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寒靈主的背后(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誰人能敵(04-17)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千年古聞(04-17)     

黑暗血時代368 厲兵秣馬

老孫與老六的話題漸說漸遠“楚云升一個初來乍到的人x不懂,更插不上嘴,沉悶地跟在后面,想著自己的心思,軍團長這邊暫時是指望不上了”等他們想起自己來”不知道到了猴年馬月,如今也只剩下老頭那邊的路子了。
  “,什么?你要拖尸?”,楚云升又請了假,回到茅草屋,立即找到老頭,老頭卻吃驚地說道。
  “有什么問題嗎?”,楚云升皺了皺眉頭,用枯枝在地上寫道”這條路要是再斷掉,他還真一時找不到更好的辦法。
  老頭莫名其妙地看了楚云升半響”納悶道:“這,你現在已經當上面具人了,根本不需要做這種低**的活啊。”
  楚云升心道如此,英著樹枝兒,隨便編了個理由,寫道:手頭緊,多接一點。
  老頭看了看了地面,又看了看楚云升,像是恍然大悟一般,連連點頭,道:“走了,你這么年輕,日子還有奔頭,這事包我身上了。”
  楚云升想了想,又將茅草屋中剩下的食物搬出一半,放在老頭的面前,寫道:有難處的話,直接用它們買通吧”總之越快越娥老頭十分驚訝,不可思議道:“你就把食物這樣隨便放在屋子里!?”
  楚云升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自從黑暗時代以來,他和其他人完全相反,一直最緊缺的不是食物,而是元氣能量,早在申城的時候,甚至需要精打細算到每個量的程度”而食物,物納符中一直裝得滿滿的。
  慣xing思維下,即便現在“身無分文”楚云升也沒有惜食如金,更不會和這里人一樣左藏右埋。
  失與得在他身上發生了太多太多,不論是食物還是其他,今時今日楚云升幾乎快要忘記當日他在申城的超市,僅僅為了一點集食物,而冒著生命的危險襲擊赤甲蟲。
  然而食物終究是食物”黑天之下,永遠是最珍貴的東西,楚云升也逃**不子,沒有治安隊的穩定供應,他最迫切的事情恐怕也輪不上是如何離開植物林,而是如何填飽肚子。
  到了第二天,楚云升再次感受到區區那么一點食物的震撼力,當他從茅草屋中鉆出來”就見到老頭領著一排勉強梳妝干凈的女人”約莫七八個模樣。
  他詫異地望著老頭,隨時拿起墻邊用來寫字的樹枝,潦草寫道:“準備出發拖尸了?”
  老頭笑容可掬地連連搖頭道:“那個事急不來,上頭這兩天還沒有出林的計劃,先來看看她們怎么樣?”
  楚云升不知道老頭搗什么鬼,又急于自己沒辦法直接說話”鎖著眉頭,大概猜到一點了。
  “看中那個直接說,我好答復人家,沒什么不好意思的,年輕人嘛。”老頭搓了搓寒風中有些凍僵地鼻子道。
  楚云升伸手抹掉胡子上的寒霜,挑起樹枝在地上唰唰寫道:我讓你辦拖尸的事”你搗鼓這是什么意思?
  老頭見楚云升臉sè不好”也不知道楚云升抽了什么風,不過面具人自然不能得罪”立即解釋道:“給你找媳fu啊”昨天你不是說要多攢一點食物嗎?你好不容易才在這里安定下來”又謀了這樣一個好差事,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咱老百姓過日子,不得找個安安穩穩的人搭伙?
  遠了說,得傳宗接代,近了說,兩個人相互也有個照應,你的條件這么好,我替你介紹來的這幾個,都是最搶手的最好的閨女,都是大手大腳,壯實厚道,能吃苦能挨餓,沒病沒拖累,我都問過了,她們都愿意跟你,你挑中一個,再尋個好日子……”
  楚云升的臉sè越來越難看,若不是他不能說話”早打斷了老頭的嘰里咕嚕,好在老頭很快也發現了,雖然十分不明白楚云升為舟如此,在他看來這是好事,也是大事,哪怕是黑暗時代,至少這片植物林還是暫且安全的世外桃源,一個雖然殘破但還是個正常的人類社會。
  娶妻生子,扶持一生,共度艱日,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嗎?
  老頭尷尬地跺了跺腳”盯著地上的字道:“拖尸的名額我給你報上了,下次有行動,直接去就可以了,這活又臟又危險,很少人愿意干……”
  楚云升張了張嘴,沒想到竟然這么容易”他還以為這是個好活,得走關系走門路,卻不想報個名就成了,有時候本以為復雜的事情”事實上偏偏很簡單,而以為很簡單的事情,卻又十分復雜。
  “讓她們走吧。”楚云升吸了吸被冷風刺ji地有些發癢的鼻子,在地上飛快地寫道。
  老頭還想說什么,卻見楚云升裹了裹棉衣,徑直“上班”去了”只得無奈地對那幾個女人道:“都散了吧,人家沒看中,都散了吧,散了吧,大冷天的。”
  女人們失望地望著楚x井的背影,雖然她們知道那個男人是啞巴,但面具人的身x天及引人了,得到這差事,便意味著只要植物林存在一天,一家人就餓不死,更何況這個男人獨身一人,上無老”下無小,這個時代最怕什么,最怕多一張嘴!
  她們自問都是這一帶最好的搭伙過日子的女人,雖然不漂亮,甚至有的皮膚粗糙,但是勝在壯實,能干活,能吃苦,會做事,是個里里外外的好幫手,而不是一個拖累,一個huā瓶。
  這年歲,她們才是最搶手的女人,長得美若天仙卻干不了粗活吃不了苦得,除了增加被游dàng的男人**的機會,在這片植物林中,從來沒幾個人愿意和這樣的一張“多余的嘴”,搭伙過日子。
  養自己都已十分艱難,再養一張只進不出的嘴,實在養不起!
  她們和老頭一樣,都不知道楚云升腦袋中哪根筋搭錯了,放著七八個最佳人選熟視無睹,原本抱著美好憧憬而來,卻不由得失望異常而去。
  等她們陸陸續續地散了,一個在墻角站了很久的纖弱身影,轉身繞到茅草屋的門口,放下裝滿干凈冰塊的塑料盆,默默地回到自己的茅屋。
  植物林中的高層樹屋。
  一個短發女人”盯著一副地圖,來回走動,墻角處,一尊金甲”擦得干干凈凈。
  “督領,他今天又請假了。”一個火能人進來,回報道。
  短發女人嗯了一聲,透過屋窗,俯瞰叢林城市,俄而,閉上眼睛,靜靜道:“,振江,你還能想起東璧huā仙子死時的情景嗎,她的臉上布滿了驚恐,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便被一瓣一瓣地解體,她臉上是驚恐對嗎?”
  火能人想也沒想,便點頭道:“是,我從未見過huā仙子lu出如此害怕的表情,仿佛,仿佛見到了比璧主更強大的敵人。”
  短發女人眼光收了回來,落在地圖上,道:“這個人現在就藏在我們西璧,我們排查了當時所有在場的人,唯一有嫌疑的只有他一人。”,火能人奇怪地說道:“但他根本不是督領您的對手,又怎么可能瞬間擊殺huā仙子。”
  “你不覺得奇怪嗎?”,短發女人轉身道:“他明明帶著面具,卻半點能量都沒有使出,連被我刺傷的時候,都沒有能量防護。”,火能人擰起眉頭細細回憶片刻,道:“但他當時的確在拼命”看不出來有任何試圖隱藏實力的疑點。”
  “一個普通人,能有那么快的速度,那么驚人的反應么?”,短發搖了搖頭,但卻又不解:“但如果真是他的話,也許是可能是受了傷之類的原因,影響他現在的實力,但他怎么做了面具人后,還要登記去做拖尸這種臟活?既然令東璧huā仙子驚恐,那就不應該是東璧的人,卻為何要潛伏到西璧?這些都不合常理,說不通。”
  火能人猶豫了一會”只說了半句道:“督領,我還是覺得是他的可能xing不大”,短發女人看了他一眼,反問道:“不是他,還有誰?難道你會以為真如下面那些傳言的說得那樣,是什么天下第一人?就算他沒死,你想想看,一個曾殺掉冰火兩族使者,滅絕傳說中的整只機械軍團,連蟲子都尊他為王的神話一樣的人物,來這里做什么?如果是為了得到土璧,誰能擋住得住他?但什么都沒有發生。況且冰族已經撤銷了對他的通緝,說明這人的確已經死了。”
  火能人搖了搖頭,最終還是說道:“,我不是指他,我的意思是有沒有可能是我們的璧主出得手?”,短發女人忽然靜靜地看著火能人很久很久,最終嘆息一聲,望著地圖道:“振江,這件事快瞞不下去了,是時候讓你知道了,我們也許很快就要逃離東西植物林,這也是我為什么用一切手段收集物資”換取其他兩位督領手上的能量塊的原因,因為,我們的璧主已經死了!”
  啊!
  火能人頓時如婁雷擊,呆若木雞!
  短發女人眼中迸射仇恨之光,道:“,東璧已經厲兵秣馬,集結大軍,不出三日就會殺過來!”
  半夜,楚云升從“戰團、”中退出,熬夜的后遺癥又開始發作,怎么也睡不著,翻滾折騰了一會,忽地聽到茅草屋后面”傳來一陣輕微的小女孩的歌音:“……沒有huā香,沒有樹高,我是一顆無人知道小草……”
  楚云升披起破棉衣,繞過前門,來到屋后。
  “大叔,你可以和我說說話嗎,我好久好久沒和除姐姐以外的人說過話了……”,小汝孩,仰起頭”眼神中盡是孤獨與渴望。!。