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440 我主就是蟲典

“我必須借助人類的與息掩蓋,躲避海上的其他敵人。楚云升心神一定,沒有絲毫遲疑地說道。
  如果問問這個世界上,有誰最了解枯液區蟲子?楚云升說第二,恐怕沒有其他人敢說第一,有什么渠道能比親自成為過一只蟲子更為了解它們呢?
  當日在港城出海追擊恐怖之子,大海上發生的那一幕,楚云升至今記憶深刻,那尊巨爪海怪,猶如神魔猙獰,所到之處,連恐怖之子都倉狂不已,然而,它卻只襲擊蟲子,無論是那一方陣營的蟲子!大有膽敢進犯深海便誅殺一盡的氣魄!
  而對逃亡港外孤島的人類,它出奇地熟視無睹,既不幫助,也不襲擊,任憑其他海怪與蟲子與人類廝殺,冷漠視之,否則以它的能力,不要說荊棘島,就是港城本城也早已是一片廢墟!
  由此,楚云升敢斷言,這其中必有些不為所知的干系,他雖不甚清楚,甚至這座島嶼上的珉也可能不清楚,但他相信,孤島珉一定向大海派出過蟲子,在對頂級海怪的了解上,它絕對比自己要清楚得多。
  半響,見珉仍舊沒有任何動靜,楚云升心中一沉,不知道那里出了差錯,暗暗準備開啟戰甲,兩手著防。
  然而,船艙卻不受他的控制,依舊隨著海水的破làng沖向島嶼海岸,不緊不慢,浮bo逐流。
  眼見就要漂上滿是枯液的海灘,珉依舊沉默著,既沒有派出飛蟲襲擊攔截,也沒有回應楚云升的答話,只有漫長戰線上喧天的廝殺聲一刻未歇。
  楚云升手握緊了又松開,埃德加很讓他頭疼,如果單是他一人,此刻便是單槍匹馬殺進去,以冥強行奪珉的控制權”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他現在還沒醒,如果強行將他留在這里,其結果,無論如何也是必死無疑。
  “珉!?”它既不聯系自己,楚云升便主動地試圖聯系對方。
  氣……珉好像在忙著什么。
  “殤的任務緊急,必須馬上一”楚云升再試探xing地跳下船艙,向前走了兩步,道。
  “找到了!”珉這時忽然打斷了楚云升,略帶〖興〗奮的語氣道:“根據《蟲典》第3122則,你的條件成立”身份合法!”
  它話音剛落,滾滾的枯液涌起一道高高的隴道,自楚云升的腳下一只通向遠遠的其中一座巨墳。
  楚云升心中一動:那是孤島珉的本體巨墳!
  在三點毋庸置疑的“證據”下,步步依靠《蟲典》,一切依照典則行事的孤島珉,終于相信了他的身份。
  但這并非是完全沒有漏dong的,其實有很多”尤其是他渾身純粹的逆體元氣,就是一個大忌!所以,楚云升暗付這個“認可”的時間肯定并不會很長,也許下一秒就會被孤島珉徹底推翻!
  楚云升吸了一口氣”返身船艙,單手提起渾然不知的埃德加,立即以全速順著“粘液隴道”,直奔孤島珉的本體巨墳。
  一邊跑,一邊他仍沒有放棄mihuo對方,令它分心:“珉,根據蟲典”你馬上就要聯系上殤,所以必須趕緊取個區別名。”
  “區別名?嗯,我知道了。”孤島珉不疑有他,根據《蟲典》,的確有這么一則”旋即便說道:“我就叫島珉好了!”
  “不行……”楚云升故意拖長了聲音,拖延時間道:“已經有珉占用了!”孤島珉似乎楞子一下,也許是受到那七根石柱釘的影響,它又繼續道:“那就叫柱珉。”
  “不行……已被占用!”
  “止珉?”
  “不行……已被占用!”
  “海珉?”
  “不行………
  “不行………
  “還是不行”“只不管孤島珉起什么名字,楚云升開口便是不行,然后繼續bi它思考其他的名字”一刻不停,以分散它的注意力,爭取急迫的時間。
  連續十幾次后”孤島珉陷入了沉默,此刻”楚云升已經bi近它的主體巨墳不足兩百米的距離!
  “那就叫”它想了半天,終于祛為想出了一個絕對不可能重復的名字,卻只說道一半,便陡然變sè,震怒道:“你是個人類!”
  楚云升也不知道宅如何發現的,此時也容不得他去細想了,箭在弦上已經不得不發!
  “不錯”三品戰甲瞬間開啟,手中多出一道自申城帶來的蟲筋,極為迅速地挑起腳尖,將昏mi的埃德加踢在身后,蟲筋猛然一系,牢牢固兄“我就是人類!”楚云升身后背著一個人,仍舊tingxiong傲拔,chou出千辟劍,一劍生生劈開第一只沖上來的赤甲蟲!
  “殺了他!”孤島珉冷然下令,周圍戒備的蟲子,頓時如cháo水般地涌了上來。
  楚云升瞳孔一縮,身形一閃,便殺入群蟲,遮身密布著一道道嘯銳劍氣,如陀螺般馳飛旋,沖上來的蟲子,甫一接近,伸鉗鉗斬,伸tui褪斷,無一例外。
  普通的赤甲蟲已經抵擋不住他凌厲的攻勢,而更為高級的蟲子已經全部壓在遠處的戰線上,倉促之間,島嶼珉根本無法將它們調回!
  而楚云升利用的便是這個時間差,只是一百多米的距離,就是用蟲子堆,也擋不住他突進的步伐,更何況他手里還有利器“嘭,嘭嘭!”,一張三階攻擊xing冰旋符刺向半空,巨量的冰能量匯集起來,嘭地一聲,以楚云升與埃德加為中心,形成一團強勁地冰爆漩渦,無數的長刺形冰錐,夾雜在風暴里,旋轉四散shè開。
  頃刻間,直徑一百米以內的所有蟲子,全部遭受到冰旋符無情地打擊!
  實力稍弱的赤甲蟲在強勁的漩渦橫掃下,一bobo地掀起拋開,緊接著,一狠狠銳利地冰刺爭先恐后地將它們的身體穿地千瘡百孔,滿目瘡痍!
  不出片刻,楚云升身邊便為之一空,符力之下,群蟲dàng散。
  但蟲子是悍不畏死的,尤其是在有珉的指揮下,根本不知道死為何物,不要下一秒,現在就會馬上沖上來!
  越是在ji戰的危急關頭,楚云升越走出奇的冷靜,動作也更為迅速與流利,如同變魔術一般,將千辟劍收回,取出古弓,兩步動作如果僅以rou眼來看,幾乎就像是發生在同時一般。
  “喝!”
  一聲沉叱,弓道閃極光。
  “轟!”
  一抹極光箭狠狠地撞擊在孤島珉的本體巨墳壁上,爆裂之后,撕裂開來,如同一個巨大的dong口,lu出里面一狠狠管道jiāo錯的世界。
  “怎么可能?”,孤島珉不敢相信楚云升竟能如此強悍地破開重重蟲圍,隔著百米的距離直接撕開墳壁,這可是一座三星級的主體蟲巢!
  感覺被欺騙的它,憤怒地吼聲頓時拔地而起,滾滾席卷整個枯液區,成千上萬的各種蟲子,驟然停下向孢子森林進攻的腳步,猝然,猛地掉頭,洶涌澎湃地沖向它們的蟲巢。
  保衛珉是它們現在最高級別的指令,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遲了!”楚云升冷冷一聲,人已經如離弦之箭shè出,眨眼之間,再次連爆兩張冰旋符,裹著冰風刺寒,一舉沒入主體巨墳之中。
  他對蟲子以及珉了如指掌,但它們對楚云升卻完全陌芒,這種信息上的不對稱,一開始就注定是一場不公平的生死戰斗,此刻,孤島珉并不知道楚云升一旦進入主體蟲巢,就意味著整個戰斗已成定局,它還在不停地召集蟲群,準備在蟲巢內與楚云升死戰!
  遠處,再遠處,一個金發碧眼的nv人站在一只三角形恐怖怪物上,上下溧浮不定,望著忽然如cháo水般退卻地枯液區蟲子,眼神中lu出一絲疑sè,輕微地疑huo了一聲,伸手輕輕一揮,孢子森林一方立即越過戰線,鋪天蓋地殺入枯液區。
  身在巨墳中井楚云升自然看不到這一幕,他一劍削斷一只攻擊來的管道,再一次將渾厚的生命之源注入冥體!
  從他踏上海灘的那一刻起,便已經煌煌地向它注入命源,以他今日的渾厚命源,絲毫看不出面目上有任何的年紀變化。
  “叱!”,一聲清脆的符力聲響,身形殘缺的冥shè出符外,血紅的眼睛冷漠地掃shè一圈內墳,一只剛剛孵化出的赤甲蟲,竟然在它的目光下潺潺發抖,舉步不敢前!
  “珉?”,孤島珉徹底暈了,剛剛明明是一個人類,轉眼間,又冒出一個純正的珉來,難道他剛才說的是真的,可是,那個人類明明又承認了自己是人類……
  孤島珉越來越犯暈了,但冷漠的冥卻沒有給它任何時間,當他甫一出現,便以強大的感召力開始奪取孤島珉的控制權!
  生命之源雖然無法修復它在蜀都藍光炮下造成的實體傷害,但對它jing神力上恢復甚至是催升的作用,卻是無比恐怖的。
  在港城的時候,它因為楚云升的關系,已徑是擁有三星級能力的珉了,此刻更是處于三星巔峰狀態,對付孤島珉,又有楚云升渾厚的命源作為后盾,幾乎從一開始便呈現出摧枯拉朽的勢態!
  凡走進入它控制范圍的蟲子,全部畏懼地停下腳步,臣鳴嗚咽,無有敢不服。
  “根據《蟲典》,你違反。”孤島珉驚恐地叫道。
  “在這里,我主就是《蟲典》!”冥冰忽然冷冷地一句話,令楚云升都有些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