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4)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4)     

黑暗血時代413 我一定會回來接你

到了鎮政府大樓,果然見到一今年輕女子陪在喬為民身邊,白白凈凈,面容姣美,倒是和某林姓明星頗有相似之處,只是一臉不情不愿的樣子。
  楚云升隨手拿起一包糧食,遞給白二條,道:“你的。”
  喬為民一愣,轉而狠狠地瞪了白二條一眼,努了努嘴,示意他趕緊走開,不要礙事,白二條縮了縮頭,陪著笑,卻死皮賴臉地左右轉悠,目光時而好色地打量那年輕女子,時而緊盯著楚云升,生怕他忽然消失了一般。
  幾人身前,各種食物整整堆積了三大板車,具是按照喬為民列舉的清單所備,分毫不少,楚云升也不點,只目測了大概數量,估計夠用即行,喬為民心下料定楚云升不可能一下子搬運走如此之多的食物,早有計較,此時便開口道:“貴客不如多歇上幾日,等外頭平靜了,我再安排鎮上的人給您送回去。”
  他與兒子二人默認以為楚云升肯定是躲避重建之苦來了,他們這些高級別的能量操縱師不管以前身份如何,如今黑暗時代日子久了,個個身嬌肉貴,走路都翻著鼻孔,重建城市的苦力活,自然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反正蜀都四周尚有零星存活的村民可以征集調用。
  談交換生意的時候,喬為民見楚云升毫無停留小鎮的意思,心中雖安,卻又難免患得患失,既怕楚云升霸占了小鎮,卻又想楚云升能留在小鎮成為一大助力,與兒子左右商量之后,硬是從鎮上的醫院把堂侄女給拉了來,先讓兩人見上一面,他自忖以喬小婉的樣貌,必定會讓楚云升驚若天人。
  他的這幾番心思自然不能表露的過于直白,依照多年的干部經驗,這火候得慢慢來,急了,反倒掉了自個身價,也就不值錢了。
  喬為民這邊想著周全的心思和計劃,卻見楚云升繞著三架板車走了半圈,也不理他,輕叱一聲,頓時一道奇光閃起,幾人生生嚇了一跳,等回過神來,再往望板車上看去,心中頓時大驚,剛剛還滿滿堆堆的食物,竟像是瞬間憑空消失了一般,空空蕩蕩,只剩下三架無物板車。
  這等奇事,莫說喬為民等人,便是“見多識廣”的喬鎮興也未曾聽過,更不要說親眼所見了,簡直如同神話中妖術,又或者某種神奇的魔術一般,令人不敢置信。
  楚云升已經不懼隱瞞什么了,蜀都之戰的情報,很快便會遍傳五盟,第二波圍攻只怕是遲早的事情,但他已經了無牽掛,唯有戰殺!楚云升望了望天色,若腿腳快些,今晚還能趕到下一個廢棄的市區,露宿野外,總有些不便的地方。
  “貴客,您看天都快黑了,不如就在小鎮暫住一個晚上,明天再走如何?”喬為民使勁地給自己的堂侄女打眼色,所謂奇術必有奇人,此等高手絕不可能貪圖他們這個小鎮,最后一絲擔慮頓時全無,反倒心急起來,這可走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
  “你要留我?”楚云升不是傻子,他們嘀嘀咕咕的乒音,以他敏銳的耳力,只要想聽,便能聽得清清楚楚,只是他不太關心這些節外生枝的事情,此刻見喬鎮長竟想要讓自己留下,不**道:“你都不知道我是誰,就敢留我?”
  喬為民一愣,為楚云升這句突兀的話所懾,勉強道:“來者皆是客嘛。”
  “喬鎮長,你的目的我知道,不過是為了北山上的退化猛獸,等會我或許會途徑那里,如果你們運氣好的話,等我走后,也許可以去看。不過以后最好不要再提起我,只怕到那時,后悔都來不及!”楚云升轉過身,漠漠地說道。
  他對這對鎮長父子的印象并不壞,能夠將一個小鎮在如今亂世之下,治理得井井有條,人各有所依,起碼比起植物林東壁的血腥統治來說,要強上許多。
  喬為民聽得一頭霧水,還想說什么,只見楚云升陡然加速,嗖地一身,留下一抹黑色殘影,掠過街道地面,飛速躍上鎮門頭子,攝水面躡過!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楚云升便連個人影都沒了,驚得喬為民、喬鎮興一身冷汗,兀然想起,當時他若是強闖小鎮,那道護城河實在就跟玩兒似得。
  此人竟有如此的實力,眾人悚然而動容!
  喬為民一望白二條,頓然明白,急道:“鎮興,快跟著去看看!”
  楚云升一路北馳,算命江湖的話,多少對他有些觸動,如果真的存在一條以生命之源為基礎的暗生物鏈的話,他便想去看看這顆“大山樹”,即便解決不了生命之源的問題,也可備下一些食物,極度餓過的人,很少會再想嘗試那種滋味。
  十里地,并不算遠,楚云升以三元天之境為基,九章圖為身法,不到一會,便出現在荒涼地北山頭上,放眼望去,北山逡遠山群之間,果然插天聳立著一株巨樹,形如大傘,高巍峨峨,占地不知幾何。
  猛然間,楚云升覺得有點眼熟,當日撤離申城的時候,他與錢德多等人潛往地下面包廠,似乎就見過這株模樣的“大山樹”,當時離得很遠,不曾靠近,不過留下的印象卻十分深刻。
  山野間麒麟怪石密布,隱隱有活物幽動其間,索索穿行,暗而無聲。
  楚云升抽出閃電槍所凝漆黑千辟劍,凌視一眼,雙腿一折,腳點山石,幾乎幾步一凌空,馳速疾奔。
  嗚一幾聲低沉嘶吼從山石后陣陣傳來,幽暗中,露出一只只閃著綠色光芒的眼睛,形似狼或似狗,又兩者皆不似,身軀壯大,下預變得扁長寬廣,顯得更有撕咬力量,倒像是傳說中冰河時代的祖狼。
  楚云升身形一凝,立于一方大石上,千辟劍吟然一動,一廝劍氣迸劍殺出,黑芒大盛,只唰地一聲,破空刺出。
  試圖偷襲他的一只退化祖狼胸前頓時出現一個血洞,黑色劍氣刺入,退化祖狼渾身冰氣退散!下一刻,劍氣滴血不沾地從它的脊柱后面又刺飛出來,嘯肅嚴殺,退化祖狼甚至沒有來得及吃痛,那道劍氣便又折返回來,虛空一斬,身軀頃刻斷為兩瓣,各落一邊。
  一狼襲死,群狼圍攻,一雙雙綠色的眼睛如燈籠般地出現在楚云升的周圍,嗚咽低吼,陣陣咆哮。
  這些前身可能只是野狗甚至是家狗、寵物的退化猛獸,數量驚人,驚目望去,不下百只,圍聚一起,猝發進攻,竟也可發出一道道冰璇寒爪。
  楚云升踏石彈起,身下大石頓時冰崩碎片,六道純正劍氣再次斬劍射出,速度極快,以目力只能見到六道劍弧光,銳嘯著,斬入群獸之中。
  黑色劍氣,乃是疊合楚云升逆元氣與黑氣雙重威力,豈可等閑,任憑這群退化祖狼冰氣再盛,于劍氣全無一合之敵,須臾之間,便身分肉裂,死下一大片。
  余下退化祖狼驚而欲退,只見其中一只,猛然仰天長嗷一聲,不知是求援還是命令撤退。
  不遠處,一道風雷電掣的影子正疾速掠向西方,聞到嘶嗷,猝然突轉方向,幾息之間,竟已經逼到楚云升身后,呼嘯烈烈的能量波動,甚為驚人。
  “劍式!”楚云升冷然一聲,反身便刺,迎上那道攻擊而來的影子,發動第一劍式:破刺!
  那道影子卻凌空一滯,生生地停了下來,一雙慘烈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楚云升。
  呵!
  楚云升心神大震,不顧一切地瘋狂扯回劍氣,劍氣黑芒奇閃,順著千辟劍倒拔入體,凌厲的劍式,將他整條手臂震得鮮血淋漓,直插胸腔,悶哼一聲。
  小鎮方向的遠處,幾道能量操縱師的身影猛然一撼,有人驚呼道:霸王虎!
  空氣帶著血腥味,隨著冷風乍起,颼颼呼過,一人一虎佇立不動,四周群獸更是不敢動彈分毫。
  片刻,楚云升眼神逐漸從驚喜,到欣慰,再到毅然,緩緩收回千辟劍,默然轉身,腿動了一下,再動一下,終是踏了出去。
  “你長大了,我都快不認得你了,你也快認不出我了吧,多少年了……”楚云升默默心道,冷風刮在他臉上,生疼生疼,卻有一種莫名的慰藉,令他冰冷的心浮出一絲暖意。
  嗷嗚!
  一聲熟悉的虎吟,傳自他的身后,像是在求證什么。
  “聽話,我不能認你,不能,你也不能,他們將你放出來,就是想你找到我,我會害死你的!”
  楚云升強忍著心中的不忍,將淚水逼回眼眶,驟然加速。
  嗚嗚嗚……
  身后的虎吟忽而轉得凄涼,悲愴,帶著可憐的不解與祈求,仿佛被拋棄的小狗。
  “你已是萬獸之王!”
  楚云升再也忍不住眼淚,卻不敢有任何拭去的動作,更不敢回頭,死死地咬住嘴唇,直到牙入唇肉,血流不止,心痛如劍絞針扎,默默大聲吶喊。
  呼……
  祖狼們驚呆了,小鎮上跟來的能量操縱師也驚呆了,呼嘯**、威裂兇猛如鋼的霸王虎,竟然,竟然!竟然像一只剛出生的小貓,躺在地上,四肢彎曲,打著哈欠,**著嘴巴像是在裝作什么,又像是渴求般地希望那人回憶出什么。
  楚云升心顫如崩,再次加速,并放出所有的黑氣,以強大的毀滅氣息將自己瞬間變成一個陌生的人,殘忍地斷絕彼此熟悉的氣息,心中愴然泣下:“原諒我,虎仔!原諒我,等著我,等我沖破了四元天,我一定會回來接你!”
  未完待續,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