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8)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8)     

黑暗血時代392 人為財死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乃萬古不變的道理.陸挺大吼了一聲!“兄弟們,人常道,富貴險中求,今天干他這一票,就什么都有了!所以.我現在要問你們,干,還是不干!?”
  “干!為什么不干,到嘴的肥肉怎么能吐出去!”
  “隊長,你就決定吧,兄弟們都聽你的,豁出去了!”
  “干完這票,他***,老子也風光風光!”
  除了神槍手安芋一直默不作聲,其他隊員紛紛激動地以示決心。
  “好!”時間緊迫,陸挺三言兩語調動起隊員的情緒,立即部署道:“從四點鐘方向撤退,根子你帶3人負責開道,老魏帶5個人抬蟲尸,其他人跟我和安子斷后!老牛,你和孫盛跟老魏一起走,立即行動!”
  “我和你一起斷后。”楚云升拍了拍老牛的肩膀,示意他趕緊跟上抬尸體的隊伍,然后扭身對陸挺道。
  “兄弟,這可是玩命的活,我可沒薪水付你。”陸挺驚訝了一眼,復雜地說道。
  “我今天必須進城,不管用什么方法!”楚云升答非所問的說了一句。
  一旦蟲尸被搶,他的潛入蜀都的計劃便不行自崩,到時候,只能剩下硬闖一條,那代價實在太高了,弄不好,他和冥,有一個會死在這里!
  陸挺只當他入城心切,加之現在形勢危急,也不及多想,便問道:“你用什么武器?”
  “槍。”楚云升立即說道,除了“弓弩”,槍支也算是他的“老本行”了,而且用槍的覺醒者也多如牛毛,露不出什么端倪。
  “拿去!”陸挺將他的半自動步槍拋給楚云升,又從身上掏出子彈,道:“不知道你的本事有沒有達到不需要實彈的地步,先把這些子彈拿好,數量不多了,省著點用,另外這十發是特制子彈,對付難纏的高手,不能浪費了。”
  “沒問題。”楚云升將步槍抄在手里,隱藏在槍身下的手指開始快速制火兵符。
  陸挺接著從懷里又取出一副帶著奇怪標志銘牌的手套,套再手上,指著神槍手安子道:“安子,你小子可給哥聽好了,你手里的那些燒錢的子彈就是我們的殺手锏,給哥省著點,等會如果有頂尖的高手,就靠你小子了!只要過了這關,我們做完這一票,哥給你買一堆燒錢的子彈.以后你愛怎么打就怎么打!聽明白了沒?”
  安子默不作聲地點了點頭,抱著他始終不離手的槍隱身入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射擊位置卻十分有利,槍口微探,可以覆蓋整個臨時阻擊陣地。
  楚云升不得不佩服有些人天生就是一個狙擊神槍手,意識、槍法、技術缺一不可,換作他,估計最多也就能想到躲在大石頭后面而已。
  而現在,他的確正在站在大石頭后面.于是,不**搖了搖頭……
  嗖!
  一聲破空的聲音,伴隨著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斷崖邊上。
  楚云升輕輕拉動槍栓,手指微握,扣住扳機,槍口對準來人的腦袋,以二元天巔峰的境界,一口氣注入足量的本體元氣進入火兵符封印的步槍,他已經很久沒有使用火能步槍了,也不知道這一槍的威力會致命還是會致傷。
  “陸挺,開個價,把蟲尸交出來吧!”來人輕蔑地看了一眼陸挺的區區幾人,氣勢逼人地說道。
  他沒有立即動手,顯然還在等其他人跟上來,同樣,陸挺也想要拖延時間,裝著糊涂道:“什么蟲尸?”
  “別裝傻了,陸挺,你一個人吞不下這具尸體,別怪我沒提醒你,這東西,林大少已經指名要了,你自個掂量掂量。”那男人穿著作戰服,看不出具體的容貌,只能比較出個頭矮于陸挺許多。
  “王異,少拿林大少壓我,大少一向都是講理的人,我沒東西,你讓我交什么交?”陸挺嘴上死不承認,心中卻猛地一緊,聽王異的口氣,似乎這具蟲尸的消息在高層已經散布開來,他陸挺好像介入了一個以他的身份和檔次都夠不上的事件中。
  然而他現在騎虎難下,若是就這么乖乖地交了,實在有些不甘心。
  “既然你堅持,那……”王異嘴上說著,忽然身體一動,以極快地速度首先撲殺向楚云升的位置,大抵上,他已經把楚云升當做陸挺的“狙擊手”了。
  于此同時,王異的人馬也已經沖到了,人頭晃晃,起碼不下二十多人,而陸挺整個戰隊才十五六人,去除剛才先撤掉的十人,剩下的不過六人,懸殊實在太大了。
  用槍的操縱師雖多,但鮮有真正的高手,因此,王異本以為可以輕松拿下這名蠢頭蠢腦地居然躲在大石頭后面的使槍笨蛋,猛地猝然沖到了近一半路程,便聽見對方開槍了。
  如此短的距離上,當然不可能有時間看得清楚子彈的來勢與威力,但他也不在意,周身寒氣逼成都一面冰盾壁,對付一枚即便是特制的子彈也綽綽有余了。
  轟!
  楚云升經過火兵符轉化的火元氣極度精純,他的槍聲,一向“轟”響的次數較多,而“”響的次數較少,因此,僅從聲音上,便能判斷出威力之盛。
  但王異感覺到這股強烈威力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連人帶盾,直接被轟飛了回去,若不是他身上穿有黑暗工作室的特制作戰服,此刻大概已經見了閻王爺。
  他立即意識到自己犯錯了,對方顯然不僅不是“狙擊手”,而很可能是強大的火力輸出者,一定是故意躲在石頭后面吸引自己上鉤,自己居然也的確被這么愚蠢而幼稚的陷阱給算計了!
  他那里能想到,楚云升壓根就是本能地依靠在大石頭后面,如果他有安子的那種意識,早躲在更隱蔽的地方去了。
  轟!轟!轟!
  楚云升喜歡連射,不給對手任何反擊的機會,這是他多年來養成的習慣,因為一旦對方找到反擊的間隙,很多意料不到的事情就會發生。
  與此同時,陸挺一拳以炙烈的火能量擊飛試圖沖進陣地的對手,沖著楚云升大吼一聲:“兄弟,好樣的!”
  而遭襲的王異,此刻像是個乒乓球一樣,飛起,落下,飛起,再落下……震得、磕得滿是鮮血,心中更是大撼不已,死死依靠冰能作戰服和自己的冰能防護頂住不死,大聲疾呼道:“大熊,干掉他!”
  他話音剛落,從一側的懸崖邊下,躍出一個肌肉發達的巨漢,按照他出現的位置,應該是準備伏擊陸挺的,現在卻被用到楚云升身上。
  “偷襲?”楚云升在巨漢蓬發周身金能量的瞬間,便覺察異樣。
  論起偷襲,楚云升算是“行家里手”了.從一開始,他就是靠“偷襲”活下來的,因而當巨漢如猿猴一樣從背后飛撲過來的時候,他便腦后長眼一般,猛地一轉身,摔起右腿劈踢過。
  嘭!
  一聲巨大悶響!
  巨漢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如斷線的風箏,朝著懸崖下面加速墜落而去,能一腳踢飛他的,整個蜀都除了那些個**的人物,什么時候,隨便一個弱小戰隊里面也有了?
  王異同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根據情報,陸挺的隊伍不可能有這么一號人物,難道是這家伙一直隱藏了真正的戰隊實力?
  他越想越可能,如今很多隊長為了防止意外,一般都會將自己的戰隊實力底牌隱藏一部分,只在最危急最需要的時候,才會動用。
  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便是暗行總會派人出手了,陸挺不過是個棋子。
  無論是那一種,他都不會猜到楚云升的那一腳,實際上乃是神域空間中的十六章圖改編而來的本體戰技!
  純靠本體元氣聚勢沖擊的氣流,霸道而威猛,猝發撞擊,與巨漢的金能量幾乎就是硬拼硬的強悍碰撞,這股碰撞踢飛了巨漢,也對楚云升造成了傷害。
  他收回了被巨漢恐怖的金元氣當場震麻的右腿,幾乎沒有了知覺,只能感覺到本體元氣正試圖打通它。
  一條腿暫時不能動,他也不想再沖出去,把槍架在大石頭上,對著攻擊的人群一陣亂轟,但他的槍力顯然慢了半拍,除了剛才對王異完美擊腿,后面這些槍,幾乎都落在安子的槍聲身后。
  他的槍法極準,極為刁鉆,且對敵人作戰服的薄弱部位十分了解,幾乎每一槍,都打在對方最薄弱的地方。
  和他比起來,楚云升簡直是在浪費子彈。
  “撤!”王異一咬牙,不得不高喊一聲,損失實在太大了,陸挺這王八蛋竟然隱藏了兩個高手在戰隊里,這是情報失誤,任務也因此而失利,上面也怪不得他。
  “別追!”陸挺伸手拉住自己的一個隊員,吐了口帶血的吐沫,道。
  四撥敵人,去了一撥,還有三撥,危機仍舊沒有解除;時間上,根子和老魏也不可能撤得太遠,必須再頂住一撥。
  “陸隊長,你真是令小妹刮目相看啊!”望著狼狽撤退的王異等人,一個紅衣女子,飄然出現在左側方。
  “我只是被逼反擊而已,是他主動無緣無故地攻擊我,就算進城打官司我也不怕。”陸挺很光棍地裝作不幸的樣子,道。
  剛剛楚云升的表現大出他的意料,本來他的殺手锏只有安子一個,現在又多了一個,信心自然水漲船高,這票生意的贏面就更大了一點。
  “你也別和我兜圈子了,申遼剛剛什么都招了,要不你以為我們這些人怎么會這么快找到這個地方?”那女人笑了笑,搖頭道。
  “這王八蛋……”有個隊員忍不住罵了一句,卻不料那女人眼中一亮。
  陸挺暗道糟了,被詐了!
  申扒皮也許知道一些蹊蹺,但絕對不會知道是三次形蟲尸,除非上面有高人能將這兩者推測聯系到一起,這才是只有四只戰隊前來的原因,除了王異來得最快,有可能看見了蟲尸,后面的這三家,最多只是抱著可能性很大的猜測而前來的。
  但他的隊員不過“普通人”一個,哪能想到這么多花花腸子,當場就被詐出了,此刻再想掩飾,已經欲蓋彌彰了。
  “陸隊長,不瞞你說,戚大少爺的人馬馬上就到,他們的第一高手封劍也在!只怕就憑你這點人手,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那女人沉聲,快速地說道,語氣中透出能感染人的緊迫感。
  陸挺微微一顫,封劍,人如其名,傳說中此人曾徒手封絕蜀都內所有使劍高手!實力深不可測,根本不是他這種小隊可以窺視的風云人物。
  “陸隊長,你們是總會的戰隊,我們都是自己人,俗話說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可以代表總會,臨時解說你是奉總會之命行事,以總會之名,即便是戚大少,也無可奈何。”女人見陸挺猶豫,進一步逼迫道。
  “施意,你的確比我高幾級,但……”陸挺有些懷疑對方所說真假,還想拖延片刻。
  “你想拖延時間讓你的手下將蟲尸運出去?陸挺,你別做夢了,實話告訴你吧,軍方已經山底布下天羅地網,沒有總會的文件,他們根本運不出去!”叫施意的女人,立即打斷陸挺,沒有退路地說道。
  “軍方也出動了?”陸挺驚訝了一聲,他此刻已經完全知道,他被那個叫“孫盛”的家伙攪和到高層之間的事件中了。
  “快做決定吧,封劍馬上就到了。”施意點了點,催促道。
  “我們能分幾成?”陸挺頂不住了,一個接著一個的大人物、大勢力的出現,令他這個一米九幾的漢子,冷汗連連。
  “兩成,最多就這個數,而且發現的名義權歸總會。”施意飛快地說道。
  “兩成就兩成,我服從!”陸挺牙一咬,他始終都是暗行總會的人,得罪幾個大少爺,還有總會保著,得罪了總會,他就真是喪家之犬了,無處容身。
  施意滿意地笑了笑,招來一個文官性質的手下,拿著總會的牌子,讓他去截其他兩路的人馬,向陸挺揮了揮手,道:“趕緊下山吧,喲,又來新人了?”
  她瞟了一眼楚云升,之前她并未見到最早的詳細打斗情況,不過看樣子,她似乎對陸挺的隊員很熟悉。
  “一個朋友……對了,下面的軍方怎么辦?”陸挺簡單地解釋一句,岔開話題道,對于楚云升,他自己都沒搞清楚是什么來頭,這個節骨眼上,自然不想節外生枝。
  施意的目光也沒在平平無奇的楚云升身上停留半秒,直接落在已經出來的安子身上,道:“陸隊長,這本不該你知道的,不過既然你已經攪進來,和你說說也無妨,軍方要找得不是蟲尸,而是一個人!”
  “一個人?”陸挺皺了皺眉頭道。
  “不錯,具體你就別問了,涉及到核心機密,和你也沒什么關系。”施意隨意地甩了甩手道。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楚云升心中咯噔了一下,暗道:十有**是那個飛行員活著回去了,并且把自己也“供出”來了吧!
  混合在陸挺與施意的戰隊隊員中,楚云升一瘸一拐,在山腰上忽地一抬頭,只見一只酷似冰族的飛行器,在微光中閃爍著冷光,靜靜地懸停山腳在低空。
  他倒吸一口涼氣,越是不想遇上,越是怕什么來什么!萬急之中,一狠心,將自己的生命之源又向冥輸送了一小節,配合刺痕傷疤,稍微再變了變摸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