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464 元氣手

向聞西正在興頭上,干一眾隊長的吹捧下,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他現在的心情真的很好,上次上面大堡交下來的差事,雖然有些波折,但最終還是解決了,如今。只要塢主的這件事再辦成了,升遷是遲早的事。那么塢主走后空下的位置,就非他莫屬了!
  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能成為一方之主,向聞西便隱隱地〖興〗奮起來。連下面在兩位美人的**下,都硬了許多,那種我說了算的感覺,實在太好、太吸引人了,他等著這一天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終于要來了嗎?。。他瞇著眼睛,享受著食物新酒與美色,腦袋里已經開始以塢主的身份,打量著眼前的這些隊長們,那些人可以利用,那些人可以重用……
  用不了多久,塢堡附近所有的人類都要跪拜在他的腳下,生殺予奪,旦憑他一念之間,在這個幾乎沒有什么〖道〗德規則約束的年代,他就是這里的,“皇帝。。。甚至比皇帝還皇帝。
  就在他想入非非的時候,一聲剩耳的警報,將他震出虛幻的世界,下意識的微怒起來,沉聲向外道:,“怎么回事?。。
  門外的塢主第一協官正拿著圓盤型的通訊器,皺著眉頭,訓斥道:,“喂,喂!說清楚一點。怎么回事?”。
  ,“有人襲擊?什么人?數量才多少?你說清楚一點!?喂,嗯……”。
  通訊儀的另外一頭傳來一聲驚駭欲絕的慘叫,便再沒了聲音,只傳來一陣陣:嘟……嘟……嘟……
  那名協官心中一驚,急忙三步并一步”快速走到已經怒火布目的向聞西身邊,附身低語幾句。
  ,“什么!什么人都沒搞清楚?現在人攻到哪里?。。向聞西眉頭一挑,心中卻出奇的冷靜下來,酒了醒了**分。
  如今的局勢下,膽敢強攻一個塢堡的不管來的有多少人,其中必定會有三元天的高手,這是多年戰爭的嘗試。沒有三元天的高手,根本不可能攻下如鐵桶的般塢堡。
  ,“已經攻破了城門!但人數還不清楚。”,第一協官小心翼翼地說道,生怕被向聞西歸咎為失職之罪,最后又補了一句:,“剛剛通訊中斷了。”,向聞西心中一沉,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攻破塢堡城門,要么攜帶了高端武器,要么是一個頂尖的三元高手出手了。
  但無論是那一種情況事情都變得十分棘手,甚至已經超過他能夠應付的層面!
  ,“難道那個女人的事情泄露了?”,他心中一驚,不由地這么猜測起來,除此之外,他想不出還有別的什么理由!
  攻擊塢堡就以為著公開與他們整個勢力作對,尋常人有再多的膽子也沒這個膽量。
  但不管怎樣,他都要立即趕到現場了解〖真〗實情況,連忙推開左擁右抱的美人,唰地一聲站直了身子,掃視一圈諸位隊長剛要說話。這時通訊儀上的綠屏又閃亮了起來,一個急促的聲音:,“甕城攻破!我是丁隊副隊長程家央”急報塢主,請求立即支援!。。
  通訊儀的聲音不大,但在座的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聽到了,心中無疑不大驚:,“這才多大的功夫甕城已經攻破了?,。
  ,“他們有多嚴人?是那邊的人?”,向聞西揮了揮手示意諸位隊長,一邊向外面疾走,一邊沉聲道。
  ,“不知道,來歷不明,但只有兩人快。他們已經攻入第一戰道,塢主,那人太快、太強了!兄弟們根本擋不住!”。
  ,“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既然只有兩個人,你們就是拿命也得給把他堵在第一戰道援兵馬上就到!”。向聞西聽到來的只有兩人,反而略略地松了一個口氣。
  兩個人就意味著很可能是騙攻下城門的。否則在沒有任何掩護和輔攻下作為全塢最堅固的第一道城門豈是那么容易就被攻下的?
  而且對方也不會有空中打擊力量。沒有空中打擊力量就是一個三元天的高手,想完完全全地攻下塢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因為他們可以集中優勢兵力,將對方堵在盤盤曲曲的戰道中”進行毀滅性的打擊。
  ,“小李,通訊全城,所有人一級待命,新式戰隊立即召集,進入戰斗位置。。。向聞西立即對第一協官下令,接著又對身后的隊長們道:“你們也馬上召集所部,最終戰場就在第二戰道!”
  眾人不敢怠慢延誤,立即應聲魚貫而出。只有丁隊的隊長心中頓時一涼。向聞西的一句話,就等于他的人馬判了死刑,但他也知道這倒不走向聞西故意在整他,誰也不會想到今天會出事,而今天偏偏又輪到他的丁隊輪值城門。
  ,“取我刀來!另外,立即啟動主通訊器。向大堡緊急通報。。。向聞西冰著臉,向協官小李最后道。
  整個塢堡上下,十隊共一百武士,三百多新武器士兵,即便對方來的是三元天境界的高手,他也還有勝算。多年的經營、滾爬”眼見到手的榮華富貴、一手遮天的權利,絕對不能就這么毀了!
  隨著終端通訊儀中一道道信息飛逝,塢堡中的大規模兵力迅速向第二戰道集中,刺耳的警報聲,撞擊著山頂天穹。
  第一戰道上,尸體七零八落,程家央手中的火焰戰刀嗡嗡作響。顫鳴不己,他本來想抗命撤退到第二戰道,但眼前的這個魔鬼根本不給他機會,不到轉眼的功夫,就將整個戰道中的人體殺得漂浮起來,一片血霧,等他回過神來,已經剩下他一人一刀。
  ,“他不是來攻城的!他是來殺人的!。。程家央不知道心中怎么突地有了這個想法。
  但他此刻卻不想退了,看著自己的兄弟們一個個斃命當場,那里面有他最好的兄弟,也有為他當過致命攻擊的手下,他眼紅了,神經極度地暴跳著,仇血沸騰,令他瞬間沖昏了頭腦,忘記了家人兒女,“我要殺了你!。。程家央高舉著戰刀火一樣地沖向撇劍蕭立的楚云升。
  一道清瘦身小的影子,踩著戰道右邊的墻壁,從楚云升的身后躍了出來,凌空刺下同樣飽含仇恨之火的寒劍!
  兩片仇恨的刀光劍影,溘然而合,溘然而開!
  程家央身形一晃,殷紅的鮮血自黑袍里端汩汩嘩出。反手扣刀,跪倒在地上,支撐不了數秒一陣**地抽搐,想前撲倒戰死。
  至此,第一戰道全軍覆沒!
  余寒武胸口劇烈地起伏不定。不但口中,眼眶鼻孔中都震出了朱紅的血液,站在一片尸體上,手中的鋒劍抖動不停。
  同樣是一元天巔峰的兩個人有著符文戰甲以及六甲符防護的余寒武,抵消掉年紀的弱小,仍稍占了上風。
  但此時即便是滿懷著極仇之心,第一次殺人的他,看著這么多死狀恐怖的尸體。也不**微微地顫栗起來。
  尤其是程家央的反應,和他想得完全不一樣。
  而且這個人,余寒武在殺他之后的一瞬間想起來了,他記得在自己昏昏迷迷之際有人讓這個人清理遺漏活口。當時他們對視了一眼。這個人的眼神極為復雜,后來他就不知道了……
  他不安地看向自己的師傅。師傅的臉上卻沒有太多的變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寒武,有句老話,叫做殺人者,人復殺之。或許將來有一天。才人會再來找你我師徒二人復仇,如此周而復始不是你想盡就能盡得了的。凡事的發生,必有其因果,因在前果在后,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事誰也逃**不了。但你只要記住師傅說過的話。做事無愧于心即可。當你選擇那般斷劍的時候,就注定了此生與師傅一樣,刀光劍影,一生飄零!”。楚云升一腳跨過黑袍人的尸體,蓑衣慣性擺起,冷冷道。
  他不怪余寒武的反應,這不但是余寒武第一次殺人,而且就是楚云升自己在港城殺了那么多的士兵最終報仇后。也有過類似的一絲空落,只是這么多年下來,他懂得了很多。
  ,“是,師傅,寒武記住了。。。余寒武擦掉嘴邊的血跡,點頭道,對師傅的那兩句話。似乎終于開始明白了一點。
  此刻,他只要稍棄一點的不穩,輕則影響心緒,重則如楚云升當日,陷入渾噩大亂。
  ,“還有,如果我們打不過他們,那么現在躺在這里的,就會是我們,而不是他們,這個世界,已經變得沒什么道理可講了!所以”要么不出劍,要么一出劍,就不要給對方任何還手之力!。。楚云升歸劍入鞘,張開古弓弓弦。
  弓取一道極光,奪目刺眼。弓戰技,嘯云箭驟然形成,對準不遠處的第一戰道與第二戰道的大門。
  嘯云箭的強悍,就連塢堡的城門都抵擋不住,更不要說只是戰道中的間隔門了,在一聲巨響中,轟然塌落。
  但奇怪的是,里面竟然空無一人。
  楚云升冷冷一笑,取出千辟劍,騰之戰甲戰能猝然迸發,雙腳踏空,一躍再躍,幾息的功夫便竄至高達十幾米的戰道左墻之上。
  一劍劈下,劍氣并射刺出。頓時便將墻壁后面的通道石頂洶涌翻開,露出里面正一隊隊開進,手持統一制式新武器的士兵。
  翕然之間,那些士兵也沒料到楚云升竟然會出現在他們頭頂”當即一陣混亂,等他們回過神來,只見楚云升一手持劍,一手絞出半圓,并用力握起。
  一張拖著細長旋風形,由噴然發出體外的本體元氣組成的元氣大手,呼嘯強勁形成,并在楚云升左手的操縱下,以細長旋風狀元氣漩為,“引繩。。,將元氣手如風卷殘云般地掠過士兵們上空,陣陣能量沖擊風將他們吹得東倒西歪!
  嘩華。嘩嘩嘩!
  士兵們手中的一只只新式槍支武器,在一股巨大卷力下,**手而出,飛上空中,攥在那只他們所看不見的大手中!
  ,“這是什么本領!?。。第一個沖到的甲隊隊長苗為元,見楚云升此時左手已經負于背后,天空中一大捆的新式槍支,在細漩元氣大手的束縛下。懸空饒飛到身后,頓時心頭大震,不**驚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