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441 一戰必分勝負

“你主?你!你?”孤島珉的感召力在冥的bi迫下節節敗退,痛苦掙扎道。
  這是一種消亡的過程,就像將人的意識從rou體上割裂撕碎一般痛苦,而且這股痛苦不僅來自感召力的jing神層面,更連帶著血rou系統的分裂,它此刻苦苦支撐著還能說話,完全是巨大的困huo與不解所所致的最后遺言一般。
  冥卻不再說話,一言不發,因為它仿佛感應到楚云升對它開口,“說話”有所“不滿”,雖然這種“不滿”很隱晦、很難懂,甚至找不到出處,但是基于相同的命源,它仍能感覺得到。
  孤島珉的憤怒、驚慌、失措以及孤立無援等等,各種復雜的bo動jiāo織在一起,它看不懂冥,更不能理解冥的行為,只能可憐地冀望從《蟲典》上尋找〖答〗案,卻因此帶來了更大困huo~冥不僅不遵守《蟲典》,甚至說出“我主便是蟲典”這樣不可思議的話來。
  越來越多的蟲子從前線陣地上撤退平來,涌向孤島珉的主墳,地上、天空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戰蟲,從萬米高空望下,就像是密集的蟻群。
  半個xiǎo時后,主體蟲巢的jing神層面較量勝負一決,冥的意志便如洪水般強行推進,以主體蟲巢為中心,呈圓bo狀向外輻shè與擴散!
  “新主”取代“舊主”,這種近乎殘酷的方式,原始、野蠻卻十分彪悍,“新主”,冥的感召力所到之處,萬蟲低首臣服!
  同時,孤島珉的意志在漸漸地飄散,像是從自己家被別人強行驅逐出來甚至是抹殺掉一般悲憤,至死它還在問冥為什么!?”
  然而冥卻殘忍而冷漠地始終不理會它,一句話都沒有,一個解釋都沒有,沉默,死一樣的沉默,冰冷。
  合!
  最后一座蟲巢上的孤島珉的意志被驅逐一空,整個枯液區上空的第四維空間都為之一dàng,只剩下冥的意志在洶洶浩dàng。
  這股新生的感召力猶如一股làngcháo一般,在統一枯液區的一瞬間達到一bo峰值,滾向已經入侵到枯液區上的孢子森林蟲cháo!
  當場,沖在最前面的一片片的低等蟲子的腦袋,如爆裂的西瓜一樣崩炸開來,轟轟dàngdàng。
  就連處于核心主蟲巢的楚云升都感覺到一bo洶涌的反彈,他還未來得及抵御,那不明空間的黑sè旋渦產生一股強大吸力”一絲絲mo不著看不見的東西如涓涓細流般被吸入進去,瞬時,已經被冥消耗一部分的命源,如同發酵起的面包一樣瘋長,不到片刻,便恢復到原來的水平。
  楚云升心中咯噔了一下:我吞噬了它的命源?
  下一刻,他的意識中”一條無比浩大,來自幽暗深處,通向未知空靈地方的生命之源食物鏈,跨越無數星空與黑暗”極為神奇古怪地,在萬分之一秒間內,一閃而逝,像是夢幻一般。
  埃德加是被冥的意志直接震醒的,若非他身處主蟲巢,冥對他又“照顧”,有加,他根本沒有任何機會睜開眼睛”只能直接去見上帝。
  饒是如此,他剛剛清醒,便被眼前的世界差點驚出心臟病,只來得及說一句“mygod昏厥過去。
  不是他不夠堅強,也不是他經歷的不夠多”一個普通人,見到一只赤甲蟲都要逃命的普通人,忽然發現自己身處在萬蟲巢xué,無數血rou模糊的管道漫天飛舞,一個個粘液包砰砰地凸現眼前,以及頭頂上滾滾墳煙”只是驚得昏闕而不是神經失常,已經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對埃德加來說,這只不過是幾秒鐘的事情”但對冥來說,事無巨細”一覽無余,他的一舉一動如發生在“眼皮”,底下一般清晰,不用半秒鐘,它便將埃德加蘇醒的信息傳遞給正冉冉升起的楚云升。
  奪取孤島珉的枯液區后,危機并未解除,來自島嶼對面的孢子森林一方的蟲族大軍已經接連攻下數座蟲巢,而且還在繼續高亢的前進!
  半個xiǎo時內,因為“內戰”枯液區喪蟲失地,節節敗退,幾乎潰不成軍,地盤更是由三分之一急速減少到四分之一。
  楚云升低頭看了下方的埃德加一眼,飛快地發給冥一連串的指令,而實際上,當冥接手整個枯液區之后,如此抵抗外敵,如何運作所有蟲巢,等等,一切自然而然重新接入軌道,并不需要他摻合什么。
  只是在某些地方,楚云升極為驚訝!
  他原本還以為需要自己告訴冥如何改造巨墳底部,利用他在港城發明的“流水作業法”卻不料,冥甫一接手各處巨墳,便立即征調金甲蟲開拓垂直的地下能量通道,數百的青甲蟲也同時被征集,與當初如出一轍,就像它本能就知道一樣。
  即便此刻運用這個辦法的是冥,楚云升仍不由得地心驚了一下,蟲子的學習能力實在是太強了,哪怕當時冥的意識還在封獸符中,某些東西卻像刻在他/它身體上了一般恐怖!
  這種驚駭的心跳,卻是一種莫名的復雜情緒,就像他第一劍劈開第一只赤甲蟲的時候,腦海中不自覺的便蹦顯出傻大蟲的mo樣,一種他不想但偏偏就會出現的心理障礙。
  但那一劍,他仍劈了下去!
  也許在安全的時候,他會優柔寡弊、胡思luàn想,但只要一旦jiāo戰起來,他xing格的另外一面便瞬間占領上風,毫不手軟。
  站在主蟲巢的墳頂邊緣上,楚云升驅散所有思緒,取出古弓,冷視前方,一步踏出,一只青甲蟲呼嘯著出現在他的腳下,撲打著甲翼,載著他嗖地一聲,飛向冥剛剛組織起來第一bo防御陣線。
  戰爭尚未結束!
  內戰瞬間變成外戰,滾滾的枯液區蟲巢源源不斷的再次掉頭開向防御陣地,之所以是“防御”是楚云升給冥下達的死命令,只守不攻,以求最大限度積蓄力量,現在硬拼根本不是孢子森林的對手。
  他一直秉承著一個簡單的戰爭觀念,不戰則已,一戰必分勝負!
  不到一會,他混合在飛蟲大軍中,已經率先抵達最前沿的陣地,腳下一座巨墳蟲巢正在綠sè的孢子蟲軍摧毀下,搖搖yu墜…………后面,無數的紅綠蟲子生死膠合在一起,死亡的嘶叫從海邊的一端,一直蔓延到另外一端。
  楚云升此刻并不怕遇到恐怖之子,在化身為蟲子的時候,他拿這個霸王沒有一點辦法,但現在已經完全不同,即便沒有劍式嘯云箭,他仍有大量的攻擊元符可以對付它。
  不過,現實卻讓他有點“失望”他在陣線上了飛掠一圈,始終沒有見到恐怖之子的存在。
  他來到陣線前的作用就是對付敵人的王者,當“王者”,不出現的時候,他來的意義便失去了,對于漫長無比的戰線來說,個人的力量顯得微不足道,除非他不惜一切代價,一次xing消耗光所有的備戰物資與本體元氣,但這并不劃xiǎo算。
  現在還沒有到最危急的時刻,楚云升不會冒這個險,孢子森林一方能把枯液區蟲子打得節節敗退,必定有恐怖之子一類的高端戰力存在,而整個粘液區,只有冥、他、還有一只四次型的青甲蟲能夠與它一戰。
  所以,他必須等待,**的等待,以夾量死亡為代價的等待…………等待能量提取的加速,等待催生枯液的ji增,等待大量的高端戰蟲出現,然后,一鼓作氣,一舉拿下!
  轉了一圈,以嘯云箭轟殺掉一只突破陣線的綠bo坦蟲后,楚云升便飛速地離開戰場,返回主蟲巢墳頂,一邊一刻不停地恢復本體元氣,一邊默默地等待著。
  天空由微亮逐漸轉暗,最終一片漆黑,孢子蟲敵的攻打卻是不分晝夜的,它們以源源不斷的數量,一步一步地向前推進,遠遠地,望向那道漫長的戰線,各sè光芒隔上一段時間便會沖天而起,每一次,都將帶走無數蟲子的生命。
  楚云升一直端坐在墳頂上,千辟劍就矗立在他的身側,一劍一人,在蕭殺的海風中,嗚嗚作響。
  祝凌蝶曾說得對,他一直尋求一種安全感,**的安全感,而千辟劍的側立,卻能在無形中令他這種安全感增加不少。
  這個舉動,并非有什么實質xing的意義,而是一種行為上的心理暗示,就像拿著槍膽子就會大,又或者緊張的時候就會搓手,撤謊的時候會向右上方轉動眼珠,不認同的時候會jiāo叉雙手抱在xiong前一般,在危險緊張的時候,楚云升總喜歡將武器放在身邊看得見的地方……
  許久后,他心中一動,等了片刻,沒有回頭,道:“你醒了。”,已經完全鎮定下來的埃德加在管道的抬托下緩緩出現在墳頂,點了點頭,心情復雜地望著楚云升的背影,道:“對不起,我又拖累你了。”
  說完,他自嘲地笑了笑,每一次,他都以為自己比所有人都更加了解楚云升了,但每一次,殘酷的現實都會告訴他,他看到的永遠是冰山一角。
  就像他現在安然無恙地站在蟲子的巨墳里,可以絲毫不用擔心地看著蟲子內部一切的“秘密”--它們如何出生,如何修復,如何走上戰場,而他眼前的這個男人就像所有蟲子的主宰一般,將這一切踩著腳下!
  “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拖累……”楚云升頓了頓,似乎并無繼續這個話題的興趣,不知道為何想起孤島珉最后那幾話來,忽然望著天空道:“埃德加,問你一個事情,假如,我說的是假如,假如有一天,你發現你賴以生存的所信仰的東西不存在的話,你會怎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