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489 隨我征戰吧

第四百八十九章隨我征戰吧
  峨音之末,第二艘逃竄中的飛行器,轉眼即被長鞭追上,纏繞捆起,冰力頓然收縮,機體喀嚓一聲斷為齏粉!而第三艘,也是逃得最快的一艘,在后面兩艘全軍覆沒的恐懼下,不顧一切地朝著楚云升所在的蘑菇森林一頭扎來,機體上冒著滾滾的濃煙,拖曳長空,仿佛隨時就要墜毀爆炸一般!
  這個時候,一道白芒潔光自烏云漂浮獸背上貫空掃下,只一擊,倉狂逃竄的第三艘飛行器便騰空爆裂,一只巨大的火球從爆裂中心憑空升起。
  親眼目睹這一切的楚云升,倒吸了一口涼氣,剛剛這道白芒潔光遠比他當初第一次遇到水晶衣人時,不知要強上多少倍!即便是他嘯云箭目前的能力,也遠遠比之不及!強悍竟如斯!
  “這個水晶衣人究竟是誰!?明明有著絕對占有的實力,為何到現在才出手霎時覆滅三艘飛行器!”楚云升心中一沉,似是明白了三分,身形不由倒退了半步,隱入大型蘑菇扇葉之中。
  但,他心中隱隱地知道,自己躲不了了!
  果然,舉手之間便覆滅三艘飛行器的水晶衣人沒有離去,它站在寒冷的高空,俯視著冰封的大地,似有一道目光,穿過一切障礙,直射楚云升所在。
  這是第四維空間鎖定的方式!
  第六分叉線清清楚楚地傳來被盯上的感覺,楚云升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形。
  “天地復開,英靈不滅!櫻序13,11,19,11,7……95827,歸位!”
  見事不對,楚云升正準備急退之時,天空中再次傳來那道巍峨的聲音,所不同的是,這一次不再是鋪天蓋地的響徹四野,而是穿越第四維空間,直奔他心神所在!
  楚云升渾身一顫,一音之下,只覺得登時有一股似是不瞑于九淵的悲壯而滄桑之氣,自他胸中澎湃澎湃,一**慘烈至極卻又萬分悲涼的氣味撲心而至,恍惚中要吞沒他全部心神一般,將他拖入深淵,埋藏!
  “滾!”楚云升忽然大吼一聲,第六根分叉線并第七根分叉線交相輝映,雪亮整個零維空間!從來沒有如此閃亮明耀過!同時,精純命源自零維空間順著第一至第五分叉線如千軍萬馬澎湃而出,旌旗晃晃,橫掃四肢百骸,一切恍惚頃刻為之一凈!
  “追本溯源之術?”立在烏云漂浮獸背上的水晶衣人詫異了一聲,仿佛在思考著什么,沉音道。
  “你是誰!?怎么找到我的?”楚云升擺脫那一音深淵,面寒如冰道,一步邁出扇葉,此刻再隱下去只是掩耳盜鈴罷了。
  “第十三之櫻!我的族人,我以之名,召你歸位!”水晶衣人的聲音仍舊無上的嚴肅,仿佛永恒壓制天地一般尊貴。
  楚云升心中一凝,水晶衣人中,涉及到“櫻”的,他只知道一人,此人自己尚不是對手,警惕道:“你是皇北櫻!”
  “櫻序95827,無數歲月的散落流離,竟讓你的英靈遺失了如此之多……我為第十三皇北櫻之櫻,皇與北尚未復醒,你于復醒我立有大功,可晉升北序之末99位,為勛你卓著之功,我特地前來賜予你殊榮,親身復你魂位!”水晶衣人嚴肅地說道。
  楚云升登時驚訝萬分,皇北櫻竟然不是一人!?可是,自己什么時候喚醒過它了?當初的確是有這個安排的,但因為另外生變故,途中夭折了,難道是自己在零維空間的那段時間發生的?
  “我不是你們的英靈,我想你弄錯了!”不管如何,對命源逐步有所了解之后,他這點還是十分清楚的,但他心中隱隱地另外有了一絲極度的不安,這股不安并不是今天才有的,是他第一次發覺異族的時候就埋下的,他不斷不敢也不愿去深想,因為這令他十分地恐懼,發自靈魂!此刻,卻被觸動了,他隱隱地知道,該是面對的時候了。
  “櫻序95827,即便你的自我學會了“追本溯源”之術,也掩蓋不了我已經判定的現實……你不奇怪你為何能聽得我的語言嗎?把頭埋在沙子里,也無法讓你逃避現實!我時間不多,立即隨我歸位,蕩平逆反,一起彌補我們犯下的滔天大錯!”水晶衣人似是有著十足的把握,空明地說道。
  楚云升的眉頭悄然蹙起,他不知為何包括面紗女人在內的水晶衣人都認定他是水晶族人之一,難道就因為自己能聽到并聽懂那首《哀隕》?但他的命源清晰地告訴自己,他不是!這又是怎么回事!?
  “誰又是逆反?”楚云升抬起頭,他有了一絲明悟,有些問題是逃不掉的,開口詢問道。
  水晶衣人一動不動,以白芒潔光掃射飛行器的殘骸,道:“一切異端……我了解過你的過去,你口中的異族,便是逆反!隨我歸位,晉升北序99位,誅殺所有逆反!”
  接著,它從空中拋出一只光芒四射的小立方體,飛向楚云升,繼續道:“這是你的本源方體,我的族人,重披晶甲,圓你大誓,隨我征戰吧!”
  楚云升身軀悄然抖動,不得不說,水晶衣人的“誅殺異族”一言,對他的誘惑極為巨大,忽然之間竟有了一絲本不該有的動搖!
  只因為此刻,只需他一伸手,接過光芒體,大概真的能夠歸位什么櫻序、北序,他所仇恨入骨的異族也能夠利用水晶衣人一族的力量,得以全部覆滅!圓他所起之大誓!
  但他又覺得現實并非如眼前這個水晶衣人所說,這些年來,他被騙怕了,也被傷怕了,對一切都產生極度的不信任與懷疑,他沒有足夠的其他消息與智慧去分析背后的真相,只怕自己到時候利用別人不成,反倒被別人利用了!
  而最最重要的,還不是這些!
  在他眼里,冰族是異族,火族是異族,多能一族更是,但即便這樣,他對似乎一開始就和異族不和的水晶衣人也沒有什么好感,尤其是在申城的時候,親眼見過它們是如何屠殺人類的,哪怕死的那些人是陽光時代他不喜歡的日本人,但那也是人類!在他的意識中,水晶衣人比冰火五盟那些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樣也是異族!
  一切的災難都是異族帶來的!
  他迷惑的眼神中慢慢地顯露一絲絲堅持不懈的目光,一片清明,他楚云升與異族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哪怕有一天終究戰死為一只孤魂野鬼,他也誓死不做異族走狗!
  仇,是他自己的,能報就報,不能報,此地情義已斬,大不了離開這片是非,來日方長。
  他還記得父親從小就告訴自己,做人就要頂天立地,清清白白,無愧于心,今天他也同樣這么教育自己的徒弟余寒武,不管是本心,還是為人師表,他都不會再去理會水晶衣人拋來的巨大誘惑!
  想清此理,楚云升心中已有了決斷,退后一步道:“對不起,我想是你判斷錯了,我的確不是你們的族人!”
  水晶衣人沉默了,頃刻后道:“櫻序95827,你迷失了太多……你于本族立有大功,我愿再給你一次歸位的機會……那些人已經和你恩斷義絕,我雖不知你的自我還牽掛什么,但終有一天,你會想起也會明白我們共同的愛與恨,一起戰斗到天崩地裂!……記住,不論何時,我們等你回家!”
  說完,水晶衣人駕臨著烏云般的漂浮獸慢慢退去,消融于茫茫的混沌黑暗之中,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只留下冰封大地上熊熊燃燒的飛機殘骸。
  “我到底是誰!?”在它消失后,楚云升抬起頭,久久地看著無盡的天空,眼神迷惘,卻仍舊透著一絲萬侵不蝕的堅定。
  ……
  “哈哈!皇北櫻,你封了我無數歲月,可知我魂源之厚,竟能熬至今日!”
  一聲凄厲蒼老的恨音,在水晶衣人走后,從第三艘飛行器的殘骸中竄出,如重見天日般**的震**吼。
  楚云升低下頭,冷冷望去,不知為何,此刻在心中,這個聲音仿佛激起了他刻骨銘心的仇恨,但在精純命源的驅逐殘余下,又很快又消失于無垠。
  殘骸火光中,慢慢走出一具血肉模糊,卻又如一塊化石般嶙峋的男人,周身圍繞極度精純的火焰,猶如火之王者,正浴火重生!
  “哼,我已將元火修入魂源,只差半步踏入第一道機樞源門,皇北櫻,你三大魂源只醒一櫻,又豈能奈何得了我!”
  那浴火男人目光中透過無限的仇恨,仿佛似歷經萬世亦不能磨滅之痛楚一般。
  “你們口口聲聲說犯下彌天大錯,難道我們就該死!”
  他燃燒著火焰的眼睛,掃視了楚云升一眼,忽然開心大笑道:“哈哈,小子,雖然我不知道是誰教會了你如此頂級的“追本溯源”之法,但能讓堂堂第十三束手無策,能見到它憋屈無奈,正合我意,哈哈、哈哈!痛快!痛快!”
  浴火男人仿佛要將壓抑了無數歲月的恨意都要笑出來一般,眼角竟泛起血血淚光,只看他一眼,楚云升便覺得此人的悲恨之深,遠不再自己之下。
  “不過可惜,人類的“本我”早已被永鎮封壓,即便當年十三位齊集,也無法打開分毫!這是永恒之秘……小子,你也只能追到自我而已!”
  補昨天,晚上還有一更。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