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5)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5)     

黑暗血時代376 死亡籠罩

“為什么他可以走,我們不能走?”
  “對,對,我認識他,他是治安9隊的,以前是個啞巴,為什么9隊的人可以走,我們不可以走,放我們走吧?”
  “我也認識他,他以前和孫盛一起來收過保護費!”
  “求求你們,9隊的人你們都放了,也放了我們吧,我們寧愿做植物人。”
  “他能走,為什么我們”
  楚云升見過忘恩負義的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早在黑暗州剛降臨的那會,他尚在申城的時候,便遇到一位叫做刁定國的人,這個人他記憶尤深,自己救了他,他卻反過來想著害自己。
  今時今日,這些人沾著他的光,一路安全地跟到這里,卻毫不猶豫地馬上出賣他。
  所以楚云升并沒有多少氣憤,已經習以為常了,只要花仙人姓李的不攻擊,他就繼續當做什么也沒聽到,帶著啞女、老何繼續走。
  “高辛,你居然騙我!9隊的人都要死!畢方達怕他,老子不怕!我死都不怕!”花仙人楞了一下,眼球赤紅”大吼道。
  同時,站在巨樹上的畢方庭臉色瞬變,急道:“璧主,請立即命令李滔,,嗖嗖!轟轟轟!
  “殺!殺殺殺!”李滔發了瘋一樣,大吼道:“全都給我殺了!一個不留!”
  畢方庭臉色慘白,腳下一個不穩,差點從樹干上掉落下去。
  “老畢,不用如此,你因為太恐懼,迷失了清醒地判斷,只有站到局外,你才能看得更清楚。剛才他選擇離開的時候,已經證明了他現在不過外強中干而已!
  可惜!如果他州剛表現很強勢的話.我也許會相信你,喝令住李滔,但現在,正是我們殺掉他最好的機會,你知道他的命在冰族火族它們手里價值多少嗎?他將成為我們手中最大的籌碼,哪怕只是一具尸體!”東璧主凝視激戰頓起的地面,眺目遠望,野心勃勃道。
  畢方庭的手都開始抖了起來,與他身份不相符地喃喃道:“你瘋了,瘋了,你會后悔的。”
  東璧主搖了搖頭,輕輕一笑道:“老畢,你又錯了,退一萬步說,即便他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無能,他在偽裝,的確還擁有真正天下第一人的實力,李滔的行動不過是私仇,和我們植物林無關,我們進可得人,退可講和,李詣的身份真是太好了!”
  嗖嗖嗖!
  一只只密集的毒刺,飛天而來。
  楚云升冷靜地撕開衣服上布條,將小草燈人系在背后,暫時躲在高辛手下組成的土盾牌后面,扶著啞女的腦袋,對她和老頭,迅速決定道:“,老何,小川,現在我已經帶不走你們了,只能試著帶走小草,明白嗎?”
  啞女咬著嘴唇,伸手摸向小草的腦袋,狠命地點了點頭,感激地望著楚云升,在她眼里,不管楚云升之前是個“啞巴”,還是如今身份神秘的人,她只有一個樸實的老百姓觀念他是個好人。
  老何抱著軟弱無力的啞女,嘆息一聲,仿佛認了命。
  “姐!我不走”我要和你一起!我不起...”草燈人小女孩害怕地哭道。啞女拼命地推著她,流著淚別過頭。
  “我不走,姐,求求你,大叔,求求你,求你放我下來,我不走,我要姐姐在一起,死也要一家人死在一起.,”小女孩哭泣地求道。
  啞女不知道那里來的力氣,奇跡般地,聲帶刺血地,嘶叫了一聲似音:“走!”
  說過,你不丟下我的,姐姐,,小女孩拼命地伸展枝葉,想要拽住自己的姐姐。
  楚云升一束最后一道布條,冷漠喝道:“閉嘴!走!”
  生死關頭,楚云升一向極為冷漠,他需要一個冷靜的腦袋,哪怕這個腦袋不夠聰明,不夠智謀,也要將它發揮到極致,最大程度地利用手中一切能用的資源,是他很早就明白的道理。
  戴上面具,又從地上撿起中箭身亡的面具人留下的長矛與盾牌,在小草燈人撕心裂肺地“姐姐”聲中,楚云升點地彈起,借踩面具人,躥出人群。
  層層疊疊的植物人大軍,楚云升用**想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沖過去,只能擒賊先擒王,先殺他們的督領,領頭一死,大軍必亂,大軍一亂,以他九章圖篆的身法,就有第一線生機。
  自己就是這種人,最清楚哪里才是他們最痛之處。
  李滔的喉嚨底處傳來來陣陣近乎咆哮的怒吼,雙眼中射出幾乎發狂的恨意,死死盯著楚云升,身形一動,就要不顧一切沖過來,將楚云升咬為碎片!
  楚云升心中凝然,上鉤了!
  如今,他元氣全無,對付其他植物人的隔空打擊毫無辦法,但對付花仙子之類使用土元氣入侵,在這里人看來是最頂尖的植物人,卻偏偏最是容易。
  “來啊!廢物,你永遠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親人死在你面前,你就是個廢物!”,楚云升字字帶血,冰冷無情、殘酷絕望而偏偏又讓李滔聽起來異常真切、刺痛,因為楚云升說的每一個字都可以用來說他自己,發自內心,以己傷人,撕傷自己而刺痛對方!
  李滔的眼睛中一片血紅,他快要發瘋了,這個人仿佛了解他的一切一樣,將他的心刺個遍體鱗傷,血流不止。
  索索,索索………
  李滔想要不顧一切地沖上來,殺了這個人,讓他閉嘴,卻被一條條藤條緊緊地束縛住,急速拉后。
  “還真是沖動!這么容易就被挑釁了。”巨樹上的東璧主連連搖頭道。
  楚云升被飛舞鞭打的條藤給阻了回去,有點失望地眼望著掙扎著被拉回去植物人大軍中的李滔。
  但很快,一絲笑容就浮現在他臉上,李滔被拉入植物大軍中,隨之替代而來的,竟是另外四名拖著細藤的花仙子。
  果真對自己另眼想看,一下子出動了四名花仙子。
  楚云升主動沖了上去,對著整個植物人軍團,心中冷笑道:想我死嗎?那就看看到底誰先死!
  四名最好*書城花仙子立即發動化土能量入侵,四襲齊下,勢必置楚云升于死地!
  楚云升不但不避,竟在花仙人不解中,彈跳離地,凌空迎接上去。
  殺聲震天的四周,唯獨這里死一樣的安靜………………攻擊無效?
  “…咦?,,東璧主皺起眉頭,驚訝一聲。
  畢方庭這時才忽然想起來,道:““我知道了,上次也是他,原來他是那個時候來的,你還記得我們一個花仙子……”
  他的話沒有說完,通過通訊藤人,便聽到一聲暴喝“出來!!!”
  這一聲出來,差點沒把畢方庭嚇得魂飛魄散,還以為是楚云升發現了自己,就連東璧主也又不由得地心中一跳!
  接著,才發現是猜錯了,然而,待他們看清楚發生了什么,一個倒吸一口涼氣、顫栗不已,一個則緊鎖眉頭、雙目閉視。
  “…璧主,我求求你,求求你下令停手吧,我們打不過他,真的打不過的,你就相信我一次吧!”畢方庭一個激靈,連忙苦苦哀求道。
  當他看見楚云升身邊憑空忽然出現一個如地獄惡魔般的漆黑身影的時候,一切都崩潰了,從**到心靈,一崩到底,片甲不留!
  他發誓從未沒見過這個東西,但隔著這么遠的距離,這怪物卻讓心底生出陣陣寒意,導致這股寒意的不是別的東西,正是他體內木能量的“顫栗”!
  望著背后長著m型黑翼的怪物,東璧主甚至來不及說話,便聽到遠遠地那廝殺之地,傳來楚云升虛弱的聲音,輕輕道:“殺!”
  嚯!嚯嚯!
  怪物瞬間化作一道黑色閃電,摧枯拉朽般地劈入李滔的植物人大軍中,一時間,草飛人頭拋,所掠之處,猶如排山倒海,勢不可擋。
  只是片刻的功夫,它便如若無人之境,橫掃了一圈,許多植物人甚至連它的影子都沒有看清,便命喪九泉,絕離人世。
  驚慌地植物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突如其來的似人非人、似蟲非蟲的怪物,猶如魔神天降,將他們殺得“人仰馬翻”。
  颼颼!突突突!
  所有的植物人立即停下原有的目標打擊,將全部“彈藥”傾瀉向這具黑色怪物。
  然而
  呼!怪物張開黑翼,刺天而起,那些植物人攻擊的毒刺、果彈,…………,它們的速度就像蝸牛一樣,被怪物甩在身后。
  霹,霹霹!
  怪物令人眼花撩亂地盤旋天空,如一條看不清地黑帶,槍尖下,落下一道道驚天動地的閃電。
  轟轟,轟轟!
  塵煙四氣,土飛石走,連楚云升都被氣流掀翻了過去,其他人類更是東倒西歪。
  這是他被逼急了,沒辦法的辦法,利用花仙子土元氣入侵,三物放棄內杠,齊齊反擊的機會,“調虎離山”乘著古書和弓不備,放開對蟲身注入生命之源的限制,滾滾而入,一舉將蟲身給逼了出來!
  但,局面似乎失去了控制……
  殺戮還在繼續,怪物時而俯沖入地面,時而用槍尖飛挑一名驚恐萬分地植物人,整個植物人軍團被它蹂躪在腳下。
  死亡屠殺,徹底籠罩在這片黑暗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