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524 我不準你死

第五百二十四章我不準你死
  與劍嘯比起來,第七釘的聲勢極小,尤其是在漫天劍嘯下,幾乎無法察覺,以致五族艦隊仍沉寂在劍嘯的震駭之中,一無所知。
  然而它的能力,危險,卻不知高出初級劍嘯多少倍!
  它所觸發的力量,更不是天地元氣能夠比擬的,也只有有限的幾個人才有資格感遭到這股力量,才能在它射出楚云升體外的一剎那間,陷入莫名的恐慌!
  其他人壓根就不知道楚云升劍嘯掩蓋下的真正要挾。
  傲骨不羈者如煥,在上一刻,空中還在含糊不清的沉思著:“劍嘯!他怎么會第四的絕學?”
  下一刻,他整個臉sè都變了,極為慘白,以至一向強大非常的內心竟隱隱地出現一絲顫栗,是天性的反應,就像面對上位天敵一樣!
  也就在這一刻,同樣感遭到這股力量的皇北櫻,終究放棄了內守策略,一道道白sè光芒自巨大立方體中貫空飛出,劃出一道道懸空拋物線,最終匯聚于一線,氣勢奪人地迎上射出楚云升體外的厲芒!
  隱與遮天劍嘯下的第七釘,一寸釘芒,寸光寸長,速于雷電之間,一閃而去,再一閃沒入來自立方體中的白sè光芒。
  沒有任何聲音,也沒有任何震動,仿佛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只有楚云升與立方體,一個七竅流血,零維空間劇烈震dàng,血肉飛速崩塌消失,一個被攻了不知多久曾巋然不動的巨型立方體,劇烈晃動幾近散架!
  第七釘速度銳減,但還在所向無敵斬荊披棘的前進,同時,超大負荷的向楚云升索取第七分叉線成倍ji增的支撐,以及整個零維空間動dàng不安,隨時都有可能崩塌一般!
  皇北櫻不是他以前射殺的那些怪物,她是曾經跨入過四元天境地的頂端者,再加上其他水晶衣人的協助,弱小的楚云升,對第七釘的支持與掌控能力,便顯得力不從心。
  能夠想象,若如前輩他們出手,大概只在揮手之間,第七釘就已經來回無數次了,可惜,現在操控它的是楚云升,不是它原本的主人,倒有些明珠méng塵的意味。
  然而,即便這樣,天空中突發的異狀,就足以令五族艦隊像是集體見了鬼一樣,面面相覷!
  他們發覺在噶爾洛夫卡市剛剛對楚云升武力修正過的看法,才不到一會的功夫,便又要再次修正,果然,他們能猜中楚云升其他任何一切所作所為以至是動機原因等等,但卻永遠猜不到楚云升的武力究竟是個什么樣子!?
  從來還沒有人僅憑仗一人之力,將神人合力打出的白芒殺的節節敗退!
  他們也不知道楚云升是如何做到,第七釘的光芒完全被劍嘯與神人白芒所掩蓋,能看到的,只有神人一向無敵的白芒不斷地朝著巨型立方體本體中退縮,像是倒流的水柱,要不了多久,便會全部退回立方體中。
  但這樣的速度,在其他人眼里已經是很快很快了,快到無法相信的地步,但對于楚云升來說,是根本承受不起的速度,再這么下去,不出十秒,第七分叉線必定分崩離析,完全死亡,而本就不穩地的零維空間說不定在第七分叉線消失前,就完全完蛋了!
  第七釘的確很強,但以楚云升目前的這點本事,其代價幾乎不能忍耐。
  不僅僅如此,在第七釘越來越強大的同時,同樣有一股來自靈hun深處的恐慌翕然出現,在收取飛頭怪部分命源的時候,這種恐慌就出現過一次,現在又重新了。
  楚云升卻無法管得了這么多了,心中力沉,傳令殤道:“我要你們所有的感化力,驅使它!”
  他不得不再命令一次,因為當第七釘出現之后,殤竟出現一絲畏懼之心,八百感化力,竟不敢近楚云升與第七釘之間半步!
  殤不得不硬著頭皮,將所有感化力輸送向楚云升與第七釘聯系紐帶上,成本增加第七分叉線的控制力。
  得到強有力的支援,陡然,第七釘再次發力,擊退來自立方體中第二次全力反擊,速度開始飛速攀升,逼近巨型立方體!
  于此同時,在楚云升岌岌可危的零維空間,源自靈hun深處的恐慌又一次引發三方“瞬戰”,簡直一片亂麻!
  五族艦隊所有的人都極度緊張地盯著被飛速逼退的神人白芒,不管他們與楚云升有多少矛盾過節,此時此刻,沒有人不希望神人落敗,楚云升大獲全勝,就連煥也是這樣。
  如果能就此殺死皇北櫻,他以至寧愿遵余寒武百年為王!
  水晶般的立方體中開始飛出一個個手捧光芒體的水晶衣人,他們紛紛悲壯地看了楚云升一眼,五族艦隊還沒反應過來他們想干什么,便一往無回地決絕飛身沖上死神般的第七釘。
  寒冷的夜空中,只留下他們悲涼的逝音,來回回dàng:
  “
  刀劍披甲兮,艦旗矗立;
  既往不返兮,誅殺異端;
  強敵若云兮,勇士爭先;
  伏尸千里兮,日月無光;
  hun魄歸來兮,……
  縱萬載逝兮;神靈不滅;
  天地復開兮;再戰人間;”
  楚云升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遲了,一bobo龐大的命源順著第七釘,如猛獸洪流般涌向他的零維空間!
  黑sè旋渦瘋狂運轉多來不及撲滅如此之多突然闖入進來的命源,只在眨眼的功夫,零維空間如被吹起的氣球,迅速發酵膨脹,四周都是。
  水晶衣人在無法擋住第七釘的情況下,竟然以自殺的悲壯方式,向楚云升倒灌天量命源,簡單殘酷但絕對有效,它將一舉撐破楚云升的零維空間,間接將他從這個世界上抹去!
  明顯是在前兩bo的交鋒中,學問更為淵博的皇北櫻已經試探出第七釘部分特xing,以他們對命源的了解,能想到這個辦法并不奇怪,但真這樣做,即便是楚云升,也不敢相信。
  這可是活生生的必死自殺,是沒有任何生還可能的殉葬!
  換了他,未必能做到,大概肯定做不到。
  但楚云升知道此時絕不能手軟,也無法手軟,第七釘一出,尤其是到了這種時辰,必須有個結果。
  它幾乎冷漠無情地一個個收繳著水晶衣人的命源,令楚云升戰甲的容顏以看得見的速度恢復年輕強壯,干枯的皮膚突然紅潤起來,灰白的頭發慢慢烏黑一片,就連**的那個東西,都……
  “楚,快停下,我有話要”立方體中再次飛出一隊水晶衣人,其中一個,隔著密密層層趕上前準備保護楚云升本體不受攻擊的五族艦隊,大聲喊道。
  楚云升現在哪里還能聽什么在說話,他內外大亂,如坐火爐一般,臉sè烏青,只需稍有一個分神不慎,將立即死無葬身之地。
  情急之下,他猛地放出巨量封印生物,仍有它們散亂空中與沙漠,將源源不斷進入零維空間中試圖撐死它的命源拼命轉嫁給它們,以至撐爆它們,也在所不惜了。
  但封印生物所能接受的命源仍是太少,急切中,楚云升猛地盯著殤,大聲道:“殤,讓珉吞噬那些封印生物,不,不,錯了,是寄生控制它們!吸取命源!快!”
  以封印生物為橋梁,將巨量的命源再轉嫁給八百珉體以及殤,是楚云升最后的辦法了,如果還撐不住,也只能認命了。
  有了殤珉大軍分擔命源,楚云升的境況終究稍稍緩和一些,現在他和皇北櫻已經從比拼武力,到比拼誰的手下多了!
  好在水晶衣人數量不多,否則早就間接突破五族艦隊的防御,兵臨楚云升的劍嘯之下,與殤珉大軍和封印生物這道楚云升自己的最后防線血拼了。
  “楚,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那個ji動而急切的身穿水晶戰衣的人,悲憤的呼喊道:
  “楚,你以為我們才是敵人?你太天真了,你知道嗎,現在,就是現在,整個太陽系外,已經是密密層層的太空戰艦!”
  “他們已經將太陽系圍得風雨不透!只等維度恢復就會從天而降!到時候,所有人的都會死,就五族這些叛徒手里的武器與力量,連一天都擋不住!”
  “楚,求你了,快停下來,只有我王皇北櫻大人恢復三hun,才有資格和他們談判,才能救下你想救的人!”
  “請你相信我,事情遠比你和那個煥想的復雜,當年我們和神靈有契約,才……”
  那個水晶衣人卸下晶盔,lu出風華絕代的容顏,滿臉懇求之sè。
  這個人楚云升認識,當初植物人森林的狐貍精,不斷méng著面紗,算是打過幾次交道,但楚云升被騙多了,也學會了任憑你口舌生花,我仍我行我素,只反問了一句:“既然你說有密密層層的艦隊在外面,為何它們現在不立刻下來?不要再浪費口舌了,只需我活著一口氣,就絕對不會讓你們的王三hun歸一!”
  那女人急道:“楚,你不懂,現在空間維度還沒有完全恢復,外面的人,想從高維進入低維,必死無疑,就是神靈也無法活著從高維降臨低維!少掉的一個維度,會抹殺一切高維闖入者的生命意識,只留軀殼!”
  楚云升冷哼了一聲,嘲諷道:“你這套理論騙別人還行!有些事情,我比你以至比你們的王,知道的還多!”
  說著,他將古書取出,放在手上,道:“你們都想要這本書,可知這本書的來歷?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訴你們,還記得我最后去的那個海島嗎?那里曾有一個你們都不敢面對的存在,但,它在這本的面前,就像孫子一樣,稱這本書的主人為神尊!試問這本書的主人又是如何無視維度來到我們這里的!?”
  那女人楞了一下,勉強道:“楚,我知道的確一時注釋不清,但有的神靈能夠通過特殊的方式投影低緯,就像八域巡天使,它們的領域,不是我們能夠揣測的,請你相信我,你只需想想,為何你生活在三維世界,卻永遠無法進入以至是感知二維世界?因為你根本進不去,高維進入低緯,那是神靈的領域!”
  楚云升搖了搖頭,既然已經說了這么多了,索xing再扯個大謊話,道:“你不用說了,即便你說的是真的,我也不會停手,原因很簡單,你們,還包括你們,”
  他用手又指了指五族艦隊,冷笑道:“都以為猜到我要死了!現在我就告訴你們,你們還真猜錯了!你們真以為我就那么容易死了?”
  楚云升頓了頓,一邊控制壓制著混亂的內亂,一邊放聲唬道:“告訴你們吧,我只是到了三元天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踏入四元天!所以我需要十年的時間,只需十年,我便可邁入四元!”
  這明顯是滿嘴胡話了,但現在,照顧著劍嘯與第七釘之威,一向在武力上難以的楚云升,就連煥也不敢確定了。
  那女人雖沒時間去分析楚云升說的是真是假,但她已明白,楚云升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阻擋皇北櫻三hun歸一,便絕望地放棄說服,悲紅著眼睛,默默戴上晶盔,決絕地隨著她的隊友沖向死神第七釘!
  卻在此時,五族艦隊中,分屬云宗部分的一艘中型飛行器上,彈出一只騎著飛行斑斕巨鳥的身影,不顧一切地撞向她,悲鳴道:“我不準你死!”
  ^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