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6)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6)     

黑暗血時代366 空中騎士

梢鋒,特戰飛行“新編制”第一聯隊最年輕的飛行員,擁有蜀都全軍擊毀二次型青甲蟲最多的驕傲戰績,被蜀都授予一級抗蟲英雄,享有臨時特優人才待遇。
  今天是他一天內連續第二次飛行,任務卻很簡單,偵查黏液區最新分布情況,但雖然簡單,卻充滿了危險性,第一聯隊從早晨開始一連派出兩次中隊,均有不同程度傷亡,最嚴重的一次,幾乎全隊覆沒。
  蜀都防御作戰室迫切地需要知道蟲子下一次進攻的重點位置,以便采取相對于的防御措施,這事關整個蜀都的安全全局,第一飛行聯隊必須在微光消失前,拿到確切的情報,因為蟲子極有可能在當夜發動襲擊。
  “我要下去了。”梢鋒利用新研制出的短距離通訊儀,向長機回報一聲,漆黑的改裝版j20,按下機頭,俯沖而下。
  這種能夠在3-5公里范圍內通訊的新式傳輸儀,出自蜀都城第一名家“黑暗工作室”。
  這是一家私人性質的工作室,創始人在陽光時代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應用工程師,卻在黑暗時代大放光彩,連續不斷的天才般的發明創意,令官方的科研機構都瞠目結舌。
  他們不是最前沿的科學家,甚至連科學家的邊都沾不上,對新科學的理論建設更無多少直接貢獻,但他們卻是一群整個蜀都中最聰明的應用高手
  黑暗工作室的成名之作,便是擯棄了蜀都的科學專家們試圖仿制秘密飛行器的純暗能量機制的發動機的僵化思路,化腐朽為神奇地創造出一條嶄新的觀念,以已有的暗能量規則為基礎,移花接木陽光時代便在蜀都某基地秘密研制,黑暗時代后被放棄的離子噴發推進器。
  他們只做了一件微小卻神奇的改動,僅以他們自己發明的火能量射機取代了離子推進器中的電磁場加速器,從而讓離子推進器獲得了強勁的推力,擺**了它原先在地面上只有推動幾張紙的力量的尷尬
  這個發明,瞬間解決了蜀都兩個迫在眉睫的問題,一是燃料不足,大量戰機無法起飛;二是戰機空中靈活度呆板,即便偶爾速度超過飛蟲,也往往成為蟲子的手下敗將。
  蜀都指揮層在“推進器事件”后,曾試圖征召這家“黑暗工作室”,軟的、硬的都試過,結果不但沒有成功,反而引起各方勢力浮現,最終導致指揮層一系列人事變動。
  后來人們才漸漸地知道,“黑暗工作室”的一些高端“客戶”,竟都是蜀都中一些叱咤風云的能量操縱大師級的人物,甚至有謠言稱他們和一些異族還有過來往。
  雖說如此,“黑暗工作室”的創始人也極為聰明,在“推進器事件”后,他們主動為蜀都指揮層接連無償研發了蟲肉去毒設備、短距離通訊設備等幾個關鍵性的產品,民心軍心一網打盡,最終一舉奠定了他們在蜀都無人可及的位置。
  此后,蜀都的科學機構一直保持與“黑暗工作室”默契地分工合作,一方負責理論開拓與構建,一方負責以已有理論進行實際層面的創意運用。
  但“黑暗工作室”畢竟是一群人,從最年輕的,據說10歲不到,到最老的70多歲,千奇百怪,但他們終究不是“神”,所有的發明需要好的創意,更需要試驗的時間。
  最危急的一次,也是幾個月前,蟲子幾乎要攻破了蜀都防御陣地,而“黑暗工作室”的新式戰甲剛剛設計好量產計劃,如果不是忽然之間,倒了多少年的血霉的人類似乎得到了老天爺的天平傾斜,所有的蟲子竟然在眨眼之間放棄了所有的優勢,全部緊急退了回去,恐怕現在蜀都早已成為一片焦土
  隨后的數個月,蜀都無數的機構對蟲族此次莫名其妙地舉動,展開了瘋狂了研究,以圖找到克制蟲子的弱點,最終卻一無所獲,只能歸結到“天不滅蜀”這些自我安慰的解釋上。
  好在這個喘息之機,令大量新式戰甲得以裝備前線,在后來無數次的防御戰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但對梢鋒來說,除了改裝n次的j20戰機下的離子推進器外,他最心動的莫過于剛剛裝備第一飛行聯隊的新式武器冷光切
  不過,這東西卻不是出自“黑暗工作室”,而是來自冰族的技術,蜀都在前一個月,已經單方面宣布加入冰族領導的抗蟲救世同盟。
  梢鋒是個極為驕傲的人,而且他的確擁有彪悍的戰績用來驕傲,這股傲氣令他的眼光越來越高,當他第一次使用過冰族的武器后,便再也對“黑暗工作室”的東西瞧不上眼,就像陽光時代“有些人”對待進口貨和國產貨的觀念一樣。
  雖然,他只是個普通人類,沒有那些能量操縱師出神入化的本領,但卻毫不在意,他喜歡飛翔,喜歡駕駛心愛的戰機長空于黑天之中,甚至與飛蟲**。
  每當戰機爬升到天空之上,他便仿佛自己和它融為了一體,不是它在飛,而是自己再飛
  天空中,他就是王,那些能量操縱師再強也沒人可以飛入天空,而他能,這是他的驕傲
  三臺離子推進器裝備戰機后,空中的靈活性大為增強,梢鋒甚至能做出全軍只有他能做出的動作空中緊急懸停甚至大折返
  但唯一的遺憾是沒有強有力的武器克制越來越強的飛蟲,往往看似靈敏地與飛蟲**,實際上那種明明只要有強力武器就能將之擊落的感覺,令他十分地空虛和無奈。
  冷光切的到來,徹底為他解決了這一個問題,雖然目前的型號,一次地面充能只能發射十擊,但每一擊都具有能夠與二次形態飛蟲抗衡的威力。
  再配合上“黑暗工作室”的常規武器,他像是如虎添翼一般,可以縱橫馳騁
  “隊長,梢鋒飛行速度過快,又呈個人英雄主義了”一架戰機上的飛行員透過夜視儀觀察匯報道。
  “梢鋒,呼叫梢鋒……”
  “隊長,…鐘方向發現大量青甲蟲……不,不好,是大規模入侵,隊長”
  “準備撤退,梢鋒,立即返航”龐隊長拉起機身,呼叫道。
  雖有各種先進設備投入運用,但限于資源、材料和飛行員,目前的空軍力量也僅限與空中偵察,以及萬不得已的時候,以死掩護轟炸機施行地面高強度轟炸。
  梢鋒的確驕傲,但他腦袋很清楚,他是個軍人,軍人就要服從命令,立即回復道:“梢鋒收到,隊長,請允許我為大家斷后,它們速度太快,需要有人吸引它們”
  “請求準許注意安全,必要時,可以棄機逃生”
  “接受命令”梢鋒拉起戰機呼嘯著向…鐘方向,飛出一段弧線,既吸引飛蟲,又調整好方向,隨時可以逃跑。
  幾只二次型青甲蟲對他立即發動一輪火焰齊射,在數道火光中,梢鋒輕松控制自己的愛機靈活規避,對這樣的攻擊,他已經輕車架熟。
  漸漸地,蟲群在他靈活地挑釁下,偏離了原先的飛行方向,不僅成功地為中隊撤離爭取到了時間,更為地面上的戰友們進入戰備狀態爭取了寶貴的時間。
  梢鋒從不浪費一顆子彈、導彈在沒有把握的目標上,所以他從開始到現在,只兜圈,不反擊
  幾分鐘過后,他估計時間已經足夠,立即準備調頭擺**糾纏,返回空軍基地,卻在這時,從飛蟲群中沖出一只體積極為龐大的蟲子
  三次形
  梢鋒一眼就認出了這只空中霸王,擊毀過他們聯隊無數戰機的魔鬼
  他一人之力不可能殺得了三次形青甲蟲,這點還是十分清醒了,梢鋒雖然驕傲,但從不會盲目胡來。
  當即,他便預先變化飛行軌跡,躲避即將到來的三次形火焰沖擊球的打擊。
  呼呼呼
  一發發凌厲地飚速沖擊火焰球,從他戰機邊上,險險擦過,隔著機身,他都能感覺到火能量的炙熱。
  嘸……
  一聲流暢地飛翔聲,三次形飛蟲恐怖的速度,立即超越了梢鋒,他冷靜地控制著戰機,此時短距離通訊儀已經無法和地面聯系上了,只能靠自己擺**這個家伙
  一股絕境拼死的意志從他的腔胸中迸發出來,他不能容忍自己成為一個棄機的飛行員,他必須活著回去,且完好無損地帶回心愛且寶貴的戰機。
  返回的路已經被三次形青甲蟲堵死,梢鋒當機立斷向外突圍,此刻任何一秒鐘的猶豫,都能讓他喪命當場。
  只有三次形才能對他的操控技術產生威脅,梢鋒堅信這點,因而他立即施展了一次空中急停,并迅速翻轉,沖向后面的飛蟲群。
  一場激戰頓時打響,梢鋒精神極度集中,精心規避每一次的攻擊,躲閃它們每一次的撲殺,在上百只的蟲子中左沖右突,彈火齊飛,冷光切射每一擊,他都努力做到效果最大化。
  沖入飛蟲群中后,他的第一步計劃并得以實現,由于其他飛蟲的阻隔,三次形青甲蟲無法憑借高速接近他,只能延遲在后面。
  很快,他又憑借高超的操作技巧,從飛蟲群中險險地沖了出來,不敢回頭,飛速掠過天空,經略黏液區的上空
  此刻如果有人使用攝像機拍攝這一刻的話,梢鋒相信他將徹底成為一個奇跡,一個傳奇式的人物
  但他卻沒想到真正的奇跡還在后面,且是他親眼所見,終身難忘
  無數的火球從黏液區下飛了上來,像是射擊煙花一樣,他拼命地拉高,穿梭在蛇蟲**的火彈之中,三次形飛蟲還跟在他的后面,緊追不舍。
  越飛越高,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已經有一只三次形飛蟲再追擊他,還是蟲子們正準備集中力量攻擊蜀都,其他黑壓壓的飛蟲群萬幸地沒有跟過來,只剩下這一機一蟲,追逐長空。
  飛了很久很久,已經完全掠過黏液區很遠一段距離了,梢鋒已經將各種技巧發揮到了極限,眼看著推進器中的火能量漸漸減少,武器已經打完,冷光切也已用盡,而三次形只是受了一點傷,還在后面窮追不舍
  望著越來越再次逼近的三次形飛蟲,梢鋒不得不忍痛決定準備放棄心愛的戰機,但不能馬上跳傘,否則蟲子撕碎戰機后,他也在劫難逃,必須創造出最好的機會
  卻在這個時候,從上方一團模糊地云霧中,忽然鉆出一個龐然大物,黑漆漆的身軀,如蝙蝠飛翼般的鐵翼劃刺裂空,呼嘯而下,它的速度只能用“恐怖”二字來形容。
  因為梢鋒只看見了它第一眼,下一刻,它便已經下沖到眼前,實在太快了,他連躲避的反應都沒有。
  然而,怪異地是,這個怪物竟未進攻他,竟然從身下探出一只漆黑長槍,一槍挑穿從后面剛剛追沖上前來的三次形飛蟲。
  僅一槍
  梢鋒看得清清楚楚,它只用一槍便殺了幾乎追得他上天無門入地無縫的三次形青甲蟲
  震撼之余,尚未消除,那黑漆怪物與他戰機擦身而過,剎拉間,震撼再起
  它身上竟然有人
  一個人類,梢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啊?
  那個人類甚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像是十分不滿黑漆怪物一樣,拍著它的腦袋,急速下降。
  一個人類,一個騎著飛行怪物的人類
  空中騎士,還是蟲騎士?梢鋒有點崩潰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