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509 誰是典主

第五百零九章誰是典主!
  噶爾洛夫卡市五百公里外,紅焰喧天,蟲聲鼎沸,大有排山一股倒海之勢,銳不可當!
  恢宏的氣勢,猶如墜入人間燃燒著熊熊熾火的天外隕石群,橫行掠掃過黑暗大地,所經之處,不論山峰、森林還是湖泊、生物,或燃燒,或蒸發,或焚為灰燼,只留下一道道劃破黑夜的火焰之道,以及那飛揚的星星之火。
  滾滾的熱浪,排排推開,猶如bo濤拍岸,就連五百公里外的噶爾洛夫卡市都能感覺到空氣中的炎熱與震動,像是在面前打開了一面火爐,無數遠方小鎮與村莊中的建筑在這面火爐下焚焚升騰,無數驚慌失措的人類與各種生物于火浪下拼命奔逃,無數枕戈達旦的飛行器兀然間集體掉頭退卻……
  噶爾洛夫卡市中,無數雙嘴停止了無休止的爭論,無數雙眼睛不敢置信地投向血紅一般的燃燒天空,無數雙耳朵開始慢慢地聽到一句千軍一言般轟鳴的蕭殺之音
  “衛我典主!”
  這時,不知道人群是誰控制不住緊張,尖銳地大喊了一聲:它們回來,蟲子回來!
  噶爾洛夫卡市登時陷入巨大的混亂之中,除卻那些重生的一代,今天來到這里的舊人們,對蟲子的心理yin影永久無法揮去,那是深入靈hun中的烙印!
  他們又來自全球各方的勢力,完全沒有一個統一的領導者與指揮系統,即便實際上在數量上他們仍占有著優勢,但此時此刻,人類的最大弱點之一也致命的暴lu出來大難臨頭各自飛,沒有統一指揮力的人類哪怕異族也都是一盤散沙!
  除了一些經歷累累的權利巔峰人物,以及那些不畏蟲子的重生一代,不動如山,其他人誰沒功夫去思考一個已經擺在面前的問題:誰是典主?
  有智慧超群的人已經飛速地推論到楚云升的頭上,當初蟲尊的震天之言如今猶如在耳,如果說噶爾洛夫卡市還有誰能當得一支以珉體為組成的大軍奉為“主”的,除了楚云升,還能有誰!?
  只是,如果是那樣的話,難道今天他們齊聚在此會是楚云升的一個“計謀”?為的就是利用蟲子將他們一網打盡?
  僅此一想,重生一代中領袖人物便驚憤交加!
  無疑,他們對威震天下乃至神人的傳奇武源是敬佩的,但他們對武源的了解卻是遠遠不如他們的長輩,那些曾親身與楚云升交往過的元老們。
  所以他們對武源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感到驚訝與不敢相信外,還有著一絲憤怒!
  但那些“老jiān巨猾”的元老們沒發話,重生一代指揮不動所有的人,只能急切地將目光各自緊緊盯向自家的元老們。
  可是,他們驚訝的發覺元老們卻十分“鎮定”地望著楚云升腳踏飛蟲返回噶爾洛夫卡市的影子。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無數的人驚疑不定地將目光不停地在火紅天空與楚云升的影子,這兩者之間屢次而急切地切換,卻忽然發覺,這支陣容可稱得上恐怖的火焰大軍的前方,卻有一個極為“渺小”且顯得“孤單”的身影,肅立在一只只“珉”驍悍而不善的目光下,當空而懸,眼神中射出仿佛來自遠古時代的霸氣與桀驁。
  那是誰?
  竟有如此大的膽量,獨自一人在天空中阻擋來勢洶洶的珉體大軍!?
  當前風云詭譎的變化,已經令越來越多的人看不明白了……
  遠處,天空燃燒之處,傳出一陣懸音
  “異源,你很強大,但必須讓開,否則便是戰爭!”眾多周身紫火噴發的珉體,一浪浪地旋轉飛開,lu出處于層層保護于中心、體型臃腫的肉球形飄浮生物,它垂下的繁多觸須有節韻的規律擺動,如電報一般,發出一串串具備攻擊xing的消息。
  這些消息是基于第四維空間的機制,如果有一般普通的人類或者其他普通生物在這里,除了看到那些扭動的常常觸須,別的怕是什么也不會聽到,只有極個別的天賦異常的普通人在腦海中才會詭異地出現一些異常的聲音,但也猶如來自神秘之界,有時候會清晰一小段音節,有時候以至完全是一段雜音,毫無規律,聽不出任何意思。
  于是,在他們的眼里,那便是“神”,神的聲音,或神之祝福,或神之一怒!
  但在那“渺小”而“孤單”的身影前,這只不過是一段普普通通的語言而已,而且,這種語言他還很熟悉,屬于他的那個時代。
  “戰爭?我們之間的戰爭萬年以前早已結束,為什么要回來?”他劍眉勁挑,沉聲說道,語氣中絲毫沒有掩飾一絲怒問的意思。
  但他的話,卻讓下方的人一片茫然,是的,有關蟲子的事情,即便是那些以前復蘇的異族都知之不詳,而那個男人怒問的明顯不是十幾年前蟲子離開再返回的事情,而是萬年前的秘密,并且這個秘密,似乎他們并沒有權利知道!
  可是,什么的萬古辛秘,如今就連復蘇的異族都沒有資格知道的呢!?
  肉球形蟲子的回答,則愈加令所有有能力能聽到的人驚訝,就連那個男人也不例外,它仿佛根本沒有聽到男人說什么一樣,以一種驚人的堅持不懈的口wěn說道:“那就重新開始一場戰爭!吾之使命,衛我典主!”
  “什么!?”男人仿佛聽到了這世間最不可能的事情一般,脫口而出道:“你們的使命更古至今都是殺絕異源,怎么會是??”
  “吾之使命,衛我典主!”肉球形蟲子像是在回答男人的驚訝,實則更像是號令群蟲,因為,它的一音之下,所有的珉體齊齊上前,威勢赫赫,仿佛即便它們面前是刀山火海、萬艦齊集,都會沖過去一般!
  “誰是典主!”以這個男人的智慧并非猜不到,但他腦袋中歷史沉淀的內容太多,一時間之間無法撥開重重歷史遺漏下來的那些早已公認無數年的東西,去得到一個違背“常理”與無法相信的答案。
  但他雖如此,下面的那些“元老們”卻沒有這個歷史包袱,很容易從蛛絲馬跡上,運用他們的智慧,推論出最接近真相的結論。
  只不過,即便這些極少數的人在自己心中推論出了這個結論,卻也無法說服自己去相信,當年即便蟲尊在時,也只有它一蟲如此稱楚云升為主,并且,有著來自符文科技的注釋,以及黑人埃德加的敘述,大家都知道那是因為楚云升有著一種神奇的封印符,蟲尊聽說當初也只是一個被他封印的生物而已。
  如今,數目駭人的珉體就站在他們眼前,從楚云升二十年后第一次現身開始,到現在,他們手上所有的情報都顯示這些珉體根本不可能是被楚云升封印的,道理很簡單,這世上,早已沒有火蟲可供他封印了!
  那么,結論只有一個!
  楚云升消失的這二十多年,是去了蟲子的世界,那個天空之城曾去過的世界!
  如此一想,許多天空之城的人的頭皮登時陣陣發麻,那個地方,打死他們這輩子也不愿意去第二次,那根本不是人類能夠存活的地方,當初如果不是因為一件詭異的事情,如今的天空之城,當初的金陵城早已成了粉末。
  但,楚云升只身一人又是如何能去那里?不僅如此,還在那里安全地生活了二十多年,最終由成功的回來了?
  太不可思議了,要知道,他是孤身一人,可不是如金陵城一般擁有整整一個城市的力量!
  難道,他,他已經四元天大成了!!!
  頃刻之間,能想到這層的人,個個涼氣倒吸,驚訝的面sè絲毫不弱于那些普通覺醒者。
  四元天!
  那是夢想與榮耀的巔峰,這些年來,不乏天資卓越的人屢屢沖擊,不屈不饒,然而無一不紛紛敗落,它就如一道天地鴻溝,將凡夫俗子與天空眾神劃分的清清楚楚,徹完全底!
  也只有到了最近,火族的那位真正的“元老”回歸,眾人包括那些復蘇的人,才慢慢地知道,原來,楚云升所定義下的四元天,竟然是那樣的恐怖,當年蜀都一劍,只不過是四元天的驚鴻一瞥罷了!
  別說是他們,就連那回來的火族男人距離四元天也仍差上半步,這半步卻遠非想象力之能及的地步。
  所以,他們也知道了,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達成四元天,能做的只有拼命提高自己最優勢的戰技,提升能量度,縮小這天地鴻溝之間差距!
  因為人神之戰的緣故,男人曾對他們透lu過一些超越先前復蘇的能知道的歷史,在遙遠的時代,男人的同伴們同樣與神人們浴血奮戰過,但那個血s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