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411 生命之源

山路泥濘險崩,彎彎曲曲通向中原。
  葫蘆口子是大山群中最后一個出口,原是個鄉,后來為了響應了西部大開發的號召,上面的領導們想了個好主意,干脆又將附近的兩個鄉和它并到一起”升級為鎮,為此還起了個與時俱進的名字,叫做西進鎮,上報上去,落了不少夸獎。
  只不過,住久了的老百姓”改不過口來”除了換二代身份證的時候,領回來“西進”,二字,平日里,張口閉口仍是:您哪人啊,去哪兒啊,葫蘆口子!
  大難來的時候,葫蘆口子可是亂了大套了,打〖日〗本鬼子的時候”也沒這么亂過,有人說應該去省城躲躲,也有人說人扎堆的地方死得更快,全鎮人心惶惶,弄得那些富庶大戶以及雞毛小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早先的時候,過了幾回蟲子,呼啦啦的”死了好些人,看著電視長大的年輕一輩人學著電視里面躲鬼子的招數”三天兩頭地領著全鎮的人朝山里躲”后來折騰久了,覺得不是個事,便有幾個養豬的好手,敏銳地發現了這蟲子和豬也差不了多少,有的地方愛去,有的地方不愛去,除了這大山外,那就剩下“水”它們不喜歡沾了。
  也合該他們命里有運,這葫蘆口子邊上便有一條小河,從西向東,常年不斷,于是幾個有頭有臉的人物組織了勞動力,硬是繞著全鎮子挖了一圈寬寬的護城河,既解決了飲水問題,又不招蟲子愛,可謂一舉兩得。
  可是說來也怪,護城河挖好了,這蟲子卻也沒再來過幾次,就那么幾次,來的還走路過的飛蟲”護城河也派不上用場”好在都往西面飛了,人人都說還是區里的領導有遠見,起了個好名,叫西進,終是替老百姓們辦了件大好事,這不,連蟲子都“西進”,了。
  但這蟲子不來,人也照樣嘩啦啦地死,除了這病那病,頭一條最要命的就是糧食了”頭兩年”從鄉下農村里搜集來的糧食還能撐一撐,這越往后,日子越難過,最兇的時候,都鬧過吃人肉的事情。
  好不容易熬到發現有植物存活下來以及不知道那里冒出來的孢子森林,老農們發揮了巨大能耐,愣是找到能吃抗餓的東西,農技站精心細培,以供人吃畜養;可好景不長,北山頭又來了一群退化的猛獸,嘯聚野嶺,出鎮子采集食物的人屢次受襲,死傷無算。
  鎮長喬為民,原本是西進鎮合并前的三個鄉其中一個副鄉長,按說怎么排也排不到他坐一把手的位子,使了銀子也就做個副鎮子。可誰讓他攤上了亂世呢,上面的領領導導”死死逃逃”沒倆年的功夫他就火箭一樣的扶正了。
  當然也沒有上面的正式任命,因為上面早沒信了,虧得他兒子爭氣,響當當的能量操縱師”不愛在省城**尾巴,倒愿意在小鎮上做個鳳頭”讓喬為民這個鎮長做得穩穩當當的。
  這天夜里,喬為民怎么也睡不著,今天下午時分,一陣地動山搖”西邊方向藍光大閃,然后天就一下子黑了,烏云滾滾”猶如千軍萬馬,殺聲陣陣”全鎮的人惶惶不安”光走到他這來打探消息的,就不下十幾撥。
  可是他哪里知道什么消息,還是聽到外面有人喊,跑出來抬頭一看,只見四道光亮,一前三后”激烈地空戰著,掠空而過。
  年輕一輩的人說是ufo,是外星人,而知道點內幕的,則夸夸其談,引來小鎮上一驚一嘆,又編制出無數個故事來。
  喬為民倒不是擔心這個,他睡不著覺,來回在鎮門頭子上來回跺腳,那是因為他兒子帶著小鎮上的幾個能量操縱師去了省城,這是每隔三月一次的老規矩”買些必要的東西回來。
  而這次,更是關鍵,鎮子要買些武器,對付北山頭上的退化猛獸。
  越等越見不到人,越見不到人,心里就越著急,喬為民放不下心,守了一夜,沒肯睡覺。
  第二天,就著家里送來的棉被,喬為民在鎮民兵哨崗上迷迷糊糊地打著盹”猛地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再一睜眼,便聽到民兵大隊副隊長方近山隔著老遠就喊道:,“鎮長,鎮長”喬大隊長回來了!”,喬為民一個激靈,掀開棉被”沖到鎮門頭子上,遠遠地看見幾個狼狽不堪的熟悉身影”連滾帶爬地往回跑。
  “老方,快放吊橋,讓我們進去!”
  喬為民聽見是兒子的聲音”這心頓時放下了一大半,見方近山還愣著”急道:“你愣著干嘛,快放吊橋啊!”
  “唉,唉!”方近山許是被嚇到了,這狼狽的陣勢怕不是又要過蟲子了?
  民兵們趕緊放下吊橋,打開鎮門,喬為民等人連忙迎了出去,只見兒子喬鎮興,擦一進大門,便毫無形象地一股坐在地上,驚恐萬分地瘋道:“完了,完了,全完了!”
  “撤全完了?你們這不是都好好的嗎?”喬為民也被嚇到了,萬一要是真過蟲子,那怎么得了!
  “爸,全完了,這次全完了”全死了,都飛天上去了!”喬鎮興語無倫次地說道。
  “這到底撒回事啊?是要過蟲子了?你看見它們了?”喬為民緊繃著心弦問道。
  “蟲子,對,還有蟲子,滿山遍野的蟲子!我就沒見過這么多的蟲子,跟海一樣!”喬鎮興瞪大著眼睛“韁恐驚攣道。
  他這句話說完,周圍的民兵們臉色都變了,白綠白綠的,跟海了似得蟲群”不要說沖過來,就是稍微沾上個邊”葫蘆。子鎮不要半盞茶的功夫就是一片廢墟。
  “真,真”真的是,是,蟲子?”,喬為民心臟頓時怦怦直跳”嘴巴也就跟著哆嗦起來。
  “不光是蟲子,還有飛行器,戰艦,這么大的戰艦上千米的戰艦,一炮下去,全轟到天上去了!”喬為民比劃著手勢,咽著吐沫道。
  “戰艦?不,撒,剛不說蟲子嗎,怎么又?別急,鎮興,慢慢說,到底撤子回事?”喬為民越聽越心驚也越聽越糊涂了,多年一鄉之副長的鎮定也拿出了幾分色彩來。
  “鎮長,鎮興哥這是急了”我來說吧,簡單一點,就是我們在山,頂上,看見一艘上千米的戰艦一炮下去,藍光一閃,整個省城都被轟上了天”然后黑壓壓的機械人,就長得和變形金剛差不多的那種”還有數不清的蟲子,直往廢墟里面沖,接著,天就忽然黑了,等到再亮起來的時候滿山遍野的都是機械人碎片和快斷氣的蟲子,就連千米的戰艦都毀了”全都完了,死得一干二凈!”“喬鎮興身后一今年輕人”喘著氣說道。
  喬為民聽他說完和民兵們楞了半天,就是沒回過神來。
  “知道你們也不信,要不是我親眼見到”打死我也不信。”喬鎮興總算是緩了過來”道:“我們一尋思不安全,連去都沒敢去趁夜就趕緊回來了。”
  “鎮興,你們說得這都是真的?”,喬為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驚疑道。
  “千真萬確爸,這回怕是麻煩了省城沒了,蟲子也沒了,既沒了武器來源,也沒蟲子制衡那些退化猛獸,我們得趕緊想新招。”喬鎮興似乎還有其他心思道。
  “是該好好琢磨琢磨,可”你說,這省城那么大的勢力,怎么就說沒了就沒了?二常子他一家子還在那邊……先回去吃飯,怕是都餓了吧,吃完了咱們再好好合計合計。”喬為民的腦袋有點亂,偌大的一個省城說沒就沒了,一時之間有點接受不了。
  “鎮長,我鎮興哥這是急得,他不是有個相好的在省城嗎,一直怕嫂子知道鬧騰”也沒接回來,這不,估計是沒了。”那年輕人低聲在喬為民耳邊嘀咕了一句。
  眾人各懷心思,剛要回去”便見到鎮上出了名的騙子神棍白二條,聚了一幫子人”高聲算道:“這藍光閃處,“必有蹊蹺,我料定,有禍事自西方來!”,喬為民心中正煩躁,聽他在這里胡言亂語,煽動人心,怒斥到:,“白二條”你要再亂說,我讓民兵隊給你送北山去!”
  那白二條一個哆嗦,趕緊賠笑道:,“鎮長這不過是上卦,不是還有您嗎”您就是那下卦,再大的事,您就是那定海神針!”,“去,去,滾一邊去一”,喬為民不耐煩的揮手道,卻猛地聽到鎮門口子上,有人大叫道:“鎮長,你快來看!”
  喬為民心中一緊,和兒子對視了一眼,急忙爬上鎮門口子,望眼看去,只見西山豁口出,急速走來一人?還是一個怪物?
  他正分辨著,就聽白二條忽然拔腿就奔”邊跑還邊喊聲:“媽呀,真的來怪物了!”
  “什么怪物!一驚一乍的”爸,那是戰甲!高級的能荽操縱師才有的裝備”這人怕是省城幸存下來的活口。”,喬鎮興皺了皺眉頭道,這世道,禍亂人心,強搶明奪、鴆占鵲巢的事情數不勝數,一個陌生人,誰也不敢不防著點。
  “先問問人家來意,能不得罪盡量別得罪,這年頭,誰知道那片云彩里面有雨?惹不起。”喬為民點了點道。
  來人足是從蜀都一直步行至此的楚云升。
  因為藍光傷害所致,冥在被打入封獸符前,為了保護楚云升,雙翼寸斷”后來楚云升以生命之源狂補冥,為了達到攻擊力的最大程度”他將力量全部集中到身軀上,故而合體發動時”許多當時用不到的地方全部被節省了,因而只能步行。
  一路走到這里,他現在很餓,餓得眼冒金星,山頂上,見到這么一個鎮子”便立意下來找點食物。
  本來他物納符里存有唐依**禮宴會上“偷來”,的食物,不過在臨走的時候,都給了根子的女孩,他一向對食物不太上心,且根子也算是間接因為他才沒的命,到死的時候,還用最后一口氣告訴自己解決痛苦的辦法。
  楚云升向來是人對他好,他便對人好,有好報好,有仇報仇,是非分明。他能最后幫根子的,也就是那點食物了”對他不算什么,但對那個女孩,卻是致命的東西。
  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一路上不但沒碰到一個活物,而且就連三元天的境界,居然還頂不住餓。
  按說正統的三元天境界,身體已經從融元體質變為純元體,雖然現在情況有些變化,純元體變成了逆元體,但本質上,那些血肉細胞”依靠本體元氣也不會輕易的“餓”死。
  然而,事情卻并非這樣,多次接觸到生命之源的他,隱隱地感覺到饑餓感實際上并不是僅由身體發出的,而是來自生命之源的某種需求,身體不過是個中介。
  但是,食物和生命之源有什么關系,他便不得而知了。
  他只知道自己現在很餓,非常餓,必須馬上吃東西,然后再想辦法盡快將冥與他拆分開來,恢復它的傷勢,否則靠兩條腿不可能走到美利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