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450 五階崩心

楚云升的確后悔了。
  事實上,連腸子都悔青了!他沒有想到,最為恐怖的敵人,竟然不是七釘,更不是死亡,而是永無止境的寂靜與孤獨。
  這是比死還要難受的折磨,就像被關在xiǎo黑屋中,這一關還是無數年,沒有人和他說話,也沒有人聽他說話,連個鬼影都沒有,只有他自己跟個神經病一樣,自言自語,瘋言瘋語。
  開始的時候他還沒有太放在心上,時刻緊張著戰勢,但隨著七釘的消弱,危機漸漸地減緩,他越來越發覺了不妙。
  楚云升自認為這么多年來,在心志上早已堅若磐石,孤獨與**他都嘗試過,沒什么大不了的。
  但這一次,他錯了,大錯特錯。
  他從來沒有一個人孤獨**過如此長的時間,而且幾乎看不到盡頭,沒有希望,也沒有未來,就像躺在一座活死人墳墓中一般,前方永遠是一片寂靜如死的黑暗。
  第一個階段是忍耐期,他以自己強大的意志力挺過來了;第二個階段是痛苦期,他依舊以自己無比堅韌的經歷抗住了;第三個階段是麻木期,他仍以麻木是一種“活著的意義”這樣的阿qjing神麻痹自己,終于頂住了!
  而第四個階段,開始無邊無際的空虛,空虛的他快要發狂、發飆!
  這個時候,他多么地希望那道人影沒有死,沒有被自己殺掉,不管它有什么居心,起碼、最起碼,它可以和自己說話!
  哪怕是用盡世界上最惡毒的臟話對罵,罵光祖宗十八代,好歹也有個人陪著說話。
  然而這是奢望,是一旦失去,便永遠無法企及的事情了!
  他發了瘋一樣尋找一切有意義的事情來做,以填補內心如掏空成深淵的空虛。
  從0開始數,數到一萬,一百萬,一個億……
  從他記得的第一個故事開始自我敘述,說給自己聽,安徒生童話,一千零一夜,圣斗士星矢,shè雕英雄傳,奧特曼,甚至朱顏血什么的……
  后來所有的故事說完了、說爛了、說到再次空虛了,他又開始將陽光時代的所有知識社會新聞,熟人,物理,化學,地理,天文,等等,一切他知道,連xiǎo學生數學題都沒有放過,全部又翻了出來,一遍又一遍抵抗著空虛。
  **如夜的黑暗沒有盡頭,但他的記憶是有盡頭的,等到所有的這些,都被他來來回回翻了無數遍之后,終于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讓他用來抵抗曠無的空虛。
  于是,他開始像神經質一樣編故事,來騙自己,先編自己的,再編別人的,歷史、玄幻、架空、科幻、都市……他將自己能想到,全部編了無數遍,編到了極限,編到了最后沒有任何新的東西可以編了!
  他又陷入了空虛,想盡了所有的辦法,依舊抵擋不住,最后只能開始研究對面的七針,以及其他的一些東西。
  古書一直處于飛頁狀態,他無法觀看,否則或許也能為他抵抗空虛期提供一些“子彈”。
  但七針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研究的,因為從楚云升的角度,根本無法接觸它們,只能根據一點點了解的東西,推測,臆想,琢磨……
  他首先開始梳理他所遇到過的所有的異族與怪物的關系,包括那位死去的人影,并且生怕一下子理順完了,就不再有“子彈”打發與抵抗空虛,可笑地并故意地放慢梳理速度,自欺欺人地緩慢地排列它們的影子。
  但他掌握的信息實在少的可憐,很快就沒有可以梳理的了,也沒得出什么可以值得再研究的結論,只不過,讓他更加確定了前輩在古書里的說法世間無神而已。
  在普通人類的眼里,五族多能族就像神一樣可怕,而水晶衣人更是在明目張膽的裝神;而在這些異族的眼里,那道影子便又是神一樣的存在;最后,輪到了那道影子身上,前輩和七釘的主人又成神了。
  如此一路理下來,事實便如此簡單明了,原來所謂的“神”,全都是對未知存在的仰視,也僅此而已,前輩也許想告訴他的,也正是這個道理:世間無神。
  接著,他又開始研究前輩與七釘主人的地位,雖說不存在什么神,但是地位的確是存在,否則那道影子不可能嚇得匍匐不起。
  研究到這個“論題”的時候,楚云升很激動,因為這個論題可以幫它拖延很長的一段時間對付空虛。
  原因來自于他兩次感覺到一條浩瀚的生命之源生物鏈,一次是在吸取孤島珉命源的時候,另一次則是在消滅那道影子的時候。
  而這兩次發生的時候,他都沒有細心地去注意一些細節,直到現在,他已經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打發在這上面,甚至是求之不得,因為他太寂寥,太空虛了。
  慢慢的回憶,xiǎo心的回憶,將當時的記憶一點一滴地扣出來,一遍又一遍的尋找差異微妙之處,越是找不到,他一反常態地越是高興,因為一旦找到,便意味著自己又要面對漫無邊際的空虛。
  然而,事情總有結束的時候,很久之后,他雖然很不情愿,但是還是找到了,因為這是一個必須有意義的一刻不停的推進過程,否則一旦停下來,仍將面對獨自一人的百般寂聊。
  他發現,這兩次生物鏈出現的時候,孤島珉與那道影子的命源都對應了這條浩浩食物鏈上的兩個不同的位置。
  之間的差距,也許就是它們之間的地位的差距這是他最后的結論和猜想。
  但古書和七釘主人位于那個位置,他不知道,因為他沒有辦法吞噬它們的命源。
  后來,他又研究了許多東西,比如面紗nv人說所的**空間,犯了一陣子mi糊,因為他覺得高維空間是依托低維空間而存在,沒有三維就不會有第四維,但他現在明明又被封在獨立的第四維與不明空間的狹間中,但理論上又覺得第四維是不可能獨立存在的……
  還有,他很犯暈,他所遇到的各種勢力生物間的地方,到底是由生命之源的食物鏈決定的,還是由所生存的空間維度決定的?之前剛剛得出的“地位結論”,又變得模糊矛盾不清了。
  不過,他并不糾結,反而很開心,這段mi糊矛盾的時間,大抵上他在這里過的最“充實”的一段時間,為他抵抗了恐怖的空虛淹沒。
  然而,終于到了最后,實在沒有什么東西,以他現在的知識和能力可以研究了,于是將“目光”投向了古書和七釘的本身。
  這樣,又充實了一段時間,理解了那道影子口中的所謂“主神兵”,可能是前輩和七釘主人的各自命源兵器或許是每個人最厲害的武器。
  之所以說是“可能”“或許”,乃是因為他無法試驗和實證,得不出確定的結果,所以只能是猜測。
  當然,他也不知道如何煉造這種武器,否則立即就會又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了。
  等到這一切的一切都思考完了,再沒有一絲一毫的地方,可以讓他再能研究深入下去了,楚云升又一次地長長地陷入了漫長的空虛狀態。
  這個時候,如果有人跟他說什么高手修煉,一個打坐就是無數年,他一定會冷笑,寂靜,空乏,孤獨,寒冷,黑暗與沒有未來,jiāo織在一起,無日無夜的折磨……別說是什么高手,就是神仙,也得**的認慫!也得發瘋!
  這根本不是人不是任何生命可以忍受的**與空虛!
  終于有一天,他忍受不住了,進入了第五個階段絕望期!
  在這最后的一個階段,他反而出奇地冷靜下來,冷的可怕,像是一個冰冷的主刀醫生,開始對他的一生進行血淋淋解剖,一刀一刀地分解著,將他所有的yu望、yin暗面、感情、仇恨、執著等等,無情地擺了出來,直面人生存在的意義,一一解**、放下……
  最終,他在一片孤寂中,終結了他人生的意義。
  無望的未來,深深的絕望,他接著開始終結自己的生命自殺!
  是的,自殺!
  為了終結自己的生命,他用了很多的辦法,自爆、破壞、古弓反shè、攪luàn漩渦……等等,凡是他能想到的,他能做到的,都一一地毫無感情地冰冷著去試了。
  但無一例外地全都失敗了,為了速死、只求一死,于是他又想主動去七釘面前送死,卻被古書無情地阻擋下來。
  如果是在前四個階段的時候,他還有機會死于七釘之下,但現在卻遲了,在進入第五個階段絕望期之前,古書在他的配合一下,經過漫長的時間消耗,已經能夠不再需要他,完全可以獨自壓制七釘了,甚至還有余力阻止他去七釘面前自殺!
  這一刻,楚云升心中的悲涼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他連死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這一刻,他才體會到命運的終極力量,它若要死你,你絕對不可能多活一秒;它若不讓你死,你連自殺的權利都不會存在!
  這一刻,他忽然發現,能夠自殺也是一種“幸福”。
  這一刻,他也笑了,其實何止他,強如前輩與七釘之主這樣人物,不也一樣,逃**不了命運的玩nong……
  但同樣也是這一刻,他冰冷的心,冰冷的憤怒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向命運反抗了,挑起了悲愴的戰旗你可以在冥冥中主宰一切,但你奪不走我結束自己生命的最后權利!
  他將生命之源浩然注入還在自動對戰七釘吸力的黑氣漩渦,一層一層地消耗自己的命源,他冷笑,終會有一天,所有的命源都將消耗一空,到那個時候,誰還可以擋他一死?誰還能?就是蒼天、就是命運都不行!
  ……
  ……
  ……
  許久許久之后,他感覺到自己已經蒼老到不能再蒼老的地步,再向前一步,便是他渴望已久的死亡,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眼皮突然動了一下,血rou相連的感覺頓時涌入不明空間,五根寂滅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分叉線一根接著一根明亮起來。
  剎那間,他遲緩而悠悠地意識中,微微嘆息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