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483 帶你回云宗

第四百八十三章帶你回云宗
  元氣注入封獸符滋養封印生物的速度已經來不及應付楚云升身處的危境,長時間的氧氣缺乏,雖有著本體元氣的苦苦支撐,但也撐不了多久,他還是生命體,需要氧氣,臉已經憋紅到脖子,再不補充氧氣,馬上就會忍不住打開呼吸道,接著嗆入大量湖水進入肺部,還是帶著各種水怪劇毒的湖水,之后不用腦袋想也知道是什么結局。
  楚云升從不算計一時的得失,只需能保住性命,一向無所不用其極,那是求生的天性,在封獸符將水怪封印的同時,滾滾的命源便被他倒逼入符體中,飛速地恢復著封印水怪的生命力,他不求能夠快速恢復它的身體,那只有元氣滋養才能辦得到,只想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它能夠重新返回湖水之中,帶著他火速離開這片獵殺之地。
  一邊苦苦支撐著、等待著,一邊任由自己向湖底下沉,上面的湖水空間充斥著大小不同的水怪在競相廝殺掠食,不想被波及,就得自沉湖底。
  憋住呼吸的時間開始變得漫長起來,仿佛他還在零維空間的時候,一秒鐘都能分成幾十分鐘度過,但他熬得住,因為熬過。
  命源在飛速的消逝,剛剛恢復不久的活力一點一滴離開自己的身體,那種感覺令人沮喪,也令人郁悶,但為了活著,一切都是值得的,命源能夠再取,生命卻不能夠重來!
  封印水怪的生命力在楚云升剛剛得來的大量湖底水怪命源的注入下,好像氣球一樣,迅速地脹大,雖然它身軀被刺傷的部位暫時還無法完全恢復,但已經不影響它在封印令下重返湖水。
  得到楚云升指令,重傷的封印水怪,馱著已憋氣到極限的楚云升,貼著湖底避開所有生物,哪怕是稍大一點的魚類,一律躲開,實在躲不開的,依靠楚云升的寒寒劍氣逐個擊殺。
  原地的上方自然已經不能上去,那里是屠殺血腥場,這只封印水怪本就不是什么大型水怪,并且還負了重傷,上去是找死,一旦沒了它,楚云升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撐得住再來一回!
  因而,在他的控制下,封印水怪竭盡最大的能力,燃燒著生命,好像用命奔跑的馬匹,不顧一切地沖向鄱陽湖的另外一邊。
  啵!
  一聲破水的聲音,從遠遠地地方隨著浪花飛濺而響起。
  一出水面的楚云升,便張大了嘴巴,貪婪地呼吸著潮濕的空氣,也不顧湖面上的一些古怪浮游植物彌漫出的毒氣,只想把全世界的空氣都吸入肺中一般,舒暢!
  后面遠處的廝殺還在繼續,云宗飛騎們盤旋在高空,搜索著楚云升的身影,而岸邊因為離得遠了,即便有著天空上投下的微光,也已經看不清了。
  封印水怪還在竭力的游沖,一秒鐘沒有到達岸邊,危機就一秒鐘沒有解除,只需此刻再有一群水怪圍攻下封印水怪,那就全都要前功盡棄!
  楚云升一次次深深地呼吸,過了很久的一陣子,身體匱乏之極的窒息感才得以平復下來,任由封印水怪帶著自己沖向最近的岸邊,同時手里已經換出古弓。
  此刻,封印水怪已經到了的極限,完全是在用生命為楚云升換取時間,任何一次脆弱的攻擊,都能讓它即刻死亡,這是楚云升所不能容忍發生的,劍氣的能力雖然很大,但大不過嘯云箭的破壞力,如今他箭法已經出神入化,配合第六分叉線的探測,一有風吹草動,敵未動,他的極光箭已經射到,不論何怪何物,一律先斬了再說。
  一路披荊斬棘,如箭船一樣,眼見岸邊的泥土就在眼前,楚云升來不及有半絲放松,心中突生警惕,第六分叉線傳來強烈的震動。
  他急忙回頭,拉弦聚出一道極光,一道非普通的,而是戰技的嘯云箭呼嘯飛出,朝著那不安的地方,射去!
  不斷平靜的湖面,陡然漩渦起來,不斷高昂的錐形頭顱,長著一根根倒棱刺,破水豎起鉆出湖面,龐大的頭顱與長達十數米的黝黑脖子,突然間便讓楚云升想起他是見過這只水怪的。
  那還是在金陵城的時候,為了炸墳,他藏身在金甲蟲的甲殼縫隙中,偷渡長江途中,這種水怪就曾出現過一次,他還清楚地記得,為了殺死它,蟲子前赴后繼不知道死了多少,密密層層地將它完全淹沒在蟲海中,但最終的交戰結果,他卻并不知道,那會寫字大樓乃至整個金陵城都危在旦夕,他不敢也無力更沒有時間停留哪怕半秒。
  但現在,他卻要直面這只“老相識”,對于它的能力,楚云升只知道它能夠噴出的寒冰之氣,能夠在霎時速凍住最少五十米之內的江水!
  那還是二十年前了,現在會恐怖到什么地步,楚云升心里沒底,他能做的就是再次敦促封印水怪不顧一切地提升極限速度,此時此刻,他已經準備完全放棄封印水怪的生命了。
  箭,一只只地發了出去!錐形頭水怪的寒氣攻擊,也一口口地追了上來!
  楚云升站在封印水怪的背上,以至能聽到身后湖面上咔嚓咔嚓地結冰聲,以及透骨心涼的寒氣,而冰元氣早已經在湖面上肆虐開來,若不是楚云升及時地補充上一張六甲符與三元天的境地在身,恐怕已經凍僵了。
  好在封印水怪也是冰屬性的,寒氣的影響對它影響比不上楚云升,否則也別跑了,等著決一死戰吧。
  不過現在的情況與決一死戰也差不到那里去,為了凝滯錐形頭水怪的結冰速度,楚云升果斷放棄了古弓攻擊,他統共一次只能射出兩箭嘯云箭,急速使用攝元符補充不是長久之計,一旦體內元氣混亂,結果比溺水還要蹩腳。
  但他并沒有收起古弓,而是取出離火符,一張張抵著極光箭,牽引觸發符封,以普通極光箭,奪目嘯銳的射向錐形頭水怪。
  登時,鋪天蓋地的元火,如射落人間的火雨,撲騰著冰面震撼落下,冰層在火熱的火元氣敲擊下,片片瓦解,化為無形水流。
  離火符的出擊,令楚云升和封印水怪得到了喘息之機,稍稍地又拉開了一段距離,但同時也激怒了錐形頭水怪的兇性,只見它高高昂起頭顱,然后轟然筆直地砸下,口中噴射出激烈地白芒寒氣,一道寒冰水溝從它脖子下方迅速向前推進形成,并迅速凝結成冰塊,連水花濺起的摸樣都栩栩如生地冰凍在浪花尖上!
  楚云升只來得及發出一張離火符射向自身周圍,作為防護,下一秒,只覺得周身寒冷異常,猶如**站在地球北極!那樣的寒冷不是人類能夠抵擋的,眨眼之間,楚云升以及封印水怪立即被極度寒冷的冰氣凝結并一舉冰鎮住,一人一怪,以至還保持著前一秒鐘的動作。
  在他的周圍,射落的離火詭異地被透明地奇異冰塊包裹著,火苗在明亮的冰塊中妖異地跳動著,閃閃發光,猶如一盞冰制的燈籠。
  楚云升看得見,卻動不了,徹骨的寒冷順著他的每一根毛細孔侵入身體內部,正與本體元氣層層對陣。
  這不是普通的冰元氣能夠形成的效果,四元天以下,幾乎已經將冰屬性催生到極致!
  錐形頭水怪見楚云升與冰封水怪已被擒住,巨嘴中噴著白茫茫的寒氣,扣咬下來,獵食的最后一步,自然都是要進食的,這也是生物的天性。
  但它強則強,卻無法知道楚云升也絕非能夠任由擺布的獵物,就在它扣咬下來的同時,一道極光元氣劍赫然出現在楚云升的右手上,刺穿冰封,強行裂開冰面,六道劍氣自旋飛轉,再六道,然后是離火符,極端的時間內,楚云升不顧身體的極限,忍著劇痛,迸發出一連串加速的攻擊,層層削開寒氣逼人堅如鋼甲的強冰。
  最后,五張離火符霎時同時并爆,強烈的火元氣如爆炸的火云,連同空氣與強冰都一并熊熊燃燒,掀起沖天的火焰巨浪,一舉抨擊在錐形頭水怪的下巴上,生生焚燒掉它半塊的血肉!
  楚云升不敢久戰,即便戰甲在身,以騰之戰能,并以大量攻擊元符配合自己的戰技,他也不敢保住能夠擊斃這只連嘯云箭都攻不破的水怪,除非有第七釘在。
  現在是湖水冰面上,又是它的天下,以自己的短處硬拼對方的長處,從來都不是楚云升的做法,即便這只怪物的尸體價值可能比湖底水怪愈加**,但過于冒險的事情,他從來不干,更何況在他眼里,除了命源之外,其他物資不值一提,他從不是個貪婪的人。
  在錐形頭水怪被擊受傷后仰的時機一剎而過的時候,楚云升果斷地放棄被冰鎮的封印水怪,掉頭飛奔,一路沖到湖面冰封的盡頭,以劍氣斷開一塊浮冰,助跑幾步以自己慣性沖上冰塊,向已經近在眼前的岸邊蕩去。
  后面,恢復過來的錐形頭水怪,憤怒地一口將封印水怪吞在嘴里,怒視著已經預備向岸邊騰躍的楚云升,只能無可奈何地游弋了一陣子,慢慢地沉入湖底,除了留下一湖面的強寒冰塊,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上了岸的楚云升終究踏實下來,雙腳踩在大地上的感覺讓人覺得穩穩地踏實,望著手中剛取出來得封獸符,楚云升冷冷一笑:“逼我至此,想這么就走了!?”
  他毅然捏碎封獸符,逼迫已被錐形頭水怪吞食的封印水怪最后強行自爆!
  一聲沉悶地響聲,從湖水深底波動傳來,頃刻之后,大片大片的黑血漂浮上來,染黑了湖水。
  楚云升沒有看見到漂浮上來的尸體,估計以它的強大還死不掉,但從內部的進攻,一向是各種生物致命的弱點,此刻它就是不死,也是重傷,染血四散,在鄱陽湖血腥的以強凌弱的世界里,未必沒有比它更強大的生物,接下來它的日子恐怕要在逃亡中度過了。
  取了一身新衣服換上,又用從荒村中帶來的破鏡片觀察了一下自己的容貌,不管怎樣,折騰了這一翻,得來的命源又用去了一大半,好在還保住了一點點,不至于讓身體時辰“垂死”于老亡的境地,也算是沒有前功全棄。
  而湖面上還在漂浮的能夠包裹元火的奇異寒冰塊,便成了楚云升出去那一點點剩下的命源外,最后的收獲了。
  錐形頭水怪最后憤怒一擊形成的這種強寒冰塊,就連他已三元天的境地,都差點堅守不住,可見非同小可,三元天以下,只怕沒人能夠抵擋!
  站在岸邊,使用物納符將飄來的寒冰塊存入其中,楚云升確定了一下四野的方向,準備離開。
  但他沒向前走幾步,聽到這邊打斗動靜的云宗飛騎,一只只擦過長空,呼嘯而至,盤旋在他的頭頂。
  身穿紅色衣裳的那位女子,排開層層疊嶂的白衣飛騎,顯露身形,在空中道:
  “不管你是真是假,我都要帶你回云宗!”
  ^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