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9)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9)     

黑暗血時代374 蒼天有眼

第三百七十四章蒼天有眼
  望著楚云升漸行漸遠的背影,畢方庭忽然一個激靈,跳起來,拍身翻出一個令牌,交給褐色面具人道:“趕緊,你趕緊拿著我的令牌,讓前面的所有軍團放行,不得阻攔,就說是璧主之命”
  畢方庭寧愿手里捧著一枚核彈,也不愿意靠近這個人,這個人實在是太危險了,順順利利地送走這個瘟神般的“祖宗”,就當一切都沒生過,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否則前面再打起來,不但會毀去植物林,弄不好還會暴露這人的真正身份。
  他不敢想象冰族火族這些異族如果知道這個人還活著,還在這里出現的話,將又會給植物林帶來一場什么樣的慘烈之戰。
  畢方庭不愿失去植物林,以及現在取得的位置,他被逼離開蕪城,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在這里落下腳,安頓下來,毒氣的本領又為植物林所急需,更為東璧主所倚重,在這里,他如魚得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沒必要再卷入一場和他不是一層次上的,也壓根玩不起的“游戲”。
  “啊?督領,擅自假傳……”褐色面具人驚懼道。
  “我知道,回頭我會向璧主親自解釋,和你無關,你照辦就行”畢方庭鄭重其色,毋庸置疑道。
  “他,他到底是誰?”褐色面具人被弄暈了,但他知道這個人來頭一定大的出奇,否則不至于讓畢督領如此緊張,甚至是害怕、畏懼。
  畢方庭搖了搖手,軟軟地坐在石頭上,他此刻還沒緩過勁來,**力道:“你惹不起的人”
  褐色面具人心緊了緊,幾乎要猜到了,但又覺得太不可思議,不太可能,天下強人何止巴掌之數,前段時間還天上還飛下一只老虎,實力之恐怖,連璧主都不敢輕言其鋒。
  ……
  前面就是樹人防御林,現在大抵已被東璧主所接管,楚云升將佩劍插在地上,**下頭套,長長地吸了一口氣。
  他身后的眾人全都用看“怪物”一樣地眼神看著他,就連草燈人小女孩也是如此,仿佛第一次認識他一般,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太神奇了一戰未戰,片血未流,他們這群人就這么大搖大擺地從號稱東璧第一軍團的陣地前“散步”一樣走出來了?
  用“咸魚大翻身”來形容老孫此刻的心情,雖然依舊不太確切,但他以前不過是生豬販子,實在找不到更好的詞匯,他曾親自將眼前這位沒有任何人要的“啞巴”領回了第9治安隊,如今又親眼看見這個沒人要的“啞巴”,活活地將東璧第一軍團軍團長嚇的面如土色,連阻攔一下的勇氣都沒有,一切就像是做夢一樣無法想象
  就算是西璧主親臨,也不過如此,那,“啞巴”又是誰呢?
  有此疑問的,何止他一人?在場的所有人,甚至包括他們身后那些跟著一起混出來的其他人,亦皆是如此。
  但奇怪地是,竟沒有人一個上前求問,不知道是不敢,還是被驚嚇到了,總之,似乎有一層薄薄的隔膜迅將他和9隊所有人割裂開,以往他們**口而出的“啞巴”、“老十七”,在此刻顯得多么地令人可笑
  即便他們不知道“啞巴”的真正身份,但他們不是傻瓜,經過剛才的那一幕,誰都知道“啞巴”的來頭絕不是他們這一層次的“世界”,再看金甲女人也是一臉茫然,就知道起碼是璧主一類的不世人物。
  然而,若是畢方庭知道他們的想法,定會啞然失笑。
  “大叔,你剛才真得帥呆了”草燈人小女孩童心使然,和其他成*人稍有不同,多幾分驚喜,少幾分驚嚇,當然她也無法將這位大叔剛才目空一切的神氣和那夜在茅草屋后坐在冰渣上什么都不知道的“土老帽”聯系起來。
  楚云升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越過捧著她的老何,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虛弱近乎要昏迷的啞女,最后來到老孫面前,用袖子擦著額頭上汗水,道:“老孫,讓大家帶上面具,偽裝成毒氣軍團的面具人,號稱督領直隸的秘密隊,家屬們偽裝成俘虜,假稱是督領抓的毒氣試驗體,誰要攔我們,就讓他們直接去問毒氣軍團的督領最后,準備從東西兩璧交界處溜出去。”
  東西兩璧不但植物人極為相似,面具人的裝備形態也幾乎一模一樣,只能從服裝和隊伍建制上進行辨別和區分。
  渾水摸魚偷渡出去,這是老孫最初在9隊剛進坑道時和隊員們商量的方案,楚云升也聽到過的,老孫的本意是在戰事平息后,9區的坑道又僥幸未被選的前提下,以此法冒險溜出去,之所以還要說是冒險,是因為他們編不了建制,只東璧哨兵要派人一查,他們一個都跑不掉。
  現在建制問題解決了,楚云升只是在他的基礎上再略作改動,他估計沒人真的敢去問畢方庭,就算萬一去問了,他相信現在如驚弓之鳥的畢方庭也反應不過來,所以,度一定要快,要在畢方庭清醒之前,完成整個逃亡程序。
  “會,會露餡嗎?”老孫有些緊張,他有些不明白楚云升既能夠嚇退第一軍團,后面的那些軍團反倒沒有信心似得。
  楚云升搖了搖頭,給他信心道:“只要你們和剛才一樣鎮定,就不會有問題,他現在估計巴不得我早點走了呢。”
  老孫一臉茫然,聽不懂楚云升最后這句話的意思,楚云升自然也不會給他解釋那么復雜的事情。
  這時,金甲女人從后面繞了過來,她現在已經篤定當初瞬殺花仙子就是眼前這個男人,但她同樣不明白為何他有這種恐怖地實力,為何還要選擇如此的方案,是為了那個啞女,還是為了面具人9隊,又或者是身體狀況出了問題?
  最后一種可能性極大,因為她聽說楚云升昨天還在**等死,不過不管是那些原因,現在,他都必須和自己合作了,因為她掌握了一條秘道,本來守著秘道的毒氣軍團大概是因為戰爭結束,已經轉移陣地,現在只要混入進去,就能逃出生天。
  她對這個世界的男人失望透頂,來自于她璧主表姐的遭遇,但并不妨礙她利用男人,她手下也大都是男人,現在,她也需要這個男人合作一起安全離開,并甩**可能的追兵,她的懷里可是揣著土璧面具,東璧主遲早是要現的。
  “我有辦法,帶你們……”金甲女人迎著楚云升的目光,恢復了自信道。
  但她只說到了一半,便被后面匆匆趕來的毒氣軍團的副團長逼了回去,因為這位副團長開口便沖楚云升恭敬道:“督領令在下護送諸位出林”
  金甲女人張大了嘴巴,再一次被打擊到了,心底深處突地生出一股無力感,忽然感覺到自己就像一個小人物一樣,一個堂堂的西璧督領,一次又一次地被無視了。
  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畢方達不但被他嚇得跟孫子一樣,竟還主動派人護送他出林,就差沒直接巴結了。
  更讓她受不了得的是,楚云升竟然用質疑地目光打量毒氣軍團的副團長,似乎一點應有的得意、高興或者說是滿意的表情都沒有
  這位副團長見狀,連忙解釋道:“您別誤會,督領交代,這是對您應有的尊敬。”
  眾人一陣眩暈,這語氣那里還像是在打仗的敵對雙方,簡直是在拍馬屁他們迅將目光聚集在楚云升身上,這位可以令一個風頭正勁的督領不顧面子來拍馬屁的“大人物”,此刻,竟然做出了和此時此景應有的威嚴毫不相稱地舉動……
  他竟然用袖子邋遢地擦了擦鼻涕,然后揮手道:頭前,帶路
  頓時集體石化……
  許多人第一次意識到“大人物”竟然也可以如此普通
  實際上,再大的人物,也得吃飯拉屎,想做*也一樣要**褲子但楚云升并不是因為此,而是他的鼻子的確被剛恢復卻頻繁說話的嗓子嗆出了一些鼻涕,一絲詭異的狀況在聲帶上的變化被他捕捉到,他似乎可以出一些奇特而熟悉的聲音蟲子的聲音
  難道是在封印逆轉生故障的時候,出的意外?所以才一直才會燒得死去活來?楚云升自己亦是一頭霧水,無法細究。
  老孫主動背著啞女,跟著楚云升后面,她似乎因為在坑道二次毒,復的越的嚴重了。
  老六捂住肚子,頭上冒著豆大汗珠,嘴唇白,咬著牙,看著自己的老婆孩子,一聲不吭跟在隊伍的最后面。
  有了一位副團長開路,并扛著毒氣軍團的旗號,一分順利,轉眼就來到植物林外圍,再往前一步,便是荒蕪之地
  “孫盛,我找你們找得好辛苦,看看這是誰”一聲充滿了怨恨地聲音,從植物人群傳了出來,接著一個人頭咕嚕嚕地滾到老孫的腳下。
  “是大隊長”老三從后面擠過來,看清人頭,驚呼道。
  老孫的臉唰地一下白了,千躲萬躲,終究還是沒能躲過去,定了定心,強辯道:“小李,當年,我們這些人不過是奉命行事,俗話說冤有頭……”
  說話間,一個與楚云升見過的“花仙子”摸樣差不多的植物人,飄了出來,不同的是,他似乎是個男性,長相變化的更像是一個“男精靈”一樣。
  他滿腔憤怒地悲愴道:“奉命行事?奉……?我全家加親戚一共三十六條人命,上至耄耋老人,下至連話都不會的娃娃,一夜之間,被你們三大隊屠殺一空,三十六條人命啊何罪于至此?你告訴我,何罪以至于此”
  老孫張了張嘴,卻現無言以對。
  “老,老大,他,他,他身下沒藤,他竟然去蒂了”老三驚恐地向后退去,結結巴巴道。
  “花仙子”冷冷仇笑,咬牙切齒道:“兩年了,整整兩年,我整夜整夜地做噩夢,玩命地尋求力量,無時不刻不想生吃你們這群**的血肉,蒼天有眼,蒼天有眼終于讓我等到了,蒼天有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