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412 暗生物鏈

“兄弟是打省城來的嗎?”喬鎮興眼見楚云升自奔鎮門頭子,作為全鎮屈指可數在蜀都見過大世面、且夠資格和其他能量操縱師說得上話的人,不得不站出來應付一下。
  “不錯。”楚云升并無否認,從身后抽出一物,揚手拋了上去,高聲道:“此物與你們換一些食物。”
  喬鎮興只見一根黑色長條飛了上來,伸手一接,竟向后生生逼退了兩步,直才堪堪穩下,因此心中不**更為憂慮,如此剛勁力道,只怕實力遠在自己之上,此人來此是善是惡,委實難以斷定。
  再待他看清手中之物,又不**倒吸了一口涼氣,竟是一把高端新式步槍,此槍他認得,出自省城黑暗工作室之手,非有一萬倫以上能量卷不能換得,而其子彈更是貴得嚇人,他屢次想買,都為高最的價格所懾退。
  只是,槍雖是好槍,但沒了子彈來源,也只能是個擺設,便不**有些惋惜地說道:“兄弟,這槍確實是好槍,只可惜我們也剛收到消息,省城沒了,拿了它也無大用。不過來者皆是客,既然兄弟有緣路過小鎮,些許食物小弟還是拿得起的,你稍等一會,我命人去取。”
  說罷,他便帶著一絲不舍,欲又將槍拋還給楚云升,卻見楚云升搖手道:“省城雖毀,但精銳尚在,不日就會在霧都山城重建。”
  說著,他又從身后取出一物,波光粼粼地晃了晃道:“不出數月,你憑借此能量管,定可從霧都山城換回子彈!”
  槍是陸挺當初借他的,后來事情發展的太快,目不暇接,以致陸挺忘了要回,楚云升也忘了奉還,一直放在他的物納符中,此刻對他已無作用,不如拿它和這個鎮子換些東西。
  他要的不是一頓兩頓的食物,而是足以支撐到將冥分拆出去,這中間一大段時間,不光是食物,還有一些生活必備的用品,最好都能一次性置辦齊全了。
  喬鎮興沒見過能量管這種高級的東西,但他聽說過,那是能量銀行用來存儲各種能量的設備,屬于保密級的東西,平常人等不得可見。
  此時便轉念一想,如果省城真的能重建起來,這買賣倒也做得,只是他既不太確定楚云升所說是真是假,又舍不得快到手的新式步槍,一時左右為難起來。
  “鎮興,要不,讓他進來細談吧?”喬為民看出了兒子的心思,乘著他們說話的擋兒,思索了片刻,低聲道。
  “這人實力高我太多,若是為非作歹的人,只怕禍害了全鎮!你可還記得上次我和你提起的馬頭山山寨大王的事情,整日**人之妻,害人之子,且以殺人取樂,無惡不作!”喬鎮興擔心地皺了皺眉頭道,其實他還有個更隱晦的擔憂沒有直說,不過他父子二人心知肚明,無需多講。
  喬為民卻搖了搖頭道:“無妨,我觀察此人,絕非久留之相,如果我沒看錯,他并不想進鎮。”
  喬鎮興看了父親一眼,奇道:“爸,這何以見得?”
  “你看他遮衣帶甲,若是不懷好意想混進來,必不會如此,只會故意裝作普通之人,尋求庇護,待進鎮后再作發難。這是其一,其二,若他真有歹意,又不解甲,那只能是準備強攻,但你也看見了,他并無此意;其三,你要贈送他些許少量食物,他并未滿足,仍堅持交換買賣,可見他需要的不是一星半點的接濟。”喬為民暗指著楚云升,頭頭是道地分析出三點來。
  “倒是有這么點味道,你別說,爸,還是你厲害,不虧當過一輩子的副鄉長!”喬鎮興翻來想去,也覺得父親說的在理,不說確鑿,起碼**分是有的。
  “只不過,還有個,蹊蹺,他既然說霧都正在重建,為何不留在那兒,反倒是要到處亂跑做什么?”喬為民無視兒子的“馬屁”,道出這個繞不過的問題,仍顯得十分謹慎。
  “爸,這你就不懂了,他手里的那玩意,可不得了,弄不好是從能量銀行廢墟里面撿得,這年歲,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怕是不遠受那重建的苦罪,想出來躲一陣子。”喬鎮興想想也覺得若是真要重建了,能穿戰甲的高級操縱師也根本不需要窩在他們的這個小鎮上,只要不是為非作歹的惡人,按理說倒也無事。
  “要這么說的話,倒勉強也能解釋的通。其實也無妨,他畢竟是外鄉人,這地界,老百姓也不認他。”喬為民隱隱約約地說出了父子倆心中擔心的另外一面,心中一動,又道:“咱們不是一直要招攬幾個能量操縱師對付北山頭上的退化猛獸嗎?這實力太強的,雖說不太如
  意,弄不好容易反客為主,不過,這人要是沒問題的話,倒也不是沒有辦法!”
  “爸,你不會是說小婉吧?我看你還是死了這個心吧,她那眼界高著呢,恐怕整個省城里,也就林空輝入得了她的眼。”喬鎮興連連搖頭道。
  “眼界再高,也輪不到她做主。我是她爸的堂兄,她爸臨死的時候,把母女倆都托付給家里,這個主我還是做得的。”喬為民不以為意的說道,如今好歹他也是喬家的大家長,老爺子們也走的差不多了,論起輩行來,他也是最大。
  兩人默了一語,見下面的楚云升已經有點不耐煩,怕他走怒,連忙從上面喊道:“這位兄弟,既然如此,不如進鎮一敘。”
  楚云升眼下餓得不行,再不補充食物只怕要昏厥了,小小鎮子,也無多少擔憂,他和冥刀山火海都走過來了,豈懼這里?
  吊橋緩緩放下,楚云升迫切而入,一進得鎮子,便渾身的不自在,走在街道上,那些大人們還好,最多從窗戶或者拐角好奇地打量著,而小孩們就不同了,“**裸”地以實際行動表現了他們的好奇,若不是喬為民怕出什么事,讓民兵隊驅散了,這些孩子能跟追他一路。
  在葫蘆口子唯一的鎮政府大樓里,楚云升吃了他不知道多少天來第一頓飯,一種充實感頓然間布滿了四肢百骸,恍惚活過來一般,至于鎮長父子倆反復試探的話,他心思不在上面,因而聽了前面忘了后面,記了后面忘了前面,臨了也不知道他們倆究竟想說什么。
  吃飽喝足后,和這父子倆談好交換價格,除了糧食,還有一些簡陋的生活用品,一具清單,明明白白。
  因為他要的數量較大,鎮長喬為民表示需要點時候從鎮上總庫籌撥出來,故而將楚云升安排到鎮上的招待所,暫做休息。
  楚云升也未多在意,關上房門便將心神沉入體內,細細思索如何解決拆分問題。
  如果強行將冥拆出去,依照他現在的情況,冥占著大部分生命之源”一旦分開,十有**他會因為生命之源不足而暴斃身亡,但如果不拆出去,不僅無法解決速度問題,而且還無法修煉本體。
  而關鍵點就在生命之源,這是一個未知的東西,他隱隱地覺得一絲不對勁的地方,如此重要的東西,前輩竟然在他的古書中只字未提!
  若說以前輩的修為不知道它的存在,打死楚云升也不相信,他只是三元天以下的境界便能感覺到,何況前輩!?
  但他為什么只字不提呢?不管從哪個方面解釋,都似乎解釋不通。
  想來想去,楚云升也想不出所以然來,索性自己摸索,有一點是肯定的,隨著他修煉的進步,生命之源也會逐步恢復,他自第一次封印冥開始,先變老頭后成骷髏,不過最后還是變回了原貌,說明它至少是可以恢復的。
  但如何加速它的恢復,卻又是個難題,且不說無法修煉本體,單說修煉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催生粘液的事情,他還歷歷在目。
  翻來覆去想了很久,楚云升也只能感覺月才極度饑餓下的感覺,得出生命之源可能還與食物有關系,但他又不能在一天之內吃下一年的飯,就算真的有關系,也無計可施。
  折騰了半天,將從廢墟中靠著間斷性關聯系搜回來的玉牌放入古書,大概古書還在轉變中,沒什么反應,于是靠著床,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朦朦朧朧中,恍惚地覺著,似乎睡眠對生命之源也有作用,一時之間,更是無法理解。
  算算時間,大概那對父子應該已經準備好糧食,楚云升深思不得生命之源其秘,索性準備去政府大樓等著,實在不行,他就走也要先走到東海邊,到那時候,總該恢復了!
  出了招待所,行至半路,卻見一人拉住他,道:“大哥,小弟見你相貌奇特,不如讓小弟為你卜上一卦?”
  黑暗時代以來,楚云升幾乎走了大半個中國,還是第一次見到幸存區有人以此為生計,倒是有點像金陵城的巫婆了。
  “你若能回答我一個問題,我不但讓你卜,還送你食物。”楚云升自打陽光時代就不相信這個,在他的經驗和印象中,此些人皆是騙子之流,真正能推理大預測的諸如前輩,豈能以此為生?遂冷聲道。
  “大哥,你盡管說,這天上的事情,小弟知道一半,地上的----”白二條拍著**,熟捻地張口就來。
  “我就問你地下的,就一個問題,人為什么要吃飯?”楚云升打斷他,順口就道。
  “大哥,這可你算是問對人了,這問題,你若是問那些跑江湖的騙子,我敢和你打包票,全都是滿嘴跑火車的,沒一個靠譜,而小弟那可是有真才實學的......”
  白二條其實壓根就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問題,小學畢業的水平,對生物知識基本就是個文盲,但他深知一點,忽悠就得要越玄乎越不可思議才能見效,一來吸引客戶興趣,二來玄乎的東西無法對證,于是一邊滿嘴胡話著,一邊飛速的轉動腦筋,見楚云升腳不停地要走,一著急道:
  “大哥,大哥,別走,聽我跟你說嘛,你這個問題,重點不在于“為什么要”,而在于“飯”和“食物”,你想,我們吃的是什么?雞肉、豬肉、魚肉、牛羊肉,大米、小麥面、蔬菜、水果,等等,這些是什么?這都是動植物,都是生物,是生命!所以按照本門師祖傳來下的說法,那就是以命養命!”
  白二條咽了口吐沫,瞟了一眼楚云升的表情,但見楚云升并未變臉,反倒皺起眉頭,若有所思的樣子,按照他的多年經驗,七八成是蒙過關了,自慶幸急亂之中,反倒想起死鬼師傅曾經也這樣回答過一個貴人。
  “卦就不用卜了,我說話算數,跟我去政府大樓領糧食。”楚云升知道他是胡謅出來的,但冥冥中,這番胡話卻觸動了他的一根心弦,將他思考很久的疑問,瞬間連成一線!
  猛然倒吸了一口涼氣,隱隱約約地感覺到,在以食物為理論基礎的明生物鏈背后.或許隱藏著一條以生命之源為基礎的暗生物鏈!
  “大哥,不卜就不卜,其實我找你,是有一樁大買賣。”白二條左右探望,神神秘秘地說道。
  “大買賣?”楚云升邊走邊說道。
  “大哥,你可能不知道,你這身打扮,咱們全鎮都轟動了,那喬鎮長父子,正準備給你施美人計呢,他們以為沒人知道,我在墻根全給聽見了。”白二條得意小笑道。
  “美人計?什么亂七八糟的!”楚云升也懶得再理這位神經兮兮的算命先生,大步朝著政府大樓走去。
  “可不是美人計么,喬鎮長也真舍得,那喬小婉可是我們鎮上第一水靈的美人,那眼界高的嚇人---”白二條一抬頭發現楚云升走遠了,急忙追了上去道:
  “哎,大哥,你等等我,咱這里可有個大秘密,除了鎮子往北十里地,有個大山坳,不知道什么時候長了一個山一樣的參天大樹,這樹太奇了,憑白地結出果實,老農們試吃過,雖有毒素,但卻是一等一的好糧食,不但能充饑,還能用藥,比孢子森林外圍的那些菌絲不知道好多少倍,這喬家父子想獨霸獨占了,卻想不到不到打來了一批退化猛獸,專門以大山樹里面的蚊蟲怪物為食,這不就把財路給堵了,所以....”
  未完待續,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