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403 夜大亂

第四百零三章夜,大亂!
  那人話未說完,只見楚云升忽然如鬼魅移影,身形大變,再等他們反應過來,三道光芒一閃,他們手中價值連城的武器頓時削為廢品
  沒人看清楚他是如何做到的,只像是在一瞬間完成的,下一刻,那道光芒便切入在他們身體上,激起作戰服劇烈的光芒。
  噗通,嗤……
  血飛了出來,一死兩重傷
  嘟
  其中一人驚駭之下,反應終于迅速起來,在那抹殘影扛著唐依沖過來的同時,拉起一道沖天的橙色信號彈。
  橙色警報,僅僅只比蟲子大舉襲擊的紅色低一個等級
  唐依驚張著小嘴,發不出任何聲音。一個人,耳朵聽到的東西,和親眼看見的事實,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和感覺,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老師所說“深不可測”的真正含義,因為她也壓根沒看清楚楚云升是如何做到的
  附近以及更遠的治安分隊,仰望這道信號彈,剎拉間,整個蜀都的短距離通信頻道忽然空前繁忙起來,大量的最終信息如潮水般地涌入各大勢力,內容幾乎一模一樣,矛頭直指楚云升:
  “十號街,發生激戰,正在前往調查”
  ……
  “黑暗工作室的“小公主”遭其脅持,殺人突襲,目的不明目的不明”
  ……
  “警報目標沖破第一次攔截”
  ……
  “警報目標進入六號街,第二次攔截失敗”
  ……
  “警報目標速度再次提升,第三次攔截崩潰黑暗工作室出動精銳衛隊”
  ……
  “警報目標襲殺排名第四能量操縱師,沖破操縱師第一波攔截,目的依舊不明,請求支援”
  ……
  “警報精銳衛隊總崩潰,軍方一級戰備新式武裝直升機大量起飛”
  ……
  根子只跟了楚云升幾條街,便不再能夠追得上,但各方勢力紛紛出動,全城瘋狂攔截,令他魂飛魄散,而楚云升更是節節突襲,讓他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他怎么也沒想到、也沒辦法想到,和他天天住在一起的老孫,發起瘋發起飆來,竟是如此恐怖
  后來,全城都騷動了,到處都是緊急升空的信號彈,大街小巷中盡是匆匆結集的人馬,空氣中都透著緊張的騷動,許多不明真相的底層人士還以為是蟲子大襲蜀都
  事態已經嚴重到根子無法理解的地步了,他急于向陸挺匯報情況,卻走在半道上,便被大量高層情報人員帶走,99元店更是被堵得水泄不通。
  活了一輩子,根子也沒想到竟然有一天,他,一個普通的能量操縱師,也會有被三大勢力的巨頭單獨召見的一天
  “呂先生,我是唐依的父親,希望你能如實告訴我們當時發生的事情,可以嗎?”一個帶著眼鏡的男人,自我介紹道。
  根子連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點頭道:“我一定配合,一定。唐先生,我真不知道她是你女兒,要是知道她就是大小姐,打死我也不敢憋不住……”
  唐銘塵一邊擺手示意根子坐下說,一邊道:“慢慢說,仔細說,每一個細節請都不要遺漏,這件事情,事關重大。”
  根子望了望唐銘塵左邊的總會會長大人,右邊軍方將軍,心臟止不住地蹦蹦直跳,咽了一口吐沫,結結巴巴道:“當時,我真不知道她是您女兒,那不,晚上腦袋發昏沒憋住,就和自己女人……我真不知道老孫反應會那么大,就像瘋了似得,怎么攔都攔不住,拉起起唐小姐就往外面跑我趕緊跟了出去,可是老孫速度太快,我只跟了幾條街,還是聽到打斗聲才過去的,到了一看,死得死,傷得傷,人都沒影了。”
  “后面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我們現在想知道的是他當時說過什么,要去干什么?你仔細想想?”唐銘塵點了點頭,提示根子道。
  根子仔細地回想了片刻道,遲疑地說道:“當,當時,好像聽他大喊一聲,具體喊什么,我也沒聽清,不過后來,他嘴中不停地說“閉嘴,閉嘴”,然后就要拉著大小姐跑,哦,對了,他提到了大營,大小姐還說,現在大營進不去”
  他一說完,軍方的將軍立即皺起眉頭,按照所有信息的匯總,目標的確是向大營方向前進,但是他去大營干什么呢?
  “立即通知下去,目標要去軍方大營,立即部署包圍。”將軍揮了揮手,向文官立即下令道。
  這時,一個女官走了進來,低聲在三大巨頭道:“三位長官,這是那位女孩的敘述筆錄,已經整理好,醫生也剛檢查過她的身體,的確有性、交后的跡象。”
  唐銘塵快速地瀏覽了筆錄,交給另外兩位巨頭,和軍方將軍一道施壓道:“兩人說的完全一致,楊會長,還得請您讓李副會長來解釋一下這個“孫盛”的來歷吧。”
  ……
  “警報升級警報升級請求支援,請求火速支援目標沖過來了……咝咝咝……”
  ……
  “操縱師第二波攔截失敗,目標目的明確,目的明確軍方大營,軍方大營火速支援”
  ……
  “黑暗工作室神秘衛隊出動神秘衛隊出動”
  ……
  “蜀都第一高手林空輝,率領總會最強戰隊陣容抵達外圍合圍圈”
  ……
  “軍方戰備升級,紅色警報,第一道防線構筑”
  ……
  “談判專家抵達,全城一級戒嚴,乘機騷亂者,格殺勿論”
  ……
  一道道警報與信息交織在蜀都上空,伴隨著一處緊接著一處拉空升起的信號彈,此起彼伏,連綿不止。
  夜,頃刻,大亂
  踏、踏、踏
  冰冷地街頭,昏暗地路燈下,三百多名身穿黑色作戰服的精銳士兵,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排成密集的縱隊,端著同一樣式的武器,殺氣騰騰地逼圍過來。
  街尾,同樣穿著高水平戰甲作戰服的總會戰隊,在一男人的帶領下,踏著碎亂的腳步,堵滿了整條道路。
  空中,懸空的直升機打著探照燈,交錯輝映,一只只黑洞洞的槍口直指孤零零地站在街道中央的楚云升。
  兩旁,大樓間、街道弄,黑暗工作室的神秘衛隊,抱著尖端武器,從兩邊合圍而來。
  ……
  楚云升握緊了手中的長矛尖,鮮血順著矛尖,滴滴塔塔地濺落地面,吸了一口氣。
  箭已離弦,只能向前,不可回頭
  將長矛尖當“劍”使,威力大打折扣,而且還不順手,但楚云升并不在意,因為他現在最強的武器不是劍也不是矛,而是手中的唐依。
  “孫盛,你醒醒,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一路上,唐依活了這么大,第一見識到什么叫做單槍匹馬獨闖大陣
  “來不及了,我已經被包圍了。”楚云升將她放了下來,用矛尖頂著她的脖子,道:“只能委屈你做人質了,你放心,事后,我一定替你殺掉三公子。”
  唐依望著越來越逼近的各方人馬,急道:“孫盛,你聽我說,我不要你殺三公子了,你再這么瘋下去,我們會真的沒命的”
  “你怕什么?他們是來救你的,你不會有事,往前走,后面的人比前面的難對付。”楚云升左手抵著她的后腰,向前走道。
  “孫盛,你不懂,如果你僅僅是劫持我、綁架我,他們不會也不敢開槍,但你來歷不明、意圖不明,且硬要闖軍方大營這些重地,就是工作室也會開火的,這是兩碼事,你明白嗎?我沒你想得那么重要”唐依急切地說道,她不知道楚云升究竟想干嘛,就是瘋了也沒這么不要命的。
  “告訴我,紹炳一般在大營什么地方?”楚云升看著頭頂上的直升機,沉聲道。
  “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我有辦法化解,你相信我……”
  ……
  “孫盛,你已經被包圍,立即放下武器,交出人質”不知道對面那里來的一個喇叭,沖著楚云升喊道。
  唐依此刻還試圖回頭道:“孫盛,他們都三大勢力最精銳的力量,黑暗工作室的黑暗衛隊都出動了,根本不是剛才那些人能比的聽他們的,放下武器,然后跟我和黑衛匯合,他們不會拿你怎么樣的,好嗎?”
  “別說話,沒你想得那么簡單。”楚云升扭過她的腦袋,道。
  “那你能告訴,你究竟是誰嗎?”唐依心中一跳,問道。
  “和你沒有關系,該知道的人,也許已經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人,知道了也沒用。”面對如此強大陣容的圍堵,楚云升已經“嗅到”另樣的味道。
  “老孫,你別亂來,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話嗎?”街尾此時也傳來陸挺焦急的聲音。
  這時,三百士兵后面,一輛輛高級電驅動小車駛了過來,一個個巨頭行色匆匆地走向人群為他們讓開的道路。
  現場指揮官,一邊疾走,一邊匯報道:“情勢已經被控制,目標正挾持人質,拒不投降,不過,所有位置和方向都已經被我們堵死,他跑不了。剛剛已經提了談判要求,他要見……”
  唐銘塵拿起他手中的喇叭,正望前走,卻見到總會的李家三公子從談判專家的手中,也接過喇叭,喊話道:“孫盛,我是李和蘊,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請你務必相信我,先放了唐小姐”
  楚云升遠遠地搖了搖頭,冷冷道:“你不夠資格和我談,我要見的人,已經告訴了你們,讓他來。”
  李和蘊面色鐵青,被一個前不久還在大拍他馬屁的人貶視為沒有資格,這種感覺,就像是被人耍了,像個小丑一樣,被當眾扇了幾大耳光
  唐銘塵走上前,向李和蘊擺了擺手,拿起喇叭道:“孫先生,紹**我們已經派人通知,馬上就到,我是唐依的父親,我想我應該夠資格和你談談吧。”
  楚云升再次提高聲道:“我只和他談,我再等一分鐘,他如果不來,我會挾持人質強闖大營”
  軍方的將軍冷冷道:“孫盛,你不要太囂張,說這個沒資格那個沒資格,我告訴你,軍方大營也不是你想闖就能闖得”
  這時,一聲幽空的聲音從他們身后飄來:“你們的確沒有資格和他談”
  “冰使?”
  “冰使大人,您怎么?”
  ……
  三大勢力的巨頭們紛紛讓開道路,震驚地側目道。
  那女子,白衣勝雪,竟傾城一笑,道:“楚,我們又見面了。”
  霎時,全場轟然
  ,,為撒還不見月票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