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536 殺不殺得你

第五百三十六章殺不殺得你!
  楚云升熱淚盈眶,眼底深處的那一抹逼人光華匯聚成鋒。原本凝然、凜然、肅銳,卻多出一絲愛意。
  溶洞另外一邊,囚禁中的“柳璃”驚怒道:“格域使,你膽敢私自與這里的生物簽訂協議!”
  年輕人悄然推開身邊王叔,依靠嬰兒所在的立方體,撫摸水波漣漣的紋壁,透著它,如珍寶般細細打量嬰兒,毫不在意地說道:“為何不敢?尊上將域證放在我手,自然信任我多于你,外面的那些生物又如何分得清域使和行使的區別?你看,你將它保存的多好!純凈的意識!多好的介質!卓爾星人的技術似乎又進步了,這點倒是你們行苑的職責,你那么想要功勞,就讓給你上報吧。”
  “你原來打它的注意!你敢”囚禁中的“柳璃”話音不知為何忽然卡住,淡紅色的瞳孔詭異間唰地一下子變成了黑色,緊接著,人猛地撲到立方體透明壁上,刺耳尖叫道:“別碰它,別碰我的孩子!”
  年輕人指尖一顫,死死盯住“柳璃“臉色似乎極為驚訝!
  位于其左側的老者王叔,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家主人顯露如此驚容,多少年了,他侍奉主人這么久,就連蟲子攻到眼皮底下,他也沒見主人如此過,一點點也沒有!
  “你?”楚云升似乎也感覺到了什么,噌地轉過頭,盯著“柳璃”。
  但那只是幾個呼吸間的事情,“柳璃”灰黑的瞳孔很快再次轉為淡紅色,人也好像大戰一場,萬分疲倦無力軟下,跌癱落在立方體中。
  年輕人若有所思地瞥了楚云升一眼,聲音突然變冷道:“她是怎么回事?怎么還沒殺死?你可知嚴峻性!”
  “柳璃”沉沉哼了一聲道:“若不是因為她,你以為憑你手中的域證就能輕松將我囚禁于此!”
  年輕人眉頭擰鎖,腳步陡然快了幾分,似是用盡了全力,撲到“柳璃”所在的立方體邊,肅聲道:“你憐憫她?還是因為?難怪你到現在都降臨不成功,你想害死大家嗎?”
  “柳璃”發出一連串刺耳嘲笑之聲,道:“原來你也知道啊!堂堂格域使也會害怕啊!你以為尊上就沒有料到我們會發覺相互的存在?就沒有制衡你我的手段!?不錯是對耦降臨法!我死了,你也活不成!”
  年輕人臉色微變,但終究非常之人,很快鎮定下來,沉聲道:“告訴我你現在的情況?排斥反應惡化究竟到什么地步了!?”
  “我怎么還輪不到你來問,不過,至少沒變成你這種男不男女不女的怪胎!”脫離在立方體中“柳璃“此時仍不忘嘲諷可見兩人間隙之大。
  但楚云升卻完全聽不懂她們兩人之間的語言,更不知道她們在交談什么,他正集中全部精力,尋找脫困并殺死年輕人的辦法。
  剛剛就在剛剛老頭出去的時候,透過眼神交換,楚云升清清楚楚地感覺到他將寒武魂的引子交給了自己,現在就盤旋于黑色漩渦附近。
  雖然沒有大樹種子楚云升也沒辦法進入零維空間看個究竟,但能第六分叉線還有些殘存仍能夠通過它感覺到寒武魂引身上所蘊含巨大的奇異能量,而且,黑色漩渦也似乎對它蠢蠢欲動,就像饑餓的野狼遇到肥羊羊。
  但令楚云升看到機會的并不是寒武魂,不到最后一步,他是無法做出那般兩難的抉擇,在老頭交給他寒武魂引的時候,他那雙凝結鋒芒的眼神中似乎看出一絲異樣。
  那本是四元天才能夠居高臨下看得到的東西他知道,因為他登峰四元過但他不知道因為靈魂深處那顆種子得了機會大幅度的對命源進行融合,這本該是九元天之后才做的事情,完全混亂了修煉體系,雖瀕于崩潰,一片混亂,然而世間萬事,即便有大弊時也會有小利,哪怕一點點,從頂端層次向下的影響,也可生出不可思議的效果,無法預測。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魔道,弊大而利小,風險莫測,動輒便是萬劫不復,以命相抵,代價極為沉重,而為的往往只是一時之力飆,一擊之越位!卻不計未來后果。
  當然歪門邪道也不是不要命就能以身試法的,若非沒有古書維護空間,沒有黑漩時時干涉,楚云升也斷然沒有一絲機會。
  而現在,楚云升要得就是這一線之機!
  老頭通過眼神交給他寒武魂引方式很特別,也極為聰明,如果不是細心體會,根本無從察覺。
  他傳送寒武魂引的辦法竟是通過一維空間,點對點直線飛渡!
  楚云升沒想到,也是第一次碰到竟然有人能想出這樣天才橫溢的辦法!
  這給了他極大的啟發,三維空間內,第四維的元氣能量不但幫不上忙,反而還能成為殺死自只的殺手。
  但利用低維空間的維度就不一樣了,它在三維的框架中,屬于基本組成元素,就像在四維空間中,三維身軀一樣能夠做很多事情一樣。
  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利用低維手段的,這需要哪些條件,楚云升目前還不知道,但肯定極為苛刻,否則陽光時代早被發覺了。
  楚云升現在關懷的是另外一個問題,既然老頭都能利用一維做傳送通道,為何他不能利用二維空間作為攻擊手段!?
  之所以會想到這點,與以前騰空符篆有關,此刻他也是急中逼智,那些騰空符都是純能量組成的平面,幾乎沒有一個是有厚度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楚云升很懷疑二維空間大概不存在任何生命,而是由純能量組成,因為越接近純粹的二維空間,能量就越為精純,構裝的符文能力也就越大!
  且不管這種猜測對與不對,他敢要挾年輕人自己身在棺材中照樣能夠殺人,也不是一點把握都沒有的。
  元氣不能用又怎樣?難道就不能篆制攻擊符文了!?
  除了身邊的這具“女尸“大概沒有第二個人能夠知道他身體內的黑霧是無視任何空間維度限制的!
  以此黑霧,以被所有人包括曾經的那個殤誤認為的毀滅能量,篆制三階高等攻擊符,會是什么樣的效果!?
  “殺不殺得你!”
  楚云升冷吸了一口氣,下方,手指飛動…………
  另外一邊,年輕人扶著立方體剔透外壁,虛弱嘆息道:“對藕,對藕!尊上啊,你就不怕我們其中一個不測死亡,另外一個也因而陪死而完不成任務?難道您還有后手?”
  “尊上的智慧,豈是你能夠揣測的!”“柳眉”神情不屑,退后坐下,盡力恢復心神。
  年輕人沒理會她的冷嘲熱諷,目光中閃爍著思考的頻次,幾乎不到一會的功夫,臉色便重新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指向嬰兒所在的立方體,信心十足道:“我明白了,王叔,扶我去那邊!”
  那老者趕緊上前,伸手準備扶住自家的主人,卻見年輕人眼神中閃過一絲決絕的殺機,右手翻起域證令牌,只淡淡一聲:“解!”
  速然間,一道金黃色波紋變幻著形態,自令牌鉆出,一頭扎入老者的胸膛,下一刻,老者驚恐疑惑的眼神永遠定格,身體連同衣服如粉碎般漫起無數細微顆粒,再分解,頃刻的功夫,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消散一空,片血片物不存!
  “柳璃”渾身一怔,下意識地向后挪移,驚恐道:“你,你,你想干什么!”
  年輕人眼神閃爍著妖異的紅芒,冷漠無情道:“尊上的后手不管是不是他,他都知道的太多了,早該料到自己一死!”說完又語重心長地補了一句:“你也一樣!”
  “柳璃”忽然像是意識到了什么,驚訝萬分不敢置信地道:“你,竟真的敢背叛尊上!?”
  年輕人悄然一笑,虛弱著移動腳步,一步步挪向嬰兒所在的立方體,冷聲道:“看來你剛才沒聽明白!你一樣,我也一樣!不管你我是誰完成任務,對尊上,都是知道太多的人,下場必定和王叔一樣!”
  “尊上讓你降臨這具懷孕的身體,讓你奪走具有承繼資格的孩子,確保資格不絕,但卻讓你產下嬰兒后立即將它養封,為何?尊上不但要利用楚云升去取七釘,還要這個嬰兒來獲得神位!到了這步,你覺得尊上還能讓你我活著嗎?”
  “尊上!?”“柳璃”為之一怔。
  “我不想死,辦法只有一個!”年輕人指著嬰兒,面沉如水道:“承繼神靈儲位!”
  “柳璃”天人交戰著,她從來沒想過年輕人真的會如此膽大如此包天,那可是神儲啊!
  “你是配合我,還是準備誓死效忠?”年輕人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其實沒有你,我一樣能夠做到!”
  “柳璃”定定地望著年輕人,一秒又一秒,忽然刺耳笑道:“格域使,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你以為我會相信你最后會放過我嗎!你必殺我!既然如此”
  她猛地抬起頭,向不遠處的楚云升,用漢語道:“楚云升,我把她還給你!你給我聽好,我一生中從未見過她這般執著的人,為了等你,為了你們的孩子,她能夠在黑暗中忍耐無邊的空虛孤單,苦苦支撐了二十多年!她不曾負你半分,是你,是你的身份,負了她一生!”
  “可惜,你們只有一小會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