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497 傳奇之虎

這些問題找不到答案,至少現在對楚云升來說沒有,他還模糊地記得炎氓將他當做“自己人”的時候,曾說過這是糾纏了以至超過千萬年的秘辛。
  然而千萬年前究竟發生了什么,楚云升不知道,從教科書上學來的學問,僅限于六千四百萬年前的恐龍毀滅,之后便是一片空白。
  但如果跳出歲月的限制,再往遠古,還有寒武紀,那是一場“生命大迸發”的時代,形形色色的差異生物幾乎在一夜之間神奇井噴出現,數量之大,種類之多,完全違背正常的進化規律與速度,仿佛有一只隱藏的大手在地球的背后悄然一堆……”
  這只手,在陽光時代的西方學術界,曾被稱之為“上帝之手”!
  而現在看來,并非只是人類一廂情愿的猜測臆想……”
  楚云升重重地吐出一圈渾濁的煙霧,拇指揉著發脹的太陽穴,腦袋隱隱地有些昏沉,如果說沒有陽光是視覺上的黑暗,而秩序文明崩潰后的世界只是人心上的黑暗,那么橫跨數億年的陰霾,處處布滿了殺機,便是歲月上的生命大黑暗,其暗鋒直指生命的起源!
  誰真誰假,誰對又誰錯,誰才是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又是誰在千萬乃至億萬年前,便早已定下如今這遍布焦土的慘劇之源!
  楚云升站立在廢墟之頂,身影蕭蕭,寒風凜寒冷冽地橫掃破碎大地,嗚嗚四周呼號,掀起他一狠狠白發,思緒飄飛。
  “前輩曾說過這是一片是非之地,越早離開越好,他五千年前來到地球,以他的見識與能力,肯定是發覺了什么,才會說出這番話,只可惜古書中部分文字至今破解不了,否則……”但前輩既然被七釘中困住的影子稱為神尊,可見五千年前所在地位之高,所說的話每一句都必定非同小可,即便沒有任何細釋!只是”
  “只是,千萬年前的債,為何要我們這一代人去背負!姑媽她們死了,小海死了,大蟲也死了……”都死了,憑什么!?”
  “憑什么!!!”
  楚云升寒冽的目光射向天穹,似乎捕捉到了一絲稍觸即逝的萬古機密,歲月密布的臉上露出陣陣毫不遮掩的邪笑。
  “誰流的是人類之血,誰又流的是異族之血,老天,你也不知道對嗎!你連我是屬于哪一方都弄不清楚!”
  “可惜我命己不夠……”
  他低下頭,眼中映入一堆又一堆的蒼涼廢墟,雅陽市昔日的繁榮如今只埋在一片爍瓦之下,玻璃碎片與水泥斷塊相互膠合在一起,遍地都是,偶爾有著幾根鋼筋扎眼地從水泥塊中刺露崢嶸,頂尖上凝結著寒芒侵人的露水。
  被壓碎燒毀的汽車隨處可見,但完整的殘骸幾乎沒有,都在不知多少次的大戰中支離破碎,只是在寂靜的時候,冷不丁的會有一兩只身形小巧的生物,看不出容貌,從那些汽車空隙間警惕地鉆了出來,兩眼放出綠光,朝著四周張望頃刻,便迅速從一堆廢墟上,騰躍到另外一堆廢墟上,搜索著汽車上腐爛的輪胎食用,每吃一口,腦袋上綠色的眼睛好像鬼火一樣幽動。
  這還是自己曾生活過的世界嗎?那穿越城市卻擁堵異常的街道,通達世界各個角落的電子網絡,一個電話就能夠將香嘖嘖的飯菜送上家門,各種商品充斥大街小巷擠滿網絡頁面,一片繁榮空前的世界?
  如今,那樣的世界,還有幾人能夠記起!?即便有,也只存于夢中吧!
  楚云升試圖讓自己回想起有陽光的世界,卻兀然地發覺,那些“回憶”在他的腦海中越來越遠,仿佛駛向滔滔歲月大海中的一葉扁舟,風雨飄渺,再也拉不回來,而占據他回憶中大部分空間的,盡是黑暗的天空與四周流血凄厲的世界,任憑掙扎也看不到黑暗的盡頭……”
  這時,他的耳邊環繞地回響起反抗軍李沉銘沙啞的嘶喊:“您可知道,您不斷活在過去之中,為什么不能珍惜眼前您還有的?一定要等到得到之后,才明白嗎?”
  楚云升最終輕嘆一聲,提劍縱起,向著西方,好像利箭一般穿出睢陽市的廢墟,一路上,那些鬼火生物驚駭的躲避著他飛逝如流光的身影。
  “珍惜還有的……”我還有什么?也許只有虎仔了……”那就見上最后一面吧!可是,它還活著嗎?
  俄羅斯伏爾加河東南畔,薩馬科城市上空大軍云集,兵馬密布,來自東亞與西亞諸多勢力麾下的覺醒者與軍隊,將伏爾加河的東南岸防布的密不透風,這里是人神戰場亞洲聯合戰線的第一道防線。
  嚴寒的天氣與神人們對莫斯科城市的大屠殺,令聯合軍士氣大落,四周都是凍成冰塊的尸體,傷員的呻吟聲夾雜著各種語言,在冰天雪地中如鬼一樣的哀號,寧靜的夜晚中,格外的滲人。
  天空上飛旋偵查的飛行器也顯得有氣無力,裝模作樣的飛行一圈,便立即飛回空軍基地,絕不敢越過伏爾加河半步,絲毫不顧地面上“戰友們”的恥笑與辱罵,他們都被神人的超先進的立方體和飛行獸打怕了。
  自開戰以來,每天都在死人,之前是因為戰死,現在卻是因為凍死、餓死、中毒呃……”等等。
  從北極刮過來的寒風,夾帶著徹骨的冰元氣侵害,不說火元氣的覺醒者,就是冰元氣的覺醒者都瑟瑟發抖,其他覺醒者以及士兵更是窩著避風的地方就不愿動彈。
  每日哄搶運送來的食物,幾乎成了東線戰場所有人唯一可看見的大規模騷動,也是唯一可做的事情。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頭頂上飛行的子彈和能量束越來越少,不用再擔心起來撒泡尿就會莫明其妙地丟掉性命。
  小道消息說,河對岸的神人控制下的“偽軍“與“獸軍”已經將主力調往西線,本來還在處理對岸尸體的神秘生物也消失了,一切跡象都表明了這個小道消息的可靠性。
  然而,東線聯合軍,上到最高領軍大都督將軍,下到開鍋造飯的民夫,早已被神人凌厲而震撼的攻勢嚇破了膽子,所有人都刻意回避渡河從神人與其“偽軍”的背后展開攻擊的提議,仿佛他們的對面仍舊“陳兵百萬”一樣。
  即便這樣,東線上的境況,比起西線起來,簡直是活在天堂里了,位于白俄羅斯邊境奧爾沙城一帶的西線聯合軍,上上下下幾乎無人不將東線上怕死不前的“盟友們,、用世界上最惡毒的語言詛咒了幾萬次都不止,恨得咬牙切齒,卻無計可施,只得硬著頭皮頂著“偽軍”與“獸軍”的猛烈攻擊,一步步向位于華沙城的第二道防線撤離,每一天都要承受著大量的傷亡與物資消耗。
  相比大戰初起就極度蹩腳的戰場形勢,各大勢力的聯合會議上,更是吵得不可開交,紛亂不堪!
  通過這些年重建起來的通訊手段,各大勢力的實權人物經過“連線”天空之城,以虛擬人影集中在天空之城的聯合會議大樓中,日日夜夜的爭吵著,沒有一天消停過。
  此刻位于西線第二防線前線的奧斯爾頓將軍,一臉陰沉地關掉遠程通訊射線儀,雙手絞插在胸前,靠在黑色的沙發椅背上,碧藍的瞳孔中閃爍著驚人的光芒。
  頃刻后,他伸手按下一處按鈕,平靜地說道:“請謝爾列維奇先生進來。”
  大約一分鐘后,一個穿戴整齊的老人撬開奧斯爾頓辦公室的房門,很有禮貌地說道:“將軍閣下。”
  奧斯爾頓手指扣著桌面,面無任何表情地說道:“我很可惜地告訴您,東方人準備完全放棄所有俄國防線,他們占有聯合會議大部分席位,我們也無能為力了,當然你們的參會代表很快就會消息傳回給你”
  老人似乎并沒有多少不測,仿佛一切早已料到一般,悄然一笑岔開話題道:“將軍閣下,雖然在上一次人神大戰中,我們喪失慘重,喪失了聯合會議的話語權,但位于克拉斯羅亞爾斯與薩哈雅庫特地區仍有我們的力量,其中包括萬克米爾舍飛船遺骸眨一”
  奧斯爾頓眼中精光一閃而逝,搖頭打斷他道:“這些歐洲各方勢力都知道,也很需要,但你們也需要知道,被譽為“全球最有力量的男人”回來了,他在東方的回歸不但使得東方人內部大亂,以至也間接導致了神人的忌憚ps,規避東線進攻,轉而向我們西線瘋狂推進“老人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沉聲道:“他是個復雜的人,如今全世界都在研究他,但我敢打賭誰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能干成什么!即便我不在會場,我想東方那些大勢力以及法國的那個城市,在現在這種局勢下,即便楚已經出現,恐怕他們還忙著搶奪全球領導權的位置吧?”
  奧斯爾頓嘴角露出一絲看不出意味的笑容,看著辦公桌前的老人,點頭道:“說說您的計劃。”
  老人淺笑著坐了下來,只說了一句:“我想,是時候我們聯合起來支持東方人其中一個勢力的領導地位了,他們有人需要我們的支持!”
  奧斯爾頓冷笑了一聲,沒有說話,他知道想要換取東方人此刻在東線上進攻支持,歐洲各大勢力必須向天空之城或者云宗等幾個擁有足夠強大力量的勢力,其中的一個臣服。
  然面,真到了這一步,他也知道歐洲幾大勢力的小議會,最大程度能夠接受的只能是當前唯一全球性組織,擁有少量美利堅背景的天空之城。
  但他個人卻竭力反對此事,天空之城的城主給他留下的影響實在太過陰霾。
  只是事到如今,西線戰場上節節敗退,第一道防線已經接近崩潰,第二道防線,就是傻子也知道守不了多久,東線再拖延不進,整個歐洲大陸淪陷只怕是遲早的事情。
  奧斯爾頓嘆了一口氣道:“天空之城的第一批援軍將于明日凌晨抵達,統領的指揮官是楚氏唯一的血脈景記,我聽說此人極度好色這個事情就交給你們俄國人吧。”
  老人會意地點了點頭,心中卻是一動,他實在沒想到天空之城竟會派出這么一個重要的人物前來,不但是因為此人聲名狼藉易于誘惑,更因為此人不僅是唯一能夠控制得了“猛獸軍團”的人,而且這人與第一強者楚的關系非同小可…………”
  奧斯爾頓卻將目光移到窗外,下了逐客令,他需要時間與幕僚團商議天空之城的城主派出景記的意圖他可不認為那個陰沉的男人是個傻瓜。
  節節敗退的西線戰場上,凌晨,一只只武裝精良的部隊慢慢地從運輸艦上匯集成流,號令聲此起彼伏。
  謝爾列維奇率領的歡迎團早已經在寒風中等待多時,幾個精選挑選出的俄羅斯美女更是瑟瑟發抖,惹人憐愛。
  慢慢地,穿著長長大衣制服的西線軍官們開始低聲抱怨起來,天空之城派來的指揮官的架子實在太過大了一點明明已經著落了,卻一直不露面,故意讓他們這些軍官在寒風中苦苦等待。
  但他們這種不滿的情緒,在見到如洪水般的退化猛獸軍團的剎拉間立即拋得云消霧散,再找不到一星半點!
  有了這只大名鼎鼎的退化猛獸軍團,西線戰地上,時辰面臨的神人控制下極度難纏的“獸軍“總算有了能夠抵擋的對手,他們的部下也不用冒著驚人的傷亡也堵住被高速而又蠻橫的“獸軍”沖開的缺口。
  此時所有的軍官,不論膚色,不論語言,以至包括謝爾列維奇挑來的那幾個美麗少女,都踮起了腳尖,伸長了脖子,面露期盼神色,為得只是一睹軍中傳說中的那只威風凌凌、猛獸之王、與各地霸主同等地位、被譽為“霸王”的傳奇之虎!
  堂堂西援第一軍團的指揮官景記先生竟然被這些歐洲各大勢力的聯合軍忘到九霄云外不過,似乎他并沒有半點不滿反而干脆賴在軍艦上,左擁右抱,吃喝玩樂,更是間接讓謝爾列維奇帶人上去見他,連下艦都懶得動了。
  “我真服了這號主了”、一個短發的俏麗女軍官,朝著指揮艦啐了一口,扶著腰中的手槍,伴在另外一個長發袂袂的女子身邊,毫不客氣的鄙夷的。
  “快去照看虎王吧,你別忘了虎王只聽他一個人的,就連城主和那些叔叔們,也不管用。”長發女子嘆息道:“就連舅舅從在它身邊長大,也從來不敢碰它半根虎毛。”
  這時,一陣渾厚的虎吟忽然從指揮艦的一頭艙位上傳來,吟吼之聲響徹天地,靠近那個方向的人紛紛捂著耳朵,面露萬分痛苦之色。
  虎王一聲之下,所有本來安靜的退化猛獸軍團,紛紛揚起脖子,向著天空瘋狂咆哮,回應著它們的王者,猶如巨雷般滾滾轟鳴,狂躁不安,似要把那天穹都要掀開一般!
  西線的軍官們登時臉色慘白,站立不穩,就連天空之城同行而來的戰隊士兵,也俱是目露駭然之色。
  “小姐,不好了!虎王,虎王,它,好像出狀況了!”負責伺候虎王的軍官面色煞白,一路疾跑,氣喘牛吁地喊道。
  “還不快去請景將軍!”長發女子咬唇急道,別人不知道,她最是清楚,虎王終究是獸類,且不受精神操縱,相反它竟能以獸類氣味操縱其他猛獸,一旦出狀況,獸性狂發,那就要出大事了腿種事情就曾經出過!
  這大概就是猛獸軍團的“鋒銳”與“兇悍”背后的巨大弊端了,沒人能夠絕對控制住虎王的獸性,就是景記也不行。
  然而,她卻沒有發覺,在不遠的一處燒毀的樓頂上,黑暗中,一襲風塵仆仆的蕭然身影,凜立在烈烈寒風中,雙手杵著一柄幽寒冷鋒的長劍,朝著那聲吼叫的地方,滄桑的面孔上,翕然一動,眼角中不知覺的泛起閃閃發光的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