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519 我們說好要結婚的

姚翔瘋了!
  最少在楚云升看來,現在,是。
  陸羽從背后死死地抱著他,雙手絞十,陷在衣服里,口中低沉重吼:你瘋夠了沒有!
  姚翔掙扎的十分暴虐,脖子上的青筋全都綻lu出來,眼球更是**突起,喉嚨里發出一陣陣如野獸般的咆哮,猙獰恐怖。
  兩人身上各自迸發出最強烈的冰火元氣,一道至陽,一道至寒,ji烈地碰撞在一塊,火燒冰氣,冰封火勢,此消彼長,彼長此又消,一火一冰瘋狂比拼著,以致這兩人腳下的臺階一會焚為熔液,一會霎時又凍回堅冰。
  風火連城之鼻,三十步之內,竟無一人敢靠近半步!
  不過,楚云升的及時出現,讓遠遠躲著的塞弗耳終究松了一口氣,且不說姚翔想殺得這幾屋子的奴隸都曾是他的si有“財產”只說現在,武源可是命他看好這些奴隸的,少一根毫毛都要拿自己是問,若要被姚翔殺光了,估計自個也得去見上帝了。
  當然,如果不是下地獄的話。
  但之前他也只能干著急,風火連城“打架”的邊,他連粘都不敢粘,除非他嫌死的還不夠快,想去通知楚云升,他一不會說〖中〗國話,二煥還在里面,打攪了他老人家部高新又是個死罪,實在令他壓力劇增,額頭發汗。
  現在楚云升自己出來了,塞弗耳自然就沒多少壓力了:若是您老都控制不姚大人,那也就不好找我的責任了不是?
  “他怎么回事?”楚云升目光跳過張嘴也說不出〖中〗國話的塞弗耳,徑直落在不遠處的丁顏身上,嚴聲問道。
  丁顏搖了搖頭,重重地嘆息了一聲,道:“從十年前就開始了,每隔一段時間,都要瘋魔一次,他其實早就崩潰了,我不斷卻還充滿著幻想”
  “你才瘋了!”丁顏的話令姚翔掙扎的愈加ji烈,嘶啞吼叫道:“姓陸的,你放開我!聽到沒有?這事跟你沒關系,你放開我!莫無洛,你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怎么還不動手!你怎么答應我的!!!”
  楚云升眉頭皺了一下,身形一動,頂著陸羽與姚翔所迸發出來的混戰冰火元氣,一步步來到兩人面前,衣服當即便被jidàng飛起,獵獵作響,如逆風鏗行。
  “陸羽,你放開他,我看他想怎樣!”
  隔著熾烈的元火,楚云升蒼老的面孔就咫尺近在姚翔的眼前,逼視道。
  姚翔發狂的眼神,死死地盯著楚云升”猶如一頭狂暴中的“野獸”呼吸部然間愈加的急促起來,隱隱地身上迸發出更為強勢的火焰。
  而這一次,竟連他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要焚燒起來一般,極為猛烈!
  一個火能量的控制主體,如果連自己的衣服都要焚燒起來的話,那便代表著他已經不顧一切了。
  “放開他!”楚云升大吼一聲,猛地移開目光”“砸”向姚翔背后的陸羽,以命令的語氣道。
  陸羽看了看丁顏,一咬牙”咔嚓一聲松開牢牢結冰的雙手,連退數步,卻仍不敢走遠,生怕姚翔再次暴起。
  面對著楚云升,被松開的姚翔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雙手緊緊地握成拳狀,雙眼似有千軍萬馬般地咆哮著盯著楚云升。
  但仿佛一直有著一股巨大的壓力,令他動憚不得。
  在天空之城,姚翔一向待人寬厚,平日里與他關系甚好的人極多,此刻”這些人都懸著心弦,生怕姚翔魔障了腦袋沖向楚云升,那后果”
  將……,沒人敢想下去。
  時間一下半開始變得艱難起來,只有煥看向姚翔的眼神略微復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哥……”
  姚翔終究沒有沖上來,整個人好像一下子得到了所有的力量,癱軟了下來,痛苦地揪著自己的頭發,蹬在地上,絕望地落淚道:“為什么你們不都相信我,為什么?小莫也不聽我的了,老陸你也不信我了,都不信了楚哥,我知道你也不會信我,可,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
  “信你什么?”
  姚翔癱軟在地上,自言自語,極度失hun落魄的樣子,沒有令楚云升覺得為余寒武瓜地的屠殺而對他產生罪有應得的復仇感,也沒有令他產生對舊日之情而感到的刺痛,只有一股莫名的厭倦,深深的厭倦。
  曾幾何時,在楚云升的回憶中,姚翔只不過是一個因為喜愛動漫而酷愛修煉的癡子,就連在申城逃難途中,他們一起混入大學的護衛隊,也沒有收到余小海與錢德多的“猥瑣”影響。
  然而,這個世道,卻最終還是將他變成這個樣子,瘋癲發狂得好像一頭野獸!
  是人心錯亂,還是這天太黑,不開眼!?
  楚云升不知道,但他不太相信丁顏的話,即便此時此刻他的表情有多么的逼真,也無法令楚云升對他產生哪怕一絲的信任感。
  煥一句風輕云淡的話“有些人自認為聰明,我不去揭穿”足以令楚云升懷疑丁顏在辦公室內所做所說的企圖了。
  以自己對丁顏能力的了解,又如何如此小視煥?豈能不知道煥的知情能力?
  原因最少有兩個,丁顏說不定在故意以寫字秘傳的方式,一是“自然地”向一旁一直在“偷聽”的煥傳送出一種消息:他的能力遠不如煥,令煥認為“有些人自認為聰明,我不去揭穿”讓煥對他有一種控制得住的安全感:二,紙上寫的內容,現在看來,既是說給自己看的,也是說給煥看的,至于丁顏他處于什么樣目的,哪部分消息是用來對付煥的?楚云升一時也想不到。
  但不管怎么說,僅僅這一小會的功夫就能令楚云升再次感覺到丁顏的心機與可怕,這還不包括這次談話的背后,更為深層次的,他所不知道的較量。
  而他大概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火族內部的這種權利較量的角力點與工具。
  后面還有更多的勢力和人想見他,只怕各自目的也差不了太多。
  正是由此,楚云升面對從發狂到失hun落魄的姚翔的時候,才產生深深的厭倦感,他一個被稱為武源的人都是如此”姚翔又何嘗不是如此?
  再看看丁顏,這種厭惡厭倦感,幾于達到了巔峰!
  “楚哥!”
  聽了楚云升的問話,姚翔的目光再次中發出強烈的狂熱來,以ji動地語氣,急促地說道:“楚哥,你聽我說,我huā了十東的時間研究過,你還記得多能族在黃山歸位一個天導人嗎?我就在想,既然他們都死了那么多年了”還能歸位,還能復蘇,為什么景恬就不能!?只需能讓她再活過來,楚哥,我什么都能做得出來!什么都敢做!”
  楚云升正聽得稀里糊涂,不知道他在說什么,就聽到丁顏沉聲道:“姚翔”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管是我們的科學家研究結果,還是火族內部的資料顯示,這根本就是兩把事!”
  “怎么是兩把事!?不都是死了活過來!”姚翔怒目而視,大聲叫道:“我知道,你就不想讓她活過來,你怕她把那天的事情說出來!我就知道的!”
  氣氛隨著姚翔大吼的話音,隨即便變得極度緊張起來,楚云升的目光冰寒如雪地移到了丁顏身上。
  “姚翔,你錯了,這么多年來,你一直都沒有明白,一次都沒有!
  我并不是怕,只是不想再提,因為我也一樣難過但我必須要那么做”丁顏迎著楚云升的目光,平靜的說道:“楚”我告訴過你,當時只有我看得出來楚姨她們要自殺那天,楚姨特地找到我”和我深談了很久,第二天,我撤走了寫字大樓八層以上所有的警衛部隊,夜里警衛再進去的時候,她們已經服藥……
  楚姨和景逸他們走的時候,我就在旁邊,他們臨終前,托付我幾件事情”第一件就是如果你還活著,讓我告訴你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不要為他們報仇,照顧好自己,楚姨不斷希望你能早點成個家,給老楚家留個后:另外一件事,熙夫人懷孕的事情,當時只有我知道,楚姨和景逸托付我保護她們母子平安。
  當時,姚翔不知道這件事,被我派去了前線,所以他回來后恨我,恨我連最后一面都沒給讓他見到景恬。
  但姚翔你知道嗎?調你去前線指揮的主意,不是我決定的,是景恬!她不想你為難、痛苦,你這個傻瓜明白嗎!?”
  姚翔的眼淚師師地就落了下來,咬緊嘴chun,渾身顫抖著:“恬,你怎么那么傻,我不在,就不痛苦了么,我只有更痛苦,我恨自己,恨自己無能,恨自己沒用!我連自己的妻子都保護不了!恬,為什么?為什么你這么狠心,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我不要你死,我們說好要結婚的,我們在樓頂上說好的,等楚哥回來就結婚的”
  說在最后,他已跪在地上,泣不成聲,悲切萬分。
  如今,楚云升回來了,他所愛的人卻已不再了……
  楚云升吸了一口氣,仰起頭,望著黑漆漆的天空,強迫著自己的眼淚不要流出來,他告訴過自己:楚云升,你已經沒有眼淚能夠流了,你只有仇恨,塞滿心中墳頭的仇恨!
  不知為何,煥對楚云升所堅持的仇恨不屑一顧,但竟對姚翔悄然的嘆息了一聲,憐憫道:“又一個癡情的人啊,1卜子,看在你是我族后裔的份上一”
  楚云升一個ji靈,眼神凌厲地射向煥,人影急閃一動,到了煥的跟前,直勾勾地盯著煥,斬釘截鐵道:“你有辦法?是嗎!?告訴我!我什么都答應你!我不管是皇北櫻,還是皇南櫻,只需你有辦法,我死都給你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