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515 鋼鐵洪流

殤的身體好像一顆璀璨之星,拖曳著火焰之尾,急速升起。刺向黑暗天空,它所浮過的地方,紫sè的火焰一片接著一片地在所有珉體的身體上熊熊點燃,遠遠望去,猶如一片汪洋火海中溧浮著一顆光芒璀璨的明珠。
  “奉命,誅殺異源!”
  來自四維空間的感知力,好像決堤的洪水,以自殤的身體為原點轟然dàng開,頃刻間滿布整個噶爾洛夫卡市的各個角落。
  在這股力量的感化下,貴為黏液區之主的珉也仿佛也成了一只只最為嗜血的戰蟲,齊齊迸發出最燦爛的光華,幾乎叫那黑暗化作白晝!
  剎那間,令人驚駭的一幕出現了,就連楚云升也不例外,大概是他活得太久了,忘記一些有關蟲子的事情……
  整個噶爾洛夫卡市方圓幾十公里內的空間中,充斥著一股極其宏大的暴虐精神能量!
  那是殤加上八百珉體霎時所迸發出的精神攻擊!那是它們801道精神感化力的并力一擊!
  楚云升驚訝中這才想起,超越第三維的感化力是它們最為恐怖的攻擊。
  最接近珉體大軍的一排又一排的年輕人,登時七竅流血,身裂如龜玟,血液盈盈,斷線般倒飛出去,斃命當場!
  他們死去的身體再也無法承受來自第四維空間的801道壓力”在落下的時候,終究紛紛爆裂為一塊塊碎片,遍地都是,血霧彌漫。
  后面被更后面的人流擠沖上來的年輕人,全都痛苦的抱著腦袋,無論男女,口都中發出刺耳的尖叫,仿佛有一雙雙無形的大手,正在掐住他們的脖子,將他們的靈hun強行拉扯出體!
  這種感覺楚云升親身體會過絕對不會好受,以至能夠說走動憚不得,生死一線,更不要說反擊了。
  然而,這并不是更恐怖的!
  四維空間被殤封鎖了!被堵塞了!整個噶爾洛夫卡市附近的四維空間充滿了殤與珉的暴虐感化!
  就連身為典主的楚云升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與外界的元氣溝通通道被一層層模糊而堅韌的東西給強行隔開了。
  這也許就是以煥的實力都不敢強闖八百珉體群的真正原因吧!楚云升心中暗暗猜測道。
  那丑陋的肉球般的身軀,也第一次令他見識到殤的嚴肅浩大,即便是他自己,如果沒有源源不斷的攝元符作為奠基,沒有零維空間越來越強韌的第六分叉線,沒有天地間超穩定的逆元氣他敢確定自己也無法從珉體大軍中活著走出來!
  冥究竟去了怎樣的一個恐怖世界?即便是“見多識廣”的楚云升,心中不免也產生一絲絲的寒意。
  然而,殤仍然忠誠地執行著楚云升的命令,它有著驚人的精確計算能力,在全力打擊的同時,仍能一邊推算著最優的攻擊方式,源源不斷地將八百珉體的感化力抽取于它一身再轉化為籠罩噶爾洛夫卡市的強大四維隔離區!
  登時,猶如一個縮小版的陽光時代三維空間在噶爾洛夫卡市上空形成,而刺眼光輝的珉,就是那奪目的太陽!
  楚云升猛地一顫一股來自靈hun深處的未知恐慌不受控制的延長出來,整個人都處于極度的驚訝中!
  不僅是他,就連他身后的各方勢力首腦們都無法掩飾眼中的心中驚濤駭浪,他們從未真正經過殤一級的戰斗,人蟲決戰之時,沒有一次他們有資格參與到冥與殤的核心決戰之中,只能很遠很遠地地方聽到一聲聲來自四維空間的凄厲慘叫,令人頭皮發麻,滲人恐怖。
  現在,他們包括楚云升,終究知道殤的戰爭方式了難怪就連煥也不愿輕擊其鋒!
  這種恐怖與強度的空間封鎖,在某種程度上,與神人的打擊方式已經并駕齊驅,只是強弱不同而已。
  神人為何難殺?在場的每一個參與過人神之戰的人都知道,那是因為神人控制著第四維度,在第四維它們就是掌握,就是神!
  楚云升雖然沒有參加過神人之戰,但他大抵上是這個時代第一個與水晶人交鋒過并成功活下來的人對水晶人的了解比各方勢力雖少,但關鍵地方也少不了太多去。
  因而他也一下子就明白過來,煥在發覺奉殤珉大軍他為主,換句話說就是能夠控制后,為何會兩眼放光了!?換了他也會!
  神人之戰,站在維度的高度上,兩種不對稱的攻擊方式,戰爭本質立即就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了!
  打個比方說,同樣進入火器時代的兩個文明,一個已經能夠使用遠程炮火精良重機槍等裝備,一個還拿著火繩槍之類的來血拼,其結果自然不言而喻!
  對維度更高層次的掌握,便有著絕對的優勢!
  這正是煥現在所急需的,需要能夠對抗神人對低維度控制的力量,而這種力量,目前除了他,只有楚云升的殤珉大軍能夠做到!
  想到這里,楚云升自嘲地笑了笑,殤珉大軍對重生一代逼宮的〖鎮〗壓還打不打下去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他還是上當了,人家就是要看看他的這個不完全殤體的能否還具備這個實力,現在已經看到了,估計也到了“戲劇”該結束的時候了。
  楚云升絕對相信就憑煥之前與殤的對話,煥對蟲子的了解肯定遠勝過自己。
  只是,拿心中dàng漾著血xing的重生一代作為道具,以他們的鮮血作為棄子,令楚云升再一次對丁顏曾在寫字大樓告訴過他的一番統治理論而感到畏懼,他不知道他們追求的窮竟是什么?為何能夠做四周之泰然?就像理所當然一樣!
  楚云升思緒的對面,殤對重生一代的屠殺一刻都未曾停止,珉群好像一道道鋼鐵洪流沖入年輕人中間,急速地屠殺著,仿佛一刻不敢耽擱,虎仔早已被殤錄奪了對猛獸軍團的控制,形成另外一道道黑sè猛獸洪流,如發了狂一般,撲向重生一代”橫沖直闖!
  血肉橫飛的一幕再次在楚云升的眼前溧浮,血液凝固出一粒粒mi霧,折射出妖艷的sè彩,在殤那如太陽般的光輝下,彌彌漫漫,埋藏著無數凄厲的慘叫與呼喊。
  只有少數實力高強的年輕人拼死沖出,血紅著眼睛,試圖殺死殤,然而,那注定是徒勞的……
  “殤”停下來吧,我們上當了,不打了。”楚云升深深地吐出一口氣,xiong口中仿佛堵著一團滿滿的東西。
  他不知道煥他們、丁顏他們為何會做到那么多的重生一代死在自己手里而無動于衷,那可是他們自己的人,自己的孩子!
  也許丁顏說的對,他天生就坐不了丁顏口中的權巔人物”當時他無言以對,以至還有過一絲不如人的自卑,可如今,他會告訴丁顏”他不屑,完完全全的不屑!
  但他必須立即停下這場被設想的〖鎮〗壓,重生一代和他誠然都是失敗一方的〖鎮〗壓,但殤還有底線不能讓煥他們知道,剛剛楚云升因為珉群加速殺人的異變而問過殤,它的這種以堵塞第四維的封鎖方式持續不了多久,很快就會因為消耗過大而崩潰,所以才下死令讓珉體群與猛獸大軍以最快的速度狂轟亂撞!
  眼下,他是輸了一籌,但還未完全輸的干凈,這時候停下來還來得及,殤的最后底牌還捏在他的手上,煥仍然不知道殤究竟能持續多久!
  果然,殤剛停下〖鎮〗壓,不斷在遠遠地方的煥便騰空渡飛過來,手劃1
  元火,落地指著余寒武道:今日起,此人即為天下之主!
  然后,他看著楚云升,那意思是他們之間也能夠開始談條件了。
  噶爾洛夫卡市〖廣〗場上無數年輕人苦苦哀嚎著,還活著的人,雙目失神地抱著手中的同伴,痛哭流涕”這里有的曾是他們的好友,有的是他們的愛人,有的……
  但在凄涼的飄散著濃重血腥味的空氣里,他們血xing在飛速的消失,剩下的只有痛苦與悲傷,也許還有仇恨然而,這些都不重要了,他們只能默默地承受這一切,承認眼前的事情,他們已經無力再面對殤的恐怖打擊!
  然而,用不了多久,這件事就會被迅速遺忘,這點楚云升倒是不懷疑,他所在過的陽光時代,甭管多大的事,穩一穩,壓一壓,沒多久就不會再有人關懷提及,人們所能記住的,只有天下之主當日的滔天武力!
  根據陽光時代歷朝歷代、國內國外的經驗,楚云升也相信,此一戰,只需煥一級的人物不出岔子,可保余寒武五十年的天下不受重生一代的挑戰,因為今日參與逼宮的重生一代以及一旁看熱鬧的人,會以切身之痛與親眼所見,告訴他們的后一代,再不要做這種傻事,好好的活著才是硬道理……
  熱過頭了,便是冷漠。
  楚云升冷冷地責了煥一眼,不置一言,折身穿過各方實力的大佬們,返回塞弗耳的辦公室,去等一個人,算算時間,她也快要到了。
  這時,殤慢慢地吞食了一個剛死的重生一代尸體,向楚云升發出一串消息,令他猛地抬頭望著天空遠方,皺眉道:是誰?男人女人?
  順著他的目光,遠方,遙遠的地方,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一個虛弱不堪面相卻十分年輕人,在一艘飛行器的銀sè座位上,悄然嘆息一聲,向著身邊一個老頭輕聲道:“以這么多年輕人的xing命為賭注楚,終究還是上當了唉,王叔,我們走吧,那個殤太恐怖了,說不定已經發覺我了我能猜到,有人也能猜到了,想知道的事情既然已經知道了,再留在這里也沒什么用了我猜得不錯的話,楚不顧一切地要這樣做,是要安排身后之事了“……老人聞言,一臉驚訝!!!
  “少爺,不是說這次計劃是為了借刀殺人,消除重生一代中慢慢不受控制的刺頭么?怎么?”
  “呵呵,那只是大家能夠用來秘密商量的“公開內容”實際上想要的,各自暗中各取所需罷了,比如煥想知道是那只殤,我想知道僅是我想知道的,唯一頭疼的是那個丁顏,他似乎想知道我的反應,奇怪,他怎么可能嗯?等等,如果丁顏真的是想知道,那么,不好,王叔,快走,那只殤肯定會發覺我!”虛弱的年輕人眉頭一皺,用力道。
  飛行器登時能量機全開,如離弦之箭一般射了出去,不一會,三只珉體出現它原先停留的地方……
  塞弗耳辦公室中,美麗貴族fu人柯琳娜向楚云升保持著貴族式的淺笑,行禮道:“尊敬的楚云升,祝賀您的徒弟成為天下共主,秦將軍已經到了,她不能出現在這里,所以請寬恕我的冒犯,還請你移步”
  楚云升點了點,他也知道反抗軍目前與各大勢力勢同水火,自然不可能公開出現在一起,正準備起身,只見殤走進來,傳來消息:典主,有個叫丁顏的人,想單獨見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