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478 刺殺

農宅mén外。
  “你好像很高興能留在這里”楚云升望著先一步回屋的羅清背影,對著原雪澗不經意地說道。
  原雪澗連忙搖頭道:“不是啊,我只是想看一眼布武使,增長一點見識嘛”
  楚云升笑了笑,將目光延伸至屋子中火堆映shè角落的嚴歌,朝著他努了努嘴道:“我覺得,是因為他長得像張國榮吧”
  “張國榮?誰?”原雪間皺起眉頭,細想了半天,不解地抬頭問道。
  楚云升一愣,這才想起這個時代的年輕人,早已不是看過“倩nv幽魂”長大的一代了,那一剎那間,訕訕無語。恍如隔世。
  片刻后,他捻碎手中稠枯化的雨水,岔開話題,道:“去植物林后,或許會遇到一些老熟人,有些事情,我想先jiāo代你一聲”
  羅清所說的“jiāo易”令楚云升有些意外,事情牽扯到幾個月前,大概是他剛剛從零維空間**困而出的時候,植物人森林一直快速向東南方向擴張的“帝國”,版圖,忽然掉頭向西發展,但當森林邊緣地帶向星沙城以西的寧鄉地區推進的時候,終于發生一件奇異的怪事!
  根據羅清的描述,在植物人森林占領那一邊區域的當天夜里,所有的植物群都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吞入了地下,就像是無底之dong一般,損失極為慘重,但奇怪的是,第二天,植物人森林方面似乎不為所動,再次占領了這個地區。
  同樣的怪
  事,連續在十幾個夜晚相同的發生,沒人知道植物人森林方面到底損失了多少人力物力,也沒人知道為什么一向行事穩健的森林nv王為何發了瘋一樣,一定要占領那里,幾乎是不計一切代價!
  直到兩個月前,大約是瓜地余寒武一村遭到屠殺的日期左右。一批從植物人森林中叛逃出來的人。向外界傳出了驚天的消息:植物人森林發現了一艘至少百萬年前沉入地底的巨型戰艦!
  當時各大勢力,迅速肅清手上的事情,包括瓜地一局,明著派人直接去植物人森林jiāo涉,暗中各路高手盡出。潛入植物人森林,刺探寧鄉地區。
  而羅清想要楚云升幫忙的就是利用他與植物人森林的關系,挑選一隊jing英散武,在布武使大會結束,前往植物人森林寧鄉地區。
  誠然,楚云升對此并沒有多少興趣,但他的確也要去植物人森林,和羅清等人混在一起,倒也能掩飾住身份,再未見到小川前,他還不想暴露自己,從而引來一身的麻煩事,至于到了植物林,怎樣利用“有關系的”身份混進去,他并沒多想,船到橋頭自然直了。
  所以,稍加思索后,便同意了這項jiāo易合作,但為了避免進入植物人森林后,出現意外突發的事情,楚云升覺得有必要jiāo代原雪澗一些事情,防止臨陣出現誤傷意外。
  當他說到一半的時候,原雪澗也聽得云里霧里,只聽到農宅的大mén再次被撞開。嚴歌一路小跑飛身過來。
  “出什么事了”楚云升見他神sè極度緊張,眉頭一皺道。
  嚴歌忘了原雪潤一眼,石破天驚地沉聲道:“前輩,出大事了,布武使被人刺殺了!”
  “刺殺?”楚云升心中沒來由地一驚,道:“人怎么樣?死了嗎?”
  嚴歌咽了口吐沫,眼神中從來沒有過的出現一絲驚駭,重重地點了點頭!
  楚云升頓時心中一沉,用力地吸了一口氣,道:“你準備怎么辦?。”
  “前輩,眼下已經嘩然大變,內圍中的人,為了搶奪寒武遺書,恐怕已是血流成河,就算我們現在走也來不及了,他們很快就會從各個方向突圍。而外圍的人一旦得到消息,必定同時會有大部分人加入搶奪遺書的廝殺,到時候”嚴歌咬了咬牙,低聲一字一句地說著。
  楚云升立即伸手打斷他,道:“所以,你也準備去搶?”
  嚴歌沒有否認地點了點頭。垂聲道:“只要前輩與羅姐能聯手。加上袁姑娘的木元氣輔助,我們能搶到一兩張遺書的把握十分巨大!”。
  楚云升沒有立即回應他,反而瞇起眼睛。緊緊地盯住嚴歌的雙目,bi視了片刻,方才異常鎮定地說道:“小嚴。我實話告訴你,我對寒武遺書沒有半點的興趣”。
  “啊?”嚴歌完全沒料到楚云升會這樣說,驚了一聲,滿臉的詫異。
  同樣,原雪澗也疑惑地望向自己這個假冒的”爺爺”凄美的明眸中積累著越來越多的疑問。
  楚云升點頭點頭,繼續道:“不過,你想讓我出手,也很簡單。第一。到了這個時候,你必須告訴我,你為何如此確定來的就是真的布武使,你只要說出你的理由,是否合理我自會判斷,但只有當我判斷他是真的。才會出手:第二,我幫你們搶幾張寒武遺書,作為jiāo換,那個楊兮兮,要聽我借用一段時間,不知道你是否能做得了她的主?”
  嚴歌先聽到楚云升還愿意出手,心中不由地的一喜,但接著聽到后面,臉sè頓時又緊了起來,猶豫了小片刻,終究不想錯過今日天大的機會,毅然道:“前輩,我有一個生死之jiāo的朋友在楚術mén人做事,前段日子。一直被關押在楚術mén人的一個秘密犯人,被一個神秘的人劫走了,這個犯人來頭十分厲害。當年追隨過布武使一段時間,深得布武使信任。劫走之后。楚術mén人本來四處追捕的。但忽然不知道又發生什么事情,一夜之間,急忙被bi撤回了全部人馬,而這
  一次召集散武的信息,就是從這個人口中傳出的”
  “這個人叫什么名字?”楚云升擰起眉頭,能得到埃德加信任的,會事誰呢?不會是冥吧?冥怎么可能被楚術mén人囚**?
  他卻沒想到嚴歌接著說出了一更新最}}快個令楚云升詫異的名字:“前輩。我朋友的名字,便是得不到寒武遺書,我也不能說出,否則他必死無疑。但那個犯人名字名字,可以告知前輩,他叫:班德列!”
  ”班德列?”楚云升眉頭緊鎖,想了半天,終于想起這個已經十分生疏的名字是誰了!
  “是他?埃德加也太蠢了吧,不是早告訴過他不要相信這個人的嗎?”楚云升失聲喃語道,想起在黃山烈火城的時候,曾救下包括埃德加在內的三名美國人,其中一個就是班德列。當時他怎么看這個人都不順眼。還特意提醒埃德加不準重用此人。
  “前輩,您說什么?”嚴歌沒聽清楚云升吶吶自語,怕自己聽岔了,連忙道。
  “沒事,我是在說,這個人才沒有被刺殺?是否還活著?”。楚云升揮去舊事,沉聲問道。
  “剛才有兄弟來報信的時候,提到他還活著,正在組織一些人想突圍,現在的情況就不知道。”嚴歌點了點頭,暗中也在提醒楚云升時間緊迫。拖延不得。
  “嗯,你再說第二個條件吧”楚云升之所以這么鎮定,是因為他總絕對被刺殺的不可能是真的埃德加,但他也不知道為何有這種感覺。
  不過,這件事顯然已經越來越復雜,不管背后有沒有楚術mén人搞鬼的影子。他都準備去見見班德列,只要這個人活著,楚云升就有辦法從他嘴里得到他想要知道一些事情。
  嚴歌一愣,道:“前輩關照小楊,她高興還來不及,這不算個事,我現在就能代她做主答應前輩。”。
  楚云升點了點頭,看農宅里面的人全都全副武裝地沖了出來,羅清領著頭。看來嚴歌已經說服了她。當然她本身就是奔著寒武遺書來的,便不再多說,道:“那便成了,走!”
  他這一聲說話。卻發現原雪澗愣在原地沒動,皺眉道:“你怎么了?”
  原雪間忽然像是受驚的小兔子一樣,驚慌道:“沒什么,沒什么!”
  楚云升心中卻是咯噔一平。暗道一聲不好,剛才自己那聲失聲喃語,怕是被這位離他很近的小姑娘聽到了一部分!
  他猜得沒錯,原雪澗迎著楚云升冰寒的目光,心中正翻天駭làng著:一個敢直呼天下一人姓名的人。一個不將寒武遺書放在眼里的人,一個人直言不諱布武使姓名的人,一個還曾提醒過布武使的人,一個開口便敢罵布武使愚蠢的人,天啊,他到底是什么人啊?難道是當年與天下第一人布武使他們一起叱咤風云的大人物?
  她僅僅就這么一想,便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你沒事吧?”嚴歌也發現她的異狀,拉了她一下,擔憂的問道,這趟遺書搶奪大戰,若少了原雪潤,死亡率必將直線飆升。
  “我沒事,我們走吧”。原雪澗連忙搖了搖頭,竟不敢看楚云升的眼睛,低著頭,心中卻仍舊不能平息。
  “有人沖過來了”被羅清派出的一個路探,這時飛速地跑回,小聲道。
  因為天空中微光尚未放出,為隱藏形跡,眾人都關了冷光源,照明光線全部來源于各處廢棄農宅中的火堆。
  說話間,之間一道火紅燃燒的影子,在一群如狼似虎的散武們的追擊下。飚速突進,挺著一桿赤炎長槍,大吼道:”擋我者死!。”
  他話音未落,之間那nv人羅清,冷冷一笑,縱身躍起,凌空劈下一道金光閃閃的劍影,銳不可當,眨眼之間。便將沖來的火紅影子直接劈為兩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