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428 王族皇北櫻

你講的沒有錯,我的確要去美國。楚云升右手緊了緊的千辟劍,左手下悄然地利用攝元符恢復著本體元氣。
  既是談判,他又處于弱勢的一方,為了做好最壞的準備,得稍稍拖延時間,恢復實力,因而語速逐漸放緩,頓了頓,才道:“但我自己有辦法,并不需要和你們和合作。”
  合作的方式有很多,有,“以小博大”來達到目的,也有“以弱借強”來實現個人意圖,但這些方式都需要有足夠的智謀來彌補實力上的弱勢,楚云升自知自己沒那個腦力,故而向來只愿選擇實力均等的合作,又或者以他“大”為絕對主導優勢的附帶性合作。
  如今,水晶衣人加上自旋立方體,強他太多,在力量上,這種合作注定是不平等,那么就需要運用智慧來彌補,但他的最大優勢只在力量上,而并非是智謀,所以既然沒有平等的可能,他也不想受制于人,更對它們沒有好感,索性拒絕了。
  “楚,我相信你的確不需要我們的幫助也能到達美國,但請恕我直言,你去美國只能有兩條路”一條是自海路橫穿太平洋直達美國本土,另一條則是經由極北的白領海峽,進入美州大陸,再南下抵達美國境內。
  而這兩條路,以你現在的能力和我們對海域以及北極區域危險程度的了解”半年之內,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順利到達,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想你甚至還需要huā上更長的一段時間。”,女人的語氣很平靜,并沒有因為楚云升的拒絕而有所波動,與當初楚云升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比起來,似乎更為純凈、清寧了許多,不知道是因為恢復了原本年紀的緣故,還是因為剔透的晶衣所致。
  片刻,見楚云升并沒有立即回應女人抱著晶盔,踏在一片廢墟碎瓦中,向前又走了兩步,襯上一身近乎完美如高科技化的圣沐晶衣”像極了陽光時代電影中的“未來戰士”。
  她風華絕代的臉龐,晶瑩剔透的**上”露出了一絲鄭重,接著說道:“而我們的飛船卻可以讓你在一天之內”避開所有具有威脅的生物,直達美國本土。”
  楚云升望著她清柔如水的眼睛心中微微一動,不得不說她的提議的確十分**,且不說從哪一條路渡海,就是在準備渡海之前,為了應付可能遇到的各種危險,他都需要huā費大量的時間準備各色的戰斗物資,更不要說一旦踏上路程各種他所意料不到的事情會有多少?而時間又會被拖多久?
  無論是海域,還是北極區域,都是一個未知的地方,都潛在著巨大的危險只預計要走上半年的時間,的確也不算多。
  但楚云升對異族多無好感,雖然并無跡象曾顯示水晶衣人也參與過金陵城逼命的行動,但它們在楚云升的眼里終究應該還是異族,況且,他對自旋立方體剛剛對他的精神打擊,仍心有余悸!
  “我沒有辦法相信你們合作的事情就不要談了,你們立即離開,我保證它的安全。”楚云升搖了搖頭,劍指著地上的水晶衣人”道出自己的條件謹慎小心是他安生立命的關鍵,能活到現在,武力反倒是其次。
  “楚,有的時候,有的事情,并不一定需要有完全的把握才能去行動那樣的話,你也許會錯失很多的機會。
  謹慎的確很重要,但膽略同樣必不可少!”,女人清澈地微微一笑語氣中卻帶著英勃之氣,道:“我理解你對我們的不信任雖然我認識你的時間并不算長,但你在植物林發生過的事情,足以讓我對你有所了解。”
  云升忽然心中出現一絲警覺,他已經三番五次地表示出不信任也不合作的態度,對方卻依舊不氣不餒的勸說著,沒有原因肯定是不可能這樣的,因此立即加倍地提高了警戒,余光死死盯住遠處三名水晶衣人的動靜,而左手中的攝元符更是加速地攝取。
  “怎么說呢?你在植物林的時候,一直在表面上冷酷無情,然而內心表現在行動上,兩者之間,卻顯得十分的矛盾,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你始終**在掙扎之間,一切都想要做到問心無愧,堅持自己善惡間的執著……所以你注定成為不了一個,“霸主”或者叫“領袖”,”因為你心存那份無人知曉的執著。”女人走到楚云升面前,晶衣輝映下的風華”傾國傾城”目光璀璨如星辰,只望著楚云升道:“是的,我也不知道你究竟在執著什么?但有一點,我很明白”你之所以不信任我們,只是因為你看見我的族人剛剛殺光了這里所有的人,像是視他們的生命為灰塵一般,與你口中的異族并無二數,對嗎?”
  她沒有等待楚云升的回答,神情轉而變得肅穆起來,啟開嘴唇自己回答道:“楚,很多的事情”你只看到了中間一段,但眼睛并不能告訴你所有的真相,就像這里的事情,如果真是我們酗殺的話”完全不需要多耗費出十倍的能量封鎖周圍空間,讓外界不知道這里正在發生什么事情!而是直接使用我們最擅長的精神控制,只需要十分之一的損耗,就能令全申城的自相殘殺至死!
  但我們卻沒有這樣做,我們仍然選擇了消耗更大的辦法,可是被封鎖在這里的人卻必須死,他們中的一部分人算是我族的叛徒之后”另外一部分我承認是無辜的人,但他們見到了我們〖真〗實的樣貌,為了還原這個世界”救更多的人”他們必須被犧牲掉,因為我們的實力還不足以對抗你我共同的敵人,一旦他們發現我們的存在,你也許不知道”我們將面臨的是千萬倍于你的追殺令,那是不死不休戰至最后一兵一卒的追殺!”,楚云升從她明亮的眼神中”雖看不出任何一絲撤謊的神色,但他仍不會那么容易相信一個異族”冷哼道:“你好像忘了,剛剛你還在說你們幫助小川清除過東璧主,這么說來,她也算見過你了?”
  女人微微搖了搖頭,自嘲道:“在植物林人的眼里,你是知道的,我只是個“狐貍精”,而已”小川并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清除東璧主的時候,在場的人,全都被封鎖在立方空間內,一個活口都沒有!”,楚云升聞言忽地心中一跳……半響,突然道:“畢方庭也死了?”,那女人臉上浮現出一絲果不其然的笑容”道:“沒有,他是我見過的嗅覺最靈敏的人,也是我見過重新站隊最快的人。”
  “那就直說吧,你們想和我合作什么?”楚云升收回千辟劍,平靜的說道。
  到了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又錯了,水晶衣人包括這個女人能同自己談判到現在,最根本的目的根本不在他劍下的這個重傷人質!如果沒有另外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依照女人的說法,他已經親眼見到了他們的摸樣,為了不泄密,它們就算是再賠上一個水晶衣人,大抵上也會置自己于死地,他還可笑地以為可以以人質為逼,安全離開。
  見楚云升收回寒劍,女人露出一絲贊許的目光,看了一眼地上已經重傷昏迷的水晶衣人一眼,再抬起頭”眼神閃著光芒道:“楚,你知道嗎,你命源的渾厚程度,已經超越其他人不止多少倍,就連我的族人如今也沒有一個能恢復到你的水平!而我剛剛一直在進行的一項任務分析破開冰封王地的方法,其中得出的最為重要的一條件,便是需要一個命源如你一般渾厚的人協助!”
  “冰井王地?”楚云升眉頭一皺,果然對方沒什么好事。
  “是的,我族王族皇北櫻大人戰封之地。”女人這一次卻沒有像在荒城一樣遮遮掩掩,很干脆地說道。
  “如果我仍不同意呢?”,楚云升抬頭望了一眼天空上自旋立方體,道。
  “楚,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我以自己的性命擔保,對你來說這是舉手之勞,沒有任何危險,而且前后也只會耽擱你不到十天的時間”完事之后”我們必定送你去美國”以后我們還可能是同盟!”女人輕輕地說道,同時伸出手,捧出一個懸浮的光芒體”送到楚云升跟前道:,“若不信”我將它押在你這里,如果我有撤謊,你可以立即毀掉它,沒有它,我很快就會枯老死去!”
  楚云升望著輝輝放芒的光芒體,像是在思考女人說的話是真是假一般,片刻之后,自知也沒有別的退路,如果冥還能戰,他或許還會一搏,因為他真心不愿和任何異族合作,哪怕是沒有參與金陵城逼命的異族!”
  一咬牙,毫不客氣地拿了那女人的光芒體,這時候,有一個鉗制手段算一個,總好過一個都沒有!
  將光芒體攥在手里,楚云升直才安現原來竟是一個精致到極點的純凈如鉆石般的立方體,除了顏色質地不通外”倒是和神域通天柱上漆黑立方體有幾分相似。
  “我可以合作,不過我是有條件的,具體的,我要和你們的頭說!”楚云升既下決定,便朝著另外三名水晶衣人拔腿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