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486 叔叔快走

追殺!
  沒有廢話,沒有試探,沒有一切浪費時間的多余!
  見面,即是生死!
  三元天的高手,第一波攻上來的就是最強戰技!
  那種一招招從普通打斗開始,直到最后再出最強一擊的弱智事情,永遠都不會發生在現實里,只存在于陽光時代的奧特曼電視中。
  但。十次以來,楚云升從來不會給他們全部都能見面自己的機會,不論是飛行器還是地面上的單槍匹馬,嘯云箭一出,三元天以下幾乎無人可擋。
  古弓箭法在釘書之戰中他已經練習到神乎其技的地步,僅憑第六分叉線的感應,便能開弓射箭。極光所到的盡頭,矢無虛發。
  這次也是一樣!
  一道刺破黑暗世界的光芒,從廢墟的樓頂上飛起,好像流星一樣沒入黑暗的巨口中,隨之,一個正向前急沖的人影駭然地倒拔而起。轟飛了出去,墜入廢墟悶“哼一聲。再無了聲息。不知死活。
  又一箭,同樣的凌厲,同樣的蕭寒,同樣的速度,再一次劃破寂靜如雪的黑暗……
  收弓,取劍,開啟戰甲。楚云升仿佛計算好了一般,人如一只輕巧的燕子,一邊補充著元氣,一邊無聲無息地悄然躍入黑幕之中。
  這幾日,六連十次追殺,除了追殺者身上帶來的特制戰備甲”被他擊落的飛行器殘留材料也全部成了他重新淬煉戰甲的來源,幾乎不用當然也沒時間去搜索黑暗中的怪物。
  不得不說近二十年的發展。不論是科技還是戰甲制備,人類所提煉的材料越來越精純,也越來越頂尖,尤其是飛行器的防護外殼,堅固程度堪比他的三品戰甲,若非連續的嘯云箭貫穿,極難射落。
  有了他們送來的高精度,“原料。。”楚云升在兩天前已經擁有了足夠的材料淬煉出新的三品戰甲!
  騰之戰能輕然開啟,那股熟悉的氣流迅速散布全身,形成一片循環地古怪卻又十分合理的布局。在這種布局的推動下,楚云升仿佛了對抗地心引力的力量,重新掌控了低空中的優勢。
  此時,唯一的只缺少一只能夠飛行的封印獸,卻不知道為何,云宗飛騎卻一直沒有追來,當然。他寧愿不要斑斕巨鳥,也不希望她們出現,那,意味著值得一信的又少了一……”,……
  然而,就在他包裹著寒寒劍氣中。橫沖入追殺者陣型之中,與他們的戰技轟然撞擊在一起的時候”遙遙的高空中,他第六分叉線撲捉范疇之外,呼嘯著沖下三只破襲長空的巨鳥。
  ,“劍氣!”
  ,“小心他的劍氣!”,追殺者有人高呼一聲,但卻是遲了”以第一劍式凝結起精純劍氣破開追殺者一切的防護,破開他們一切的速度,兩具人頭同時沖天而起!
  更有一道劍氣。激起地面上的冰土飛揚。一路飛塵,硬是逼著一名驚駭的追殺者飛速后退。
  血。撲哧一聲從短頸血肉中噴射出來。無頭的尸體在其余交互斬殺的激烈劍氣下,四分五裂,朝著四面八方分裂飛出。
  ,“火!”。楚云升持著千辟到,裹著蓑衣沖過血霧,沉聲叱道。并望了一眼天空,嘆息一聲,她們終究還是來了!
  一張,兩張,三張離火符登時懸浮在楚云升身體周圍,各成,出方向勁射而去。
  符光閃”符體規則立!
  三堆疊離火符。疊加釋放銳嘯的天地元火,直若拍打大地的火雨!
  ,“冰!。。
  楚云升本以為不會被刺痛的心。在見到那三只呼嘯巨鳥后,仍不受控制地傳來一絲隱痛”慢慢地,目光中透出極意的冰寒與決絕……
  同樣三張冰旋符以無數的冰錐尖刺,以他為中心橫掃百米范疇一切生物、植物以及建筑物!
  悶哼聲一陣陣響起,血huā一片片濺起,殘存的建筑物塊塊碎落肢解!
  火與冰的狂風**肆虐而后,漩渦飛揚的中心,一片狼藉的地方,楚云升踩著碎片,劍鋒倒指著大地,猶如一尊戰神一般屹然不動,冰冷地目光中透著無盡的失望。
  站在遠處廢墟頂上的原雪澗放下遠視成像鏡,不知道為何,在楚云升冰寒似雪的目光中,她感覺到的卻奇怪的不是寒冷,而是一股深深的悲涼與孤殤!
  不!原雪澗忽然像是發覺了什么了,驚覺起來,腦海中再次閃過那片目光。那里面,竟還有一絲刺骨的嘲諷!
  他嘲諷著什么!?嘲諷追殺者的自不量力?不是,她從未聽到楚云升嘲笑過任何人,他,他”原雪澗眼神中慢慢地顯露一股不可思議的目光!
  他在嘲諷他自己!!!
  這一刻,卻不知道又為什么,原雪澗莫明其妙地開始相信他真的不會水了……
  而她身邊的嚴歌,臉色上已經是一片的平靜,同樣的屠殺他已經看了十次。第一次驚駭,第二次驚訝,第三次驚服,十次之后,他的心中只剩下平靜,同樣的招式,同樣出手流程。不論追殺者如何不同。每一次結果都是一樣!
  以他的智慧,在第二次追殺者出現的時候,便知道了楚云升為何帶著他與羅清了。
  這個傳說中的男人目的很簡單,大簡單了,連心機的邊都沾不上,他就是想用自己與羅清等人的動靜吸引追殺者!
  可是,他們所有的人卻都無法猜到他這目的背后的動機,若不是赫赫武源的名頭,大概早已認定他已經瘋了。
  同樣,另外一邊的羅清卻舒展著眉頭”她再次思考著,為何這些追殺者一連失敗十次,就算不是同一勢力派出,如此慘重的敗績足以令人望而禁足。為何還要送死般地再來第十一次?
  奇怪!奇異!不但楚云升如此,就連追殺者也是如此!
  忽然,她眉頭一挑,隱隱地明白了什么。原來是這樣……
  同樣的疑問,也存在楚云升心中”也曾在夜間人靜的時候認真地想過,卻一直想不明白,要殺自己,為何不是如蜀都一般重兵云集?重生的一代大概對他了解甚少,但那些舊人,豈能不知?這點人又怎能殺掉自己?
  但他想不明白,曾也想抓過活口詢問,卻至死那幾個活口的眼中都是堅毅不可動搖的目光,那一剎那間,他幾乎想起來神域的精神操縱法。卻一直找不到它存在的跡象!
  “既然,你們自己想死”,楚云升凝視著冰火狂暴氣流橫掃后的戰場,只有一人站立著,三人重傷跪在地上。五人當場死亡!
  他一步踏出,目光一動,寒聲一道:“滾!”
  話音甫落。只見他以極快地速度換上古弓,拉弓回身便射。嘯云箭扯動著嚴寒的空氣,勁力刺天而上!
  半空中。呼嘯撲下的第一只巨鳥,身形一滯,一個拳頭大的血洞登時出現在它的胸腔,極光穿行而過,衰弱幾分,卻仍然一舉只在霎時的功夫。轟碎它背上少女驚恐的腦袋。
  巨鳥啜泣哀鳴著”在楚云升的身后,墜落大地!
  他一步步塌向那仍舊站立不倒的追殺者。一個已經抵達三元天中層的火元氣修煉者。
  “說,或者死!”楚云升一邊冷冷道”一邊回手又是一箭”射落第二只飛入的巨鳥。
  那人目光中透著一絲驚人的堅毅,仰天狂笑道:“天下第一人。不過如此!”
  楚云升發出一陣冷笑,看著他不顧一切地舉著一桿燃燒著火焰的長槍沖向自己,一動不動,只在一邊不斷地補充著元氣。
  那人以一口死志不潰地沖過兩個重傷之人身邊的時候”忽然接連兩腳將那兩人踢飛向楚云升,并同時槍尖逼出一條火舌,急點兩人渾身上下幾十槍。直入他們身體之中!
  轟,轟。轟!
  那兩人〖體〗內似是早已封上了某種高性能的火能量炸彈,登時鋪天蓋地的爆炸開來。一團團火焰夾裹在暴虐的沖擊氣流中,掀翻騰滾”整個空間突然間都像是在劇烈撕裂一般震蕩。
  一爆之威,竟絲毫不亞于楚云升的三堆疊離火符,四周都是火元氣的焚燒。烈烈不止!
  那持著尖焰長槍的追殺者燃燒著身體一絲一毫都沒有停止,直殺入核心地帶,只是他唯一能夠得手的機會了!
  但,當他槍尖發出他最強的一擊戰技,化作無數火槍彌漫封鎖四周的時候。本來應該在他戰技攻擊范疇中的楚云升,卻是不見了!
  他心中大驚,立即知道了一般,抬頭望去,只見那一身蓑衣漂泊的男人已經節節拔高,騰騰飛躍在半空中。
  而那男人那只足以驚天動地的弓箭正直勾勾地低著剛剛沖到最后一只巨鳥背上的一個少女的鼻尖上!
  “你曾幫我一次,我不殺你,再追必死!”楚云升認出了少女的容貌,正是數天前在鄱陽湖畔被他挾持的少女。
  同時,他激出一張珍貴的冰困符,以符封控制,只放出一成的能力,霎時冰封第三只飛騎,令她暫時得到追擊能力。
  接著。他以三倍〖自〗由墜落的冰封飛騎的速度沖向地面,弓收起,千辟劍突刺出現,一道道精純的劍氣呼嘯著鉆入那持槍追殺者的〖體〗內。
  那人以三元天中層的境地。扭曲著身體。拼命地抵抗著,擊碎一道道劍氣。然而,他抵抗的速度完全跟不上楚云升發出劍氣的速度”更多更多的劍氣撲天而下。
  “劍式!”
  楚云升刺地一聲,最后向著那人天靈蓋上插下凌厲一擊!
  而他身體借助著地心引力。再次爆然加速,極短的距離上,千辟劍實體幾乎與劍式劍氣同時刺下。
  一聲骨肉切斷的聲音后,那持槍追殺者一分兩瓣,〖體〗內失控的火元氣熊熊地燃燒著自己的身體,頃刻之后,便化為灰燼!
  楚云升身站在一片火海中。**的元氣沖拂起他的蓑衣,烈烈燃燒起來”猶如他心中不明顏色不明何思的火焰。
  這時。火海中。一個微弱重傷到瀕死的女孩聲音,叫住了他:“走,他們要來了!”
  楚云升慢慢轉身,看清楚了那個女孩脫去面罩的臉龐,回憶在飛速的回溯。一股滔天的怒焰,欲焚天地!
  “丁顏,你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