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427 你們也配

兩聲震響”一先一后,炸著耳朵散開,水晶衣人撞飛在爆裂的光布后,又碰上了自旋立方體鎖死的空間封閉屏”倒彈了回來,身上的剔透晶衣竟如龜紋般絲絲裂開,仿佛像是一件不滿裂紋的jing致瓷器,只消再輕輕一用力,立即就會化為碎片。
  水晶衣人心中極為震驚的同時,楚云升亦是驚駭不已,這已經是第三支嘯云箭了,就是三架飛行器也打爛了,水晶衣人的晶衣卻像是攻不破的壁壘一般,仍然**著!
  為今之計,只能與它死磕下去,乘著它的晶衣龜裂如紋布,楚云升拉弦便要再shè一箭嘯云。
  這時,兩人身后遠處的另外三名水晶衣人相顧一視,同時并力對楚云升發動破開四維空間的jing神襲擊哦!
  楚云升剛拉開到一半的弓弦,只覺得腦袋中既像是忽然被塞滿了許多泡沫般的東西,又像是自己要被chou空了一般空虛,一陣眩暈之后”便是炸裂裂暴痛,似是要將他的靈魂都扯爛了一般!
  遠處,三名水晶衣人高高捧起手中的光芒體,肅穆而神圣,三點光芒體逐漸連為三角形,隱隱爭輝,一道恢弘的光芒從自旋的立方體下方垂直降落,沒入三角形光芒〖體〗內,頓時光芒萬扎,一抹打開四維空間且竟能在三維空間留下投影的實體通道宏然打通”從三角形光芒體起”快速推進,直入楚云升身體。啊!”
  楚云升痛苦地抱著腦袋,雙腳懸空四處luàn蹬,掙扎不休,這股直chā意識靈魂深處的“尖刀”,如千刀凌遲、萬劍rou剮,整個人漂浮在高空中,口中痛苦凄厲萬分。
  他不停地被頻繁切換在外部與那無大無xiǎo無遠無近的空間這兩者之間里面,黑霧漩渦如臨大敵,蕭殺一片,死死擋住那股試圖直chā進來的襲擊通道,絞殺不止。
  但那股力量實在是大多了,太大了,太浩瀚了!黑霧漩渦雖然強悍,但它仍然太xiǎo,甚至只是萌芽狀態,面對如洪水沖堤一般乃至發起自殺式沖鋒的jing神力量面前,無論是滅殺的速度上,還是滅殺的數量上”都漸漸跟不上對方入侵的步伐。
  楚云升漂浮在空中,時而痛苦地卷縮著身體,時而劇痛地拔身長嘶,而雙手始終緊緊地抱著滾燙到幾乎要沸騰炸開的腦袋。
  自旋立方體嗡然一響從四周封閉立方形封閉空間屏蔽邊緣,向內逐漸分離收縮出一個透明的立方體,以楚云升為中心,像是個立方牢籠旋轉著越縮越xiǎo,將他緊緊地束縛在薄薄的透明立方體中,并緩緩拖向巨大的立方體!
  “臣服,或死亡!”,一道威嚴的號令劈空闖入”
  “下階族人,跪下!”
  “反抗不遵,視若叛逆!處死!”,“跪下!”,“跪下!”,浩天之壓平,楚云升意識一片模糊雙膝一曲,眼見……忽然他所有的仇恨與那一絲傲骨如cháo水般地反撲出來,頓時令他清醒如晨!
  他雙目赤紅如血,渾身骨骼節節作響,一寸一寸的挺直了身體寒冰如雪道:“我楚云升上跪天”下跪地,中間跪父母雙親,外間跪五百萬人命!你們這群畜生,是什么東西?也配讓老子跪!!!?”
  楚云升元氣盎然噴發,黑霧漩渦像是受了什么〖興〗奮刺激陡然倒懸逆轉”驟然變大了一倍,命源深處五根微芒紅亮如神經叉一般的分叉線外,第六根一直或明或暗的分叉線忽然奇亮無比!
  驂!
  那道集合三名水晶衣人以及自旋立方體四方力量,建架的思維意識橋,頓時斷如芥末,粉如灰塵!
  自旋立方體猛然一顫,劇烈震dàng,鳴響不止,而那三名水晶衣人震驚地望著楚云升,身形搖晃”如遭重創。
  楚云升雙目冰寒,站立在封鎖立方〖體〗內”刺破手指,冷然地以命血為本體元氣的源載體,篆制一張張凌空火符。
  前輩古書有言,以命血為源篆制戰符,乃是極端之法”威力固然激增”但傷及xing命,但關于命源為何物,他卻隱去不說,楚云升現在命源渾厚之極,竟敢一試!
  “符文?”,“你究竟是?”
  楚云升頃刻之間飛篆五張冰崩符,以三元天的境界,篆制它已經是熟稔無比。
  喀嚓崩!
  五張冰崩符在楚云升控制下,猝然疊加”同時迸發,加上又是以他自己命血為源載,破壞威力當場直線飆升。
  冰崩符巨大的拉扯力、分崩力,在狹xiǎo的立方體空間內膨脹爆炸開來,以他為中心,四shè出去”如同一個噴發的高壓爐,雷霆之勢集中到頂點,轟地一聲,頓時將困住他的立方體炸為碎片!
  符體崩發的同時,他明顯地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震動與撕裂來自他命源深處”若非渾厚之極,放在以前,這一震”便能叫他魂飛魄散。
  嚯!
  滿如劉星流雨的冰塊中,楚云升披著在爆炸中支離破碎的戰甲,借助崩力,踏空破出,嘯銳傳空。
  十數道撕裂的白芒帶從四璇光柱上分流昂起,唰唰地攻向楚云升,將他殘余的戰甲撕裂得干干凈凈”刺口血流不止!
  “劍式!”
  楚云升chou出千辟劍,追上還在不得不緩慢地試圖返回立方體附近的被他屢次重擊的水晶衣人。
  劍氣如斯奔吼,筆直追殺上去,于高空上,掠過水晶衣人的頭頂,突然反身,蕭然刺下,光芒四shè,它的晶衣再一次龜裂如臨崩。
  在劍氣的反沖下,飄飛的水晶衣人快速地被bi推回向楚云升方向。
  楚云升提起一股喝氣,傾力再騰空,越在它的正上方,此刻他在空中的借勢已經全部用完,只用劍從上方抵著水晶衣人的胸口位置,一邊在重力下急速下墜,一邊瘋狂地迸發第一劍式!
  一道,兩道”三道……!
  他劍頂著水晶衣人,兩人急速下降,一道道寒光閃閃的劍氣如道道驚雷般地襲擊在它身上,那純凈晶衣很快便以rou眼看得見速度暗淡龜裂下去,一口口巨大的裂縫駭然出現,露出里面晶光閃閃的復雜組織。
  “五能自然合一!?”
  “你不是我們的族人!”,“可是,明明……!”
  “你是誰?”
  最后一個驚疑不定地聲音響起:“你是寒武前人?”,楚云升沒有回答它們,chou取千辟劍,聚集著最后的本體元氣,心神穩固,準備給身下的水晶衣人最后一劍,這一劍,他已經隱隱地感覺到要突破jing湛級了,定能破開它晶衣所有的防御系統。
  “住手!”
  “等等!”,“楚云升”千萬不要!”,忽然一個nv聲響起。
  嘭!
  一聲巨響,楚云升和水晶衣人同時砸入地面,劍鋒chā入水晶衣人的晶衣裂縫里”翁絲不動。
  他現在很冷靜,他的目的就是要人質,擁有要讓其他水晶衣人忌憚的威脅”而不是殺死誰”以他現在已經抵達極限的能力,沒有冥的幫助,再挑戰其他三個,完全是找死。
  因此,聽到它們的緊張聲”他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只是他沒料到這時竟然又從立方體中漂浮一個nv人。
  而且她到聲音”自己竟然還有一絲熟悉。
  “你怎么中斷任務,私自退出來!?”,領頭的水晶衣人嚴厲地說道。
  “船體受創,自動關閉了任務模塊,我是被強退出的……上官,我認識這個人”請應許我和他談談!”那同樣穿著一襲晶衣的nv人,回答道。
  “他是誰?”,“上官,我還未來得及向你們匯報……”nv人接著說了一通楚云升完全聽不懂的語言。
  片刻”那領首的水晶衣人點了點頭。
  nv人緩緩飄落下來,走向楚云升,揭去水晶盔”露出絕代的風華,道:“楚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楚云升身體一側”眉頭微蹙,手中一震”道:“我不認識你,既然它們派你談,也無所謂,我的要求很簡單~”,“楚先生,你可能誤會了”它們剛才并不是要殺你,而是要檢測你是否是我們的族人。”nv人搶過話題”但很快一轉,道:“我的樣子變了,你的確可能不認識了,還記得植物林的那個和你在雨里jiāo談很久的人嗎?”,“是你?”楚云升本就隱隱得覺得這群水晶衣人和地下艦冢有什么關聯”這一下子就全明白了”果然是它們。
  “對,就是我。”nv人微微一笑,道:“無論你是”還是不是我們的族人,都并不重要,現在”起碼我們有共同敵人,請相信我,我的族人們之前一直在從事圣物的回收,并不知情,所以這是個誤會,我們會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
  “笑話,我憑什么就相信你?”楚云升冷冷一笑,手中的劍鋒絲毫沒有半點離開水晶衣人要害的意思。
  “你還記的xiǎo川和xiǎo草嗎?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帶你去新植物林”我的族人在找到我并接走我的同時,已經幫新璧主xiǎo川清理了東璧主以及他所有的抵抗勢力!”nv人并不在意的說道,一雙純凈剔透的眼睛”毫不躲閃地看著楚云升。
  “這并不能說明什么,你們只是在利用她而已。”,楚云升露骨地直接道。
  “你這么說,也并不錯,但現在的局勢”有共同的敵人的雙方”最多是相互利用罷了。”nv人出乎意料的并未否認,反而毫不掩飾,繼續道:“,你和我們同樣也有共同的敵人,一個月前,我還在植物林的時候,抓到過一個墜毀重傷的冰族人,我們的能力你應該也已經了解了,從重傷的她的口中想得到什么并不困難,我知道你在蜀都……,你現在應該想去美國,而我們可以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