把她養大,我其實好想聽你這些年是怎么過來的,可惜沒時間了……”
  “不,不,我能想到辦法,你不要放棄!”楚云升明知自欺欺人,卻仍然這般說道,其實是騙自己。
  柳璃眼神越來越mi離:“云升,在那邊,我還等你,多久都等。”
  說完,她忽然回光返照一般,悄然隔著棺壁親了楚云升一口,彎腰撿起一柄鋒利的鋼筋條,目光冰冷地走向還在與楚云升黑霧對峙的年輕人。
  “你想干什么?別過去,快回來!”楚云升驚慌道。
  這時,八條鎖鏈捆住的那道光柱,淡淡泯滅中,自嘆一聲:“你真傻!”
  …………………,…,
  熬夜還是更了,**就要來臨,等待我和老楚一起迸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