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460 符文種族

不得不說,如果沒有第六根分又線的協助,磐云升很難像現在這樣,從多出一個維度的高度,高屋建瓴地清晰感受著符體發生作用時的〖運〗動軌跡。
  它首先包裹了那只怪物周邊的,“xiǎo三維空間”。,接著通過符體規則迅速嫁接四維,“空間橋”,打通隱藏在怪物身體,“xiǎo三維空間。。中的零維空間。
  找到這個零維空間,是整個封印過程中最關鍵的地方,這也是符文技術的神奇之處,它將大量復雜的空間定位計算,以符文規則的形勢,格式成形,僅此一項,就不知道凝聚著發明它的種族多少歲月的智慧結晶。
  接著,它便開始入侵已經赤luoluo地暴露在,“安間橋”下零維空間,這時候。就能看出瀕臨死亡的作用了,怪物的命源根本無法反抗符力的“**”。進入。
  很快,那零維空間里面。同樣也存在的分叉線,一狠狠地相繼被,“掐滅。。,按照本來的流程”此時,應該是,“格式化。。流程。以抹去它的一切意識。但現在,這一段被楚云升改動了,徑直試圖在命源上面刻封印關系。
  就在符體剛要進一步動作的時候,怪物的零維空間一陣扭曲,隱隱地有一絲崩塌的征兆,楚云升心中一驚,連忙以第七根這兩天恢復了一點微弱星光的分叉線的cào縱能力,強行將正在發生作用的符體如觸電般地彈了回來。
  那個地方,果然是不可思議的**,只在這么一xiǎo會的功夫,楚云升便得到了第一個,“收獲”:命源和零維空間是緊密糾纏與耦合的,甚至還存在某種不定xing,如果不先把零維空間,“格式化”了,就很難在命源上刻下封印關系,難怪封獸符非要抹去封印生物的意識,除非一楚云升飛快地修改著封獸符”不到一會,一個新的構思呈現在符體上,接著又是叱地一聲,包裹、空間橋架立、入侵……
  被折騰的奄奄一息的那只怪物,此刻已經是只有進氣沒了出氣。若再不成功,則必死無疑。
  片刻之后,終于,符光大盛,那只怪物漸漸縮xiǎo”攝入封獸符體中。
  這個過程也是十分神奇的。但楚云升現在沒時間去研究,這和物納符的原理一樣,涉及到定向空間中的單位質能轉換。
  他剛才異想天開地又將零維空間,“格式化”,這一段加了上去,不過作用卻不是,“格式化。。,而是直接將封印關系打在它的上面,通過它與命源的糾纏和耦合關系”傳導轉換到命源身上。
  這只是他到一個猜測,根本毫無憑據,但它竟然奇跡般的成功了,這給楚云升帶來的信息量是極為龐大的”一時片刻根本無法消化完全。
  但同時,他也知道,如果他的猜測成立的話,剛才的成功還是占了很大的運氣成分,完全是極低成功率的封印技術,就像chou簽一樣,充滿不確定xing”無法真正實際運用。
  不過,楚云升也沒想過要做實再,只是為了了解那個**的一場試驗而已。況且,他相信以發明符文技術的種族的智慧”不可能比他還笨,他能想到主意。只怕早就被人家研究得爛透了,可能是的確找不到穩定成功的渠道,故而最終放棄了。
  一項技術的力量,甚至是功法的效果。都不在于實驗室,而在于是否能成熟運用于現實。
  封獸符是成熟的符文技術,只要瀕死條件達到。基本,嘣封印。沒必要那么瞎折騰。
  這時間”他不**地想到,當日金陵城消失的時候,那個被他殺死的斗篷人曾說過符文技術消失了萬年,那么換句話說。就算斗篷人以它自己的時代為基準來衡量,符文技術應該是在它們之前就出現過的。那么,這個種族,和似乎更早的水晶衣人又會有什么關系呢?
  他可還記得兩個特別的事件,一個是水晶衣人囚**任何私修命源的生物。而符文種族已經涉及到了命源,會不會它們的消失和水晶衣人有關?
  另外一個,則是他在零維空間關xiǎo黑屋的時候,曾偶爾想到的。他記得在無名孤島上,所有的生物對那道影子都是臣服的,連那個巨爪海怪也不例外,而水晶衣人只是驚懼逃跑,并沒有臣服的意念,這或許又意味著什么?
  楚云升吸了一口氣,揮去這些錯綜復雜的歷史糾葛,放開本體元氣限制,緩緩注入封獸符。那只,“偽裝蜓蟲。。傷得很慘,一時半刻估計也恢復不了,得抓緊時間滋養。
  天空中已經降下微光,透過厚厚的粉塵云,像是被悶在燈籠里的火光一樣昏暈。
  他這一來一去。幾番折騰,也已經離開高村長他們約莫有了兩個多xiǎo時。本不準備再回去,就此別過,但終究改變不了他做人的本xing,那個xiǎonv孩是因為她才被吸干了命源,其他已經被村民遺棄死掉的xiǎo孩,只能算了,但活著的,總是要還給人家的,而且這和他目前的形勢與計劃也并無沖突。
  不管在黑屋關了多久,有些東西可以改變、可以成長,但有些東西卻變不了,若變了,成了另外一種連自己都認不得人,那就不再是自己,活著還才什么意義?
  不過奇怪的是,當他返回高村長原來駐扎的地方,卻驚訝地發現,他們只留了一個專mén在等他的xiǎo伙子。其他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人呢?”楚云升上下打量著這個黑瘦的xiǎo伙。長期食物的缺乏和毒素沉淀,導致他的**十分畸形,就像一個枯枝般的木桿上支著一個巨大的腦袋。
  “村長讓我在這里等你,前面發現了一個瓜地。他們已經過去了。”那個大腦袋,眼神中閃爍著絲絲的〖興〗奮,手舞足蹈地說道。
  “瓜地?”楚云升還是第一次聽到有這樣的地方,疑惑道。
  “是啊,你跟我來吧,剛才。大家討論了,村長決定就安家在這里了……”,大腦袋一邊走,一邊喋喋不休地呱呱說道,像是遇到了很久都沒有遇碰到過的開心事一般。
  “安在這里?”楚云升對他們決定遷徙到什么地方,并不關心。只是奇怪為何高村長要將預定地遷徙地突然變更到這里,這里距離斷峰可僅僅就是一天多的路程而已。
  不過等他跟著大腦袋七拐八拐地,在巨大的蘑菇云森林中xiǎo心地穿棱了很長很長的一段路程,甚至繞過一座森林中的xiǎo山口,最終出現在隱藏于里面的一片開闊地面的時候,一下子就怔住了!
  南瓜!
  好大的一個南瓜!
  楚云升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大的南瓜,足足有半個房子那般大xiǎo。
  他十分震驚地繞著這個,“大南瓜”走了一圈,半天合不上嘴巴。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地球上原生植物在經受住黑暗降臨后,產生的奇異變化。
  這個大南瓜已經芥蒂**落。顯然成熟很久了,再它的后面,楚云升展眼望去,不**倒吸一口涼氣,映入他眼底的,果然是一片“瓜地”!
  到處都是大xiǎo不一的南瓜,以及少量的蘿卜,有的已經風干了不知道多少年,橫臥在叢林般的世界里。
  而人類,就像是縮xiǎo了十幾倍,然后被丟掉入到這片“菜地”之中一樣渺xiǎo。
  難怪高村長要冒著巨大的風險定居在這里,這里幾乎有他們吃不完的食物。即便是那些快要風干的南瓜,磨成粉也能活很多人。
  食物終究還是他們的頭號大敵,面對這樣的you惑,常年吃不飽飯的村民們。又豈能再邁得動步伐?
  俗話說的好,寧做飽死鬼,不做餓死鬼!
  楚云升跟著夾腦袋,低著頭,穿過茂密地巨大藤莖,如xiǎo老鼠一樣鉆來鉆去,不到一會,就見到高村長在不遠地地方,指揮著幾今年輕“力壯”的人,拾掇著什么。
  見到楚云升,高村長連忙分開身,迎了上來,〖興〗奮道:“我們這有人說xiǎo時候吃過這個東西,說是能吃,剛剛已經用人試吃過了,果然可以吃!”
  楚云升看了那幾今年輕人一眼,道:“聽說你們準備定居在這里?”
  高村長不知道楚云升是什么意思,現在他心里面和當初完全不同,是不希望楚云升離開的,但聽楚云升的語氣用詞,是“你們”而不是“我們”,自然也明白了一些。遂有些失落。
  “是這個打算,就算躲遠了。說不定還會遭到當地聚居點的排擠,不如藏在這里,有了這些食物,每年就不用餓死那么多人了!”高村長收回了目光,感嘆道。
  “我建議你還是慎重考慮一下比較穩妥,這里距離斷峰太近了。只有一天多的路程,對于刀塢的人來說,可能更短。”楚云升說著,目光已經落在那些個xiǎo伙子收拾的幾具人類骨骸上,在骨骸的邊上。歪倒著一個油漆牌子。
  高村長點了點頭,道:“大家都商量好了。就算被發現了,能過上幾天好日子,也值了!”
  楚云升笑了笑,沒再說什么,他能勸的已經勸了,便轉身走到那塊牌子邊上。蹲**。伸手擦掉上面的泥土”露出一片鐵銹斑斑,油漆**落不堪的表面。
  一個字一個字的努力地辨認道:“黃,什么縣,蔬菜,什么示范,點?200幾,多少年?”
  “果然是黃山!”
  “難道真是冥把我帶回到這里的?”
  “也許在它的意識里,這里是它出生的地方,是它的家吧!”
  “但是,它又在哪里呢?”
  楚云升站起了身子,仰望著天空四周,搖了搖頭,默然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