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426 窮追猛打

緊接著,四道浮白的光芒,自緩緩旋繞的光暈柱體上分頭并起,纏繞擊向楚云升。
  而回應它們的,既不是如〖日〗本人一樣俯首待戮,也不是畏懼顫栗,反是凌厲的進攻,強硬的反擊!
  蕭!
  一弧刺眼的極光,從昏暗的xiǎo巷樓墻下”呼嘯拔出,帶著銳利的元氣勢鋒”寒芒bi閃著,森然徑shè向踉蹌中的水晶衣人。
  嘯云箭配上逆元本體元氣”攻擊力相乘激增,勢若閃電,相比之下,水晶衣人的飄浮動作,就像是蝸牛一般的遲緩,根本避無所避!
  蓬!
  極光嘯云一箭轟擊在水晶衣人的身上,光華如蓬化般的傾瀉開來,水晶衣人的肅穆晶衣泯然一暗”手中的光芒體蕓芒迸shè,同時護住它的周身,擋住極光嘯云的寒鋒刺侵,卻擋不住箭鋒氣勢的沖擊勢力,嘯云極光箭硬是頂著它的腹腔,生生地將它撞擊在身后的自旋立方體上,波……頓時,如水銀晶別的立方體表面,一道道云波散布,像是水面的粼光。
  “大膽!”,“犯上,可不饒恕!”
  剛剛已經進入自旋立方體的兩個水晶衣人”即刻又從進去的兩個面,旋開黑mén,飄浮出來,手立扔捧著煊和的光芒體。
  楚云升冷哼一聲,“上”,你個頭!不管是神域,還是眼前這幾個看起來高貴光輝的水晶衣人,在他眼里,從來都未將其視為不可侵犯的“神靈”不過是如蟲子一樣的異族,皆可殺!
  他的這股傲氣,實際上來自于對古書前輩的高山敬仰,在前輩的劍下,不管是他見到的哪個異族,只怕連一式都擋不下”然而,強如前輩這樣的絕世之人,在古書中,亦從不稱自己為什么神尊,他都不稱”何人敢何人又能稱神、稱尊!?
  唰!唰唰!
  瞬間,楚云升開啟全副戰甲,激化“騰”之戰能,xiǎo巷道中,接連換了三四個方位”呈“之”,形,利用三品戰甲的空中停滯的能力”規避凌空bishè來的四道光芒帶,向上空傾力騰躍。
  宴嚨……
  四根還未消失的光芒柱上”再次昂起一道道白潔的光華,舁別蘊含著各種不同的復雜能量體,在水晶衣人的控制下”唰向楚云升周圍四面,影光掠掠,像是一條條騰飛的巨蛇,轉眼間”一棟棟大樓的墻壁瞬間被擊穿轟開,破碎的水泥石塊以及鋼筋玻璃紛紛揚揚地撲落濺shè。
  楚云升恪守心神冷靜,充分地利眉他速度的優勢,來回反復地在光帶與碎片中穿棱,躲避不及的只能硬挨,為了進攻,必須有所犧牲”光芒帶襲擊在戰甲上,刮刺刺的瘋狂裂響,能量沖擊而混luàn,然而此刻,第二弓嘯云箭已然拉出”箭鋒仍然直指第一個被他攻擊水晶衣人。
  同時戰勝四個水晶衣人,楚云升心知不可能,它們身襲的肅穆晶衣,防御力極為恐怖,能夠一箭轟開一只五能量機飛行器的嘯云極光卻是無法在它身上撕開一個口子!只能以強大的沖擊力將水晶衣人屢屢擊飛,就像六個萬年不破的烏龜殼”這還是因為它的移動速度實在太慢,躲避不掉的結果。
  所以”他認定了首先遭到他猛烈襲擊的水晶衣人”只有將他所有的攻擊力度與戰力時間加諸在同一人身上,才有可能最終破開它恐怖的防御系統,獲得一個可以確保他安全離開的人質!
  但水晶衣人也并非只是優勢于防御系統”實際上,它們的攻擊能力更為強大,尤其是如同珉一樣的破開四維空間的jing神層面的襲擊,幾乎讓在場所有的〖日〗本人毫無抵抗之力,都不用它們親自出手,便集體自戕而亡。
  只是楚云升因為存在黑霧漩渦這一特別之處,卻神奇地抵消了它們這項最強大的攻擊手段,令它們無法發出攻擊力上的最大優勢。
  除去這點,在能量元氣上的攻擊,楚云升也發現了它們蹊蹺之處,不論是如巨蛇般的光帶襲擊”還是cào縱它們飄浮移動,都是由它們手中的光芒體觸發形成,換句話說,如果能擊飛光芒體,它們的攻擊就會頓然失效!
  但這是一個相互嵌套的循環,要擊飛光芒體,就必須先破開肅穆純凈的晶衣防御系統,而要破開晶衣的防御系統”則必須抗下光芒體觸發形成的屢屢攻擊,這兩者之間渾然一體,相互依存,無法錄離。
  再配上強大無比的jing神層面上攻擊與周圍空間封閉技術,水晶衣人的這套攻防體系,只除了自身速度上的這唯一弱點外,幾乎到達了完美的境界!
  而楚云升能做的,只能是強攻,以連續不斷的強襲,強行破開其中一人所有的防御系統。
  蕭!
  一抹極光閃掠,嘯銳刺耳”幾乎破開了空氣音障,震碎了所過之處的大樓玻璃,如同一記*音速巡航的導彈一樣,重重地轟擊在那名剛剛穩住身形,恢復高雅的水晶衣人身上。
  又是“蓬”地一聲,光華泄地,白芒如水鋪開,刺眼奪人目。
  兩次被嘯云箭擊中的水晶衣人身形一頓”純凈的華衣波紋連連”隨后便如揚起的風葉一般,向后飄飛。
  兩擊命中!竟然仍然未能破開它的,“烏龜殼”,楚云升眉頭大皺,本體逆元氣已徑直下下降到臨界水平”連忙踩在一層樓房上的陽臺鉆了進去”一邊取出攝元符急速的補充本體元氣,而奔進的方向正是那名水晶衣人飄飛的空中位置,誓要窮追不舍!
  他所到之處,四道光柱發出的光帶追擊像是長了眼鼻一樣,緊追不舍,一層一層是掃shè不息,墻體紛紛被擊穿,樓板層層被切斷,碎石破物四處凌飛,整個樓內空間如同崩塌碎落的世界。
  嘭!
  一聲巨響,越來越多的光帶終于徹底地切斷整整三層樓道,樓宇的上層轟轟炸響著,向另外一側傾斜崩倒下,楚云升在樓中的急速奔跑的身形也隨之而滑傾,水泥鋼筋碎片,夾雜著室內的雜物,紛紛追著他身后滑落沖擊,砸在戰甲,砰砰直響。
  轟!
  又是一聲震天的嘭響,斜斜傾倒的上半層樓宇,一頭栽倒在它旁邊一座更高的大樓身上,激起漫天的碎煙與粉塵。
  斷樓上婆娑的積雪隨著慣xing抖落下來,洋洋灑灑,恢恢落落,其中一道金sè的聲音,刺眼地墜了出來,于空中身影一滯、再滯、三滯,三滯之后,雙腿頻發影動,踩踏著空中落下的巨大樓崩碎片,驚心動魄地快速躍回上至傾斜的樓體上。
  甫一上了倒樓的樓身,不下八道的光帶便追著他后面緊bi而來,挫骨揚灰般地一段段絞碎斜倒的斷樓殘體。
  而剛剛被嘯云箭擊飛的那名水晶衣人,在巨大的沖擊力下,正飄向斷樓塌靠的大樓樓頂。
  楚云升目光凜然,緊盯著它,如盯上獵物的兇狼,絲毫不顧后面的攻擊與威脅,急速地在殘樓上奔跑,身后的斷樓在光帶的絞殺下,紛紛轟然崩塌碎落,只要速度稍慢一點點,即刻便會踏空,而摔墜地面!
  但他的速度很快、飛快,幾乎將三品戰甲上的“速”,之戰能以及本體九章圖篆身份都催bi到了極致,斷樓一邊在碎、在倒、在墜,他的身影卻依然如一道箭影一般,始終趕在崩塌速度之前”呼嘯沖過。
  塔!
  整棟樓體轟然碎落,坍塌紛倒,楚云升包裹著戰甲的左腳,一腳踢進斷樓盡頭的另外一座大樓的玻璃窗體上,“騰”,之戰能凌然發動”借助外墻的框架,一騰、再騰、三騰,如攀援一般,飛速向樓頂騰躍!
  不遠處,皿道光柱在其他三名水晶衣人的cào控下,再次加速頻發出奪目的光帶,掃shè攔截楚云升的去路。
  新的一座大樓瞬間便被打成篩子一般,千瘡百孔,數輪之后,就像是被硫酸稀釋過一般凄慘。
  而此刻,楚云升咬緊牙關,不顧一切”拼著挨上十數記光帶襲擊的代價”以致戰甲裂裂作響,吱吱如臨重壓”而人卻已經風速一般地出現在搖搖yu墜的樓頂上,而且”還在加速!
  快!快!快!
  此時”速度就是他此戰最可靠的憑借”也是他最大的優勢!
  被兩次嘯云箭擊中的水晶衣人,也將將掠過樓頂,它手中懸浮的光芒體已經潔光大盛,波紋般的純凈晶衣也似乎是要平靜如初,漸漸穩住的跡象……
  “起!”
  楚云升肅叱一聲,奔騰在樓頂雪地,高速轟鳴地身影如一枚子彈一樣,用力塌陷樓頂邊緣,身形微折,迸shè出去,騰飛在寒風凜冽的高空之中。
  幾乎是在同時”十幾道光帶兇猛襲擊下”他腳下的大樓,轟然一聲,分崩離析,坍塌如冰山雪迸!
  “破!”,楚云升騰空再斥一聲,耀眼的極光箭刺眼地拉現在弓弦之間,翕刻,狂飛而去”帶起罡裂般的勁風,破開空氣屏障,殺向已近在咫尺之遙的水晶衣人!
  高空之上,一高一低,兩道凌空的影子,一個手上捧著光芒體,晶面盔下,傲然冷漠的臉上,在另外一個持弓人近乎**執著的窮追猛打下”終于微微露出一絲駭sè。
  這是不死不休的打法,多少個悠久歲月前,它也遇到一次,那名最終以死亡為代價,向它發起不死不休之攻擊的“奴隸……”那充滿仇恨而又執著的眼神,即便是千萬年過去了,仍舊像是清晰地印在它記憶中一般,因為那一次它敗了,敗得很慘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