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491 殺出無間地獄

楚云升卷上布條,心中猶如打翻了五味瓶子,什么味道都有,是的,自從天空之城飛行器上下來的那個男人一語道破去鄱陽湖的布武使只是個克隆人之后,他就隱隱猜到原雪澗可能是景恬的克隆人,這也是他放不下她的另外一個原因。
  然而,他卻沒有沒想最終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他有一絲憐憫,原雪澗原來比他的一生還悲哀,他不管怎樣艱難,尚且還能夠以自己的意志自由的活著,而原雪澗卻好像一個別人的玩偶一樣,任憑他人操縱,沒有愛的權利,也沒有恨的權利,任何感情的權利都沒有,而她最想要的只是可憐的做人的感覺!楚云升沒有懷疑她的話,因為她在布條的背后,慢慢地又補了一句:“我只知道,你當年失蹤的事,是別人合力策劃的驚天騙局,只為騙你去那個島,但沒人想到你仍能活下來。”
  這樣的至關嚴峻的事情,任憑誰也不會也不敢這么告訴他的。
  他也因而徹骨寒冷,他以為一切都是巧合,卻不知道早已經在別人的計劃之中!那么大的一個島,擁有飛行器的異族,又如何真的不知道它的存在?他太天真了。
  他也怒不可遏,這些畜生王八蛋果真連死去的景恬身體都不放過,還要克隆她!那么還有姑媽,還有景逸,勢必在死后還慘遭這樣的粗暴對待!
  忽然,楚云升猛地打了一個激靈,從腐爛的地上驚起,撐目圓孔,一個極為可怕的念頭從他的心底鉆了出來,這個念頭,只一出現,便令他心似一只利劍直指蒼天,怒火欲焚天,身抖如巨顫!
  如果二十年前的事情是一場陰謀的話,那么他爸媽的墳墓也就暴露無遺了!
  他們既然敢既然能夠克隆姑媽一家,和他血緣最親的爸媽,豈能逃掉了毒手!!!他還清楚的記得鏡中影人說過,就是人化成灰灰,以它的科技能力提取出基源序列!
  如果說姑媽她們也許只是被取走頭發、皮膚、血液之類的去克隆,那他的爸媽早已是一盒骨灰,想要克隆他們就必須開墳取靈,用二老的骨灰去……
  楚云升竟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已經被這個念頭嚇呆了,臉色煞白,手腳冰涼,他是一個保守的人,親人因他被逼自殺,尸體不但被克隆,如今就連亡逝多年的至親父母都要因他連累而遭殃,被開棺取骨灰!
  他的神智好像墜入了窒息的黑暗深淵,無法原諒所有的人,更無法原諒自己!
  驀然間,一股滔天的黑霧從他身上騰騰升起,四溢彌漫,所到之處,樹死草枯,就連腳下的土地在剎那間都仿佛得到所有的生命力!
  飛頭怪首先發出一聲刺耳的驚叫,不要命地瘋狂退卻,余寒武只是一愣的功夫,一絲黑霧便纏繞到他的身上,他連掙扎都沒來得及,只覺得生命陡然間飛速的消逝,膽怯鬼驚惶萬分地以非常的勇氣和力量,掙扎著從封印符中透出一絲意識,瘋狂地敦促著余寒武的蟲身,離開,離開,趕緊離開!有多遠,逃多遠!
  轉眼,兩道飛速逃竄的身影后面,跟著一片迅速擴散的黑霧,它所擦過的地方,猶如死神降臨人間,冷漠無情地帶走一切生命與活力,不論是多高大的蘑菇植物,還是多么渺小的寄生動物,黑霧所到之處,全都以肉眼能夠看得見的速度迅速凋謝枯萎,一片死寂!
  植物死亡,動物逃竄,以楚云升為中心的幾百米范疇內,頃刻之間,成為一片死亡**,沒有活物,沒有生命,只有無盡的死氣纏繞。
  “師傅!”余寒武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更不知道楚云升的死活,在飛頭怪的努力拉扯下,絕望地回頭悲鳴。
  “你們掘我祖墳,挖我爸媽骨灰,我要讓你們血流成河!我要讓你們永世不得超生!”楚云升的聲音猶如來自地獄,黑霧繚繞之中,一雙冰刀一樣眼睛,寒芒森然。
  他重重地向前跨出一步,正要拔地而起,插著六根釘子的古書突然自行飛了出來,飄浮空中,阻攔在他的面前。
  “你也要阻我!”楚云升切齒,雙手緊握成拳。古書仿佛聽不到他說話一般,分發著溫和的光芒,因為六釘的糾纏,它已無力再與黑霧對抗,只不斷地翻騰著光芒,一頁一頁地打開書面,一個個字符詭異地飄浮出來,在虛空中,逐一復雜陳列,現出一段段的文字。
  于此同時,更為詭異的是,那六釘剛一接觸到黑霧,便如久旱逢甘露,劇烈地活躍起來,極度地興奮,就連身體中的第七釘也在貪婪地吸取著零維空間中不斷涌現出的黑霧……
  這時候,古書中飄浮出來的字符,已經重新陳列組合完成,楚云升寒冰一樣的目光飛速地掃視逐個“如果你能看到這段文字,說明我最初的安排已經大部分失敗……唉,世事無常,亦無可奈何……四元天未能大成之前,修煉命源是件極度危險的事情!
  為避免承繼我書者因不顧警告,貪圖生命長久與力量速達而枉死,故而四元天之前隱去命源之法,卻不想……
  你已經顛倒所有修煉順序,性命危在旦夕。
  四元天大成,方可修煉命源;九元天大成,方可修煉意識原體;凡逆此序者,自古以來,皆必死無疑!
  元氣修煉為鞏固維度空間穩定;命源修煉為鞏固生命載體之純厚,第三步才能觸及意識原體。
  意識存于命源,命源存于維度空間,三者依序循進,方可誕靈。
  你如今逆元勢成,如入水火;再修命源,維度不穩;旦夕之間便有崩潰之危,若僅是如此也就罷了,你沖擊意識原體,致使次序完全大亂,即便我在世之時,也難救你回天!
  罷了,修行一途,有始無終……
  你時間已然不多,自今日起,切不可再妄動命源,切不可再試圖沖擊意識原體,行照我書,速速成就九元,大概尚有一線生機,切記切記!
  切記,切記,切記!”
  楚云升悄然嘆息一聲,收回古書,默默地道:“前輩,人算終究不如天算,天意如此,我不怨,只可惜,我不能看懂您全部的字符,不知那警告,只是,即便知道,又能如何?一切非我所愿,我以至不知道黑霧是怎么來的……如今,我楚云升早已生不如死,死又有什么可怕?
  他們都想我死,可我卻恰恰死不掉,既然老天都不讓我死,讓我受盡折磨地活在這無間的地獄,那么就該他們死,讓我殺出這無間的地獄!”
  “對不起,前輩,我知道您安排的路是對的,但不動命源,豈能殺它們!不動七釘,豈能殺它們!就算我不殺它們,我逃,它們又豈能放過我!我已無路可選!
  我是我,我叫楚云升,剩下的這段時間,我只想做一回我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哪怕身死骨銷,魂歸九天,我也想走自己的路……否則,即便修成九元,誕出那一靈,又有何用?我心永無寧日,虧為人子!終究逃脫不了!”
  “您也說了,世事無常,終究無可奈何!”
  “就讓我殺出這無間地獄吧!”
  楚云升平靜地抬起頭,目光中隱隱出現那穿越石碑千年前,那白衣袂袂的老者,悄然一聲嘆息……
  “收!”他眼光一變,森然冰寒。
  延長的黑霧突然間像是在同一時間內接遭到命令,以不可思議地速度倒卷縮回,眨眼之間,全部沒入零維空間的黑色旋渦之中,只剩下一絲絲纏繞著他的身軀。
  他知道再這么擴散下去,走不出這片森林,他就會干涸而亡!
  “寒武,你可敢跟隨師傅一拼!拼出這黑幕沉沉的世界!”透過封印令,楚云升的聲音一字不落地落入千米之外的余寒武耳中。
  “師傅,我聽您的!”余寒武怔怔望著楚云升所在方向,喃喃道。
  “好!就讓你我師徒二人,殺出這無間的地獄!”楚云升長身而起,空中三折疊,騰之戰能猝發,掠空而去:“在這里等師傅,師傅很快回來!”
  半個小時后,楚云升站在一個從未見過的生物面前,黑霧絲絲纏繞在寒光閃閃的千辟劍上,霧氣騰騰,劍鋒直指它的胸腔,數百張恐怖數量的攻擊元符漂浮旋轉四周。
  “第七釘,出!”
  冒著黑氣的第七釘,似乎是喝彩地凌射在半空之中。
  “是生是死,你自己選吧!”
  一個小時后,楚云升帶著殘破的戰甲,一步步踏出一片狼藉的蘑菇森林深處,傲慢的金元氣生物終究選擇了與他死戰!
  這一戰,楚云升憑仗沒有完全消散干凈的黑霧,以壓倒性的力量,強行將它封印,哪怕它的力量已經達到三元天高層的實力也不行,這便是沖擊意識原體,帶來的恐怖力量,而這股力量的代價,是死亡。
  當他見到余寒武的時候,已經重新換上一副新的戰甲,身體外的黑霧也已經衰退干凈。
  “皇北櫻之櫻!”他目光中透出寒冷:“別以為我真的不知道你們是誰,當日我研究瑪雅日期的時候,曾遍推他們的歷法!11,19,11,7……95827,我是工程師,豈會算不出來這是二十進制!而13不但是他們神話中的十三位天神,還是他們長計歷法的起始位你們到底有多少人!
  十三,,你的發音同13所在序列的第五位單位batun又是何等的類似!
  我不知道你們與上古中國人又有什么關系,但在我眼里你們就是瑪雅人所崇拜的天神,就是異族!
  你若敢攔我,我便想盡一切辦法,連你也一起殺了!”
  楚云升心中卻深知,皇北櫻之櫻與那個浴火男人,是他所遇見過的最強之敵,以他目前實力,難以為敵!
  但如前輩所說,他生命已經所剩無幾,即便拼著黑霧漩渦盡散,又何足懼哉!
  “逼死我姑媽一家,掘我祖墳,挖我父母骨灰,克隆我至親之人,你們欺人太甚!你們真當我楚云升如此可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