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482 蜀都一劍

楚云升無法立即知道自己恢復成了什么容貌,只覺得身體之中迎來了一股久違的生機勃勃的活力,像是年輕了許多,但并不確切具體的程度,不過至少不再是行將就木如僵尸一般存在的感覺。
  同時。湖底水怪腹部噴發的強性消化液。腐蝕強度遠超出了他的預料,不但戰甲被摧毀不堪,就連就六甲符也已岌岌可危,若不是臨危之際,強行以精深級第一劍式配合上諸多攻擊元符連出數擊,破開水怪堅固的外皮,并一舉騰躍出來,只怕此刻已經真是一灘血水了。
  但被強性消化液腐蝕的戰甲支持不了多久的,“騰之戰能”很快要分崩離析,急急沖出湖底水怪尸〖體〗內部后”楚云升來不及做什么掩飾,急忙腳點著水面沖向岸邊,連湖中的水怪尸體都來不及收入物納符中,雖然他十分需要這具尸體制備戰甲與武器,但時間上卻容不得他耽擱一點點,一旦戰甲消失,又沒有抵達岸邊。在沒有備用戰甲的情況下,作為一個不會游泳的,“旱鴨子……,哪怕身處三元天巔峰、擁有威震天下的戰技,也只能落個溺水而亡的下場!
  楚云升因為不會游泳而命垂一線并拼命掙扎沖向的岸邊的時候。岸上早已是一片如翻江倒海般的大混亂!
  那張臉,那銀白色頭發”那一劍的神態,以及那劍氣……這些東西拆分開來,并沒有什么稀奇。但合在一起。不知多少人,尤其是那些年紀稍長的人的腦中,慢慢地升騰出一幅幅手握利劍、斬荊披棘、氣貫云霄的畫面,令人熱血沸騰的同時,心神劇蕩,以至不知所措!
  那些畫面,曾在第一次人神之戰最為艱難最為黑暗的時辰”在幾大決戰戰場上被來回的傳播,反反復復地播放。鼓舞著希望,激勵著所有人的士氣,尤其是播放到蜀都一幕,那一劍清洗、天下卸甲的場景,令無數被參戰者熱淚盈眶,重拾戰心,那一刻,就連神人們都駐而側目、一聲嘆息!
  當班德列從巨鳥上驚呼著跌落地面。那一聲,“他回來了!……,完全導致了人群的總崩潰與總混亂。
  人群如潮水一般地涌向岸邊,密密層層。云宗的,“駕貼旗”。頃刻間得到所有的威懾力,連那些女飛騎們都爭先恐后地混亂地飛向湖邊。任憑,“一城紅衣……的如何喝令”一切都已經完全失控!
  此刻。心中最不可思議,最復雜的莫過于原雪澗以及那個剛剛被楚云升劫持的飛騎少女了,而嚴歌等人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大事,只等到羅清激動的注釋后。他才瞪大了眼睛,好像見到了鬼一般!
  然而,這么多人,這么多雙眼睛與手,這么多飛騎,卻沒有一個人準備上前幫楚云升一把,能夠讓他安全上岸!在他們眼里”壓根就不會想到赫赫天下第一人需要什么協助,那根本就是個笑話。楚云升拼了老命。爭分奪秒地掙扎沖向岸邊的行為”霎時被所有人包括一城紅衣,提升理解為那是雷霆歸來”披荊斬棘!
  望著楚云升越來越接近岸邊,岸上的散武們慢慢地沸騰了,他們歷經千辛來到鄱陽澤只是為了一睹寒武遺書。卻萬萬沒有想到竟能夠親身見證消失了近二十年的天下第一人的回歸。
  這二十年內,自布武使天下布武始,從人蟲決戰到第一次人神大戰。隨著諸多強大勢力興起,并瓜分黑暗的世界,楚云升這個名字一次又一次被拿出來造勢、神話”以致后來出生的無數天賦卓越的青年俊杰才女,俱以超越,“武源”。為畢生的目標”鼓氣蕩蕩。
  現在,這位天下第一人,似乎就在眼前!多年以來造神的原型就在眼前!怎能不叫人失措、激蕩。
  然而,就在所有人希望能夠親眼目暗到“天下第一人……那傲世風采的時候。【】【】騰掠在湖面上的楚云升,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無法接受并好像整個世界觀與信念崩塌的舉動!
  ,“完了!”楚云升眉頭一凝,雙眼火速地搜索到原雪澗等人所站的位置,當機立斷地大吼一聲:“救我!……
  他一向是個務實的人,從不做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情,更何況現在危在旦夕的時辰。
  然而……
  ,“救我!”
  那一聲,好像黑空霹靂”如雷霆滾滾一下子炸翻了岸邊上所有的人……,但。幾乎沒有一個人認為自己聽對了那一聲,都以為聽錯了,這怎可能。天下第一人竟然在呼救?就連原雪澗也不敢置信!
  戰甲在飛速的衰退,騰之戰能馬上就要熄滅,距離岸邊還有一大節的水路。這個距離和深度,足以將楚云升淹死八百回了!
  他沒有七釘與古書的本事。能夠在霎時將自己關閉入零維空間。摒絕三維身軀于生命之外,不想立即死亡,就得呼救!
  “救我!”
  又是一聲高呼。戰甲已經全部衰退,楚云升感覺到身體正在急速的下墜。
  不過,這一聲,岸邊上的終究聽清了,但全都倒吸一口荒誕的涼氣,齊齊向后退了一步,沒有一個人上前搭救!
  是相信自己的眼睛。還是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都感覺到呼吸的困難和世間的荒誕!
  難道看錯了?他是假的?!
  終究有第一個開始這么想。然后這種明明隔著腦袋不可能傳播的想法。竟然以不可思議地速度通過眼神與表情,在人群中如瘟疫般傳播。
  同時,天空中,與岸邊射出幾道影子,速度奔向已經沉溺于水中,正以各種可笑的姿勢撲騰著掙扎的楚云升,狗刨式、〖自〗由式、混亂式……,卻絲毫阻止不了他開始大口大口嗆入湖水,什么九章圖篆身法,元氣迸發,此刻完全抵擋不了萬有引力的無情。
  “〖我〗日!”楚云升咕咚一聲,又吞了一口湖水,忽然想起情急之中,因為湖底水怪的強悍不測。和恢復活力的欣喜,令他竟然忘記了自己是有船的!
  為了救命,他也顧不上那么多了,等那些人飛過、游過來,自己早成水鬼一只了,立即在水中手忙腳亂地快速翻出儲存船只的物納符。
  然而,他又忽略了一個更大的危機,湖底水怪的死亡形成的血腥味傳播。已經延長到整個鄱陽湖。此刻,不論是湖底還是湖面上,所有的其他水怪都在飛速朝著這個搶奪而來。
  不要說現在拿出船只,就是在他未溺水前,剛剛殺死湖底水怪的時候拿出船只,也必陷入水怪群的重圍,船他不會開,不會飛,沒有坐騎,又不會游泳,水怪們未必殺得了他,但水卻能淹死他,仍是必死無疑。
  等他恢復心思縝密的時候。已經遲了,連船都未來得及放出來。便被一只水怪滾卷著雙腿拖入湖底。
  湖面上一聲熟悉的驚呼聲。他已經顧不上了,在深水下,楚云升接連斬殺出數道凝厚劍氣,劍劍無虛發,在那只水怪身上戳穿了數個血肉模糊的大洞。
  再一劍,切斷束縛,楚云升努力向上沖起,雖然無法呼吸,但異常的鎮定。生死之際他經歷的多了,越是慌越是容易早死,這點他比誰都清楚。
  但混亂的水怪沒有給他沖出水面的機會。一只被殺,血腥味立即吸引來更多只水怪,將他團團吸住,拖入口中。試圖間接吞食。
  于是劍氣再起,殺戮再生。一片片血肉冒著血泡浮出水面,黑色的血液不停地由中心地向四面擴張。
  原雪澗已經不敢靠近了。在水怪們爭奪食物的洶洶來勢上,不得不拼命地與嚴歌等人重新游回岸邊,而天上那個被曾被楚云升綁架的少女。依是只能盤旋著她的“飛云”,卻不敢過于靠近湖面,否則將遭到來自水怪的冰棱柱如林襲擊。
  在水下的楚云升,雖然也清醒地意識到。殺得越多,不明真相圍上來的水怪就會越多,這個是怪圈,他不殺”馬上就憋不住氣,要窒息而亡了;他殺,只能引來更多水怪競食!
  此時此刻,他萬般無奈的覺得,若有冥在,又何至于此?再退一步,就是“膽怯鬼”在,也不至于落入如此的境地。
  怎么辦!?
  死亡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什么可怕,有時候消沉的時候,他自己以至都想以此解脫,但他還有事情沒做完,還不能死,并且因為這種方式而死亡。連他自己都無法接受。
  但他并不后怪自己,因為他知道這是他的弱點,無盡歲月的零維空間,能夠增加他看透世事的能力。卻無法拔高一個人的智謀,螞蟻吃上一萬年,也不能吃胖成一個大象,他不可能在奪取湖底水怪之前。將后面的事情全部猜得一絲不差。不測總伴隨著他的生命,好像奸笑的命運之手。
  他的戰斗,不止在于元氣武力,也不止在于命源食物鏈,而更在于和命運的斗爭,與各種突如其來的打擊生死相搏。
  然而,天無絕人之路,楚云升深信這一點,凡事只需想,總有辦法處理!
  逼著最后一口氣,楚云升停下了無謂的大屠殺,將目光鎖住正拖住他的一只水怪,左手掏出一張封獸符,右手丟掉腐蝕不堪的千辟劍。迸出純元氣組成的元氣劍,。人劍合一,努力下沖。刺向水怪的腦袋。
  第螬,式,砰然發出!
  一道。兩道,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