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409 見云卸甲

黏液區上空,長達千米的嶙峋戰艦,艦體悠長,塔炮林立。形如史前巨獸般龐大,仿佛不知道在地下埋了多少歲月般古老。
  主控制室中,信號頻閃,圖息穿棱,一片繁忙景象。
  “指定坐標抵達,校準能位中。”
  “艦體損壞度正在修復。”
  “三分之二隨艦飛行器,于強行“低空波跳”中肢解,徹底消失。”
  控制室的〖中〗央位置,菱形指揮臺上,一名身穿**戰衣的中年男人,如刀雕筆刻的冷峻面龐,沒有一絲表情,伸手凌空點開一息透明方塊,圖閃之后,出現一個人影。
  “影人,殲城射炮恢復程度如何?”那中年男人冷冰冰地說道。
  “從五族終戰日至今,歲月太久了,主體已損壞70%以上,雖然我已經調用基地全部的能量和技術,也只能強行發射一擊!”影人機械式回答道。
  “一擊就足夠了!”那中年男人冰冷冷地說道,右手飛快地打開一排發射操縱器。
  “2號天導人,我提醒你一句,如果沒有新的能量來源,一擊之后,我們將陷入一段時期的能量危機,對局勢不利,請你慎重考慮。”影人警告道。
  “等等。”中年男人身后,一個穿著與艦體其他人不相同戰衣的消瘦男人,忽然插嘴道:“段天導,殲城什么意思?”
  那中年男人頭也沒回,似是沒有任何感情情緒地說道:“威力等同于你們陽光時代的核彈,不同的是,你們的核彈炸炸三維世界還可以,對擁有四維力量和防護設備的黑暗時代,不過是個超大一點的煙huā,知道為什么陽光時代的武器對抗不了蟲子嗎,你們能攻擊的只是它們存在的三維部位。”
  說著,他就要按下發射器,消瘦男人眉頭一擰,一個疾步,抓住中年男人的手,道:“不行,我不同意你這樣做。”
  中年男人甩開手,冷笑一聲道:“你的人任務已經完成,他們傳回的消息十分有價值,但你們想要得到那本書,為不引起冰族的警覺,只能犧牲他們了”常規力量,你告訴我,如何擊退冰族?為這次行動,我已經損失超過70%以上,必須確保成功!”
  “不行!”消瘦男人閃身擋在發射器前,道:“蜀都還有五百多萬活人,五百多萬!你這一炮下去”我們楚術門人要背上萬世的千古罵名!”
  中年男人冷冷一笑:“罵名?成大事者不拘小殺,歷史向來由勝利者書寫,當年上億的人都死過,如今還有幾人記得他們是怎么死得?五百萬算什么!再說”姚鐘,你只是個副門主,你們門主可沒這么優柔寡斷!不想要真正的楚術了?現在是攻擊的最好時機,一旦楚與冰族發覺異常,以他們的速度,四散逃開,便再無機會!你要再不讓開”我就要動手了!”
  消瘦男人稍稍一猶豫,中年男人一把將他推開,冷哼一聲,啪地按下藍色發射器……,消瘦男人雙腿一軟,差點癱倒在地上!
  ……,叱一一道刺眼的藍光”從枯液區上空,帶著毀天滅地的氣息,浩射而來!正對楚云升與冰族!
  “混蛋!!”
  漓素來沉穩的臉面,瞬間布滿了強烈的憤怒與震駭!!!
  嘟!
  藍光轉眼便沒入蜀都城,所有人的聽覺瞬間失聰,一切聲音都消失了”耳邊只有耳鳴纏繞般的地一喑好……
  卒………………
  楚云升的戰甲頃刻破碎,隨著毀天滅地的巨浪翻滾不息,耳力除了耳鳴,什么也聽不到,像是處于一個靜音的世界。
  他身下”高樓倒拔,大廈斷升,電車、房子、街道……城市仿佛被撕為了碎片,在一浪接著一浪的藍光光爆中,緩緩升入天空,大到百米高的大樓,小到一方大的水泥塊,密密麻麻,像是被“蒸發”一般,強浮而起。
  地面上,一處接著一處隆起,爆炸,噴發,無數的物體緩緩拋入天空。整座城市,化作無數的碎片,如倒飛的流星,升騰不息。
  耳朵像是聾了一樣,仍舊聽不到一絲的聲音,楚云升氣血翻滾,元氣大亂,五臟六腑如若被揉碎了一般,血管爆裂,殷殷滲出**,冥不顧一切地從后面抱住他,用它的身體,替楚云升擋著一道道極道藍光,拼命地朝著外面飛去。
  一具具尸體從他身前掠過,張大了嘴巴,驚恐著瞪大眼睛,面孔扭曲,七竅出血,死亡時,像是遭受了無法承受的極大痛苦!
  光,藍光肆虐,削金斷甲,融山化海。
  時間仿佛停頓了下來,像是很久,又可能只是一瞬間的功夫!
  冥被打回了封獸籜,楚云升在氣浪中藍光中升到了頂點,所有的碎片都升到了頂點。
  藍光消失了,氣浪也率復了,掀起的城市碎片紛紛墜落,藹藹巨樓,裂裂碎石,殘殘尸體…………如雨一般,婆娑落下。
  嘭!
  楚云升一頭砸在地面上,入地成坑,聽到了藍光后第一聲聲音。
  嘭,嘭,嘭!轟,轟,轟!
  他尚未掙扎爬起,身上便砸滿了各種碎片、尸體,重壓之下,不知道多少根骨頭再次斷裂。
  無數的碎片射落地面,帶起大地的陣陣震動,硝煙彌漫,燃火四起,濃濃黑煙,滾入天際。。
  血,漫天而飛,那是五百萬人的血,足以染紅大地河川!
  寒風,奚落飄蕩,卷起半空血液,化作遮天血霧,氤氳上升,為微明的天穹抹上一層慘淡的血紅。
  剩下的,遲遲落下,沾濕大地,匯聚成流。
  楚云升拖著淋漓地血印,爬出殘堆,入目之處,皆是滿目的蒼夷,焚焚的廢墟”巨樓倒插,尸橫遍野。
  空中的碎片與尸體還在墜落,噗通,噗通,就在他周圍,一具接著一具,濺起陣陣血huā。
  他踉蹌地晃動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腦袋中一片空白,仿佛一瞬間,蜀都藍光中化作一片廢墟,人死城亡!
  漸漸周圍傳來零星的哭喊聲,渺渺無幾幸存下來的人,有的呆若木雞地站在那里,像是沒了魂魄:有的拼命地扒著廢墟,雙手十指鮮血淋漓;有的抱著破碎的尸體,撕心裂肺。
  他剛一動”便有一個人沖了上來,那人他恍惚有點認識,在唐依的**宴會上,是個能量操縱師”此刻血紅的眼睛仇恨地盯著他,嘶啞著喉嚨,揪著他的衣襟,瘋狂地喊道:“姓楚的,你現在滿意了?你滿意了吧!蜀都完了,人全死了,五百萬人啊!五百萬人給你姑媽陪葬”你滿意了嗎!**你祖宗,你說啊!”
  “我們和你有什么仇?是我們害死你姑媽,還是我們餓著你了!”
  “你有姑媽,你有親人,我們就沒有?你姑媽的命是命”我們的就不是!?”
  “你要搶銀行,搶光我們的積蓄,行,我們讓你搶;你說要我們投降,我們操縱師全都呆著不動;你說炮響落人頭,我們頂著冰盟壓力不開炮。”
  “你說什么”我們就做什么,你還想怎么樣?還想怎么樣!”
  “現在把所有人害死了,你就滿意了,舒服了?”
  “姓楚的,我告訴你”你手上沾著五百萬條命,你就是十輩子就還不清這五百萬條命!”
  “你就是個劊子手,兇手,喪盡天良,冷血,**不如!”
  他罵著罵著,雙手捂住臉,蹲在地上,陣陣痛哭,嗚咽道:“為什么你要來這里,為什么……”
  楚云升望著滿地尸體,如山死海,腦袋轟地一聲,搖晃著倒退兩步,嘴唇蠖動著,卻發不出任何聲音,耳邊一聲聲回響著:五百萬條人命,兇手……
  忽然,背后像是碰到了什么,他猛地一回頭,只見一具沒有腦袋的小孩尸體,掛在廢墟斷裂鋼筋上,血液染紅了鋼筋,搖搖擺擺。
  他驚慌地躲開,連滾帶爬,飛也似的逃開,逃得遠遠地,腦袋中亂轟轟的:我做錯了,還是沒錯?到底錯了還是沒錯,誰能告訴我?誰能告訴我!?
  他一路狂奔,猛然看見了陸挺戰隊中的老魏,手里橫抱著一個垂著小腦袋的小女孩,失魂落魄,跌跌撞撞。
  老魏仿佛沒看見他,目如死灰的眼睛,一動也未動,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從他的身邊木然擦過。
  走到一處廢墟高地,老魏將孩子的尸體放在她媽媽身邊,仰天哀嚎。
  楚云升心臟抖了一下,一只手忽然抓住他的腳踝,他剛想跑,卻帶起了半截人身!
  “老,孫,我,根,根子。”那半截人身冒著血泡說道。
  “根子?”楚云升看清楚了,卻無法伸手哪怕是扶他,渾身都是血,**斷裂,眼見活不了了。
  “老,孫,我快,快不行,了,聽,聽,我說,我找到,找到辦法了,成,成家,成個新,新家,哼,有了,新家,就又,又有親人,親人了,就不會,那么痛,那么苦,苦,聽,聽我的,真,真的,真的就,不那么,痛了。”根子緊緊地抓住楚云升,用盡全力斷斷續續地說著。
  “根子……”楚云升咬著嘴唇,血絲絲地流了出來。
  “真,的,真,真的…………”根子的氣息越來越弱,手一松,帶著一絲笑容死去。
  他斷開的身下死死護著一個女孩,像是保護著什么,又像是在證明著什么。
  楚云升渾身顫栗著,手指劇烈地抖動著,姑媽血仇,眼前的一切,所有的恨,交織在一起,不是裝不滿了,而是爆裂了,如火山一樣噴發,如恒星一般爆炸!
  他仰天長嘶,凄聲銳嘯,兩行殷紅的血液從眼中流出來!
  殺殺殺!
  遠處,恢宏的多能族戰艦,打棄艙門,一列列三足機械人,緩緩降落,如一條機械洪流,浩浩蕩蕩,跟隨著菱形戰車,開向蜀都廢墟。
  廢墟中,幸存的人類,不論是操縱師還是普通人,都赤紅了眼睛,拿起地上能拿一切的東西,怒吼著,不顧一切地迎著它們沖了過去。
  忽然間,他們背后,兩道一白一黑、**互繞的身影,旋轉著,如升龍之勢插入蒼穹,恢宏的天地元氣瘋狂涌動,以致空氣都在絲絲顫栗。
  漫無邊際的黑氣四散開來,一股毀滅的氣息鋪天蓋地。
  黑霧中,一聲恨吼,響徹天地:劍式,見,云,卸,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