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435 再遇井眸幼

第四百三十五章再遇井眸幼
  小封推期間,急求各位好兄弟、好姐妹的推薦票!
  楚云升自申城出發的時候,已經接近微光行將消失的時刻,又在植物林又耽擱了近一個多小時,等他抵達蕪城上空的時候,大地已經完全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在他的強烈要求下,水晶衣人勉強同意將自旋立方體隱懸在蕪城的上空,打開旋門,讓楚云升自己“跳”下去,而不是在荒野無人的地方降落。
  從上空望下去,如今的蕪城,早已不是他和埃德加當初所見到的摸樣,已經完完全全淹沒在孢子森林中,更像是一座古老的遺失在巨大森林中的城市。
  楚云升收回目光,開啟戰甲,從立方體旋門中輕輕越下,半空中連續運用“騰之戰能”,不斷地停滯空中,以阻緩重力加速下的慣性,像是跳著臺階一樣,呈“之”形悄然落在一處昏暗的街道地面上。
  看得出來,街道上不算干凈,甚至還有許多碎玻璃片,但比起楚云升走過的其他廢墟城市,到處都是尸體的景象,要干凈與整齊了許多。
  想來是因為孢子森林的重重壁障,只要不發生蟲族之間的大戰,很少有戰火能波及到這里,除了那些致命的病毒,恐怕也只有人類間的內斗能夠毀滅這座城市。
  收好戰甲,楚云升耳膜一動,旋身便轉入街邊一家大門敞開的已經破棄不堪的蛋糕店,凝神屏氣,同時,一隊莫約有五六人組成的巡邏隊,舉著火把,從街頭的十字路口拐彎過來,沿著街道一路巡邏下去。
  “哥幾個,在這歇歇吧,都走大半天了!”領隊的一個,在蛋糕店街對面停了下來,轉身招呼道。
  “頭兒,早該歇歇了,這轉半天,每日這么巡啊巡啊,也從來沒見怪物攻進來過,這不折騰人么!”
  “你小聲點,叫蔣姐聽見了,包你吃不了兜著走!”
  “哎,老大,你說我們這蕪城搞不搞笑,陰盛陽衰啊,先前有三方勢力的時候,有兩方的老大的是女的,剩下的那方,老大雖然是個男的,可是那姓井的妞說話比他們老大還管用,真是邪了門了!”
  “你們這些后來逃來的懂個屁,知道我們的來歷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高手!?就你們羨慕崇拜的那幾個人,能叫高手?沒見識啊!這些事情,上面本來不準透露的,下過命令,全是保密的東西,今天哥高興,就讓你們看看眼界,洗洗耳朵!”
  “哥,老大,還有人比六星十八將厲害!?”
  “我呸,你個土包子!六星十八將?當年在他面前連一戰的勇氣沒有!”
  “這么厲害?吹得吧?”
  “吹?你小子知道不,就是曹爺,當初在他面前,那就跟孫子似得!”
  “曹,曹,,曹爺,不,不可能吧?”
  “知道你們不信!曹爺算什么?他連冰使、火使、整個機械兵團都敢殺,都能殺!你說曹爺在他面前算什么?”
  “老大,你這是逗我們哥幾個開心吧,怎么可能會有這種人”
  “唉,你們是沒見過,這輩子估計也沒什么機會了。”
  “老大,你說得這么神,這人到底是男是女啊?”
  “蠢貨,要是女的我說干嘛,正宗的爺們,哪會大家都叫他“老爺子”,有個響當當的綽號,叫:骷髏老人!”
  “原來是個老頭啊,不知道還……”
  ……
  聽到這里,楚云升便沒再聽下去了,本打算準備等他們走后再行動,看樣子這些人還要聊上一陣子,他沒時間等,一轉身,便從后門鉆了出去。
  卻不料沒潛行多遠,經過一個職校的門口,不知道從哪里突然鉆出許多人來,擁擠著他便往里面走。
  “快開始了,快開始了!都進去,別被查到了!”
  他正想**身離開,心下便一轉,不如混進去抓個人打聽一下蕪城高層的住處,也省得他瞎找強。
  這邊他剛想抓個人,那邊鐵門便悄悄地關上了,十來個身上波動著能量的覺醒者把守著門關,其他人則紛紛火急火燎地朝著教學樓的第三層一間大教室涌去。
  到了那里,已經有許多人坐定,楚云升拉著一個老頭,低聲道:“老師傅,跟你打聽個事?”
  “什么老師傅?別說話,馬上就開始了。”
  楚云升眉頭一皺,又換了一個,結果仍舊不理他,他一急,起身往后走,準從后門強行偷抓一個“嚴刑逼供”,正在這時,一個妖艷扭動著腰肢的女人,走到講臺的位置,拍了拍手,道:“還是老規矩,先拍女的,再拍男的,交替進行,最近上面查得緊,廢話老娘就不多說了,直接開始吧,帶上來!”
  她話音剛落,兩個大漢就提著一個近乎赤身**的女孩走了進來,一把將她仍上講臺,高高地站著,仍由下面的無數雙眼睛來回觀看。
  “五十斤官糧起拍!”妖艷的女子冷冷地說道。
  下面頓時像是炸開鍋一樣。
  “不把衣服都**了怎么看得清楚有病沒病?”
  “手別擋著?”
  “是不?”
  “五十斤?老板你去搶好了!”
  ……
  “一口價,100斤!”
  忽然一個突兀的聲音從后面高聲響起,頓時將全場壓了下去!
  說話的,正是楚云升,他已經學著其他人的樣子,用衣領遮住面孔,舉手道。
  半天時間剩下不到三個小時,他可沒時間在這路浪費,既然問不到,自己找又找不到,不如直接買個現成的人帶路,簡單又迅速,索性報了個“高價”,節約時間!
  “哪來的二愣子?”
  “不會是托吧?這也值100斤?”
  “我看就是托!徐老板也太坑爹了!”
  ……
  那妖艷的女子眉心一沉,見楚云升露出來的臉眼生,聲音又不熟悉,連忙給助手試了個眼神。
  真正的托立即站了起來喊道:“120斤!”
  楚云升沒時間和他們糾纏,從后面邊走,邊加價:“150斤!”
  “170斤!”托又喊道。
  “200斤!”楚云升已經走到中部位置。
  “230斤!”托猶豫了一下,道。
  “250斤!”楚云升一步跨上講臺,忽然伸手指著還準往上喊的托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再敢說半個字,我敢保證明天你就會被抄家滅族!”
  那托在楚云升凌厲的眼神中,竟然生生地將話咽了回去。
  “250斤一次,250斤兩次,250斤三次!成交!”
  楚云升掃了一眼那位徐老板,也沒空和她羅嗦,只輕輕地說了一句:“我的東西,不是那么好騙得!”
  轉而又提高聲音道:“人我現在就要帶走,糧食就在外面!”
  說完,他拉起講臺上發抖的女孩,就朝外面走,那徐老板忽然沒來由地眼皮直跳,心中頓時慌燥不安。
  地下有人竊竊私語道:還真是個二百五啊!
  ……
  250斤糧食對楚云升現在來說不算什么,雖然他知道對方耍了手段,但所謂事從權急,不拘小節,和時間比起,其他都不重要,只要見到埃德加,一句話的事情,這家地下人肉交易店,立馬就會倒了大霉!
  別說讓她吐出來了,就是再倒貼十倍估計也不敢不從,只是估計他也等不到那個時候了。
  “你知道蔣千沁、曹正義,還有個黑人,叫埃德加,這些人都住哪里嗎?”楚云升將女孩直接帶到外面的街道上,給了她一些衣服穿上,問道。
  那女孩反應過來,頓時驚得口不能言,他一口氣說的幾個人名,個個都是蕪城頂級的存在。
  “不知道?”楚云升皺起眉頭。
  那女孩見這個男人“豪擲千金”的時候都沒有皺過眉頭,現在反倒皺起了眉頭,定是個來歷極大的人,生怕惹惱了他,連忙緊張道:“我聽其他姐妹們說,那些大人物都住在師范大學里面的一個小區,我也是聽說的。”
  楚云升點了點頭,蔣千沁家里是從學校出來的,選再選一個學校為駐扎的地方,倒很有可能,于是也不耽誤,立即道:“先去看看,你來帶路。”
  那女孩趕緊點了點頭,按照私地下的條約,她現在已經“賣給”了眼前的這個男人,自然一切是由他做主。
  蕪城不大,加上楚云升的速度極快,即便帶上一個人,也行如風動,不到一會的功夫,便出現師范大學的門口。
  果然這里戒備森嚴,各色火把將四周照射的通亮,想潛進去幾乎不可能。
  正在他絞盡腦汁想辦法怎么進去的時候,大門口走出一個女孩,楚云升覺得有點眼熟,定晴仔細一看,想了半天才想起一個名字:井眸幼?
  看樣子,她是出來散步,像是憋了一整天似得,出來透口氣,不知道是不是對于她們來說,蕪城已經足夠安全了,所以敢一個人出來,不過按照如今她們的地位,估計也沒人敢對她怎么樣。
  沒多久,她已經一人晃悠悠地從大門口,沿著滿路晃到另外一頭。
  而那一頭,楚云升正等著她,等她剛準備轉身踱回去的時候,楚云升忽然一動,九章圖的身法如鬼魅一般,一晃而過,從她的背后捂住嘴,并將她強行迅速拖到陰暗的角落。
  被“買來”的女孩快要嚇傻了,買她的男人竟然敢綁架師范大學里面的人!?不怕死嗎?這里面的人,那個是能得罪的起的?
  楚云升那里還管得上她怎么想,右手死死捂住驚慌的井眸幼的嘴巴,卻不料竟被她咬了一口!
  “別說話,我姓,叫楚云升,還記得不?”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