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498 我來接你了

剛跑來的軍官不到一會又跑了回來,仰上正朝著虎王位置急行的長發女子,滿臉不知所措的道:“小姐,景將軍說他管不了!”,“什么?管,管不了!?他,他,”,短發女軍官差點跳起來,搶先大聲怒斥道。
  “景將軍說他也沒辦法,間接把我給轟出來了!”那軍官哭喪著臉道。
  “真是個飯桶!連去都沒去,就說自己管不了!”,短發女軍官氣急之下,朝著船艙破口大罵。
  那軍官聞言,打了哆嗦,卻是沒敢往下搭這句話,訕訕的支吾了過去,有的話有人能說,有人就不能說,地位使然。
  “明*,算了,我去看看吧,大概是那里不舒服,希望一”,長發女子皺了皺眉頭,對船艙中的那位更是失望萬分,加緊了腳步,想起城主和舅舅勸說自己嫁給此人的打算,心中不由得地更是悲涼不已。
  但她話音豐落,卻被一陣陣驚呼所打斷。
  “快看,那是什么!”
  “飛騎?是云宗的人!”
  “不是云宗!云宗沒有那樣的飛騎!是敵襲!敵襲!”
  “是銳翼飛蟲!不是云宗!”,“快,快,準備攔截!”
  幾列士兵齊齊上前,熟練地架起冷射追蹤切線槍,瞄準天空上的飛影,一觸即發之際,卻猝不及防地被背后的猛獸撲到,慘呼聲連連一片。
  電光火石間,形勢大變!
  所有的退化猛獸在虎王的吼聲中,發毛倒豎,兇光畢露地對峙前一刻還是同一邊陣線的人類軍隊。
  “怎么回事?”
  西線派來的軍官與接應部隊,目瞪口呆,誰也沒料到,這才多大的功夫?天空之城的一把利器,竟然網著落就當場內亂了?
  “都不要動!”,景記一直躲在船艙中不出來,長發女子見形勢已瀕于危機的邊緣不得不代替他,攀上一輛戰車頂上,赫然正色,大聲下令道。
  “都不要動,不要激怒它們!”長發女子額頭上滲透出秀氣的汗滴,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動著,眼睛緊緊地盯著天空中零零飛來的一人一蟲。
  謝爾列維奇早就被景記趕了出來,俄羅斯的美女卻被留在船艙中,等他看到外面的這一幕,臉色極其的陰沉與難看他身后隨行的翻譯和軍官,咕咚咕咚的咽著吐沫,神色甚為緊張。
  誰都知道,若是這群猛獸大發**,這里最少有一半以上的人無法活著逃走!并且,一旦迸發內亂,神人控制下的“偽軍”乘勢沖擊追殺后果不堪設想!
  空軍基地上溫度此刻像是再次直線下墜了十幾度,將所有的人都凝固起來了一般,充滿了高度危險的氣味。
  數千人的目光,那一人一蟲速度極快轉眼就從高空降落地面,蟲子在背上的人下來后,便趴在地上像是死了一樣一動不動,而那人全身遮蔽在黑漆漆的蓑衣里,看不清分毫,并步步向前,對西線軍隊若如視。
  然而!
  然而極為不可能的事情出現了!
  網剛還威風凜凜、虎吟長空的霸王之虎,竟然渾身顫栗地一腳一腳走出船艙,朝著那裹得密不透風的蓑衣人啜泣哀鳴!
  此時,就連不斷如山穩不動的謝爾列維奇也瞪大了眼珠,那蓑衣人竟然、竟然對被譽為“霸王”的虎王伸手了!
  怎么可能這樣!
  沒人能夠碰到虎王的半根汗毛就連能夠指揮“猛獸軍團”,的景記也不行,這是幾乎所有聽過傳聞的人都知道的常識,但,那蓑衣人竟然能夠,不僅如此,桀驁不馴的虎王竟然垂下從來沒有低過的腦袋任由那人撫摸!
  是的,是任由!
  不僅如此,還有親昵!啜泣!凄涼!”那聲音似乎透著無限的冤枉!
  剎拉間,終究有人驚駭地猜到眼前這名蓑衣人的〖真〗實身份包括謝爾列維奇,也包括長發女人。
  天下間,能夠膽敢,也能夠如此撫服霸王之虎的,只有一人!
  當年虎王之主,天空之城曾經的戰神,連神人都要忌憚三分,甫一出現便形成東方內部大亂,被西方諸多勢力同樣譽為“全球最有力量與影響力的男人”。
  除了他,再無一人能夠如此!!!
  這下,不僅是那些翻譯和軍官,謝爾到維奇和長發女子的呼吸都顯得有些急促起來,這太不測了,沒人會想到赫赫威名的那個男人會出現在這里,絲毫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誰能想到已經公開和各大勢力敵對的這個男人,竟然敢獨自一人闖入重兵云集的地區?
  如今之世,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男人身上有一本書,這本書足以改天換日,足以讓任何一個普通人成為頂尖的,就連神人都要畏懼三分的人物!
  一時之間,在場的軍官士兵,尤其是高元天的覺醒者,心中怦怦直跳,一今天大的機遇就在眼皮底平,若是,若是此時蜂擁而至……,但這個想法網冒出一個頭,就被周圍兇光畢露的猛獸軍團給生生的憋了回去,再生不出半點的勇氣。
  他豈是一個人!?
  揮手間,這些猛獸軍團只怕就會當場倒戈,撲殺向人類軍隊!更可怕的是,他的背后還有是神人的背景,弄不好,西線聯合軍今晚就會全軍覆滅于此!
  就在覺醒者們天人交戰的時候,楚云升長長地吐出堵在胸口的一團難受結氣,登**,抱著小老虎的腦袋,悄然訴說道:“虎仔,我來接你了,我來了,我來接你了……”
  說著,他淚如雨下,往日的一幕幕登時涌上心頭,紅了他的眼眸,也喚起了他的劇痛,他模糊望見姑媽一家的笑容,也模糊望見她們慘死的一幕幕,想起來小海,也想起了大蟲連最后一句話都沒來記得和他說,更想起了父母的骨灰無存……
  “虎仔,就剩下我們倆了,都死了,他們都死了,就剩下我們倆了!”,他將頭埋在虎仔的毛發里,張大了嘴,肩頭劇烈地顫抖著,喉底嘶啞竭力啜泣吞咽,眼淚混合著鼻涕與口腔唾液拖曳的很長很長,無聲地痛哭著,仿佛要將他這一生的極痛,向他如今唯一的“親人”,小老虎哭訴出來。
  虎仔啜泣著用它大大的腦袋,摩挲著楚云升的臉龐,回應著他的無聲痛哭,像是能夠感遭到楚云升一切的悲傷……
  許久后,楚云升抬起頭,深深地呼吸著冰冷的空氣”咽下一。氣,撫摸著小老虎背上的毛發,咬唇道:“虎仔,從今往后”咱倆再也不分開了,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跟我走吧!”,虎仔卻怔怔地望著他,一動不動。
  楚云升心中莫名地一抖,忽然有點怕,即便知道自己已命不久矣,應該沒什么牽掛了”卻依然怕,如果小老虎不肯跟他走,那么到了盡頭的,不僅是他的生命,還有他的人生!
  同樣一抖的”還有謝爾列維奇與長發女子,如果楚云升帶走了虎王,西線怎么辦?天空之城又怎么辦?
  但最可悲的是,在這件事情傷,他們卻沒任何的發言權,帶不帶走”楚云升說了算,走與不走,虎王說了算,當然它不會說,只是決定。謝爾列維奇暗暗祈禱虎王不會跟楚云升走”這也是極有可能的,終究虎王多年來率領的祈獸軍團,至少也有一點猛獸之間的感情,如此大量的猛獸,沒有運輸機,楚云升再能也無法全部帶走,而只需他帶不走所有的退化猛獸,虎王就可能會留下來,即便是暫時的。
  所以他至少有五成的把握,虎王不會走!
  但他錯會了虎王的意思,楚云升也錯會了。
  只大概不到頃刻的功夫,怔神中的小老虎突然仰頭大吼一聲,似是要將多年的冤枉吼出來一般,又似是要證明楚云升并沒有拋棄它一般,一下子竄到楚云升身上,將楚云升撲在地上,親昵地磨蹭著他的身體,久久不愿放開……
  謝爾列維奇心一下子涼了半截,嘴角蠖動了幾下,臉色極其的難看,想不到虎王最終還是選擇了那個人,不,壓根就沒有選擇,它簡直就是在等這句話!
  長發女子咬了咬嘴唇,這個時候景記還不出來,以她的脾氣都隱隱地有些怒火子,難道他忘記城主交代的事情了嗎!
  不過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再遲一步,她自幼便敬慕敬為英雄的寫字大樓之主,就要帶著虎王離開了,她必須有所行動!
  “裳蜒,你,別過去!”,叫明*的短發女軍官,見長發女子跳下戰車走向楚云升,驚呼道。
  “你們別動,我只走過去和他說兩句話。”,長發女子回頭打出手勢,止住后面要跟上來的人。
  楚云推開小老虎,不過它似乎很擔心楚云升會再次丟下它一個人跑了,幾乎寸步不離其左右,緊貼著楚云升身邊,對攤開雙手示意善意走過來的長發少女間接無視了。
  “楚先生,我是原寫字大樓的,我能過來嗎?”,長發少女在距離有一段距離的位置上,登時感遭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猛獸軍團兇視眈眈的目光壓力。
  楚云升點了點頭,恢復平靜道:“你姓莫吧,莫無洛的外甥女兒?”,“是的,裳蜒見過楚先生,得您的恩惠,我和舅舅才能活到現在。”,長發少女沒想到楚云升竟然還能記得她與她的舅舅,舅舅當時不過是毫無作用的小覺醒者,而她當時更是連名字都沒人問的娃娃。
  楚云升笑了笑道:“我們早已經見過一次面,你和你舅舅能做不忘記做人不忘本,我也沒必要為難你,你走吧,讓船艙里的那個人出來見我,丁顏故意走漏虎仔的消息,不就是為了讓我見他一面嗎?”,“其實城主”莫裳蜒一邊努力回憶著自己什么時候見過楚云升,一邊想說什么。
  “你是個娃娃,我和丁顏他們的恩恩怨怨你不懂,最好不要參與,叫那小子出來!”楚云升搖了搖頭,目光射向船艙上窗戶,里面的人影陡然往里面一縮。
  “遵命。
  ”,莫裳蜒識趣地不再說下去,有的事情的確不是她這個地位能夠參與的,她不過是傳話的人而已:“不過”楚先生,景記不是克隆人,他的確是唯一與您有血脈關系的親人,他是景逸的這孩子,當年的事情很復雜,如果您愿意城主想請您去一趟天空之城,親身向您注釋。”
  楚云升冷然一笑,道:“他想見老子,讓他自己來!”,莫裳蜒莞爾一笑,沒說什么”這世上敢在天空之城城主面前自稱老子的,除了此人,也沒幾個了,她也不好說什么,只是在路過謝爾列維奇身邊的時候,這老頭聰明地知道現在基本沒他什么發言權,卻十分不甘心讓準備好的翻譯問了一句:“莫小姐”謝爾列維奇先生能和楚先生談一下嗎?”,“我個人覺得,你們還是什么都不要說,什么都不要問的好。”莫裳蜒對所有人似乎都很禮貌,即便是經常對她騷擾的景記”也沒有如短發女子明圳那邊冷〖言〗論語。
  謝爾列維奇聽完翻譯的話,面顯露失望的神色,他本打算以萬克米爾舍飛船遺骸為籌碼,從楚云升身上換點什么好處,最少能夠在喪失虎王后,盡最大的努力為西線彌補回什么。
  不過,現在這一切都是奢望了”四周有猛獸軍團的兇視眈眈,再給他幾個膽子,他也不會做冒險的事情,去接近楚云升和虎王。
  “一群傻帽!”,船艙中的年輕男人見莫裳蜒朝他這邊走來,神色一斂皺起眉頭”低聲抱怨了一句,眼神速動,忽然大聲喊道:“我不見他,我不見他,他害死我爸,害死我奶奶,我死不見他!”,說著,他竟然嘭地一聲撞向船艙中的桌腳,卻沒想到雖然痛得齜牙咧嘴,鉆心裂肺,但就是昏不過去”當下也顧不上許多,急中生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徑直裝作昏死過去。
  他的這番動作,能騙得了莫裳蜒,騙得了船艙中的女侍,卻騙不了擁有第六分叉線的楚云升,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皆如在楚云升的眼皮底下一般清晰可辨。
  更何況,“裝昏”、“裝死”,一技,乃是楚云升當年的看家本領,一眼便能望穿!
  不過,在細微之間,楚云升亦捕捉了一絲異樣,從他第一次聽說這小子的時候開始,不論是莫裳蜒,還是后來的原雪澗,以至是嚴歌羅清等散武,提起他從未見過面并不斷生活在空中之城的侄子,全是眾口一詞,好色、無恥、膽怯無用……從頭到尾,就沒人說過一句好話。
  只是因為楚云升如山一般的存在,不管是天空之城,還是其他勢力,以至是云宗,都對他客客氣氣,即便犯下什么見不得的人事情,總有人替他兜著,皆走出于楚云升的緣故。
  按理說,這個侄子應該很樂于見到自己才對,為何?楚云升若有所思。
  他雖然也不喜景記的所作所為,就像現在,出了這么大的事情,這小子竟然躲在船艙里,死活不愿意出來,但竟然還沒忘記向謝爾列維奇索要美女,簡直荒唐之極!
  但無論如年,終究是景逸的兒子,姑媽的孫子,這是諸大勢力如今都承認的事情,楚云升也未再去懷疑,若是“假子”騙不了天底下這么多年。
  “丁顏以虎仔的消息為引子,引我來這里見荊已,到底想干什么!”,楚云升眉頭微掃,暗自付道:想和解?不可能,丁顏不是一個朝令夕改的魯莽之人,相反他老謀深算,無一不謀后而定,網網與我決裂不久,怎可能突然,楚云升眼中厲芒一閃,一個影子闖入他的腦海。
  “難道是他!?那個自稱已將元火修入魂源的男人……”,楚云升冷冷一笑,“哼道:“想這么容易就了解了?沒那么簡單!你們能夠“開始”,但何時結束,就由不得你們了,我說了才算!”,“你們大概萬萬不會想到,我如今只剩下數月不到的性命了吧!”,楚云升猜得沒錯,隱藏于云霧之間某個角落的天空之城,一所絕密的建筑物中,一名邪氣凜然的男人,看完所有的檔案與記錄,正狂笑不已:“你們這群蠢貨!他身體中存在的不過是一個死序,五千年前就被天外來人殺死,他現在不過是一個普通人類,你們這幫子笨蛋竟然把他當做未來大敵等等,你們什么時候跟多能一族那群飯桶一樣,學會這么多的詭計多端了!?”
  “已經派人去挽救了。”,會議室中,一今日漸消瘦的男子,枯槁的說道。
  “算了,這也不能完全怪你們,以你們的能力無法察覺櫻序的活性,眼下最重要的是和皇北櫻搶奪未歸位的活序,能殺一個就殺一個,這件事你做的很好,歐洲那邊的戰場不過是做做樣子,殺序才是真正的戰場!”,男人收起狂笑,正色道:“楚的事情,我親身去辦,他夠資格知道一些事情了。不過,關于他死序的事情,不得透顯露去,暫且不要讓其他幾族知道,雖然說諸族在生死存亡的壓力下,不得不并力聯合,但……另外,我們覺醒者苒復蘇進度,你們還要加快,現在的實力仍舊太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