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417 奇怪的申城

鎧皚的大雪覆蓋了蒼茫的大地,當日那些流血之地,早已經埋入冰雪下”只是偶爾隔著深雪還能踩到一倆具冰凍的尸體,不知道是男還是女,是老還是少。
  在這一片白雪茫茫的大地上,一只黑色的影子,逆行在迷漫的雪霧之中,仿佛如同一個孤獨的行者,給這單調的白色世界,綴上一點墨黑。
  黑烏烏的天空,看不出高低遠近,也分不清東南西北,直到那遙遠的東方,透射出一絲暗弱卻又倔強的微光,整個世界大地、山川湖泊,便瞬間定下子它們的方位。
  遠處,一座曾經投資過億的大型工廠為職工所建造的七層宿舍樓樓頂上,登上三五個人影,手里操著沾著血斑的軍用望遠鏡,掃視整個瀏洋地面”直至東北向的長江入海口飛忽然間,其中一人,驚疑了一下,放下望遠鏡,用肉眼仔細地眺望一下,再扶上望遠鏡,搜尋了片刻,拉下脖子上遮住臉面的白色圍巾,露出一張極為俊俏的面孔,皺起眉頭,對他身邊的一個魁梧大漢,道:“你剛才看到一個黑點了嗎?那邊,向那邊去了!”
  “什么黑點?沒看見!”那魁梧大漢似乎心情不太好,嘟嚕著嘴巴說道,話說完了,才意識到自己的語氣,試圖挽救般地解釋道:“梅老弟,俺不是沖著您啊,您別見氣,都是前幾天被那些東瀛武士……對了,您剛才說什么黑點。”
  那姓梅的俊俏男人,擔憂地說道:“它的速度太快,我只看到了一片影子,似乎,像是,周身的盔甲!”
  “周身的盔甲!?”魁梧大漢幾乎要跳起來,瞪著眼睛,咬牙切齒道:“那還能是誰”這一帶,穿盔甲只有那群小〖日〗本子!狗日的,您說他們不在〖日〗本好好呆著”跑俺們這來干嘛!?”
  “〖日〗本整個九州島都被蟲子所吞沒,他們是被趕下海的,九州島距離申城只有800公里,不過聽說他們先是逃到了韓國,漢都破了,北上又被堵,才冒險從海上西進,到了申城。”俊俏男人提起一桿寒芒逼露的長槍”重新遮上白色圍巾道:“不過,我也很好奇,他們是如何安全通過從韓國到申城這600多公里的海面的?”
  “照俺說,只能是海上的霸王們在血拼,懶得理會他們這些!可惜俺們聯系不上到內地幸存的大城市,要不就憑俺們的高手”不得分分秒的滅了他們!”魁梧漢子氣憤異常地嘟嚕道”一看便知是幾天前在對右手上吃了大虧。
  “倒不光是這咋”問題,〖日〗本人和韓國人逃難來得太多”聲勢浩大”兩位哥哥對此是戰是和,產生了分歧,下面自然人心晃動……”俊俏男人一邊說著,一邊仍在試圖搜索那道黑影,它的速度太快了,如果真的是東瀛武士方面的高手”或者是高麗武士高手的話,麻煩便就大了。
  “梅老弟,依您看,這是打好,還是和好?”魁梧漢子眼珠子一轉,忽然道。
  俊俏男人遲疑了一下,放下望遠鏡,片刻道:“如果能收復他們為我所用的話,自然……不過,他們勢力太強,而且那個立huā家的家主立huā鑒速確實十分恐怖。”
  “照俺說,和個屁!俺是個粗人,但也曉得一個道理,這蟲子怪物來了,俺可不敢把后背交給他們”只有自家兄弟俺才信得過!”魁梧漢子凜然地說道。
  俊俏男人望著遠方,那株蒼天大樹,默不作聲。
  這時”旁邊有一人道:“兩位大哥,還**去救援吧!”
  楚云升奔跑的身影,忽然一凝,停在一處民房墻根下,玟絲不動。
  不遠處地雪地里,藏臥著的兩個披著白色床單的人,抖落雪huā彈站起來,渾身包裹在盔甲里,手撫著長刀,謹慎地打量著楚云升,帶著一絲疑惑的語氣道:“吶呢,莫噥悄!?”
  “嗯?”楚云升沒聽清,這兩人埋在這里一動不動,半點能量波動也沒有,若不是靠近了,以冥的超強視覺發現異狀,的確很難發現。
  “吶呢莫噥櫥”
  這回換了一個人,聲音極為柔軟,應當是個女人。
  楚云升冰封已久的記憶中,終于冒出這個語言的出處了,皺了皺眉頭道:“〖日〗本人?”
  雖聽出了是什么話,但他對〖日〗本話的了解,僅限于國產紅片中的八格牙路、一些動畫片以及某些限制電影的怪卑,而完全不知道這兩人在說什么。
  那兩人也是對望了一眼”用著僵硬且結巴的漢語道:“沖、國、任?”
  偶爾遇到一兩個外國人,在港城、蜀都都有,楚云升也沒放在心上,和他們更沒什么話可說”身形一閃,便要掠行過去。
  “比(又又m……”那男的忽地一動身體,說了一大串急促的日語,攔住楚云升。
  那女的倒是機靈,立即用了英語道:“p
  “小鬼子,我不殺〖中〗國的覺醒者,不等于不殺外國的,再敢攔我,死!”楚云升也不管他們聽懂聽不懂,唰地抽出削鐵如泥的黑漆千辟劍,一劍劈斷兩柄〖日〗本刀,指著二人頭顱,冷冷道。
  那兩人陡然一驚,楚云升的速度太快,他們都沒看清是如何出劍的,天下排名號稱前三的〖日〗本刀,竟頓時斷如野草,不堪一擊。
  正在這時,遠處的雪地里,〖激〗射出幾道身影,其中一人慘呼著:“小〖日〗本子,爺爺和你們拼了!”
  接著,有傳來幾聲低沉地〖日〗本話呵斥,以及幾聲嘈雜的韓國語,混亂一片。
  攔住楚云升那兩人又對視一眼,身形一縮,快速后撤,口中不知道疾呼著什么,兩道床單改制的披風,在雪地搖擺,步法絲毫隱合著某種規律。
  楚云升原以為只是如別的地方一般,只是偶爾出現一倆個外國人,但突然間冒出大量的〖日〗本覺醒者以及韓國覺醒者,似乎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申城不應該都是蟲子嗎?怎么會如此古怪?心中略思,身形便隨之一動,留下一抹殘影,人已經如離弦之箭,射在十幾米之外。
  埋伏的那兩人一抬頭,滿臉的驚色,楚云升只在瞬間便超過了他們,出現在三十多人激烈交戰的地方。
  地上已經出現幾具尸體,披著白色披風、身著鎧甲的一方人多勢眾,攻勢威猛,反觀另外一方人少力單,節節敗退,若不是其中有一人實力較強,四處救火,只怕早已全軍覆沒。
  此時,忽見又冒出一個周身遍布黑甲的人,弱勢一方臉色瞬變,如入冰窟,他是怎么來的,怎么出現的?甚至都沒人能看清楚!但有一點,在這一帶,周身盔甲的除了東瀛武士還能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