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418 血染江海

相互糾纏的三十多道人影頓時朝兩邊分開,雙方都以為來的是對方的人”靜若聞針地注視著楚云升一舉一動,一時間,竟沒人敢輕舉妄動。
  這時,設伏的那一男一nv也已經趕到,其中一人,一邊警惕地看著楚云升”一邊傾身在白sè披風一方中的一人的耳邊低語幾聲。
  楚云升雖然聽不懂他們說什么,但這么短的距離上,哪怕他們聲音再xi”仍舊能聽到那領mo樣的人疑uo了一聲,然后抬頭看了楚云升一眼”迅似是下令道:“
  “合!”二十來人,齊聲應諾,結成防備的陣勢,抬起地上屬于他們一方的尸體”快后退。
  那領帶著面具,看不出他的模樣和表情”只見他走在最后”對著另外一邊約莫十多人的一方中的一人,低頭行了一禮,沉聲而又堅毅地用著生硬的漢語道:“林君”失去家園的人,為了艱難地生存下去,我們必須堅持到最后之期,對不起!”,“十時連真,回去告訴立ua鑒,這里既不是福岡,也不是大阻,更不是韓國的漢都”這里是我們的地方,是申城!你們想在這里避難,就得聽從我們的安排,但他卻選擇了一條極其錯誤的道路!是的,我們在這里的力量的確暫時不如你們,但是你們也別忘了,申城不過是被遺棄的邊緣城市!”被稱為林君的人”踏出一步,伸手指向西方,冷聲道:“在內地,我們有海一樣多的覺醒武士”只要他們將視線稍稍投向這里”那將根本不是你們可以抵擋得了的”你們會死無葬身之地!會滅族!”
  那領肅穆地“合”,了一聲,抬起頭,倒退數步,旋而轉身”急沒入茫茫的白雪地中。
  “林大哥,就這樣放他們走了?”,被成為林君的,身邊一個nv孩,看著地上的兩具同伴尸體,咬牙切齒道。
  那男人卻未回答她,轉而走到楚云升面前,道:“這位兄弟,謝謝你出手相助!”
  楚云升搖了搖頭道:“不用謝我”我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男人看了一眼十時連真離開的方向,道:“你是說那些〖日〗本人?”
  楚云升點了點頭,心中泛奇,怎么忽然之間,冒出一堆〖日〗本人來了。
  “他們是從〖日〗本九州島逃亡來的,聽說那里已經全被蟲子所吞沒了。”,那男人頓了頓道。
  “九州島?他們是怎么過海的?”楚云升疑uo道,當日在港城,出海追擊恐怖之子的時候,那團黑烏烏的暴風雨群的恐怖,不要說人類,就是不可一世的恐怖之子”也只能落荒而逃!就憑他現在和冥”就算是合體狀態,在那只穿出黑雨群的巨爪下,也只能落得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那男人卻搖子搖頭,道:“這倒不是很清楚,從一年前,便66續續有人逃來”最后一批大規模的難民是從韓國出海南逃的,如今”整個黃埔江東地面前被他們占了。”
  “江東都被他們占了?蟲子呢?”楚云升更是疑uo了,他還記的當初離開申城的時候,不僅全城都是蟲子”而且城中還有數個空間通道,若不是那樣的話,軍方最終也不會棄守這華東第一大城市。
  那男人眼中的鼻訝一閃而逝,仍舊搖頭道:“我們這些人逃到這里來的時候,申城就幾乎已經是一座空城了”只要少量幸存的人類。”
  楚云升眉頭一擰”心中生出一絲說不出來的古怪,卻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說蟲子撤出申城,可以推測為可能是為了去金陵城保護殤,但空間通道又怎么會憑空消失了呢?他不**地問了一句:“那你們又是從哪里來的?來多久了?”,那男人聞言”眉宇間的那抹疑sè更是凝重了,但始終并未明顯地表1u出來”口齒清楚地答道:“我們這些人是從魯省、蘇北一帶逃亡而來的,算算時間,差不多應該有兩年多了。”,楚云升鎖起了眉頭,兩年前,那會殤應該還沒有降臨,申城的蟲子怎么就撤退了?空間通道怎么也就消失呢?
  當初的恐怖之城,現在反倒成了“世外桃源”……”
  雖是一團疑問”但也不是什么極為重要的事情,楚云升想不明白,一疑過了,也就不再多想,他的神sè變化都在冥甲的面罩之下,外人更是不得而知。
  “兄弟可是為子那株大樹而來?”那男人見楚云升默不作聲”主動開口道。
  楚云升也沒否認,點頭道:“不錯。
  那男人正sè道:“兄弟援手之恩,我們不敢阻攔,只是這樹上結出的果實”對我們也極為重要,不知道可否和兄弟對半分派?”,楚云升本也沒準備取多少果實,只是想摘下一兩個,研究一下,冥若不早點分拆出來,任憑什么辦法,他都難以渡過太平洋”于是簡單而直接地說道:“你們拿你們的,我拿我的。”
  那男人沒料到楚云升會如此說法,先是一愣,再結合剛才楚云升的異常問話,只道楚云升曾是這里的人,后來又離開了,估計不知道這果實的好處,當下也不挑明,只有意道:“多謝兄弟了,為了這些果實,每三月”我們就要和江東的那些〖日〗本人開戰一次,死傷了不少人。”,“你可知道這些果實有什么作用?”楚云升倒是忘了這些人可能比他更清楚這些大山樹果實的作用。
  “樹上結的果實,對救傷”尤其是致命傷,有著神奇的效果,現在陽光時代的〖y〗品早已斷絕,一場瘟病就能死一大片的人,所以江東的人一直再和我們搶奪它們,若不是這里靠著長江,時常有水怪出沒,我們早就駐防在這里了。”那男人像是料到楚云升會有此一問般,接口道。
  畢竟剛才的打斗是瞞不過去的,若不說出果實的一些實際用途”反倒招對方懷疑,在沒1ng清楚楚云升來歷以及目的之前真正核心的機密他是不敢也不會說出來的。
  楚云升見他所和葫蘆口子鎮聽來的并無二致,也未有疑”點了點頭”抬tui便要走,又聽到那男人,出聲道:“xi弟姓林,叫林康,不知道兄弟貴姓?怎么稱呼?”
  “我是誰”你們還是不知道的好。”,楚云升奔開十數米之外”傳來聲音道。
  林動皺了皺眉頭連忙揮手招呼剩下的十余人,緊跟了上去,遠遠地,樓頂上的那撥人,在那俊俏男人的帶領,亦在快前來。
  到了大山樹下,楚云升才明白林康為何說無法長期駐扎了這顆大山數”不大巨大無比,僅樹干便有幾座樓房那么粗大,而且瀕臨長江幾乎有一半的樹冠遮蔽在冰冷的江水之上,甚為壯觀巍峨。
  “還有三五這些果實才能成熟,到時候又將是一場血戰!”跟在后面遲遲趕到林康像是在和楚云升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忽地,他臉sè一變,猛地彈起道:“兄弟xi心那些蚊蟲下來了!”
  用不到他提醒,楚云升早已覺五十多米高的樹冠最底層后面,嗡嗡地傳來高頻振翅的聲音,以及大量雜無章的元氣bo動。
  “刺吸式綠熒蟲?”,當第一只“飛蟲”,怕打著翼膜飛撲下來的時候,楚云升眼光一閃略有些驚訝。
  這蟲子他不但見過,而且還殺死過很多”不過自從那一戰以后”就再也沒遇到過第二次。
  原辜宅們是躲在這里面生存的!
  楚云升g起千辟劍,六道劍氣,嘶聲陣陣并成一排棱子裝,刺se過去”正迎上密密麻麻地從樹冠中嗡嗡飛出綠熒刺吸蟲群。
  到!唰!唰!
  楚云升今天的劍氣早非往日的劍影第一bo綠熒刺吸蟲幾乎來不及躲避”當場便被嘯銳的劍氣廝為兩瓣。
  接著六道劍氣劃,空分開”如風扇片葉一般旋轉絞殺,并成一列六旋,撲下來的綠熒刺吸蟲甫一撞上這六旋劍氣,立即就被絞為碎片。
  而更多的綠熒刺吸蟲涌動著,從樹冠中傾瀉直下,數量驚人地從劍氣四周蔓延開來,猶如一道蟲子組成洪流。
  楚云升心中一凝,再次出六道劍氣,接著提起千辟劍,猛沖到大山樹的底部,抬頭望去,大山樹的樹干極為龐大,卻并非陡峭筆直,而是呈金字塔形沒入樹冠底層,當即運轉起九章圖篆身法,以千辟劍開道,踏著樹干直沖失去。
  綠熒刺吸蟲太多,而且后面下來的體型與實力明星勝過前面的”他不過是要拿幾個果子研究一下,沒有必要和它們死戰不休,以自己極高的度與極強的攻擊力這兩者優勢結合一起,沖上樹搶走幾個果實才是上策。
  他以此為想法,往樹上一沖”卻看得下面林康等人瞠目結舌,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有人用這樣的辦法摘取果實!
  往日里,他們必須先得想辦法引開這些蚊蟲,然后才能動手,即便這樣”沒走干凈的蚊蟲也不那么好對付,倒不是因為蚊蟲多厲害,而是如果不能一擊殺死它們的話”受傷的蚊蟲只消回頭進入樹冠層中”吸食果漿”不到一會便又恢諾秋]復如初”如此反復”十分令人頭疼。
  而反觀楚云升,幾乎劍劍必殺,只要碰上他出那幾道神奇的劍氣,蚊蟲根本沒有逃命的機會”無不當場斃命,絲毫不給它們恢復的機會!
  正當林康等人驚訝不解之時,楚云升已經撞飛了無數綠熒刺吸蟲,沖到了樹冠底層位置,一顆顆ru白sè的碩大長條形*實,就出現他的眼前。
  嘭!
  一只體型起碼是普通綠熒刺吸五倍的大型刺吸蟲,從上空猛地撞擊下來”巨大的沖擊力,差點將楚云升從斜坡樹干上一舉掀翻!
  噗嗤!
  千鈞一之際,楚云升從一側1ia劍鼻斷它的頭部,并順勢將千辟劍c入樹干之中,整個身體在沖擊力下,懸空飄g起來。
  周圍的綠熒刺吸蟲見狀,立即群圍上來”空氣中嗡嗡直響。
  楚云升正要重新躍上樹干”準備以劍氣g掃群蟲,卻突然感覺到“大山樹”,內部出一陣強烈的bo動”一股浩大的震gbo從樹干中心位置,向四周橫掃出去,密密麻麻地蟲子頓時都如斷了線的風箏散沖開!
  同時一股奇異的能量一樣的bo動,勢如破竹地順著千辟劍沖入他的本體,而古書不但視若無睹,反而在物納符中陣陣輝動,而這股bo動像是吸鐵石一樣,將它牢牢地吸在樹干上,任憑霸道的震gbo如何強烈”都甩之不掉。
  楚云升想聚起本體元氣進行反抗,卻現這股入侵的bo動完全和本體元氣不沖突,絲毫不相干一樣各行其道,直沖向他〖體〗內的一角,心中不由得地大吃一驚”這還是他從來沒有碰到過的怪異事情。
  忽然間,在他〖體〗內被收縮到一角的黑氣”終于撞上了這股bo動,并立即擋住了它們的去路,甚至生生將它們bi退了一段距離!
  楚云升心中一凜,剛想c縱黑氣”卻現它已經不受所控了”很快便與入侵進來的bo動,在他的〖體〗內展開一場你死我活的拉倨戰!
  此刻,處在大山樹下方,被震gbo吹的七零八落的林康等人,不可思議地看著楚云升c劍飄懸的位置,一會枯萎一大片”一會又重新生機盎然,一會又枯萎一大片…………如此反反復復。
  而楚云升則完全失去了這場忽諾秋]如其來的“戰斗”的控制權,只能看著〖體〗內的黑氣與入侵的bo動越戰越勇、越戰越ji烈,一會那股bo動幾乎被逐出體外,一會黑氣又被壓縮到一角……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大山樹枯萎與生機變化的范圍越來越大,逐級蔓延,上至樹冠頂端,下至樹干根部,漸漸地全部被席卷進來。
  嘩”嘩嘩!
  突然間”又是一陣怪響,楚云升一抬頭,頓時大驚”只見如大山一樣的樹冠枝葉,以ru眼看得見的度”飛快地“縮xi”,像是沿著它曾經生長過的軌跡一樣,往回收縮!
  嘩嘩!噼里啪啦!
  大山樹的“反生長”,度越來越快,不到一會,便幾乎到了令人眼ua繚的地步,楚云升拼命地掙扎,卻紋絲不動地被它們“吸”在樹干上。
  漸漸地,樹干也開始變xi萎縮,將楚云升包裹進去,繼續收縮,向根部“反生長”……”
  終于,在片刻之后,所有如大山散開的枝葉全部收縮完畢,樹干也只剩下包裹著楚云升的部位向根部急退回。
  楚云升此刻已用盡了全力”試圖劈開包裹著他的樹干,卻慢慢地連動也不能動彈。
  蓬!
  大山樹地下的根系也在快的收縮,到了臨近地表的地方,只聽到一聲清脆,的響聲,地面裂開”整個大山樹消失了!
  而在裂開的地層中,赫然出現一粒一人高左右的巨大“種子”,!
  林康等人面面相覷,剛剛還好好地一株蒼天大樹,像是做夢一樣說沒就沒了,一座存在很久的“大山”,忽然間就這樣消失了,那種突兀的感覺,令人無法相信。
  “林哥,咋辦?沒了白果”還怎么催生新覺醒者?”林康身邊一個同伴,猛然驚醒,慌道。
  “這,我,不……那是?種子!?快把種子帶走!”,林康躬起身,用力一彈,拖出一道火焰,急沖向那粒巨大的“種子”。
  卻在這時,天空微光中投下一道黑幕,一只十倍普通綠熒刺吸蟲大xi的巨型刺吸蟲,從群蟲震飛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在林康身前,一口叼起“種子”,拍翼高飛,掠向長江。
  然而,它剛飛到江面一邊”便見到一只長長的脖子,出水而起”一顆巨大的倒三角棱頭,以沖天的水冰流,卷起巨型刺吸蟲,將它連同“種子”,一口吞入口中,接著沉入水下。
  但還未過了兩分鐘,本十分平靜的長江水面,忽然ji烈的動g起來,水底下似乎生了一系列慘烈的廝殺,無數個人類甚至從來都沒見過的龐大尸體,漂浮起來,從長江一直到大海,布滿了整個水面,各種顏sè的血液幾乎染變了長江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