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442 蟲王見面

楚升想討很多種〖答〗案,又或者埃德加根本回答不上來,卻沒有想到,埃德加幾乎未加思索地便說道:“倫農先生,據我所知,信仰只會改變,從來不會不存在。”
  楚云升笑了笑,chou起了煙,若有所思地說道:“是嗎,可能我不太懂,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只有不存在的東西,或者說是你所渴望卻得不到的東西,才會被人所信仰所追求,苦苦為自己編織各種“謊言的翅膀”,容易得到的,卻永遠成不了……”
  他沒有繼續說下,因為這個時候,他又忽然想起水晶衣人飛船中被囚**的那些人和怪物,古怪卻又是那么的眼熟,仿佛就像神話中曾出現過的一般,他不是傻子,即便別的所有的東西都看不明白,但那個真長著翅膀的nv人,會是什么他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他壓制這些可怕苒想法,因為順著這個思路走下去的結果,他有點無法接受。
  兩人一前一后陷入了沉默,埃德加不說話,是因為他還需要時間消化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而楚云升的沉默則是因為腦袋中有些混luàn。
  說真心話,他有點羨慕埃德加,不論何時,這個黑人總有那么一句,“你當剛強壯膽!”轉瞬間便將一切抹平。
  而他有的,只剩下武力,誠然在如今鐵血當道的年代,天威的武力可以征服整個世界權利、財富、nv人等等,所有用眼睛能夠看得見的東西,但,哪怕是將武力修煉到齊天控宇,登峰造極,武力卻依然征服不了人的內心,錄去這層外衣,仍舊是一具行尸走rou,看似威風,說穿了,不過是為別人的眼睛而活著。
  如果說姑媽一家未出事前,他是為安生立命而活著,現在姑媽她們沒了,他又是為了那刻骨銘心的仇恨,為那黑雨夜里的大誓而活著,那么,如果有一天,真的殺絕了異族,消融了仇恨”他又該為什么活著?
  楚云升不是天生的心懷大志、氣吞山河式的人物,偉人可以從一片混luàn與mi惘的廢墟中,天才般地領導世人創造并開拓出新的秩序、新的世界,這便是偉人的偉大之處,而他,既無那光芒萬丈的智慧,骨子里更是安安穩穩過日子的xiǎo人物。
  當原有的社會秩序被徹底毀滅”他人生的參照系坐標也隨著付之一炬,頓失所依,但xiǎo人物也是有野心的,或者說是意yin”甚至還會因為xiǎo人物做得久了,使得這種人上人的yu望變得很為強烈,他在申城與金陵城的時候,就曾雄心萬丈過,想象過以自己的雙手親自締造出一個新的秩序,萬人垂頸,一人蹬極!實際上”古書的存在,的確讓他實現過“威震一方”的霸氣。
  然而,這么多年過去了,才發現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yu望是yu望”現實永遠是現實,它們之間永遠存在不可逾越的天塹鴻溝!這無關武力!
  他記得以前公司的人事在聊天的時候曾說過,如果一個職位需要的是一只大象,那么你只能去找xiǎo象來培養,而不是去找猴子,因為一只猴子”不管它怎么靈活聰明,不管你再怎么培養、再怎么訓練,它也成不大象”有些東西是天生就注定的。
  活到如今,他早已理解這個比喻背后的殘酷和現實”不同的是,他此時的心境也早已不同,對當初可笑的意yin已經毫無興趣,氣吞山河的大人物在他眼里也只是同情的對象,再無一絲恨不得自己和他一般的心思。
  只要他愿意,隨處找個地方躲起來,便是一尊霸主,一方土皇帝,哪怕是為所yu為,又有何人可以阻擋?
  可是,他知道,他想要的已經絕對不是這個,絕對不是!但不是這個,又是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只是孤島珉的遺言像是隱隱地觸動了什么地方,于是才有了他和埃德加的那番對話。
  他很mi惘,像是抓住了什么,卻又看不穿,看不明白,這種煩躁的情緒只能在香煙的煙霧中才能得到些許的緩解,也許還有酒,不過他是不太喜歡喝酒的人。
  想到酒,楚云升心中一動,估mo著埃德加也要餓了,伸手從物納符中掏出一份干糧,以及一瓶他不懂的洋酒,那是馮漁庭濫竽充數給他的,當初他要的可是白酒。
  海島上的天氣很冷,濕氣很重,楚云升倒沒什么,三元逆體,這點xiǎo麻煩根本不是問題,但埃德加就不同了,他一個普通人,若沒有六甲符支撐著,三下五除二,非病死在這里不可。
  一個chou著煙,一個喝著酒;一個想責出路,一個想著妻nv:黑沉沉的天空下,顯得十分的沉悶和壓抑,只有到處的蟲子鳴叫聲,提醒著他們一他們還坐在巨墳的頭頂上。
  有冥在,楚云升也不用和埃德加jiāo替守夜睡眠,沉入暖烘烘的巨墳中,一直到第二天微光初現的時候,冥很奇怪地向他傳遞了一串的信息。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一躍而起,順著管道,飛速竄至墳口頂,全枯液區唯一的一只四次形青甲蟲早已等待時久,一人一蟲迅速向還在jiāo戰中的戰線飛安。
  冥給他傳送來的信息很奇怪,也很驚人,這個島上竟然還有人類存在,這對楚云升來說是個危險的信號,他已經將這里視為冥的si人秘密地盤,絕對不容許有別人知曉。
  另外,更為奇怪的是,這個人類并不是由冥搜索發現的,而是對方主動出現在陣線上,要求聯系冥的。
  楚云升從來不是個魯莽的人,且不說現在孢子森林勢力大于自己,即便比自己xiǎo,對方敢大搖大擺地現身,自然必定有所憑持。
  青甲蟲按下云頭,直沖沖的掠入戰線,遠遠地,一個龐大的三角形黑sè蟲子,出現在楚云升的視野里。
  恐怖之子?楚云升心中一沉,悄悄取出古弓在手,心中飛速的推演出數個戰斗方案。
  但等他再靠近一點,心中卻是一凝,恐怖之子的身上竟然還站著一個人類,確切地說,是一個金發碧眼的nv人,有著高聳的xiong部,**的身材,以及微翹的tun部,全都包裹在緊俏的皮衣里,如果非要找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便是xing感。
  這是楚云升第二次見到一個可以站在恐怖之子身上的nv人,第一個還是在黃山外圍的廢墟戰場上,那個帶眼睛,如同學生一般的nv孩,給他一種平和淡然的氣息,十分明顯,雖然當時他還只是一種蟲子,卻仍舊很清晰。
  而眼前的這位,渾身上下散發著生機勃勃的生命張力,一種原始的生命野xing”如果說她們倆都和孢子森林有關的話,第一個眼鏡nv孩代表的是它們的平和與安詳的主旨,而眼前的這位,則是代表了這種平和與安詳下的勃勃生機。
  “ax叫毗…………?”,那nv人并不能看出楚云升戰甲包裹下的真正面孔”一開口便是一連串的英語。
  開頭的幾個詞,楚云升倒還能聽都懂一些,畢竟走過了英語四級的人,但她后面的說得多了、快了,再連成一整句,楚云升馬上就不知道她在嘰里咕嚕地說些什么了。
  “把埃德加送過來。”楚云升立即給冥下令道,不論是他還是冥”都不懂這些鳥語,他是學業不jing,而冥是一直未曾吞噬過“外籍人士”進行學習。
  楚云升的目的很簡單,不管對方是什么人,對他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和控制孢子森林的恐怖之子“騎士”,的jiāo流,或許可以為冥打造高端戰蟲爭取到時間,對異族,不管是平和的還是不平和的,他都一概不相信”更一步說,相比自己的智慧,他更愿意相信自己手中的實力。
  對方一連說了很多句話,見楚云升都概不回答,大概也意識到他是聽不懂,正鎖著眉頭準備返回孢子森林深處,便見到枯液區后方迅速飛來一只三次形態的青甲蟲,背上神奇地馱著一個正兒八經的黑人。
  nv人眼中本就疑huo漣漣的眼神在見到埃德加后,更加的奇異。
  在粘液區蟲子的地盤上,接連出現兩個人類,而且它們還把一向對人類恨之入骨的人類,奉若主人,這恐怕是天下第一奇聞了!
  “問她是誰?孱于哪個勢力?找我有什么事情?”,楚云升飛快地jiāo待同樣十分驚訝的埃德加,誰也不會想到,在這個荒島上,竟然還有人類存在。
  埃德加點了點頭,突地有個奇怪的想法~倫農先生和對面的nv人,一人一邊,就像兩個蟲王見面一樣!
  不過,也只是想想,他也不敢多說什么,平靜了一下心緒,cào持著流利的英語嘰里哇啦地說了一大串。
  那nv人明顯地楞了一下,又仔細地打量了一翻楚云升,很謹慎地回復了幾句。
  楚云升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但他卻懂得危險,在他們說話的期間,那雙眼睛就一直沒有離開過恐怖之子的身軀。
  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如果突然襲擊,他和四次形態的青甲蟲還能撐得住幾bo襲擊,埃德加和三次形態青甲蟲則根本不是對手,因此,他必須時刻防備著任何突發的情況。
  “倫農先生,她叫克瑞絲塔,自稱不屬于任何一個勢力,只屬于孢子森林一方。”埃德加盡量將對方的原話翻譯出楚云升能聽得懂的一些熟悉詞匯。
  “木盟也不是?”,楚云升從來沒見過木盟的人,所以一直以為木族的人大抵就是她們。
  埃德加也同答不上來,遲疑了一下道:“我再問問。”
  這一次,楚云升倒是“毒”懂了,因為這些歐美人,說話的時候總喜歡配上夸張的動作,比如聳肩搖頭之類的。
  “不是。”埃德加也看出來楚云升已經知道結果了,但還是盡職地說道,畢竟他現在是楚云升的,“si人”,翻譯。
  “問問,她找我,想干什么?”楚云升點了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