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520 最后一個反空間

“慢著,慢著!煥對沖過來的楚云升連連搖手,道:“楚,冷靜!冷靜!我可沒有起死回生的本領,丁城主說的沒錯,多能族以及五族人復蘇,和你那事是兩把子的事。”
  楚云升想也沒想,立即道:“那你怎么說自己有辦法!?”
  這時,姚翔也三步并兩步地沖了過來,緊緊地盯著煥,眼神中帶有深深的哀求之意,他和楚云升不同,雖然在暴怒錯亂期,煥遠古的身份地位對他很有壓迫感。
  煥被他們倆盯得有些發毛,瞪大眼睛道:“胡說八道!老子什么時候說過有辦法了?楚,我知道你的心情,但你不能將自己想象的意思說成是我的,我只是說,看在這小子是我族后裔的份上,幫他減輕一些痛苦罷了!”
  煥倒也沒想晃點楚云升,利用這個機會讓楚云升為他賣命,一來他不屑,二來楚云升雖不聰明,但向來xing格謹慎,不見結果,肯定也不為所動,剛剛不過是一時情緒ji動所致而已。
  見煥所說不像假話,也沒有必要說假話,對煥來說,拉攏楚云升,還有什么樣的籌碼比這個來得更硬?楚云升扭過頭,心情低落,他太ji動了,以為還有什么希望。
  而姚翔卻不肯相信,拉著楚云升說,神經兮兮說道:“楚哥,你聽我的,我有辦法,我研究了十年!只需殺了這些景恬死后出生的人,再讓小莫抽取他們的基源,放到克隆人身上我已經克隆了很多個,一個不行咱就兩個,兩個不行咱就三個,殺這些人不夠,咱就出去殺外面更多的人,一定能夠的,一定能夠成功的!你相信我!”
  姚翔說話的時候。眼睛里放著ji動的光芒,仿佛馬上就能讓景恬活過來一般。
  “你瘋了!?”
  楚云升驚訝地望著他,腦袋中轟地一聲,道:“姚翔,你老實告訴我,你在外面放那么多的刀塢堡,教會他們刀焰戰技,就是為了殺人取基源!?”
  姚翔瘋狂的眼神遲疑了一下,但很快又被更瘋狂的念頭所淹沒,道:“沒錯,楚哥,他們的確還有別的同途,但主要對我來說,就是收取那些聚居點人的基源,只需能讓景恬活過來,我什么都敢做!”
  “啪!”
  楚云升狠狠地抽了他一個耳光,打的很重,以至使用上了本體逆元氣,姚翔到場便被抽飛,而當他放下手掌的時候,目光的盡頭。赫然站著不知何時出現在那里的余寒武。
  “我要殺了你!”
  一聲稚nèn卻充滿仇恨的聲音,伴隨著余寒武的劍鋒直刺姚翔!
  又一個被刻骨銘心的仇恨沖昏了頭腦的人。
  但他出劍太遲了,姚翔此刻渾身上下在楚云升的一個耳光下,自動反彈出強烈的火元氣保護。
  嘭!
  余寒武的劍猶如刺到一面堅不可摧的鋼板上,當即一分兩段,暴虐的火元氣順著斷劍就直沖余寒武本體。
  姚翔多年苦練的三元天境地菩是余寒武一個速成二元天能夠比擬的?那足以焚燒融元體的火元氣只需一攻到余寒武身上,則必死無疑。
  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一瞬之間。楚云升想救也來不及了,余寒武距離姚翔實在是太近了!
  婁!
  又是一聲巨響。
  殤出現了,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奪下余寒武手中的斷劍,來自它〖體〗內的紫火立即與姚翔的火元氣碰撞到一起,掀起一股巨大的沖擊bo,以及一團團爆裂的火焰。
  它對楚云升的命令不斷忠誠的執行著,在楚云升沒有新的命令下達前,寸步不離余寒武左右,并努力按照楚云升的吩咐,試圖與這個人類小孩交換。
  若非這樣,只怕余寒武這個剛剛上位不到一天的天下之主。就要短命地死在這里!
  “你瘋了!姚翔!”
  楚云升趕了過來,怒道:“你真是瘋了!你這是為了景恬嗎?姚翔,我不是個滿嘴會說大話的正人君子,如果能用人命將她們救活,我也會猶豫也會考慮,但景恬是我的妹妹,我比你了解她,十年的時間,殺了十年的人,就算你把她救活了,也等于再殺她一次,面對山一樣的尸體,你讓她拿什么勇氣活下去?你想過沒有!”說著,他指著余寒武,道:“再說,他們有什么錯,你要一遍遍的屠殺他們,連一個幾歲的小孩都不放過!”
  姚翔像是被踩住了最痛的尾巴一樣,跳起來大聲道:“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只是你妹妹,但卻是我的妻子!兄妹之情怎比得上我們夫妻之情,你不會知道的!永遠也不會!你們不幫我,不要緊,我自己干!”
  “你敢!”楚云升一把揪住姚翔的衣襟,拉過他道。
  “我為什么不敢,你放開我!你自己不也是吸取了那么多小女孩的命源才活到現在的嗎!!!憑什么你能,我就不能!”
  姚翔憤怒的吼叫著,但他這話一說出,登時清醒了不少,也立即后悔了。
  他和楚云升其實是被同一把刀刺得遍體鱗傷,現在竟又相互拿起鹽巴,當著所有人的面,以至其中還有應該是他們共同的敵人的面,照著對方的傷口狠狠灑下。
  傷的不僅是對方,也是自己。
  楚云升的臉sè很慘白,姚翔所說的并不假,雖然當時他被困在零維空間,只求速死,但無意識中,黑霧的的確確是吸取了許多小女孩的命源,維持了他的生命。
  不管到什么時候,都否認不了這個現實。
  楚云升松開了姚翔,沉默了頃刻,道:“姚翔,暴恬已經走了,不管你還是我承認不承認,她都已經走了!我們已經錯了,就不能再錯下去,讓她安息吧。”
  姚翔咬著嘴chun,流淚不語。
  煥此時插嘴道:“小家伙,楚說的刷莒,認命吧。我來斷了你最后的念想。”
  說著,他走上前去,看了看楚云升,又轉頭看向姚翔,似乎他對姚翔的憐憫遠遠超過對楚云升的認同。
  “多能族與我們五族,只是將遺傳消息保留在你們的血脈骨肉中,代代相承,所以才會出現復蘇不完全,以及你們壓根就只承繼能力而沒有回憶消息,只有修煉hun源也就是楚口中所說的命源。有所成就的人,才能憑仗渾厚的hun源像我一樣活得這么久,但那必須是保證身體不滅。
  那小丫頭,我看過檔案,也就一個普通人類,死的時候hun源必定當場風消云散,附屬在hun源上的意識也跟隨零維空間的崩塌而消失。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說,不論是多能族的天導人,還是我們五族的復蘇族人,其實都不能算是死而復生,他們只是多出了很多消息學問與承繼,而最為關鍵的部分,自我的意識,還是這個時代他們自己的,并沒有變成給他們傳承的始祖,明白嗎?”
  明顯,煥大概是第一次說出這個秘密,從在場的許多復蘇異族的驚訝表情上,就能看得出來。
  這是一場心靈上的軒然**o,煥不是笨蛋,此時此地公開說出來,自然不僅僅是為了注釋給楚云升與姚翔聽,他有著他更深層次的目的。
  當然,在楚云升看來,煥根本就是為了在為自己“跑路”做心理鋪墊和準備,至于真是不是這個意思,現在還看不出來。
  但煥的地位是極高的,他的話,尤其是涉及一些理論上的東西,大都數人還是會信的。
  姚翔的暴虐情緒本身就在飛速的退散,再聽完煥的話,已經完全的平復下來,寂然而沮喪地坐在臺階上“熟練”地從還沒被燒掉的口袋里掏出一盒煙來,抽出一只,麻痹地點上。
  望著他熟練的抽煙,楚云升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在自己的回憶中,姚翔是不會抽煙的,從來不抽!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竟也學會了。
  楚云升了解過,陽光時代,姚翔是個宅家的人,后來癡mi于修煉,便知道他的xing子了,只怕比起楚云升來說,愈加的偏執與固執,認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底。
  景恬死后,他出于思念、內疚、痛苦等等,以至于經常xing的神經崩潰,在這個黑暗時代的扭曲下,心靈也隨之而扭曲了,干出如此血腥的事情,以致仇恨繞了一個大圈,將楚云升他,與余寒武又連在了一起,………,
  有時候,不知道真相也是一種幸福,知道了未必就是好事。
  許久之后,姚翔丟了煙頭,看破一切地說道:“楚哥,我會給那些死掉的人一個交代。我好累,想回去躺在小恬的身邊,您回來了,我們也能夠結婚了,小恬知道了,一定會很高心……”
  “姚”楚云升聽出他的語氣與口wěn,是不想再活下去了,言語中說的已然是另外一個世界的話了,想對他說些什么,但腦袋中空空的,又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
  姚翔其實在某種程度上和他一樣,若不是有一股執念支撐著自己,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現在姚翔的這股執念崩潰消失了,能剩下的也只有一求速死,姚翔這樣,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記得當初在昆城追蹤甘子強的時候,自己與姚翔一路結伴,相互配合,結下交情,那時大家都著自己的期盼與希望,如今,年華逝去,又有誰能想到會弄成今天這個樣子呢?
  再望望目光同樣呆滯的余寒武,楚云升狠狠地朝著地上吐了。吐沫,朝天罵一句與他如今地位完全不相稱的話:“**娘的!”
  仿佛像是驗證了他的話一般,黑漆的天空中,閃過一道雷電,接著厚厚的云層中劃…過一道明亮的光芒,一只冒著濃煙的五邊型飛行器直沖過來。
  臺階下面的一個冰族女人,拿著通話儀,仔細地傾聽了頃刻,登時臉sè大變,快速走到煥的跟前,小聲低語幾句。
  “媽的,皇北櫻乘著我們在這里,不知道用什么辦法找到了最后一個反空間,楚,你和我得馬上過去,一旦讓她成功進去,拿到想要的東西,恢復三大hun源,我們就全都完了!、。煥臉sè也是一變,收起張狂本sè,慎重地通過第四維空間密語楚云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