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529 融合

秦奇英直起身體,捧起秦錯梨花般的淚臉,疲倦地笑了笑,安慰道:“傻孩子,我早知道了,沒什么,那孩子八歲的時候親眼見到自己父親被殺母親被……他只是做了自己的選擇,他心里有過不去的檻。媽媽也知道你不斷喜歡她,為了他,你都敢和他冒險去找武源,什么都不顧,真是傻丫頭。”
  “媽媽……”
  秦錯沒想到自己從來向任何人透lu過自己的心思,母親卻依然知道,登時面頰通紅,低下頭,喃喃小聲道:“李大哥說,ji進派和投降派不同,還是絕對尊重武源的。”
  李沉銘倒也沒騙他,實際上,ji進派與投降派不贊同保守派的方案,但也不是說ji進派與投降派就不待見楚云升,的確,雖然在陽光時代,他們中的某些元老,隨便動動手指頭,就能讓楚云升去喝茶去消失,但形勢比人強,如今這天下,他們連待見不待見楚云升的資格都沒有了。
  他們各有各的打算,ji進派是不愿意將反抗軍的身家xing命捆綁在一個將來必定是異族傀儡的半大小孩身上,投降派也是一樣,所不同的是,ji進派是擔心捆綁后,反抗軍遲早淪為異族遙控的工具,而投降派卻擔心因為半大小孩因為楚云升和異族不可調和的矛盾,導致在將來反抗軍因而而遭受連帶之災,斷了自身與異族調和的可能。
  也不能說他們的擔心就錯了,楚云升本身的確是有si心的,就是要將反抗軍捆綁在余寒武、小老虎以及殤珉大軍的戰車上的,是有極大的風險,但也給了他們最好的機會!
  機會和風險,不斷都是并存的,從這點上來說,對雙方都是公平的,只是具體到實際中,各自看法和觀念不同而已。
  這里面的利弊,秦奇英也是清楚的,并特地向總司令做過詳盡報答,也加上過她對楚云升xing格判斷,最終得到了總司令的認可與點頭,這才在保守派內部迅速統一意見,一錘定音的。
  所以秦錯說的這些,秦奇英也不驚訝,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總司令已經來了,讓她放心,自己不會傷害李沉銘的。
  總司令是被兩人抬著來的,這幾個月他已經虛弱得下不了chuáng了,但只需他還有一口氣,再亂的局面一時也迸發不起來。
  人類的歷史就是這么奇怪,只需不是來自外部的侵入,就其內部來說,只需某個強勢人物只需還在世,只需還有一口氣,就會如一座大山**著,比如秦始皇,他活著的時候,劉項二人再“安得四方勇士”再“力拔山兮”也掀不起什么浪花,又比如慈禧太后,只需沒咽氣,再多的不怕死的革命黨,再怎么“同志努力”,搖搖yu墜的清王朝江山仍舊捅不掉,再比如大災難前陽光時代的“太祖”……
  反抗軍總司令也是這樣的一個強權人物,在反抗軍內部,他擁有極高的威望和貢獻,這點,楚云升也是比不上,他最多算是武力威壓而不是威望。
  他躺在擔架chuáng上沉重地合了一下眼睛,算是和秦奇英打了一個招待,便費力地動了動手指,指向楚云升所在的棺材旁邊。
  望著赤身luo體與一個絕世女人貼靠在一起的楚云升,這位總司令將所有人都趕了出去,只留下秦奇英陪著他,靜靜等待著。
  他一點也不著急,就像自己還有很長一段時間生命能夠等待,也不擔心如何打開棺材,只是靜靜的等著,仿佛一定知道楚云升會自己醒來一般。
  秦奇英不敢問他,有的時候,她有一種強烈的錯覺,覺得總司令十分神秘,神秘的可怕,不說別的,單說還在陽光時代,聽說就是他立排眾議,運用各種手段促使當時的九大長老,借著四方談判重啟,與美國國務卿于朝鮮秘密簽訂協議,制造北極基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消逝著,四周鬧哄哄的,橢圓通道入口處也因為總司令的忽然清醒安靜下來,各方都在等待著。
  然而,這個時候,北極圈外面卻平靜不了了,諸大勢力的諜報人員紛紛傳來消息,說楚云升被困在一具棺材中,但具體原因,具體情況,全都不明!
  直到剛剛,一疊“偷拍”照片由一個秘密潛伏的人員交到天空之城“駐北點”官
  幾乎沒有一刻的延誤,這些照片的復印件就傳回了天空之城總部,再經過輾轉,這些應該打上馬賽克卻沒有打上馬賽克的超尺度高清照片赫然擺在了煥與丁顏案頭上。
  當時,聽說五族最強人煥正在喝水,第一眼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那表情就像被五雷轟頂一般,呆若木雞,嗆了一身的茶水都毫無感覺!
  雖然已經喝過很多水了,這位目前五族最強人仍然覺得口干舌燥,并極度失態地拋開水杯,一連攤開所有照片,朝著丁顏說了一句他自己都覺得滑稽的話:
  “我不是在做夢吧!”
  丁顏冷靜地搖了搖頭,他知道得比煥少得多,但就是這種“少”,令他能夠極為冷靜的分析事情的本身,而不像煥被照片內容驚訝的都失了態!
  可是,他如何能不失態?
  被冰族譽為永恒的驕傲,就連十三都不敢小覷的一代親王,無數男人為之瘋狂敬佩以至是愛戴,卻發誓永生永世不近男sè,追隨世間本源的冰冷親王,竟然,竟然死死抱著那個死腦筋的笨蛋,主動索wěn!?
  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寧愿相信是楚云升仗著武力在褻瀆欺負沒有知覺的親王,雖然這樣的話即便算是“**”是“非禮”,但他也能勉強接受。
  然而一疊的照片,不論從哪個角度,從哪個位置,都看不出來親王有一絲被強迫的意思!
  哪怕一點點都沒有!
  這令活了不知多久的煥腦袋差點短路吐出血來。
  大親王非但索wěn了,還主動靠著那個死腦筋……
  煥瞪大眼睛,炸舌而說不出話來,這些照片要是放在他那個時代,恐怕就連神人都要吐血三升,更不要其他人了。
  楚云升還不被冰族的那些狂熱崇拜者給活刮了?
  “不可能!一定是合成的,讓你的人再去查!這根本不可能!”過了許久,煥才回過神來,手指敲著照片篤定地說道。
  卻不料丁顏早已有備而來,等他說一完就馬上回答道:“是真的,我讓分析部門最優良的專家辨析過了,不存在作偽的可能。”
  煥出神地盯著眼睛看著丁顏,看了很久,忽然失聲笑道:“哈,哈,哈!這,這要是給冰族那幫死人臉看看,那不得把她們氣得七竅生煙!?”
  他原地來回急轉了幾步,像是想起了什么,含糊不清地說道:“對,對,對,去給冰族送去,也刺ji刺ji她們。”
  丁顏眉頭一皺,卻留在原地沒有動,煥還在犯暈,他可已經在考慮很多實際問題與下步措施,送照片刺ji人家這種事,就是小孩過家家般無聊,對他來說,毫無意義。
  煥見丁顏沒動,這才回過七八分神來,自言自信道:“哦,也是,現在冰族的那些后裔估計也不認得她,而且怎么說也是值得五族尊敬的人,我失態了,封存吧,銷毀一切副本,不要再派人拍了。”
  說著,他指著照片又笑道:“況且,楚還光著屁股,不要惹他惱羞成怒,對大家都沒什么好處。”
  丁顏點了點頭,收起照片,慎重地說道:“您看,能否要敦促那邊強行進去打探情況?楚是生是死,現在很關鍵!”
  他其實早拿了注意,只是楚云升那邊的一舉一動,煥都下過死命,必須經過他的同意,換句話說,一切都要等他定奪,由此丁顏能夠判斷煥心中一定有數。
  煥聽他這么說,也認真起來,表情慢慢變得嚴肅,沉吟頃刻,指著那具棺材道:“沒事,有這東西,楚暫時死不掉,再說,有人比我們急,讓他們去觸楚的這個眉頭,這不光著屁股么……我們就不參與了,不過,你能夠放風出去,說楚生死不明,你把重點放在那個什么司令身上,我怎么覺得這人有點眼熟?”
  丁顏嗯了一聲,煥的想法基本和他一致,只是細節上他需要仔細布置一下,隨口答道:“那人以前是陽光時代我國的高官。”
  煥表情冷淡的搖了搖頭,陷入沉思。
  身在棺材中的楚云升,還不知道自己的“艷照”已經放到天空之城的案頭上,他此刻渾身軟綿無力,渾身奇癢,那是逆元體正在點點滴滴的恢復“失地”。
  同時,更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伴隨著一縷寒香擾亂他mi糊的心神,多少年都未曾再動過的某種沖動,一bobo襲來,就好像當年在被窩里抱著璃的感覺,虛若無骨,交融一體……
  在這種感覺下,靈hun深處的那顆種子似乎吃了雄心豹子膽,底氣忽然十足起來,一改以前小心翼翼的猥瑣,氣勢洶洶地開始融合起命源!
  當然那股外來力量也毫不畏懼,立即出現,你融多少,我就滅多少,針鋒相對,寸步不讓。
  兩者剛一交上火,黑sè旋渦就立即打了雞血似的,拼命釋放黑霧,以風雷之勢力橫掃零維空間。
  不過這一次,那顆靈hun深處的種子大概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不但不退,反而越挫越勇,仿佛有著源源不斷的動力在支持!
  它每融合一分,就壯大一份,外來的力量也跟著強大一份,而黑霧也越出越多,在外面,黑霧冒的越多,棺材中的那個女人就抱得楚云升更緊一份,吮吸得也更熱烈一份,而她抱得更緊**的更緊,楚云升某種沖動感覺就更為強烈,節節攀升、飄紅封漲停的感覺,又再次反過來給予那顆種子非常的膽氣動力與力量,一往無前地進攻,融合,氣勢昂然!
  如此循環下來,那顆種子越來越壯大,同時融合的也越來越快,零維空間jidàng著的命源也飛速的開始變sè……
  第二更,明天繼續。
  ^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