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495 彌天大謊

這次武源令也不知是真是假……一個女孩的聲音隱隱傳來。
  “冒充布武使的聽過,冒充武源的還從未有過,應該是真的吧!”回答的是一今年紀稍長的女人”不過歲數也不大,聲音中帶著一絲嫵媚。
  “不管真假,去了就知道了,前方戰事吃緊,聽說莫斯科已經淪陷,神人一次性賜死反抗者多達五十萬之眾!聽說伏爾加河的水都染紅了!為避免大面積恐慌,上面幾個大勢力已經封鎖了消息,實際上此刻只怕百萬人都遭到了大屠殺!等神人們掃平了北方,要不了多久兵鋒將直指我們。
  所以哪怕這次消息是假的”我們也要試一試,武源的功法、武器那可是……他當年留下的一星半點,現在還被幾個大勢力當成寶貝一樣在日夜研究!”這時,一個老人的聲音嘆息響起。
  說到這里一行人大概是被“大屠殺”所攝,沉默了一會,又聽到年紀稍小的女孩疑惑地仿佛自言自語地說道:“不是說神人們也忌憚武源大人么,為什么我們不能請他老人家出來一起對付神人呢?有他在,那些神人一定不敢跨過北部草原!”
  “小丫頭,你懂什么,我們這樣的小勢力很快就要被征調進北方前線,這一去九死一生,事到今日,有些事也該讓你們知道,也不至于是枉死了”這是今天大的秘密!”老人不知道處于何種原因,還是猶豫了一下。
  其他年輕人立即豎起耳朵”顯示出極大的興趣,對他們來說,很少能聽到關于武源大人的秘辛,此刻有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那老人沉默了頃刻,兩眼突然放出一道厲芒,沉聲道:“你們記住了”武源不是人類!當年只有少數的上層大勢力知道,據傳他是神人!”
  “神人!!!”
  “怎么可能!?”
  老人的話像是激起千層浪huā的石頭,年輕人紛紛失聲,他們千想萬想,也沒料到隱藏在老人口中的秘辛,竟然會是這樣一個如當空霹靂的內容!
  “他”他”是”神人”我,我們,怎么辦!不,不可能,他一定”不”不是神人!”年紀稍小的女孩驚呆之下,竟吞吞吐吐道。
  老人搖了搖頭,嘆息一聲,顧然道:“當初”我聽到這個消息,比你們還驚訝,仿佛一夜之間信念幾乎全部崩潰,為此我離開了蜀地,去求證去尋找〖答〗案,可惜隨著我知道的越來越多,越來接近真相”才不得不相信,這是真的,他連神人序列都有!”
  “可是,如果他是神人,為何這么多年來”各大勢力都拼了命的將他譽為天下第一人,受人敬重這么多年!就連天下共主的位置也只能從與他有關系的人中選出!這不是自相矛盾嗎!”,聲音嫵媚的女人,仍不相信地反駁道。
  老人沒說祜,怔怔地看著她”一會后,才出聲道:“明白了?”
  那嫵媚女人喪氣地點了點頭”臉色極為慘白。
  老人語氣中帶著一絲痛苦道:“當初我一開始也是這么想,但很快就明白”神人第一次公開出現在世人面前,已經是在人蟲決戰之后,那時候各大勢力早已在傳頌他的名字”之后不斷到第一次人神之戰結束,有一天,各大勢力才忽然發覺這個驚天的巨秘,但那個時候已是騎虎難下,想回頭已經回不了了,只能繼續騙下去!
  只需武源永遠不回來,這就是個彌天大謊,而且永遠也不用擔心被揭穿!哪怕神人再怎么試圖揭露真相,也只能死無對證,反而還被各大勢力將這些〖言〗論包裝成神人懼怕武源的證據!說它們忌憚武源,所以才會這樣說,是害怕了!其實現實根本就不是如此!
  但武源回來了”活著回來了!這個謊再也撤不下去了!”……這大概是人類犯下的最大的錯誤!”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眾人驚愕之下,口不能言,久久不能平靜心中的凌亂。
  最終,還是那今年紀稍小的女孩,忽然道:“還是不對!他老人家若真是神人,干嘛還要頒布武源令,難道,難道,他是想要我們自相殘殺嗎!我們都上當了?”
  老人搖了搖頭道:“即便我剛才不告訴你們他的真正身份,這道武源令一出,想必各大勢力為了平息因而而形成的混亂影響,很快就會公示武源的真正身份,到那個時候,憑仗人神之間的仇恨,沒人會再相信這道武源令,以神人的智慧,怎能看不出這點,又怎么會浪費時間做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
  但他還是做了,原因,我想只有一個,這一個,也許也是我不甘心的奢望!”
  “什么?”,年輕人的武者們齊齊將目光投向老人,仿佛在期待著什么。
  老人嘆息一聲道:“我以前和武源活在同一時代,聽過有關他的很多傳言”其中一點,就是武源性格古怪孤僻,他一生經歷了人所不能忍之事”得到人一生所失,故而仇恨與執看到了極點,他痛恨天下一切非人類”恨不能生食其肉、活吞其骨!就連死都不能撼動他這種仇恨和執著分毫……大概,大概,這道武源令只是他本心所發,大概他也不承認自己是神人,不承認自己是自己所萬惡痛絕的非人類!
  所以只需他本心未失前,這道武源令就是真的!只需是真的,他手中那些頂尖的東西就能為我們人類所用,要不然各大勢力早派人剿滅郊山散武團了,他們估計也想要這些東西。
  只可惜,非我族類,總有一天,他終會回到神人一邊。乘著這段時間,只怕那些大勢力和我們想的也是一樣”能多得一點就多一點吧,時機一過,便再無這樣的機會。”,老人未說完,他身邊一今年親人噫了一聲,警惕道:“前面有人激戰!”,老人卻未有任何驚訝,像是早知道了一般,道:“幾個抵抗軍”有情報說他們身上有一份重要的東西”大家散開,準備戰斗!”,楚云升平靜地看著這群人從自己身前不遠的地方一個接著一個戒備擦過”老頭所說,在他心中并未掀起半點波濤,或者說已經沒有水能夠掀起了。
  關于自己神人的序列一事,他也已經推測到異族們應該知道了”但他心中清楚事情并非如此簡單”必定還有愈加隱晦的原因,令各大勢力視自己為骨蝮,然而”他不想,也沒時間去理會。
  原因能夠有很多,三天三夜大概都說不完,但原因不是能夠理直氣壯的理由,結果才是衡量的唯一標準!
  而現在的結果是他楚云升被騙去孤島一困二十年,差點死掉,是他楚云升親人滿門慘遭逼死”是他楚云升祖墳被掘,父母骨灰被褻瀆,這便足夠了,何須再想!
  “我的東西都是好拿的嗎?符封在我手”有我的氣味”有我的逆元氣”有我的獨創結構,你們豈能真正操縱得了!將來拿著我的東西上了戰場”面對我的時候,你們就知道了!”,楚云升冷冷不語,將目光重新投向反抗軍三人”此時”他們已經開始與大胡子交火,勝負仍在未分之際。
  那大胡子似是十分驚訝反抗軍三人竟然暗中準備如此先進的武器,屢次試圖逼近三人陣型”都被稠密的高能量子彈射開”一時之間,有些急躁起來,嘴中一邊大罵,一邊重新凝結著大量的火元氣,準備一舉沖破子彈網,近身將其格殺。
  這時”山谷中出現的一群修行武者,數量多達十幾人之多”散開扇形,迅速將反抗軍三人團團圍住。
  “老王,怎么現在才來!”
  大胡子見是援兵來了”面露〖興〗奮之色,而反觀反抗軍三人,面色更是沉重。
  “放下武器,我饒你們不死!”,剛才說話的老人,氣勢陡然飛升。
  遠處的楚云升冷冷一笑,三元天!
  只有三元天,才夠資格讓他出手擊殺,但他仍沒有動,只在等待最終激戰的結果,不管誰勝誰敗,他只為觀察,只為擊殺三元天者。
  李沉銘冷冷一笑,忽然停下射擊,向四周大聲吼道:“散武團聽著,我前來送信,此信寫給武源大人,接與不接,你們看著辦!”,老人間言臉色一變,取下背上的強弓,度弦就要拉開,當場擊殺李沉銘。
  這時,山谷中突然傳來一聲冰寒之音。
  “滾!”,同時一股強烈冰元氣沖擊而來,地面上”部然結寒冰!
  “三元天第三層高手!”,老人驚呼一聲”身形急退,道:“趕緊撤!”
  “全都滾!”
  那聲音冰寒之極,但這一次射向谷外隱隱出現的人群,那是準備出來接信的散武團的人。
  “操!不是散武團的人!是寒武紀第一高手!”,大胡子仿佛認識聲音背后的人,暗罵一聲,連想也不敢想,立即朝著谷中火速避開。
  “你們,是我的了!”那個聲音第三次落下,一個冷漠的男人踏著冰霜”飛掠而來。
  “我要的不是信,把那個東西給我!反抗,死!”,男人的身影冰寒入骨,透著無可抗拒的力量,就連極為陰沉孤傲的李珉沉,也在他的冰元氣縱橫下,心中亦是悄然一震正在三人震駭之際,谷中走出一人,這人就像憑空出現的一樣”身上沒有半絲的能量波動,如果不是在這里出現,任憑丟在什么地方”谷口外剩下的四人都會將其當做普通人,那冷漠的男人也不例外。
  “你走吧,我不殺你,寒武紀不在我的名單上!”,楚云升以元氣手攝取一塊寒冰,感受著上面的寒冷,三元天第三層境地的人出現,實力天平完全傾斜,破壞了他的觀察企圖,他必須臨時改變一下計劃。
  冷漠男人死死地盯著楚云升面具面孔,目光中顯露一絲復雜的神色,頃刻后,沉聲道:“原來是你!他們是你的了!”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飛馳而去,遠遠地又飄回一句話:“你救過我一命”我曾恪釁一向說到做到,寒武紀會幫你一次,但只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