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23)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23)     

黑暗血時代459 尖端試驗

第四百五十九章尖端試驗偷襲,一向是楚云升最拿手的本領,卻想不到,今天居然反過來被一個怪物給偷襲了。
  他也來不及思考它是如果躲過自己感知的,一劍劈出,就感覺到一片密密麻麻的綠芒射了過來。
  后面就是“萬丈”堅地,楚云升顧不上查看劍氣有無擊中目標,急速地飛舞著元氣劍,打落飛刺過來綠芒,腳下快速移步換位,順著“蘑菇云頂”邊緣**。
  一旦跌落下去,憑他現在的這幅“老骨頭”,不死也得半殘。
  那怪物見偷襲攻擊不成,竟硬挨著楚云升的一劍劍氣,飛撲上來,如此短的距離下,頓時掀起一股包含風屬性的能量沖擊波。
  楚云升不是金庸筆下的“劍圣”,只用一柄劍,就能將整個身體前方舞得密不透風,只一會的功夫,便有大量的綠芒刺入他殘破的戰甲,吱吱作響。
  “劍式!”
  一人一怪的第二波打擊幾乎在同時發出,被強風掀起的楚云升,心神聚定,余光掃向稍遠的對面,一處低一點的“蘑菇云頂”,最大限度地催動戰甲上騰之戰能,借助強風的威勢,在空中翻滾幾圈,穩穩地落在那處“蘑菇云頂”上。
  那怪物仿佛也感覺到劍式上劍氣的危險氣息,接連在空中高速移動身形,試圖躲過劍氣的刺殺。
  但楚云升的戰技劍式豈是那么容易躲的,一旦出劍,必中目標,否則永不會停下,直到元氣耗盡為止。嘭!
  一聲清脆的刺響,伴隨著那怪物身體上淡起的綠光,隔空傳了過來。
  距離有點遠,楚云升看不到具體的劍氣傷害效果,正準備著第二次的劍式追擊,他一向是不給對手有還手之力的,不管是他偷襲別人,還是現在被別人偷襲。
  這時間,卻見那怪物尖叫一聲,像是什么東西扎在肉里一樣,但奇怪的是,它并沒有和楚云升以前了解的其他怪物特性一樣在被打傷的時候,往往會激怒它們的野性而是竟然在楚云升詫異的目光中,掉頭就飛!
  “想逃?”楚云升暗道一聲,驚訝道,這么多年來,逃跑的怪物也不是沒有,但很少。
  那怪物那里會管楚云升想那么多,它的本性就是喜愛偷襲獵物,現在碰了楚云升這么硬釘子,又挨了一道劍式凌殺,按照本能,就想立即躲起來。
  但它沒想到,就在扭頭逃跑的一瞬間,就已經被楚云升看上了。
  雙屬性的能量波動,雖然不極強,但是這太少見了,除了小老虎身上他見過,其他怪物身上還從未見到過,而最為楚云升看中的,還不是這個,而是它神奇的藏匿本領,配上它的飛行能力,正是楚云升現在這副“老骨頭”所需要的。
  那怪物的飛行速度極快,楚云升現在戰甲殘破,騰之戰能不能完全發揮,想在空中追上它完全不現實。
  電光火石間,古弓已經出現在手上,這個時候,遲一秒,它就可能逃之夭夭了!
  肅!
  一道極光,遁空而去,撕裂開空氣的聲音,十分刺耳。
  那怪物仿佛天生對危險有特別的直覺,急忙扭動著**,調整飛行姿態,試圖躲過身后的極光箭。
  但它豈能知道,楚云升在古書與七釘戰場不知道射出幾千萬次極光箭,如果現在將他所有的技能再拿出來比較一翻,就會駭然地發現,他原本極爛的箭術,如今竟然已經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
  這或許也是黑屋的“正威力”之一吧。
  極光箭在空中隨著元氣的波動,扭曲了箭形,嘭地一聲,鉆入那怪物的綠光護體中,破入體內。
  怪物尖銳的痛叫了一聲,在空中差點失去了平衡,搖晃不定,努力地拍打著翅翼,竟然又被它撐過了一次打擊。
  可惜下面的楚云升已經牢牢地鎖定了它,它又豈能跑掉?
  第二記極光箭,立即便乘風而至。
  那怪物許是被嚇到了,它已經挨了一道劍氣,一次劍式,以及一記極光箭,若是再挨上第四擊的話,只怕半條命就沒了。
  隨即,它“靈機一動”,收斂所有的能量波動和翅翼,身形直墜,沒入下方的叢林中,利用它高超的隱匿手段,躲過了這一箭的追殺。
  接著,便一動也不肯動,仿佛憑空消失了一般。
  楚云升咦了一聲,掃視了一圈,在“云頂”上加速助跑了一段,飛身跳躍到另外一面更低的“蘑菇云頂”上,接近剛才那怪物墜落的方向。
  那怪物像是打定主意躲起來一般,為了躲過這個“災星”,隱在某根枝干上,混為一色,任憑楚云升怎么掃視,誓死靜默不動。
  楚云升知道它就在附近,凝視了一圈未果后,吸了一口氣,干脆閉上眼睛,催逼著第六根分叉線明亮起來,聚精會神,一波一波地從四維高度打探周邊。
  幾圈下來,楚云升心中一動,睜開眼睛。
  “原來在這里。”他暗暗道,手中緩緩抬起古弓,為了不刺激驚動它,故意緩緩地從它的方向上,偏移了近40°的角度。
  那怪物可不知道楚云升這是在騙它放松警惕,本能地感覺到危險的氣息移開了一段。
  就在這個時候,楚云升突然急轉,對準它藏身的地方,一連連發三箭,箭箭極光呼嘯。
  嘭,嘭,嘭!
  三聲,聲聲在耳,無一虛發!
  那怪物尖尖的腦袋,向左邊一歪,被打得“昏死”過去,身體直線墜落,蓬地一聲,摔在地面上。
  楚云升見“偷襲”得手,擔心它被摔斷了氣,連忙順著枝干,緊跟著滑落了下去。
  但走到它身邊,接連踢了十幾腳,都毫無反應,楚云升生出一絲失望,他本是準備封印它的,所以一直沒有用最強的嘯云箭進行攻擊。
  于是只得收起古弓,準備等下把它在放入物納符,卻在這時,那怪物如蚊子腿模樣的長足悄悄一動,夾著翅翼就準備偷偷溜走。
  “竟然還會裝死!”楚云升一愣,臉色的表情精彩極了,這次是真的驚訝了。
  那怪物自然聽不懂楚云升在說什么,只想著逃命,雖然已經是奄奄一息,但是動物的求生本能刺激著它所有的潛力。
  但它現在的這種速度和傷勢,又怎能逃**楚云升的“魔掌”呢,只不過是徒勞掙扎而已。
  “算了,能不能活命,就要看你的運氣了,我正好要做一次實驗。”楚云升不會因為它的求生**強烈,就會放過它,但它或許有另外一種機會。
  三階封獸符是會抹殺一切封印生物意識的,這就涉及到符文對封印生物零維空間的精準“操作”,這種“操作”要在不傷害頻死命源的基礎上,“格式化”掉它的零維空間,并刻上主從控制關系。
  在“黑屋子”里關了這么多年,雖然對命源本質還不了解,但對封獸符原理的分析,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的,那都是他空虛期那段時間,慢慢琢磨出來的。
  別的不說,起碼他現在知道了為什么要是命源頻死這個極為苛刻的條件。
  因為只有在命源微弱到即將消失的條件下,封獸符才能成功地入侵到生物的零維空間,否則稍稍強大命源會對來自外來的入侵產生極度排斥抵抗,這種抵抗的后果,就是命源的徹底消失與零維空間的崩塌。
  這部分楚云升不需要做什么改動,瀕死的條件雖然苛刻,但也不是完全無法達到,面前的這只怪物就已經處于瀕死狀態。
  他所需要試驗的地方,只在“格式化”零維空間這一項,對于它的神秘,楚云升知之甚少,前輩也不知何故也只字不提,如果這次實驗能夠成功,將大大增強他對零維空間的了解,然而反過來,運用到自己身上,了解自己的零維空間結構與規則。
  古書與七釘的一戰,令他明白了一個道理,頂級的戰爭,必定和命源與零維空間有關,他現在拿著所謂的“神儲詔書”,還不知道會碰到什么來自金字塔頂端的高手,有些事情,得早做準備。
  但三階封獸符是最低等級的封獸符,它符文規則也就是符體內容,是簡單一體化的,無法將各個功能塊分解開來,逐一修改。
  從這個層面上來說,最好的修改藍本應該是五階封獸符,它的符體規則是相對獨立區分的,一目了然,但楚云升現在只是三元天的境界,最多只能越階嘗試制四階封獸符,五階的東西還無法觸及。
  這在無形中,就給他增加了極大的難度,四階封獸符的符體內容只是部分獨立的,修改起來,困難極大,并且越階制元符,本體元氣的消耗也是極為驚人的!
  此時,如果換做了別人,或許已經沒什么辦法了,但楚云升物納符里可是藏在大量的攝元符,這些元符本來是他準備對付水晶衣人的,想不到沒能用到那里,卻救急在了這里。
  取出從申城得來的紙張,楚云升一刻也未耽誤就地符。
  四階的封獸符制辦法,他以前看過,但不理解,便擱在了一邊,不過在“黑屋子”關了那么多年,早已經琢磨爛了,那會,他恨不得將一件事掰開為兩件事情來做,以打發極度空虛的時間。
  但知道了原理,并不代表成功率就會有多高,這里面有個熟練度的問題,若是三階的封獸符,他的成功率可以高達90%以上,但四階的,或許能有10%就不錯了。
  他充分地發揮了一個工程師的長處,將符的過程分為三個穩扎穩打的步驟,第一步,是熟悉四階封獸符的構造,多制幾張,在充分了解實際操作和符體內部各模塊間的真切關系后,第二步,就是依據第一步驟獲得的經驗,加上原有的理解,在圖紙上勾勒“修正封獸符”的模塊分析,這種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以前因為三物混戰,就動手改過物納符,自有一些經驗。
  接著分析模型建立完成,在理論上取得成功后,最后一步,就是真刀實槍的按照修正后的原理,沖擊他所需要的“修正封獸符”!
  這三步,一步踩在一步的肩膀上,環環相扣,缺一不可。
  不過,他倒是沒有注意到,自己又無意識地將修煉與符當成了一個“項目”去精心操作,這或許是陽光時代的職業病,但對他的幫助卻是不容小覷!
  一個多小時后,楚云升耗費了二十多張攝元符的補充,額頭上滲出大量的汗珠,本體元氣已經隱隱地出現幾分混亂的勢頭,終于弄出一張對他來說是劃時代的“修正四階封獸符”。
  望著還在努力試圖逃跑的那只都快要死掉的怪物,楚云升定了定心神,叱地一聲,激活符體,射向驚懼的怪物。
  同時,他盡最大的努力,亮起第六根分叉線,通過符封,站在第四維空間的高度,凝聚一切注意力,準備觀察封獸符的一舉一動,以及每一個法則的運作規律……
  這次尖端試驗,是他了解命源與零維空間的最佳機會,為此,他已經將自己所有的本事,包括分叉線,一切能用得上的都用上了,只要,哪怕只是“窺視”到一點點門徑,不管是對命源的修煉,還是對元氣境界的修煉,甚至是沖擊四元天,都將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須臾間,符光開始籠罩那只怪物,符體規則的模塊馬上就要觸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