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508 質疑

葛爾洛夫卡市位處土耳其東南,東面有海拔千米的高原。面面有自古便養育土耳其人的河流,地形雄偉富有氣勢,在陽光時代,是難得的一個適宜居住的地方,而整個城市中,最具特sè的,那就要數雄偉的**建筑群了。
  打眼望去,在各sè飛行器的船體燈光下,圓圓的建筑頂隨處可見,墻體厚實,由大磚堆砌而成,至今還能看到殘留在上面的災難蹤跡,它的下面,是形形sèsè的拱門,兩邊墩柱上,也可看見陽光時代精致的雕刻huā玟,處處都充滿著宗教的神秘感與崇高感。
  隨著各方勢力大舉進駐這座原本并不起眼的地方,這座自十年多年前被已淪落為奴隸群集的資源采集城,搖身一變,竟成了天下風云之所在。
  從城市的中心再到周邊地區,凡是尚為完好一點的建筑,不論是原先的酒店、寺院、學校,還是商務樓群,居民區,無疑例外,四周晃動看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影。
  自人蟲決戰以及第一次人神之戰結束后,還從來沒有過一次能夠像今天一樣,所有人類勢力的頭頭腦腦們聚集在一起,并且是突發的,事先很少有人能夠意料到。
  不僅如此,此時此刻,尚有更多的人,正通過各種飛行工具,涌向噶爾洛夫卡市,他們當中不乏一些默默無聞的勢、散武、以及一些處于邊緣,實力卻不可小視的人物。
  所有的人都沖著“楚云升”這個名字而來,但真正的目的,是為了那本書,還是為了楚云升本人,或者其他另有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有意思的是,小老虎的猛獸軍團前一天在噶爾洛夫卡市還算是占有絕對壓倒xing的能力,現在反倒越發的不起眼了。
  高手、軍隊、尖端武器等等,實在是太多了仿佛全天下的精英都云集于此了一般!
  總之,紛亂混雜的局面從微光由盛變衰時分,便開始有點隱隱地控制不住了!
  在等待楚云升出現的這段時間內,各種各樣的驚人消息,四面八方如潮水一般涌來,匯聚到一起,飛速發酵,整個局勢逐步地不為幾大勢力頭腦所預想的,以至不為楚云升所想象的方向迅速發展,異常詭異的朝著不可意料的方向發展著。
  首先是一部分來自中亞以及〖中〗國地區的大大小小勢力帶來了一個足以掀起軒然**o的消息絕跡了快十多年的火蟲竟然又出現了!!
  據某些親眼牟見又僥幸逃脫的人透lu,遠不是僅僅火蟲那么簡單,天空中出現的是單體實力十分強大的珉體!而且數量之多,已經到了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這則消息,很快就得到越來越多的勢力方所得知,用不了多久,隨著趕來噶爾洛夫卡市的人越來越多快變便被證明是確鑿無疑的事情了。
  如今的局面因為楚云升消失二十年又忽然出現,接著北方神人開始猛烈進攻而亂成了一團,眼下消失十來年的火蟲重現人間,人心登時惶恐不安。
  絕大部分陽光時代的老人現在的當權統治者,在心理上,對蟲子的恐懼程度遠遠超過,“神人”這是二十多年前黑暗突然降臨人間給他們心理上形成的巨大恐怖創傷,即便這么多年過去,一向到當年蟲口逃生的情景,就連號稱天下第一大勢力的天空之城城主聽說都會在夜中驚醒!
  那時候可不比現在,一切都太突然了,不論是視覺上的沖擊,還是血淋淋的屠殺,都足以讓當時覺醒力量尚且十分薄弱的如今高手們心驚膽顫而最早的親離死別,絕大部分也都是那個時候發生的,有的事情,有的人,那些老人們一輩子也無法忘記。
  這便是在楚云升消失后,雖然發生了很多很多超大規模已經能夠稱得上是,“戰役”的大事在一些老人的眼里,緊張程度,都還不及那時候幾個人在絕望中搏命拼殺一種赤甲蟲!
  因而這個消息登時令各方勢力極為緊張,不過很快便有人聯想到楚云升的身上當年,那位蟲尊還在的時候,許多陽光時代的舊人們恐怕到死也忘不了,有多少次這位稱楚云升為主的蟲尊幾乎將人類乃至當時的異族全都逼入絕境,若不是黑人埃德加在,屢屢與蟲尊ji辯,人類早已死絕!
  蟲尊的yin影好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在所有陽光時井舊人的身上,重生的一代不知道當年的情景,但舊人老人清清楚楚知道!第一次人神之戰,雖然神人的王者沒有出現,人類也沒有真正取勝,但好歹也是打平了,從心理上來說,遠遠好過人蟲決戰!
  所謂的人蟲決戰,幾乎所有的勢力高層包括當年的異族都絕口不提了,因為那實在不是他們的榮耀與光輝,他們所作出的貢獻只是在黑人埃德加努力協調下,加入蟲子突然迸發的內亂,站到蟲尊一邊而已。
  也正是因為此,出于對蟲尊的尊敬,蟲子內亂之前對它的諸如,“蟲魔”“惡魔”的稱呼,一律改為,“蟲尊”沿用至今。
  現如今,蟲子又出現,目的地似乎也是噶爾洛夫卡市,讓舊人們不由自主地便想到“楚云升”頭上,當年,埃德加說過,這天底下,能降得住蟲尊的,只有楚云升一人!
  噶爾洛夫卡市中,一座不起眼的學校荒廢已久的教室中,坐著十來個人,氣氛有些壓抑。
  坐在靠著窗戶的兩名歐洲人,緊逼著嘴巴,不發一言,看著他們對面的另外兩人,其中一個也是歐洲人,另一個則是東方人。
  那東方人,冷峻地笑了笑,道:“祝小姐,我明說了吧,我欠那人一條命,所以他這次不管推薦誰做那個位子,寒武紀都會承認,不過只是表面上的承認,〖中〗國有句老話,聽調不聽宣,這是我的底線。”
  坐在上首的一個女子一身的戎裝,挑了挑劍眉,看向她對面其中的一名男子,道:“曹先生,云宗是什么意思?”
  那男子卻先是嘆了一口氣,接著又搖了搖頭,最后才艱難地說道:“我對不起老爺子,本來也沒臉來見,可是事情到了這步唉,算了祝小姐,大家現在心里都清楚的很,這老爺子要坐天下共主的位子”說著他嘲笑地望著左邊寒武紀的人繼續道:“你們寒武紀敢聽調不聽宣!?曾恪釁等你夠資格擋得住老爺子一劍再說狠話!
  老爺子要坐這個位子,我曹正義第一個支持,但要是讓那個小孩來坐,我不是不敬老爺子,是他根本坐不穩我們這些人還好,有老爺子鎮著,最多像曾恪釁一樣,聽調不聽宣但重生的那一代天才橫溢的比比都是,他們根本不會服,遲早要出大事!
  這些年,實際上這個位子,就是期陽和小記在爭,一個是老爺子托付埃德加的傳承,一個是更是老爺子的至親血脈結果怎么樣?即便有著你們天空之城和我們的云宗撐著,還不是照樣服不了各方勢力?一個聚集地出來的小孩,跟了老爺子沒多久,你說誰能服?
  那小孩要是坐了這位子,到時候仍是一盤散沙也就算了若ji怒了老爺子,你想過后果嗎?聽說蟲子就在來的路上了!”
  “這么說,云宗的意思也是不同意那個小孩了?”那戎裝女子把話挑明了說道:“那個小孩是什么樣的身份,多能族的間諜情報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了,既然大家都不同意他做這個位子,那么事先就都說好了現在只需我們五家統一了。徑,想來楚大哥也得重新考慮一下。”
  “植物人那邊是什么意思?怎么到現在也不見她們的人?”曹正義右手邊的一個男人,忽然插嘴道最近幾年植物人發展極為迅猛,隱隱地有趕超前面幾家大勢力的趨勢故而也越來越有發言權。
  與此同時,這所學校對面的一座商場內,烏泱泱的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各方勢力的人都有,但全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這些都認識楚云升!當然,楚云升未必認識他們。
  現如今,高層的陽光時代舊人,尤其是東方的,幾乎已經形成一種共識,當年“有資格”親眼目睹楚云升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大戰的人,譬如黃山死戰,荊棘島之戰,以及蜀都一劍,只有這些親身在場的人,才算是有“資歷”的人。
  那些在更早的時候,從申城逃出來的人,和楚云升在大學車隊里并肩戰斗過的,在昆城遇到過的,那就更是老資歷了。
  也只有這樣資歷的人,才能有資格進入這家商場大廳,討論天下共主的事情,算是除了學校那幫子人外,第二級討論圈了。
  而重生的一代,全都聚集在稍遠的酒店,這些大概就是曹正義口中的少壯派,人數愈加多,形成第三級討論圈,雖然按照權利高低,他們排到第三的位置,但言辭之ji烈,辯論之ji昂遠勝過學校與商場的那些人。
  最后,更多的人,則在全市的各個角落,相互交換著情報與物資,蜀地黑暗工作室來的東西一下子成了**貨,誰也做天下共主,他們根本不關懷,只把這次忽如其來的“大會”看做了是絕好的消息與物資買賣機會,尤其是一些小勢力與散武們。
  羅清與嚴歌也來了,他們手上還有楚云升交給他們的大量物資裝備,正好乘著這個機會大做“買賣”這可是楚云升所始料未及的事情。
  在城外,遠遠的地方,一個小鎮上,一名戴著面具的女子凝視著前方,腳下卻似是有著千斤之重,如論如何也不能再向前邁出半步一般!
  這個時候,天空上,工道貫穿天際的長虹,從那女子的頭頂上空,凌厲地射向噶爾洛夫卡市……
  頃刻之后,整個城市的目光都投向了那道影子,沒多久,消息傳出來了一楚云升回來了!
  明天晚上還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