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533 寒武魂

老頭抬起頭,眼神平靜地望著楚云升,慢慢道:“我知道你現在非常非常疑huo我為何會知道這么多的東西,但我還是希望你能聽完,我再說一次,事關你的xing命,也關乎我們的xing命。”
  “還有什么可說的?”
  楚云升目光逐步暗淡渙散,然而詭異的是,退散的目光竟然在眼神深處重新凝結,仿佛革新重生一般,由弱變強,凜然逼人!
  老頭沒有注意到楚云升眼神中暗藏的細微變換,仍然長篇大論道:
  “我說過,我發覺過寒武前人的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很久前,哦,太久了,我都快記不得了,那還是我剛剛被創造出來的時候,一次偶然的機會,一個清剿任務,小楚,你都想不到當初連神人都畏懼三分的寒武前人,他們的幸存者在幾百萬年后是多么的可憐與凄慘,我永遠忘不了那個女人抱著小男孩望著我的目光……那一夜,我殺了很多很多人,卻一直忘不了那個眼神,一閉上就是,滿眼都是,仿佛喚醒了我的靈hun……以后的歲月中,我一步步高升,卻心懷著這個秘密,晚上入睡時都要把自己嘴堵上,生怕一不小心說了出來,整日膽顫心驚,夜不能寐,我試過自殺但我不能死,我要撐到最后……后來我才知道,那個女人直插我靈hun的,其實不是目光,而是hun,寒武hun!”
  楚云升閉上眼睛,淡淡道:“你和我講這些,已經沒有用了,我已經找到了我自己的路。”
  老頭大概沉浸在悲傷的情緒中,沒有注意到楚云升語氣變化,繼續道:
  “小楚,這些年,我們連續發覺了很多寒武前人用悲壯與仇恨之心埋下的上億年的遺產,就在其中,我總結出了他們的秘密,億萬年前,寒武前人在地球上發覺一方石碑,無人能注釋石碑的來歷,也無人能弄明白石碑的秘密,然而就在石碑出現后的短短數千年內,寒武前人的文明以史無前例的速度飛奔,直到有一天,他們發覺了長生不死的秘密!”
  “但是,他們剛剛觸及到這個秘密,便迎來了神人的戰爭,浩劫數萬年,無數英才,數不清的資源,隨著戰火付之一空,然而即便神人屠殺了他們所有子民,幸存在yin暗地下的寒武前人,仍然沒有放棄對長生不死的追隨,因為他們知道,只有真正找到這個秘密的真相,才能將所有的子民從萬劫不復永世不得超生的地獄解救出來。”
  “他們成功了,直到剩下最后一個人的時候成功了,那就是寒武hun!”
  “然而,那個唯一知道如何得到寒武hun的人卻被我殺了!!!為此我不得不付出無數的歲月去尋找答案。”
  老頭痛苦地垂下頭,仿佛犯下了一個永遠無法原諒的錯誤。
  “告訴我你是誰!”楚云升陡然睜開眼睛,目光異常犀利,再次逼問道。
  “小楚,只有寒武hun才能救你!”老頭的語氣也變得急促起來,兩人之間的交談,突然之間變得弩張劍拔起來!
  楚云升嘲諷的望著老頭,一言不發。
  老頭這時才發覺楚云升神情上的變換,但他并未在意,語氣似乎坦誠般地道:“是,我是有si心,我愿意將億萬年來,所搜集的所有有關如何締造寒武hun的方法告訴你,但你也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在你利用寒武hun沖破四元天之后,還請將它還給一個人,我也不瞞你,我會留下一個鉗制你的措施,因為它是寒武族人結束億萬年噩夢的唯一指望。”
  “你不夠資格和我談條件,因為根本就不想要什么寒武hun!那是你們的hun,不是我的!”楚云升都已經懶得去猜測老頭背后的動機,一個圈套接著一個圈套,還有什么還談的,恐怕北極基地之所以會在自己抵達之時“恰好”發生巨變,和這老頭也脫不了干系。
  老頭死死盯住楚云升,眼神中閃過一絲yin柔,遽然冷漠道:“不,你會的!你起過大誓,你要殺絕所有異族,而我就給你這個機會!只需你原意,我們馬上就能夠開始,24小時之內,我敢想你保證,所以異族,包括煥,全都必死無疑!”
  老頭不等楚云升說話,馬上站起來,走到楚云升面前,逼視他,冷血無情地繼續道:“所謂寒武hun,如今所有人身上都有,覺醒不覺醒的,異族不異族的,都有!在北極基地最底層,我已經建造好抽離機器,準備好足夠能源,只需你按照方法,我保證24小時之內,你能夠抽干所有人乃至所有高等動物身上殘存的寒武殘hun,合億萬為一,締造出寒武正hun!”
  楚云升像是看著傻子一樣看著老頭,冷笑幾聲,道:“既然你都準備好,為何你自己不做?不要再騙我了,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馬上送我出北極,我會當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第二,如果你繼續試圖困我在這里,我保證一旦出了這具棺材,我會讓你寒武hun繼續永世不得超生!”
  老頭似乎根本沒聽見楚云升的“威逼”,雙眼以完全不符合他年紀的神sè盯著楚云升,并伸手指著棺材內彌漫的黑霧,幽暗yin森道:“我不做是因為我做不到,而你有它,可分解泯滅萬物乃至一切生命的毀滅能量,配合上軸心時空之門,就能夠做到!”
  “你要毀滅地球上一切生命!?”
  楚云升驚訝而不敢置信地望著老頭,是,他是起過大誓,要殺絕世間一切異族,然而到目前為止那也只是個誓言,該殺的他絕不會手軟,但如果讓他真的去砍下比如姚翔的腦袋,他也無法做到老頭此刻的瘋狂,老頭的話讓人心生出陣陣寒意,已經不是用瘋子能夠來描述的了。
  老頭再逼上前一步,抵著棺材壁面,凝視著楚云升,咬著一字一句加重語氣道:“不是我要,是你要!”
  說完,他退后數步,張開雙臂,似要擁抱整個世界,嚴肅道:“這天下,地球之上,所有的生命本就來自寒武前人!如今不過是把它們統統收回罷了!!!”
  “你瘋了!”
  楚云升閉上眼睛不再說話,老頭已經瘋了,竟然想要毀滅一切生命的辦法抽取殘hun締造寒武hun,不管他真正身份是什么,都透著一股異常冷血的邪氣,令人不寒而栗。
  “我沒瘋!是你不敢面對現實!”老頭大聲道:“所有的人本就不該生,又何來死?這一切都是神人的錯,是神靈的錯!”
  “締hun之后,不但對你沒有任何喪失,你還能夠借此擺脫零維空間之危機,成就樞機源門,你自己都說過你已經一無所有,還有什么值得你顧忌的!?你放心,就連我也會被抽去殘hun而死,沒有必要騙你。”
  “你只需在成功后,將寒武hun還給我冰封在海王星深處的小男孩,他是我在億萬年前冒著生命危險留下的唯一寒武前人,經過了這么多年的歸位,打散,再歸位,再打散,再歸回……回憶丟失太多,我想了不知道多年,才重新想起它的位置!”
  楚云升突然睜開眼睛,打斷他道:“你原來是多能族的人!?”繼而又冷聲大笑道:“老頭,你們說的話我半個字也不會再相信,別急,你等我把話說完,我能夠清清楚楚的告訴你,就算你說的是真的,我也不會去做,沒有理由,就不想!我怎么做是我高興我愿意我開心,你又能拿我怎樣!?
  到今天,我才明白一個道理,孫悟空輸給佛祖,不是翻不出手掌心,而是佛祖讓它翻,它還真的傻乎乎地就翻了!輸贏不在神通,在于其心!
  所以,你也別再跟我廢話,我只問你最后一個問題,你是準備讓我等你死了之后讓別人抬我出北極,還是現在你馬上就讓人抬我出去!?”
  楚云升的話一氣呵成,聲勢奪人,尤其最后一句,那意思等于撕破了臉,是敵是友,你看著辦吧。
  老頭終究第一次認真地重新打量楚云升,沉默了頃刻,卻搖了搖頭,語氣稍緩道:“小楚,我沒有十全的把握就不會和你說上這么多,而且,我敢保證這也不是你想問我的最后一個問題。
  是,我的身份現在也能夠告訴你了,不錯,我是多能族人,而且不止是,還是多能族之首魁,一號天導人,多能一族的始源!”
  老頭抬起頭,出奇的平靜道:“但你恐怕不知道,除了一號天導人之外,在漫長的散落歸位秩序中,我還有一個身份,你的祖先,楚術門人的門主,也是我!”
  “天算不如人算,大約一千年前,本有一次機會,我能夠恢復幾分清醒,研究你手中的古書,卻忽如其來的一場大病……”
  “小楚,即便我只研究一點點,但相信也比你了解的多得多,因為你我基礎不同。所以我更知道,你早已卷入一場神靈之間的較量,怎么也由不得你,你與我面對的是兩個世界的戰爭,所以你不能死,你需要寒武hun救命!”
  楚云升很驚訝,非常的驚訝,老頭是一號天導人,剛才從老頭的話里就能看出一些倪端,而且多能族一向視人命如草芥,倒是符合,但他怎么也沒想到,楚術門人的門主竟然也是他,雖然自己和楚術門人的關系很蹩腳,但也不得不承認楚術門人在港城的犧牲。
  然而驚訝歸驚訝,只需不是他楚云升老子老媽,這世上任憑誰再也命令不了他,雖說我就一定想活的?誰說我就一定要卷入神靈之爭的?老子不干了行不行!?
  “小楚,你會的,你會想盡一切辦法不讓自己死的!因為”
  大概是感覺到楚云升冷淡冷漠且不屑的意味,老頭嘆息了一聲,猶豫再三,似在擔心什么事情,卻最終,還是將那個殺手锏說了出來,果然,此言一出,一擊必殺,令楚云升當場五雷轟頂,hun飛魄散!
  萬里之遙的太平洋上,一個極度虛弱的年輕人,閉目沉靜,身前漂浮著七只若隱若現的釘影,似在與它們溝通著什么。
  忽然,年輕人虛弱地睜開眼睛,淡淡一笑:“原來是這樣,原來尊上早已安排好了一切,我失敗后的補救都安排好了,尊上真是滴水不漏啊,兩個都想要,連我都瞞住了……”
  “王叔,走吧,去看看那個女人和孩子,也是該取回七神釘了,大概還不止……”
  ^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